正文 第二十七章不放手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大片大片的血,在阳光下妖娆绽放,闪动着刺目惊心的红光,残破的尸体,如垃圾一样随意散落着,连唐夏这样见过血腥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吐出来。

    不下百个黑衣鬼面人,将燕长歌团团围住,宛若天罗地网一样,任燕长歌如何厉害,手中的长剑如何翻腾,就是无法破其一分。看的出来这样的阵型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只要倒下一个黑衣鬼面人,立刻就有人补上来。

    斑驳的阳光下,一向磊落出尘,风度翩翩的燕长歌,藏青色的衣袍上,布满大片大片的血迹,手臂上和背上都有剑划过的痕迹,皮肉翻腾,血腥涌动。

    他一改往日的淡漠,看着那些黑衣鬼面人的眼中杀气氤氲,冰一样的脸色布满肃杀的寒光。

    唐夏冷冷的扫了一眼,这样血腥的画面,驾起羊车,转身就要离开。她一向不是热心肠的人,没有雷锋那样助人为乐的高尚情操。更何况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她家破人亡的侩子手。

    “哧…”可惜唐夏想的太过简单了,那些黑衣鬼面人又怎肯放她离开。就在她转身的那瞬间,一柄寒芒涌动的剑直直的朝她飞来。

    他妈的,唐夏眸光一寒,流光溢彩的眼中闪过锐利的锋芒。修罗殿又一次破坏了她的计划,她不计较也就罢了,反正这件事,对她也没什么坏处,没想到他们现在居然想杀她。

    “哎哟,我的妈啊!好恐怖。”脸急速的失去血色,变得惨白一片,唐夏脸上堆满伪装的战栗,双脚并用的爬下羊车,想要躲开那柄剑。事实上她已经精准的算计好了,只要她这样爬下去,那柄剑绝对碰不到她。

    “砰…”就在唐夏要爬下马车的那瞬间,一支碧绿通透的玉笛横空出世,准确无误的打掉了那柄剑。

    “该死的,离开这里。”唐夏扭过头去,就见燕长歌冷着一张脸,朝她大声吼道。似乎有那么一点的担心。其实那一刻她想大声出声,嘲笑燕长歌脑袋发抽了。如果是她,她绝不会出手相助,因为大华想她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更重要的是她死在这些人手里,大华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剑气横扫大地,刚抽出新芽的树枝,横七竖八的落了一地。

    唐夏淡淡的看了燕长歌一眼,抬起步子就跑。

    “既然他看见了,就决不能让他逃掉。”见唐夏要逃,其中一个黑衣鬼面人冷冷的出声吼道。

    瞬间,便有五六个手持长剑的黑衣鬼面人,挡住了唐夏的去路。

    “他们不让我走,怎么办?”黑衣鬼面人步步紧逼,唐夏步步后退。只见她白着一张脸,双眼溢满无助,转身过去朝燕长歌大声喊道。

    暖暖的春风中,依稀可见她的身体颤颤的抖着。

    “哧…”循声望去,燕长歌的手臂被划了长长的一道,有猩红的液体潺潺而出。他看都没看一眼,冷眼盯着那些黑衣鬼面人,“嗖”的一声丢掉了手中的长剑。

    见此,那些黑夜鬼面人还以为他要投降了,纷纷得意的冷笑出声。

    “云破惊天”燕长歌大喊出声,刹那间,风云变幻,乌云蔽日,堆积如山的云,恍若压下来一般,天昏地暗。一个巨大的光环,将他笼罩其中。呈扩散状四散开来。亮光所经之处,一切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退,退开。”数不清的黑衣鬼面人瞬间湮灭,剩下的人一脸惊悚的,速朝后退去。先前的阵型荡然无存。

    破云神功,居然是传说中早已失传的破云神功。唐夏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波涛汹涌。她一直以为破云神功就只是个传说,没想到燕长歌竟然会。看来她如果想要成事,燕长歌必须得死,不然他将是她最庞大的绊脚石。

    “走……”唐夏还没回过神来,她的手就被人牵起。牵着她的那双手,指尖冰凉,掌心却是暖暖的。

    唐夏抬头望去,燕长歌宽厚的脊背霸道跌入她眼中。

    阳光下,那个血染的脊背,几分冷清,几分狰狞,却又带着莫大的温暖,安全的似乎可以撑起整座大山。

    唐夏看着看着,竟有那么一丝的恍惚。

    从前世到今生,多少的腥风血雨,都是她独自一个人承受。似乎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坚强的撑起一切,习惯了做别人的树,为那些她所在意的人遮风挡雨。

    “难不成被吓傻了,不想死的就点。”见唐夏眼神有些迷离,燕长歌冷着一张苍白的脸,大声呵斥道。握着她的手,却越来越紧。

    速的拉着唐夏穿梭在树林中,他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他何尝不知道,不该救她。可是看着他有危险,他就像被人施了法术一样,无法控制自己,身不由己的就想出手。

    也许他是疯了吧!

    “既然你那么厉害,还拉着我跑什么啊!直接把他们都解决了不就好了。”迎上燕长歌那张死人了,唐夏眉头一挑,冷冷的说道。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样不着痕迹的杀了燕长歌。以至于她忽略了燕长歌的步伐,虚浮且凌乱。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没有过多的语言,燕长歌冷声嘲讽道。拉着唐夏走的却越来越。背对着唐夏,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脸上滚落。世人皆知破云神功天下无敌,可谁又知道,使用破云神功一次要消耗尽半数的功力。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在一开始就使用破云神功。如果现在那些黑衣鬼面人追上了,别说是带着他,就连他一个人也很难逃出去。

    “看你们那里逃,乖乖受死吧!”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燕长歌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就涌上来一群黑衣鬼面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了。看来不杀了燕长歌和唐夏,他们决不罢休。

    “待在我身后别乱动”深深的看了唐夏一眼,燕长歌抽出长剑就迎了上去。

    又一轮杀戮开始,依旧血腥,依旧残忍。

    剑起溅落,鲜血横流。妖冶的血液,几乎染红了半边天。

    跟着燕长歌身后,远离那些杀戮和血腥,唐夏细致入微的观察者地形,忽然间她发现燕长歌握着剑的手竟然在不停的颤抖。

    一时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走,他们都是专业的杀手,跟他们拼命等于找死。”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修罗殿的人,唐夏从怀里摸出个烟雾弹,狠狠丢下,拉起燕长歌转身就跑。杀手都是进过专业训练的,他们只攻不守,玩命的耍狠。修罗殿的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别说是燕长歌,就是加上她也不见得全身而退。而且这么久还没有侍卫冲上了,就连七夜都没个影子,说明这里早被别人控制了。为今之计就是避其锋芒,然后蓄势待发。

    看着拉着他疯狂逃命的唐夏,燕长歌丝毫没有被袭的愤怒,反而挑起眉梢,淡淡的笑了起来。有浅浅的温柔在他眼底荡漾开来。

    “嗖…嗖…嗖…”忽然天地间划过大片的亮光,无数支幽光闪烁的厉箭,铺天盖地的朝唐夏和燕长歌袭去。

    燕长歌一把甩开唐夏的手,寒光闪过,幽光凛冽的箭落下一层。

    “啊…”突然一支箭穿透燕长歌的剑网,朝唐夏直直的飞去,瞬间的恍惚,唐夏终究还是没有躲,一支箭正中她的腿,她大叫一声,朝后倒去。谁曾想后面竟是一个斜坡。深入骨髓的疼从伤口处扩散开来,很显然箭头上有毒。唐夏冷冷扫了一眼,发现她的力气正在急速的流失。而她居然没有办法停下来。

    “无忧,前面是悬崖点停下来。”看着不断翻滚的唐夏,燕长歌大声喊道,苍白的脸色弥散着化不开的担忧。

    悬崖?唐夏一听简直懵了,也顾不得暴露实力,挣扎着就要跃起来,可惜的是,无乱她如何用力,腿脚都是软绵绵的。

    “啊…”眼开就要滚落下去了,唐夏大叫一声,速的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害怕峭壁上的树枝与凸起的石头会刺伤她的眼。

    见唐夏就要跌落下去,燕长歌顾不得漫天飞舞的寒箭,一个飞身,朝唐夏扑来过去。

    风呼啦啦的闪过,唐夏跌入悬崖的那刻,一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她。那么紧,那么用力。

    “抓紧我……”清冷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沉稳,有那么一丝的虚弱,又有那么一丝的力不从心,燕长歌将手中的长剑狠狠的插入石缝中,握着唐夏的手青筋凸起。

    唐夏睁开眼,一双清冷如玉,溢满担忧的眸子,倒映在她眼中。

    “嗖……”失去了屏障,数不清的箭如流星一般划来。忽的,燕长歌的身体猛的僵硬了那么一下。虽然只有那么一下下,唐夏却清楚的感觉到了。

    “放开我吧!”没有赴死的恐惧,唐夏目不转睛的看着燕长歌,第一次对着他敛尽伪装,用那双倨傲且邪肆的眼睛看着他。很平静的说道。她朝他浅浅的牵动嘴角,淡淡的一笑,狠狠的挣扎着,想要挣脱燕长歌的掌心。

    他们是敌人,他没有必要这样救她,而她也没有必要承他的情。

    “我不放”艳丽的血染红了燕长歌的背,他紧紧地抓住唐夏的手,固执的摇着头,不肯放松一丝一毫。他不要他死,更不要他死在他的眼前。也许是出于对他的愧疚,也许是其它的什么,太过复杂了,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一刻,他就只想做燕长歌,任性且妄为的燕长歌,而不是背负着满身责任的大华二皇子。

    “点放开”唐夏厉声喊道。全然罔顾唐夏的话,一脸虚弱的燕长歌,大汗淋漓,一点一点的挪动着,想要把唐夏给拉上来。

    “我们是敌人,我们是敌人。”心里默念着这句话,唐夏大喊出声“混蛋,你点放开,不然会死的。”

    “闭嘴,我不放…”燕长歌抬起宛若星辰一般的眼睛,固执的看着唐夏,细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这些年,他看着他任性妄为,看着他一次次算计,一次次暗杀,都放过了。唯有这一次,他不想放开他。

    “你疯了……”看着那双固执的眼睛,唐夏的心有些酸楚。如果他不是燕长歌,不是大华的二皇子,再或者,如果她不是水月国的太子,或许,或许,他们可以成为朋友。

    “记得替我报仇”唐夏莞尔一笑,用力挣开燕长歌的手,如掉线的风筝那般,飘落下去。如果要一辈子活在对他的愧疚中,那么她情愿跳下去,赌一赌。再说了,谁说坠崖就一定会死。

    “不要,水无忧。”看着那抹随风飘落的红,燕长歌眼睛瞪得大大,放开手中的剑,纵身一跃跳了下去。随即淹没在环绕在峭壁的浮云中。

    |d!μ00(\(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