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美人心机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火球落下没多久,燕莫寒就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来了。看着面前奇异的怪石,他大手一挥指着那块石头,冷冷出声。紧皱的眉头,显示着他的不悦。

    “属下也不清楚,发现有东西朝皇宫的方向飞来,赶来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禁军统领仲宣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沉声回答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巨大的黑石,想要看出什么猫腻来。

    “呀,上面居然有字。”就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时,站在燕长歌身边的燕无欢指着那块黑石,大喊出声。

    刹那间,所有人都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风轻轻地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阳光透过树叶射下来,斑驳一片。

    两行腥红的小字入眼,在场所有人的心,均是一起一伏,喜怒不定。

    “歌倾天下,大华永昌。”看着那两行腥红的有些诡异的小字,燕无欢轻轻地读了出来。

    一袭藏青色锦袍的燕长歌,眉头微微拧起,脸上染上淡淡的阴霾。字里行间的意思,明眼人一目了然。也许在其他人眼中,这是天大的好事,只有他知道,这是祸不是福。皇储久悬未落,皇位之争日益加剧,这无疑是将他推至风口浪尖。

    果然,燕无欢的声音落下,一旁的燕随云,脸色急剧沉了下去。衣袖下他那双手,已握到青筋凸起。那双时常笑若春风的眼中,流露出铺天盖地的杀气,几乎要将人溺毙。

    “今天的事,谁若传出去一个字,杀无赦。”随意的扫了一眼那两行小字,眼波深沉若海,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燕莫寒低沉的说道。淡淡的看了一眼燕长歌,明黄色的衣袖一挥,转身离去。

    “二皇兄,那个歌是不是指的你啊?”在场的人陆陆续续离开后,燕无欢看着那块石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燕长歌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的转身大步离开。

    “喂,喂,二皇兄,人家问你问题,你怎么不回答就走了,真是小气。”看着燕长歌的背影,燕无欢跺着脚,大声的嚷嚷道。艳丽无边的脸皱一团,委屈的像一个孩子。

    “既然二皇兄不告诉我,那大皇兄你告诉我吧!”双手一摊,看着唯一还留在那里的燕随云,燕无欢噌噌的凑到他跟前,神秘兮兮的问道。

    似乎没有听到燕无欢的声音一般,盯着那块石头出神。好一会,燕随云才扭过头来,对燕无欢说道“三皇弟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何故还问别人。”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啊?”燕无欢双眼一翻,凉凉的说道“既然大皇兄不想告诉我就算了”

    燕随云没有言语,只是深深的看了燕无欢一眼,静静地转身离开。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白痴,如果这么多年,他还看不穿他的对手,那么他也不配争夺皇位了。

    “小东西,这又是你做的吗?”所有人都离开后,燕无欢对这那块石头,小声的嘀咕道。一双妖里妖气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好像优雅慵散的狐狸一样,闪动着耀眼的精光,与之前那副傻里傻气的样子,判若两人。

    微风舞动,男子墨发飞扬,绯红色的锦服,热闹而华丽,一双桃花般妖媚的眼睛勾魂摄魄,风华绝代当之无愧,只是他的背影显得格外寂寥。

    “李乐,你说这次的事件,真的是天降异象,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啊?”回到大殿,静静地望着天空,很久,很久,燕莫寒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贴身的太监,有些疲惫的问道。

    “李乐不知,但不管这次的事,是天降异象也好,有人故意为之也好,所产生的结果没什么不同。”李乐垂着头,语气平缓的说道。

    “是啊!结果没什么不同。”眼神晦暗不明,燕莫寒低沉的说道,斜鬓飞扬的眼角溢出一丝无奈。不管这次的事件是天降异象,还是有人故意为之,都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可悲的是他还无力阻止。因为他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无法消灭人的野心。

    “也罢,等这次的事过去后,就立下皇储吧!”燕莫寒缓缓的说道,悠悠的闭上了眼。其实他的意思很明白,谁在这次的争夺中,获得胜利的话,那么谁就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也许他这么做有些残忍,可通往皇位的路注定是由鲜血与白骨堆砌而成的。

    “听说了吗?从天落下一块石头,上面写着歌倾天下,大华永昌。这八个大字。”路人甲左右张望,神叨叨的说道。

    “是啊!看来二皇子是上天派给我们的,如果皇上不把皇位传给二皇子的话,我绝不同意。”路人甲还没说完,一旁的路人乙突然跳出来说道,引得无数人围观。

    “啊!这个啊,我也听说了,貌似真有这么回事。”

    “是啊,是啊!街头巷尾都传开了,二皇子一定是上天派下来保护我们的,如果他不让他做皇帝,我们绝不同意。”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路人丙,路人丁,也纷纷开口说道。

    燕莫寒明令禁止这件事,不到半个时辰。这件事已传至大街小巷,几乎人人得知,闹得整个皇城沸沸扬扬。

    果然,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往往那些越想掩盖的事,传的越。

    “砰……”听着属下回报上来的信息,燕随云一脸的狰狞,大掌一挥,击碎了面前的桌案,桌案上摆放的东西散落了一地,满地狼籍。

    “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不能让燕长歌永远消失,你们就等着粉身碎骨吧!”温文儒雅的笑一扫而光,脸上弥散着厚重的阴霾,燕随云对着身边的那些人,咬牙切齿的说道。腥红的双眼涌动着疯狂的杀戮。他这一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坐上龙椅,挡他之杀无赦。

    “是”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燕随云身边的人纷纷退了出去。

    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照着他身上,艳丽的光芒染红了他的脸,亦染红了他的眼。那一刻,他不像是个人,更像是嗜血的修罗。

    “燕长歌…燕长歌…”为什么你偏偏是我的兄弟呢!幽幽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格外的阴森。

    从回来之后,燕长歌就一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双唇紧抿,宛若石雕那般,身上透着一股绝人与千里之外的寒气,让人不敢靠近。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吃,燕九知道他在想事情,所以也不敢打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便已是漆黑如墨的夜。

    燕随云并没有像往日一样,作息极规律的,早早上床休息,而是沉默不语的坐在桌案前,眼神迷离的盯着面前的书,只是很久都不曾翻一页罢了。看来他也并没在看书,而是在想事情。也是,发生了这种事,他能看进去才有鬼呢!

    “呼…”忽的一阵风袭来,屋里的蜡烛一下灭了。

    “砰”紧接着门被重重的撞开了。

    “谁?是谁?来人啊!”燕随云大喊出声,转身就拔出墙上的剑。可惜的是,一把匕首已经低在他的胸口。

    “你说我是谁?自然是取你狗命的人啦!”阴寒诡异的声音凉凉响起,来人抬起匕首就要朝燕随云刺下,燕随云神色一暗,往后一闪,左手护在胸前,右手出拳,凛冽的反击。

    “哧…”终究是匕首比较锋利,燕随云护在胸口的左手,被划出长长的一道,皮肉翻腾,鲜血淋淋。

    “有刺客啊,点护驾!”也许是打斗的响声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侍卫,立刻有数不清的人,举着火把朝这里涌来。

    “哼!这次算你好运,下场你可没这么幸运了。”冷哼一声,来人丢到匕首,轻盈的犹如猫儿一样便跳出大殿,融入无边的夜色中。

    “大皇子,您怎么样?属下护驾来此,还请大皇子恕罪。”燕随云捂着鲜血淋淋的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只见他寒着一张脸,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上的匕首,而匕首上有个小小的歌字。

    “都愣着干么什么?还不点去追。”被他这么一喊,那些人立刻起身朝外追去。

    清淡的月光下,依稀可见,一抹清瘦的影子,左拐右拐,身姿轻盈,且对皇宫的路十分熟悉。而她去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西月瑾所居住的宫殿。

    “在那里,追啊!”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在那些侍卫追来的时候,正好有个影子跌入他们的视线中。

    听着后面的喊声,月光下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笑的不是一般的贼,而是特别的贼。凤眼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夏本人。

    “砰…”的一声,在西月瑾睡着的时候,他寝宫的大门,被狠狠地推开了。来人每走几步,就扯下一件绯红的纱衣,以至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身上的锦被就被人拉开了,紧接着有一具完美的女体滑入他怀中。

    “是你,你居然是……”女子……

    由上看下,一向淡漠如水的西月瑾,竟然华丽丽的呆住了,那样子不能说可笑,只能说罕见!

    没留言,没票票,更没收藏,某安很伤心,亲们喜欢就支持一下吧,也给某安些动力啊!呜呜

    |d!μ00(\(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