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2章 唐书记来了【第3更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江中省军区某基地,专用的军事飞机在基地降下来,唐天则从飞机上下来。

    陪同他的是鲁济军区司令周奉昆上将。

    周奉昆目前还兼着总政的副主任,位极人尊,也是赫赫有名的共和国上将之一。

    2012年大换届时,周奉昆极有可能是下一届总政主任,真正的成为左右共和事国防事务的人物之一。

    周奉昆也是军老五的父亲。

    这次唐书记突然来江中南丰,给老周去了电话,让他安排军用专机,所以来的特别。

    唐生是早晨给老爸打的电话,唐天则不到11点就赶到了江中南丰。

    在江中军区某基地,省委书记窦云辉、省长郝东明、副书记陆如衡、常务副省长王向师、常委副省长荣国华、政法委书记顾海明等人都来了,包括江中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仝庆东(仝倩倩的大哥)在内。

    唐天则与窦云辉、郝东明等人一齐握手,周奉昆在其后,也与江中省委大员们握手。

    面沉似水的唐天则,脸色笼罩着一层淡淡悲戚。

    情同亲母的那个老妇人要走了,他心里怎么能不难过,他打小没在母亲身边,就是奶娘张妈抱着长大的。

    那份情感深深藏在心中,浓烈的象一团火,但从未爆发过。

    唐天则是深邃的个性,好多事都在他脸上看不到,但他心里都有数,他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感。

    但不等于他不会表露,当某个时刻到来时,他也是个极脆弱的孩子,在‘母亲’面前,永远都是孩子。

    窦云辉等人也知道唐天则突然赶来江中南丰是为了什么事。

    之前也听唐生说了,是家里的老保姆。

    一个老保姆,居然也能引得唐书记这么关注?看来,人家和老保姆有不同的感情啊。

    “在哪个医院?”

    “南丰第一人民医院。”

    ……

    张妈的病情突然恶化。临明时给抬进了医院。

    当唐生陪着母亲柳云惠赶来时,张妈的子女们都在了。一个个满脸悲戚。

    “唐夫人。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我妈,怕是不行了。”

    柳云惠也阴郁着俏脸。手臂都有点抖。还好唐生挽着她,不至于抖的更厉害。

    她微微点头,“张妈,醒来了吗?”

    “没有,晕迷中,医生说,怕是醒不过来了,癌细胞早已转移,脑干移位。压迫神精十分厉害了。”

    柳云惠转过头望着儿子,轻声问,“有没有办法弄醒张妈?”

    唐生颌首,“我爸来了,等他来了吧。”

    柳云惠点头,也许再弄醒老人家,也是最后一次了,这个年,她是过不了啦。

    张妈的子女们一个个盯着柳云惠和她儿子,什么?唐书记要来?要从鲁东赶来看老妈?

    唉……说起来也算是值了,人家大书记日理万机,能抽开空来看你一趟,真不敢奢求啊。

    他们都没和唐天则夫妇有过深的交集,以前也是见过一两面,但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就是老小李娟和柳云惠有过一些交流,也是03年底张妈住院时创造的接触机会,事实上没过深交道。

    张妈现在是在普通病房,人来人往的,挤的一楼道都是人。

    这时,来了一群白大褂,为首的是个五十几岁的老者,颇有一番威严,看样子象院长。

    “点,点,把这个张妈转到特护病区,要,领导们马上就来了,不早点和我汇报,都是干什么吃的?”

    院长瞪着眼,几个陪同的白大褂神情惶恐,这个吩咐,那个指挥的,现场就乱套了。

    “这个张妈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是晕迷不醒,怕是醒不来了。”

    “唉……怎么搞的嘛?这么严重了?今天才送来医院?”

    “是突然恶化的,脑干体移位,压迫神经所致。”

    “要想办法,把老人家抢救过来,去……”

    院长也忙的团团转了,郝省长亲自打来电话关心这个病号,医院还不乱成一陀?

    “有些国外的药很贵……”一个大夫说。

    “用,先用药,先把人抢救过来,听不懂我说什么啊?”

    院长瞪着眼,好象在咆哮,然后转过头望张妈家人,“你们是张妈的家属?唉……老人的病很重,应该一直住院放化疗的嘛,怎么能把老人自己扔在养老院呢?现在什么都迟了……”

    “我、我们以为情况还好……”

    “好什么好啊?癌症好得了吗?也不想一想?”

    院长这话,也够让人那啥的,但是说的在理。

    很有就护士大夫们把张妈推走了,转往特护病房。

    “我得下去,领导们就要来了,把特护病区清理一下,各方面,病人家属们全让他们在房里呆着,别出来。”

    院长交待完,看着腕表,急匆匆的去了。

    他就没发现柳云惠和唐生是什么人,谁叫他没见过呢?

    真汗,临场做戏,也是给领导们看的吧?不过现实情况就是如此,人家那个院长也不好当。

    柳云惠和唐生都能理解,所以也不说什么。

    ……

    特护区,严阵以待了,几分钟之内动员了不知多少护士大夫,把卫生清扫出来,苏打水喷的满空皆是,弥漫着那种味道,头头儿在喊,“衣服,衣服,都给我整理好,仪表,一定要注意仪表,还要态度……”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张妈推过来之后,一堆专家都围在了她病房里,用药的用药,再诊的再诊。

    李娟他们也都过来了,站了一楼道,老人病危,家里大大小小的人差不多全来了,不下二三十号,大到几十岁的老大两口子,小到他们出世不久的孙子。总知有一个算一个。

    唐生和母亲也挟杂在这个亲系众人之间。

    眼看十二点了,一堆人上了特护二楼。唐天则为首。窦云辉、郝东明、周奉昆在后,陆如衡、荣国华又后。

    再后是一干江中省委的。比如省委秘书长、省政府秘书长等等。黑压压的一片。

    大步流星的唐天则面色严整,目光深沉,其实他心在颤抖,奶妈就要过世了,这份坚强是硬装出来的。

    他不想自己脆弱的一面流露出来,被任何人看到。

    也不知有多少护士大夫站在一个个敞开的病房门口,一个个侧目引颈的张望,但没一个人发出声响。

    楼道只要杂乱的脚步声,别的没有。

    院长在前引领。额头上的汗珠子清晰可见。

    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张妈会惊动这么多领导,前面这位好象是以前南丰市委副书记唐天则啊?

    后面的就不用说了,谁不认识江中省委这些大员,每天都上电视的。

    窦书记、郝省长、陆书记、荣副省长……

    对张妈这些子女们,唐天则也没很深印象,过去那些年张妈从不领他们来见唐书记,他就是对张妈小女儿李娟有一点印象,她去家里看过她母妈,所以唐天则记得她。

    少说年了,他还记得李娟。

    “李娟吧?”

    唐天则过来先和李娟握手,“老人家怎么样?”

    李娟也说不上是激动还是悲愤了,颤抖着手和唐书记握住,泪流满面的哽咽着。

    “唐书记好,我妈,怕、怕是不行了,”

    唐天则眼珠子都红了,但他强忍眘不能落泪,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用力拍了拍李娟肩头。

    松开他的手,和李家老大、老二、老三、大女儿一齐握手,小一辈子的都不敢上前。

    只看省委一干大员的围簇,他们腿都颤了。

    唐天则来到老婆柳云惠和儿子唐生身前,转头看了一眼病房内被一堆白大褂围堵的病床。

    “唐生,不能延续到过了这个年?”

    “爸,可能的话,我会不救?”

    唐天则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赶紧伸手拈去。

    那个院长正在向窦书记、郝省长解说张妈的病况。

    “……药也用了,但是醒过来的机率太低了,除非开颅,但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总之一句话,病情恶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窦云辉沉声道“全力抢救,必须让老人家再醒过来一次。”

    院长腿都酥了,“我、我们尽力吧。”

    就在院长要吩咐给张妈再动什么手术的当儿。

    唐生朝窦云辉道“窦伯伯,不用让医院抢救了,我可以把张奶奶弄醒过来。”

    “唐生啊,伯伯知道你身怀异学,那、那你看着办。”

    窦云辉听女儿关豆豆说过一些唐生的神奇。

    “陈院长,让专家们都撤出病房吧。”他吩咐院长。

    院长赶紧照做,现在张妈的情况十分危急,有可能就此咽掉这口气,那就永世长辞了,哪敢再耽误?

    “你们、你们全都出来,让、让唐书记入去看看老人家……”

    专家们一个个转身出来,唐天则当先进去,柳云惠唐生随后,窦郝陆荣等人也进去了,随后是张妈子女们。

    病房里挤了一堆人,一个个望着躺在病床上面容枯膏渐无生气的老妇人。

    唐天则再也忍不住满心悲戚,泪水模糊了双眼,颤抖着手抓着了张妈一只手。

    “奶妈,您醒醒,天则来看您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忙工作,却疏忽了对您老晚年的照顾,您醒来骂我几句?奶妈……”唐天则泣不成声,这一辈子,他没这么脆弱的掉过眼泪,英雄不落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对张妈有无限愧疚,她等同是亲妈一样。

    唐生在另一边抓着张妈另一只手,把纯精的元气贯入老人体内去。

    ……

    s第三更到了,求推荐票支持。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