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9章 两面刃【第1更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不过唐生这把火没烧到他自己,却是把许处长给烤着了,这叫什么?叫殃及池鱼吧?

    “……许小安这个处长是怎么当的?她手下的楞头青这么做事,她也管不了?还是压根就不想管?”

    许副省长脸『sè』有些『y』沉,同是姓许,但未必就是一家人啊。书i群2

    陈秃子添油加醋了一番,他之所以有机会在许副省长面前汇报一些本不该轮他汇报的工作,概因某个小干部为他在中间牵搭了一条线,这个小干部就是这次被省委组织部考核中的一名,叫庞康。

    这个庞康现在也坐在许副省长的办公室。

    他和许副省长应该是有点关系的吧?

    当然,不然他也坐不到副省长的办公室来,何且是副省长在发脾气的时候,能叫一般人看到吗?

    陈秃子暗暗高兴,好啊,许副省长动火儿了,不光是对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满,还对才上任不久的许小安处长有了看法,我应该再说点什么吧?啊?哈……如果许处长给挪离了,那我不是最有资格接任三处处长的?

    但话说回来,也没那么轻易就把一个刚上任的正处级实职干部调离,这是省组织部自煽耳光的行为。

    陈秃子心里还是那么想的,对他来说,想当上处长都想了好几年了。

    过去一年和小庞同志接触的不错,有来有往的,但还是没能迈入许系的『én』槛儿,自己这身份太差了吧?

    庞康面『sè』也相当难看,唐生刚来省组织部三处当了副处长,就把他的这次考核给撸了。这得多大的胆子啊?我庞康在省组织部不敢说能横着走吧,也认识一堆干部啊。谁不知道我是许副省长的亲戚,是内侄啊。

    也就是许甸焘许副省长老婆的侄子,就就是妻侄或内侄。

    许甸焘这个副省长当了六年了,今年更是挂上了省委常委,那是省政fu班子的第三号权柄了。

    华西省政fu正副省长一共九位,许甸焘现在能扬起下巴看六个副省长了,是重要人物啊。

    庞康心说,姓唐的,你初来乍道搞不清情况吧?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嘿……你将为你的不睁眼而付出惨重的代价。咱们走着瞧。

    ……

    第二天,许小安处长就接到了部里李副部长的一顿怒火训斥。

    他给省委常委许副省长批了一顿,他就转过头把三处的许处长训了一顿。

    “小安同志啊,你说多大点事?居然闹的沸沸扬扬。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我说你呀,拿出得处长的威严来好不好?那个唐生也不过是个新来的嘛。你不要顾忌太多,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这话挑的很明了,你别顾忌他背后有什么关系了,在华西这一亩三分地儿上,哪轮得到他蹦达?

    更的含意是,你再不把这件事处理好。扭转领导对你的看法,可能遭领导黑眼的就是你了。

    许小安那叫一个郁闷。回到自己办公室也是『y』沉着脸,我这才刚上任处长,都不知费了多大的劲,也亏了我家老萧有点人脉,经过这几年的运作,给我铺平了这条路子,但是现在看来,这潭水太深了啊,我又没大靠,怎么办?

    她不会立即就去找唐生发泄她的始火,她总是认为这个小唐处长有些深邃的背景。

    当然,只能说这是一直纯粹的直觉,但要是错了的话,自己付出的也就惨重了。

    上面领导一但对你有了看法,以后的工作肯定不好搞了。

    领导都对你不信任了,你说你还怎么干工作?

    所以,几经权衡,许小安还是决定把这个事代为处置妥当了,即便得罪了背景深邃而神秘唐生也没办法。

    毕竟他是外来户,还是新人,在机关里吃上司领导的训,也是正常的,官场很复杂,县官是不现管的,你后台再硬,再那啥,也不一定就能一下管到我头上来吧?

    拿定这个主意时,许小安的心没来由的抖了一下,仿佛是上天又给了她什么启示似的?

    她准备拔通唐生的电话叫来他,但鬼使神差的先拔通了老公萧向英的手机。

    萧向英以前是省报社的记者,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不干了,专职写作现实题材的小说,近二年来有小收获,也被省作协邀请成为会员,其父曾是省府中阳市退休的老干部一枚,级别不算最高,退的时候是副厅级。

    当然,当过干部,就免不了有一些官场的人脉及关系了,另外许小安家里也是宦海世家,她和萧向英家算『én』当户对,不对她父亲也退了,退时是处级,还不如公公的副厅级。

    这些年倒是她官运亨通,居然一路劈荆斩棘的爬到了正处级,而且还是实权的处长。

    不能不说这是个异数,但是许小安在工作方面的确是很努力,也很会办事。

    “哟……我家的大处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你先别问,听我把事给你说一遍,你帮我分析分析……”

    许小安就把事情说了一下,也把自己对唐生的一些猜测和感觉告诉了丈夫。

    “照你的说法,这个小唐是有点魄力?但是我认为你不能把你的仕途押在一个未知的荒谬直觉上吧?”

    被丈夫批评了。

    “可我的感觉是一向是很准确的。”

    “还是眼见为实吧,不要总是以为的直觉有多神奇,万一出了差错,你输得起吗?”

    “但是,那个庞康,也的确是有问题的,我怕省委组织部一公布上任前的公示,会有一堆检举告发他的信件,”

    现在的干部们上任新职前,组织部会发一个公示,在公示期间。广大干部群众可以通过手机、电话、信函、网络等方式向省组干部监督处和有关部『én』检举揭发被公示干部的德、勤、能、绩、廉等等方面的问题。

    如果庞康被检举或告发,那审核考评他的组织部『én』同志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了。你们既然对该干部的一些东西不了解,就敢提拔任用?为什么不进行更细致的调察呢?这种事一但暴发,会牵连一堆人的。

    而唐生是主考核官,他要负的责任最大,所以唐生现在做的评鉴可以说是为了他自己好,他还要去亲自调查呢,真要查出了问题,那姓庞的就别想上了,甚至还要被处分。除非他所做的一切无凭无据,那算人家做的干净。

    许小安是真的比唐生更了解一些庞康的情况,但她不会去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之前还批评了唐生几句。当然。那只是领导的小官腔儿,端的一个姿态而已,并不代表她的真正的意思。似乎她在教唐生做官的方法。

    国内官场的主流思想是中庸,随大流,不标新立异,以免成为众矢之的,那就凄惨了。

    看见贪污的,假装没看见。瞅见受贿的,假装不知道。别人送礼你也送,没多有个少,是不是?你穷你少送点嘛,起码给领导干部一种认识,哦,某某某是穷,但还是懂礼的,官场上的人情世故,更要通达圆滑啊。

    要是给领导一种你这个人不懂礼的印象,你还指望受重用吗?你不懂变通,说明你在工作上也死板,人家为什么要用你?干工作是要用会干的人,找心腹是要找傻b充楞的人,一问三不知那种,三脚踹不出一个响屁的更适合当心腹。

    领导们喜欢身边工作的人沉默寡言,笨点楞点不怕,不多说不该说的话就是对工作的最大认真与负责。

    所有这些道理,许小安是懂的,她也应运的很纯熟,所以她能爬到今天的位置。

    但事关切身利益时,她也不得不慎重去选择。

    就拿眼下的事来说,比如庞康的考核通过了,可公示期间一但遭人举报,经查实确有其事,那这个责任就要归在处里,唐生是分管副处长,逃不了第一责任,可许小安这个处长,也逃不过第二责任,别人的事责就小多了。

    主要是一但被检举揭发,那些群众或有心人的信件会寄的到处都是,以庞康张狂的为人与高调,背地里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匿名信的举报有多少不敢说,实名举报他的怕也不少,那更方便核实了。

    所以,许小安不光是考虑庞康有副省长撑腰这个问题了。

    被大范围的检举了,许多相关部『én』都知道了,媒体再一曝光,这个人的前途就等于毁了,谁敢包庇他?

    就算有许副省长罩你,也挽救不了你的仕途,必然给人家竖立成典型。

    这样一个人若是组织部都考核通过了,却在后面给公示检举出来,那组织部这边考核干部的班子岂非要被质疑?

    可以说,这个事是个两面刃,无论选择哪一面,都会叫许小安头痛。

    被检举出来呢,自己脸上没光,也会被大多数领导产生看法,若是坚持原则,又会得罪许副省长。

    许甸焘是华西许系的中坚代表之一,得罪了他,仕途肯定是暗淡的。

    对于许小安来说,过去三十年中遇到的好多事都不比今天这个事令她难以决择。

    怎么办?我该如何取舍?

    正想着,敲『én』声传来。

    “请进。”

    唐生推『én』而入,脸上还保持着他一惯的笑容。

    呃,小唐处长来了?

    ……

    s发现又多了两名领取浮沉之光的,老书太多的作者,都不利于被读者领取那个光勋。一看订阅你的币币又『huā』一堆,估计就戏了,哈,我就是悲剧者之一了。

    不说这个令人纠结的事了,还是求推荐票吧,这个可以有,免费滴!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