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血色弥漫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对方的箭术十分精确,甚至可以称为高超,掀起凛冽杀气的厉箭,就好像长着眼睛一般,竟然避过了站在唐夏前面都燕无欢,直直都朝唐夏射来。

    好啊!竟然是冲着她来的。唐夏冷冷一笑,妖娆邪肆的眼中划过锋利的寒芒,头一歪,想要闪过那支箭,没想到那支箭好像被下了魔咒一样,紧擦着她的脖子而过。

    寒光璀璨的箭闪过,一条异常猩红的细线出现在唐夏脖子上,有滚烫的鲜血缓缓的流了下来。

    七夜一言不发,提起长剑就迎了上去。还有燕无欢随身所带都侍卫也都不含糊,纷纷亮出兵器,毫无惧色都冲了上去。

    “无忧,那笑声好恐怖,是不是有鬼啊!我害怕。”急的跳脚,燕无欢大声嚷嚷着,飞一般的闪到唐夏身后,一双白皙如玉的手,紧紧的拽着唐夏的衣角。那样子看上去不是一般的害怕,而是非常的害怕。可有谁看见,那双如桃花绽放一般妖媚的眼中,竟飘过浓重的兴趣。

    “闭嘴,有力气鬼叫,还不如跑些,点逃命去。”冷冷的呵斥道,唐夏提起艳丽的锦袍,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拔腿就跑,那速度叫一个啊!

    没办法,她现在不是身怀绝技,高高在上的军火界老大,而是一个顽劣不羁,一无是处,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太子。如果她一下冲上去,把那些人都干掉,岂不是太惊悚了!

    “喂,喂,你怎么就跑了,要跑也得通知我一声啊!”见唐夏丢下他就跑,燕无欢狠狠的挥着手,紧跟而上。显然他跑起来一点都不觉得的吃力,不然就不会一边跑,还一边鬼叫了。

    刀光剑影,惊呼声,喊杀声,远远不绝于耳。寒厉的风中弥散着刺鼻的血腥味,几乎令人作呕。浅薄的月光下,有暗红的液体缓缓流动,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条细细的小河。

    红褐色的液体上,倒影着疯狂的杀戮,剑起,剑落,断肢,头颅,漫天飞舞。顷刻间,空荡荡都大街宛若屠宰场一般,四处散落着狰狞残破的躯体。

    “哈哈哈…那里跑,今天注定是你的死期。”黑衣蒙面的影子,猖狂的大笑出声,对着唐夏的背影,搭箭,拉弓。

    “嗖”的一声,一支闪动着蓝光的箭,如流星一般,沿着它的轨迹,一闪而过。与周边的空气剧烈的摩擦,闪动着惊心动魄寒芒。

    漆黑的夜,这一闪而逝的亮光,异常璀璨。

    “无忧,小心啊!”这次的箭也如上次那般,避过追在后面的燕无欢,对着唐夏飞了过去。看着那支从他眼前飞过的箭,燕无欢大喊出声。

    “靠…”听着后面的声音,唐夏扭过头去,眼都直了。他妈的,又是这样。只不过这次似乎比上次还要,让她几乎都没有躲避的时间。

    一秒钟,正在唐夏思考要怎么躲开的时候。她的衣摆被人踩住了,后面的事几乎可以想象的到。

    “砰…”的一声,她重重的摔倒在地。那姿势相当常见,标准的狗吃屎。

    “呀,呀,呀,无忧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惊恐中,又带着幸灾乐祸的声音,急切的响起。明明充满着关切,听上去却让人感觉怎么也不对味。

    唐夏扭过头去,刚想开骂,余光忽的扫到那支牢牢钉在地上,离她脑袋不足一寸的箭,所有的声音都湮灭在喉咙中。

    如果不是摔这一跤,纵使她躲的再,都不可能毫发无伤。

    于是,她深深的看了燕无欢一眼。

    在心底冷冷的笑了起来。

    也是,暗波急涌的皇宫,怎么可能有单纯无害的人。连她都有一千张面具,何况活在皇位之争的燕无欢!

    “点,我们分开逃。”麻利的从地上爬起来,唐夏淡淡的看了燕无欢一眼,拔腿朝一边的小巷子跑了进去。只要避开燕无欢,她就可以大展身手,让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下地狱。

    “好”燕无欢爽的回答道,飞一般的冲进了与唐夏背对着的小巷子。

    喋血的杀戮还在继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很显然不杀了唐夏,决不罢休。

    “什么?老三和水太子被人追杀?”听着属下传来的消息,燕长歌寒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深邃且寒寂的眼中闪过细不可见的戾气,转身就要朝外走去。然而同在一旁的燕随云,忽然开口了。

    “如果水太子死在这次的追杀中,岂不是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对我们来不失为一个好机会。”伸出一只手挡在燕长歌身前,燕随云淡笑着说道。明明笑着,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好机会?”燕长歌凉凉的抬起头,淡淡的扫了燕随云一眼,看着漫无边际的夜,冷冷的嘲讽道“皇兄这么说,可曾想过我们的兄弟也在其中。”

    听着燕长歌的话,燕随云的脸色一变,刚想开口,燕长歌却接着说道“你知道为什么父皇不直接杀了水太子,而是把他接到这里吗?不是因为仁慈,而是不能。一个屹立不倒,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国家,又岂是那么容易毁灭的。那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深不可见的势力,一朝一夕岂可参透。如果水太子一死,我们就等着水月自杀性的报复吧!到时候我们即使会胜,也是惨胜。”

    燕随云的手臂缓缓的垂了下来。

    燕长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二皇弟,本来我还想留你一命,可你说出这些话,让我如何不害怕!”皇位之争从来都是惨烈的,哪怕是父子,哪怕是亲兄弟,也只有你死我活。燕随云看着燕长歌的背影,依旧笑的如沐春风,只是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进入小巷子后,唐夏便停了下来。逃跑从来都不是她的特长,比起逃跑她更喜欢,也更擅长摘脑袋。那种滑腻而腥甜的味道,会令她格外的疯狂,格外的兴奋。

    “去死吧!”果真如唐夏料想的那般,那个黑色的影子直追她而来。没有过多的语言,没有华丽的前戏。拎着三尺长剑,就冲了上来。出手狠历,几乎招招致命。

    “居然是你”看着那双闪动着血光的眼睛,唐夏一边闪,一边冷冷的开口说道。那样恨之入骨,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似的眼神,她并不陌生。在严飞白处斩的那一天,也有个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而那个人就是严静婉。

    “既然你看出来了,也没什么!因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简短的抛下一句话,没有给唐夏丝毫喘息的机会,严静婉出手越发凌厉,越发狠绝。那种只攻不守的打法,让唐夏相当头疼。纵使她在厉害,终究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在力气上就输人一截。

    “哈哈哈…哈哈…”伴随着一阵惊心动魄的笑声,寒光跳动的长剑,掀起巨大的剑气,狂风涌动,飞沙走石,直直的朝唐夏劈了过去。

    唐夏眼光一紧,刚想飞身躲避,忽的巷子口传来一阵骚动。

    没有犹豫,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唐夏怔怔的站在那里,不躲不闪。

    “砰”就在那把剑要触及唐夏的时候,一把匕首如天外来客一般,从天而降,插在严静婉的背部。没有挣扎,甚至都来不及说出喉咙里的话,严静婉重重的朝后倒去,掀起一层浮灰。

    “啊…血…”滚烫的鲜血渐在唐夏脸上,她大叫一声,双眼一翻,眼看就要倒下。一双并不怎么宽阔的臂弯,将她拥入怀中。

    然而,不知臂弯的主人想起什么,抱着唐夏的手突然松了开来。

    “咚”唐夏重重的摔在地上,眼角抽了抽却依旧没有睁开眼。

    “太子,太子,你怎么样了?”七夜惊慌失措的喊道。

    一个声音凉凉的回答道“没事,只是晕了过去。”

    飘渺的月光下,一张白皙中透着一抹红的脸,与一张忍气忍的红彤彤的脸,相互辉映,别有情调。只是某人的心声,太过煞风景。

    “他奶奶的,你既然不想救就别救,干嘛救了又松手,疼死我了,燕长歌,这仇我记下了,你给我等着……”

    |d!μ00(\(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