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8章 小唐的个性【第2更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唐生真是懒得和某些人计较,他还是笑了笑,不过说的一句话,倒是显现了年轻人的脾xg。

    “陈处啊,你也是在体制内混了多年的人物了,我奉劝你一句,说话,还是要注意方式和口气的。”

    他这话里也就隐含了警告的语气,虽是笑着说的,但听在陈副处长耳里也蛮不是滋味的。

    许处长瞅着唐生的眸子更是一亮,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小唐处长有不凡的来头,此时听他的说话,越发予人一种背景深厚的感觉了,但真的o不到他的脉络,此人,深不可测啊。

    陈秃子似乎有点下不了台,冷笑在脸上更浓了。

    “是吗?好,我就等着,我倒要看看谁能把我怎么样了,我当了八年副处长了,在干部三处副职里,谁比我姓陈的资格更老?小唐啊,我得说说你了,年轻人,不要太狂妄,不要太目中无人,在中国官场里讲究的是一个资历,是一个先来后到的资历问题,论资排辈,年轻人啊还和得靠后站,嘿……”

    许处长又皱眉,不错,老隁这个脾气,谁也不服,知己也没他资格老,他之所以强调副职这俩字,也是怕把正职处长挟进去鄙视了,而gcd的官,不是犯了原则xg的错误,那是只有升没有降的,所以他好象谁也不怕?

    唐生剑眉一轩,笑容保持着,“哦……都当八年副处长了?难怪了。就这么点水平,再干八年也很正常。”

    噗,许处长没能忍住。笑了出来。

    这话,形容的太贴切了。

    老陈那张脸当时就通红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他怒瞪着唐生。

    唐生却不看他,伸手拿起了茶几上刚刚秘书给摆上来的茶杯。

    白菊茶瓣飘浮在杯里水面上。他轻轻吹了吹。

    “菊花茶降肝火的,不错……对于一些火气旺的,口干目涩的,久服利气啊。倒不是很合适我。”

    他似自言自语,其实又是针对某人呢。

    陈副处气的眼球都喷火了,但对心平静气的唐生,他也不便硬发作,因为人家太淡定了,自己显得浮燥了许多。

    唐生不理他了,抿了一口茶就放下了。眼瞅着陈秃子副处面前那个茶杯,意思是你不喝点降降火?

    许处长是看出这个年轻小唐处长的厉害了,居然把老气横秋yu在小资历副处长面前摆架子的老资格副处给气懵了。

    她就给陈副处递了个眼sè,那意思是。你回避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不走,我怎么和他谈?

    陈秃子闷闷的哼了一声,又瞪了一眼唐生,才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离开了。

    直到出了许处长办公室,他才呸了一口,皱着浓眉一想。今儿有点没撑住气,不应该啊。

    在他相。应该是被鄙视了的浅资历者动火儿,怎么反倒是自己了?

    办公室的门关上之后。许处长也就放下了手里的笔。

    她笑盈盈的望着唐生。

    “小唐处长,看来我也改变不了你的意见了,对吧?”

    说着,她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上那份材料,应该是刚才纪奷奷送来的某个被考核小干部的评鉴表。

    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你不准备把这个修改或重整一份了吧?

    唐生笑笑,“许处,我个人觉得,考评考核这种工作,也不光做在表面上,既然是综合xg的评鉴,就要结合一些更多的方面,偏巧我就对该同志的其它方面略有耳闻,出于对工作的负责态度,才写下这个评鉴。”

    许处长微微点了点头,她也是有修养有内涵的女干部,能坐在省组织部干部处之一的处长位置上,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说是女xg吧,就是男xg的处长,也得拿出点水平来,就象之前那位陈副处,他当八年副处那真是应该的。

    现在也没提拔他,那是上面的领导对他有了深刻的认识,他刚才还批评唐生狂妄,其实这话应该赠给他自己。

    你是资格老,可你在一个新副处面前自夸自赞的态度就太轻狂了,太目中无人了,你知道这年轻人是什么背景?

    当然,还不止这些,还有倚老卖老的意思。

    所以,唐生又借菊花茶能降火的说法嘲讽了一下陈副处长。

    而许处长却正好看出了唐生的深邃和深度,不得不对这个年轻的副处长瓜目相待了,一开始也觉得他年轻,未必有什么水平,八成是靠着一些大背景和硬关系上来的,这么年轻的干部,你要说他没背景,也没人信啊。

    只是猜不透人家的背景罢了,指望他主动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有一些肤浅的人真的会把自己的背景摆出来吓唬人或炫耀,但应该不是唐生这种人。

    至少,许处长就看出唐生不会显摆的。

    “看来小唐处长你是听说了一些关于某同志的作风?这个,也不能尽信嘛,咱们做工作,也不能听风就是雨,要实事求是,部分的工作更要落到实处,以讹传讹的说法,有时候只会蔽视听,如果只是因为一些说法说否定了一个干部,这也是对工作的一种不负责的表现……”

    许处长毕竟是处长,话是笑盈盈说的,却含着批评的味儿。

    不说唐生这么聪明了,就是楞子也听的出来。

    “是的,许处批评的好,我也愿意对我下的评语负责任,要不,我亲自下去再搞搞调查?”

    那就是针对某个被考核干部了,唐生这是反将了许处长一军。

    他就不信,某人能和陈秃子处长在办公环境说出那些事。他平时的作风会好得了?肯定是个有花名的人物。

    只不过人家大该有点来头儿?

    所以许处长也在替他说话。

    果然,许处长的笑容渐渐收敛了,目光垂下来。

    “我看。行吧,既然这次考核的几个人是你在分管,你亲自去调查核实一下情况也是合适的。”

    许处长说到最后,眼神就变的玩味儿了。心说,年轻人,不要以为自己有背景就如何了,这潭水有多深。你知道吗?你初来乍道,就要得罪一些人吗?那好,我顺水推舟,全当给你敲个警钟,有了即将到来的教训,你也会收敛的。

    唐生是何等的眼光?早把许处长的所想看穿了,他嘴上也不说什么了。

    “我听许处的。没别的事,我先出去?”

    “这个……”

    许处长又拿起了那份评鉴表,“你不准备再考虑一下?就这么送上去?”

    那意思是等于又一次问唐生,你不要重写一份吗?我可是要上报了。

    唐生又笑了笑。“不用了,许处,省得领导们等,上报吧,我说了,我对我的签评会负责的。”

    “那行,你先忙去。”

    最后,许处长的一丝笑脸也收敛了。这年轻人,的确是有点狂妄了啊。我给你面子你也不要?

    唐生可不是怕得罪谁,他来华西省就是干敲开坚壁的事了。也许一个小小的事件,就能让他找到突破口,水再深,他也不怕,在共和国,还没有哪潭深到能淹没了唐生的水呢。

    ……

    下午,组织部李副部长在公办室拍着桌子发了顿火儿。

    “这叫什么意见吗?年轻人,浮躁的很厉害嘛,小陈啊,既然人家这么肯定,那就给省政府那边递过去吧,嘿!”

    李副部长对面的小陈就是来给唐生上眼药的陈秃子副处,他在李副部长的面前自然就成小陈了。

    和人家李副部长比起来,陈副处年龄差一截,资历更差一截,只剩点头哈腰的份儿。

    综合意见是许处长整理出来后递给分管副部长的,按理说,副部长有决定这些事的权力,甚至他可以把唐生叫来批评一顿,把那份评鉴甩给他,让他去重新写,或是直接把他支一这去,让别的副处长去负责这次考核。

    你怕人家副部长没这个能力拾掇你吗?

    但是李副部长没这么做,他是宦海沉浮的老油条了,他能从唐生的态度里看到年轻人的傲气,甚至是宏深的背景,就说他狂吧,估计也是有强势后台的,谁知道唐生的后台是谁?年轻人的狂只怕是有底气的。

    至于谁最后胜出,李副部长也不想管了,反正他不准备介入很深。

    嘴头儿子上批评了一句唐生,也是说给陈秃子听的,他知道陈秃子干部处里面具体负责跑这事的。

    但是偏偏这个被考核的小干部又划归新来的唐副处长管。

    如果是陈秃子直接在分管,那就由他直接评鉴了,唐生想阻碍人家都没辙。

    “行,李副部长,您忙着,我替您把这些材料给许副省长送过去。”

    “嗯,你去吧,要和人家许副省长解释清楚了,有些年轻干部不懂事,非要显示个xg,我也不能打压人家的新人,不能把人家的看法或意见塞进垃圾筒去,倒是说,能让这年些人碰碰钉子也是好的。”

    “我明白,李副部,您放心,我一定解释的清清楚楚。”

    陈秃子出来后,咬牙切齿的,姓唐的小子,你不知道死活吧,许副省长要提拔的人你也敢阻挡?你挡得住?哈……你就等着坐老虎凳儿吧,不知道华西省委许家人的声音有多强势吧?你会后悔八辈子的。

    他却不知道,唐生来华西就是找许家人的茬儿了。

    比如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件,或被捂着的盖子,适当的也要揭一揭嘛。

    唐生扮演的角sè就是在下面点火的。

    ……

    s第二更到,不晓得能否写出第三更了,给点动力?我刷新书页看了一下,本周推荐票现在是2373张,2600的话,我给上第三更,12点前。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