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18章 老窦的厉害【第3更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网友上传,免费发布供学习研究之用,第一中文

    第1518章老窦的厉害第3更求推荐票

    刘某人都没防到窦云辉会直接问他,他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我又不是省委书记,你问我做什么?

    然后,他就想到,这是窦云辉把他身份点明的一种隐晦做法,在华西,你不是代表某系吗?你就发言吧。

    好厉害的窦云辉,他是故意过滤了省委书记戎汉国,而把刘某人刘副书记架到了火上去烤。

    这又是一种敲打的方式,也是给在坐的诸位华西省常委们看的。

    这些人一个个都成了,心里也都暗暗盘算着,甚至在想,上面,真是冲着某系来的?

    那么,我们要不要跟着某系一条道到黑呢?

    中纪委窦副书记的通报,其实省委的意见又或看法根本阻止不了人家,人家调查组要双规许甸焘,不需要听你省委的意见了,在证据已经相当充分的情况下,双规直接执行就可以了,所谓的通报就是让你们知道而已。

    但是窦云辉借着通报或听取华西省委意见的同时,又直接的敲打刘某人,针对相当明显了啊。

    实际上这是老窦的政治手腕,昨夜与唐生交流勾通之后,他就知道了戎汉国与关瑾瑜接触的情况,也分析出了老戎的心态,今天在这里敲打刘某人,就是暗暗帮了戎汉国一把,把那些还要跟着刘某人的省委干部们敲醒。

    如果他们并不愚蠢,当知道此后应该拿出一付什么样的态度在戎大书记的周围继续工作。

    树倒猕狲散,谁还认为某条道乃是通天之路,不妨继续嘛。

    事实上,在坐的常委们,和许甸焘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接触,他们,心虚的很呢。

    同样,他们也矛盾的很,何去何从,是个当前很困扰他们的问题啊。

    为什么呢?因为各人都有一些小把柄,给那位被请进了纪委喝茶的许甸焘抓着,所以,他们现在都纠结了。

    刘某人呢,他也和许甸焘不大对头,可是眼下却不对许甸焘落井下石,那只会把自己也塞进去,内争是内争,但一致对外时,还得团结起来,这个也没办法,谁叫自己和许甸焘都是许系壁垒的一份子呢?没有自毁长城的道理。

    他心里都不知骂了许甸焘多少回,你做的好勾当,你连你自己的屁股都擦不干净,有什么资格咋咋唬唬的?一天到晚晃出来游进去的,人五人六的充省委干部?你是个什么东西?到头来还得别人给你擦屁股?你

    刘某人心中真是不甘,但却要为这陀狗屎说话,昧着良心说违心话,我刘某人遭雷劈呀,唉

    “关于中纪委调查组对许甸焘的双规决定,我不认为过当,华西中阳锦天事件是个影响很大的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了我们部分领导干部的作风问题、原则问题、立场问题,但是,站在省委的客观立场上看这个问题,我又认为不应对许甸焘做太高调的处理,有损我们华西省委的脸面,和省委省政fu和党员干部的形象,毕竟他是省委常委副省长啊,另外,实事求是的讲,过去许多年,许甸焘为我省经济工作也是做出了贡献的”

    大约刘某人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就很叫他自己脸红了,拐弯抹角的表达了许系要遮掩某人丑行的观点,没办法啊,不遮掩的话,许系坚壁的崩溃之势绝对收不住的,须知,千里长堤溃于蚁。

    这个窟窿堵不住,那就要被人家进一步撕大,后果不堪设想。

    但许系在华西真做了许多让老百姓深痛绝的事吗?也不是那样的,刘某人怕的是华西省内的许系政官体系的崩溃,过去多年,老许苦心经营,都要毁于旦夕,许系也将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他们,皆不甘心啊。

    这是政坛权势之争,党内影响之争,并不是非要保护那个贪污的许甸焘,最终目的是想把许家体系保存下来。

    可是一傊好汤让一块臭给搅混了,刘某人真是痛心疾首,为何许家就出了这么个败类呢?

    他心里在吼,姐夫啊,这只能说是许家的悲剧了。

    丁唐系要拆掉华西的许系壁垒,确实隐含着要折断匡系臂助的意图,但你许家偏偏不争气,给人家抓了把柄。

    这个不能叫排除异己,应该说是在为党和国家清扫干部队伍里的蛀蛆。

    我们相互竞争也是良的,拼比的是为人民服务,争的是谁为国家做的贡献更大,而不是谁更会破坏社会和谐,或荼毒老百姓,你若丢弃了党员的原则、立场和为社会主义建设而奋斗的根本目标,那你在竞争中就要被淘汰。

    刘某人也不是个坏人,他没害过人,没收过谁的贿赂,过往为官也是有政声的,可是,今天却言不由衷的为那个蛀蛆说了一些话,他心里很疼,很无奈,官场啊,真是个淬炼人的好地方,良心与道德有时候都要坐在屁股底下。

    他也渐渐看出了窦云辉为什么先向自己发问的目的了。

    好厉害的窦云辉啊,你这是在分化华西省委许系的人心啊,这一招不谓不狠啊。

    许甸焘是前车之鉴,诸皆目睹了他的下场,要被双规了,大伙儿全看见了,许系怎么了?犯了原则错误也要给拿下的,你们都看着了,怎么选择,接下来怎么办,要慎重权衡啊。

    要是还指望着某退休的昔日巨头能给予你一些保护,那真是痴心妄想了。

    事实上老许也刚正不阿的正派人物,会保护蛀蛆吗?不可能。

    他最多是为许氏体系的崩溃感到悲哀,还能怎么着?最多是为许家出了这样一个败类感到痛心,还能怎么着?

    “我再谈两句,一个副省部级高官,涉及到了很严重的违纪违法问题,上面领导是很痛心的,组织上培养一个高级干部付出了多少,大家心里有数,这样一个干部的堕落,对党和政fu来说,是巨大的损失锦天事件给我们敲响警钟,我在这里重申,能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同志们还是可以挽救的,组织上也会给予机会,毕竟培养一个厅以上的干部太不容易了,我们也不会因为一个同志一次小小的过失就否定他的一切,有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

    窦云辉又敲打了,这话说的有点含乎,实则是在针对在坐的某些人,你们别怕给许甸焘咬一口,赶紧主动检举揭发他,主动承认你们自己的小错,组织上会给予你们宽大的处理的,毕竟上面也不愿意看一个省委班子都崩溃掉。

    这种影响太大了,上面也得考虑低调处理,一个省一共才几个常委?都要揪住处理吗?不可能的事。

    抓一个当典型就行了,其它人真有涉及,但认错态度好,就低态处理了,过往这样的情况很多的。

    上面也是要脸面的,通报一个省委班子都腐掉的话,那是打自己的脸,因为省委班子的产生是他们定的。

    窦云辉主持的这个会议,对于华西省委来说,是个关系到个人前途的重要会议。

    如果许甸焘咬谁,中纪委调查组就请谁,那华西省委真要崩溃了。

    而窦副书记在这里表态,会给予其它人机会,只会抓许甸焘为典型,你们就放心的重新表明立场吧。

    刘某人就知道完蛋了,这个窦云辉不是一般的厉害,他把许系干部的人心全瓦了。

    最关键的是他手里捏着一个令重人忌惮的许甸焘。

    无疑,此时此刻的窦副书记,手握着对好多人生杀予夺的大权,想不看人家的脸都不行。

    于是乎,对于双规许甸焘的决定,华西省委常委们都一致通过了,没人有异议。

    这天下午,省委省政fu发言人通报了上面调查组双规许甸焘的消息,华西媒体、报纸、电台轰的一下炸窝了。

    到第二天,全省境内就传遍了许副省长因为铁天腐案而被双规的事

    锦天那边闹腾的动静顿时就小了,老百姓们看到了政fu的决心,那份信任又渐渐回归了,他们没有官官相护。

    先让民心安定下来,才能开展下一步工作,锦天项目涉及到多少人的上岗问题,涉及到几个企业生存问题,这些,市政fu、省政fu都在考虑,必须让锦天项目重新启动,绝对不能让它死掉,它的重新启动象征着政fu的决心。

    但是十几亿的窟窿谁来补?银行吗?不可能,他们还在进政fu报怨呢。

    政fu呢,补这个大窟窿?补不起,财政没这份能力和义务,此例一开,以后还收得住吗?

    怎么办?中阳市云头痛,华西省去头痛。

    戎汉国又和关瑾瑜省长谈了话。

    “瑾瑜省长啊,你这新上任,总得点把火嘛,只要你拿出的办法,我都支持。”

    关瑾瑜苦笑,心说,戎汉国啊,不愧是省委大佬级人物,他是大方的支持你,但他是让你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汉国书记,你真忍心呀,我刚来,你就给我这么大个任务?”

    “瑾瑜省长,经济方面的工作还是你说了算的,咱们就从锦天项目重启开始?”

    戎汉国隐晦的表达他的态度,等于告诉关瑾瑜,只要你把锦天这个窟窿补上,以后经济方面的工作,你说了算,我绝不插手,而且我也绝对支持你。

    关瑾瑜也听的出来,对她来说,也等于是在华西打开了局面。

    “那我就试试吧!”

    s上分类周荐榜很难吗?推荐票多几十张就上去了,我知道大家现在的热情消散光了,但是伸伸手砸张票不费你们什么事,全当给浮沉码字的动力吧,月票不求了,连推荐票也吝啬支持的话,对我是一种打击。

    嗯,求推荐票上分类榜。

    gsrc”7468321

    第一中文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