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6章 过往的落幕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那夜塔里发现的一切就不用细说了,在绝对优势的控制下,紫玉伏诛、妙儿被擒。

    前者可以死,后者不能死,因为这个女人还有用,不过有用的是她的肉躯,而不是她恶毒的灵。

    紫玉被炼的干干净净,连肉躯都炼淬掉又被重组成的一具唐躯,唐生正愁分身不够用呢,紫玉就送上门了。

    其实可惜的,因为紫玉距离羽化就差半步了,可对他来说这半步却天人永隔。

    的唐躯是唐生初的躯体,这是按照他的意愿重组的崭之躯,他是原汁原味的唐生,他拥有以前的喀秋莎。

    是令诸女怀念的喀秋莎,自从融合了舍利根,喀秋莎就成了历史,今天,它又回归了。

    至于灵被抹杀干净的宗妙儿仅活了口岁,她就在这个世界上死了。

    她留下来的是她那没有灵的躯体,申玉、茵主动请缨驾御女儿的肉躯,没人比她了解女儿了,也算是对过往的一种怀念吧,即便女儿歹毒到了要杀母的程度,可申玉茵还是在她死后原谅了她,这就是母伟大的情怀与包容。

    一切来自曜真的危机就这么解决干净了,在宗妙儿体内并没有曜真的守护,他认为那件法宝足够了。

    但是来自藏秘的佛宝还是抵消了它的威能,结果改写了结果,法宝也姓申了。

    唯一的小问题就是匡世豪了。

    他失去了几乎所有的爪牙,成了没牙的老虎一只,但他并不自知,申玉茵驾御的妙躯和唐生掌控的唐躯将化形紫玉和宗妙儿与他虚与委蛇,让这个男人还以为形势乐观着吧,时机一到,就给他致命一击。

    “其实,我们可以把匡世豪也解决掉吧?”

    罗蔷蔷、梅妁一左一右挟着唐躯,重享唐氏喀秋莎的滋味,她们感慨万千,竟是痴缠不放。

    唐生微微摇头,“我隐隐感应的到,曜真把大的遗产留给了匡世豪,就因为匡世豪拥有的政治优势,凭借这个优势就能保全曜真的道基存在,我们没必要去发匡世豪的潜力,对他的打压只会叫他多的挖掘出曜真遗产的作用,只会推进匡世豪的修为,反之,让他一个人去慢慢修,我想再过一百年他也没多大进展,他俗务缠身,情劫难逃,到后他只会把曜真的遗产带进棺材,终我们不战而胜,这是不动他的理由之一,之二,我们没把握解决他,曜真的终守护肯定是极端变态的,要拉人垫背的,所以,我们不做无畏的牺牲,之三,匡世豪是大政豪门的后代,解决了他会引发政坛上烈的矛盾,是为不智,留着他吧,他为了谋取政治上地位,又必须为这个社会做贡献,以他的头脑和智慧,为社会做贡献也比好多人强,他想往高爬,就不敢贪污,不敢收贿,你们说他活的多苦‘啊?我就让他好好的活着。”

    “唐生,你好歹毒啊,那啥的是我们的关副市长,一有闲功夫就搔扰一下匡区长,我估计匡某人疯了。”

    梅妁噗哧一笑,“回头咱们劝劝瑾瑜,万一她搔扰过分把匡某人搞的神经错乱了怎么为社会做贡献?”

    “唉”””可怜的家伙,还有比匡世豪过的苦‘的男人吗?”

    “蔷蔷,喀秋莎重现,好似回到了从前的样,咱俩联手,让唐生苦‘一夜吧?”

    “二位,我觉得我享受到的是幸福。”

    “那是你的认为,妁总,把你的丝袜给我,我和奈学了岛国女王绳艺,叫绑蛋法,扎紧的话一边一颗,连同喀秋莎的根绕的死死的,喷都喷不出来哦,憋的那叫一个难受,我ォ不信他感觉不到苦‘的味儿呢。”

    “嗳嗳,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川”,“谁让你把后宫弄这么大来着?逮你一回也不容易,我们独享不了,只能是歇斯底里了”,梅妁这么回应的。

    蔷蔷就绝了,哼声道“我和梅妁没钱养几个小白脸儿吗?乖乖给我躺好了,我看你敢动?”

    “没,我没动,我好期待蔷女王对我下毒手,你玩死我吧。”

    蔷蔷和梅妁咯咯ā笑的歪倒了。

    匡世豪并不清楚一次恢复到了往日的平复,在他看来还有好多人在蹦达,宗妙儿啦、白香湘啦、罗蔷蔷啦、紫玉啦,他期待着形势逐渐的朝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唯一令他心神难定的是关瑾瑜的电话搔扰。

    以前是他搔扰人家,现在改人家搔扰他了。

    现在一看关瑾瑜的电话,他都没胆接了。

    关瑾瑜这招真够歹毒的。

    再说曾茹,也被伽躯勾逗到了一个崩溃的边缘,自从小酒吧那次之后,伽躯又拔á了曾茹五六次,每次都不动真格的,就是内容丰富的前戏,十足的前戏,手指坚到底,曾茹都疯了。

    “唐生,我真想杀了你,你要拔á我到什么时候?”

    梧桐苑,又剩下伽躯和曾茹两个人时,她又被摁在沙发上手指了。

    这一次她真的崩溃了。

    “嘿……我就是要看看姐茹会不会主动出击?被动接受和主动出击是两个概念,从心理上分析,你还没有完全对我投诚,我呢,喜欢看着女人躯体的颤抖,喜欢聆听女人的动人的吟唱,还有,我对你不满,你还没叫我享受你哪怕半次的技巧,光是让人家单方面的付出,你也好意思啊?”

    “我、我哪有?”

    曾茹羞坏了,“你、你弄的我浑身都软了,我、我怎么付出?”

    唐生勾托住她的下颌,柔声道“茹,能让我享受你的销之ě吗?”

    这家伙主动提出来了,男人都喜欢女人ě他们吧?

    “那、那啥,可以é上你的眼吗?”

    曾茹始终是羞于见人的。尤其要主动出击时,她怕被注视着进行。

    “é呗,捆着也行啊,哈!”

    几分钟后,唐生雄硕的肥躯横陈在曾茹所在的闺房软á上。

    当一切开始进行时,唐生也深深的呼吸了,象曾茹这样的女人,他都无法想象她滚烫的是怎么操纵技巧的。

    她大的不在于她的熟,也不在于她的纯与贞,而在于她曾是人妻。

    后宫中的人妻有几位了,蓉女算半个,小、瑟、祈莲、申玉茵等,她们都没有曾茹这么惨。

    唐生对待每一个都没对曾茹这么苛刻,她小死了不知多少次,但后发出来的是细腻的报复。

    当曾茹盯着伽躯藏的马王相时,也是十分吃惊,半个肥头嵌在腹下,象个小丘包,从没见过这样的玩意儿。

    “唐生,那个好丑哦,怎么弄、弄出来?”

    “你姐姐是用吸的,嘿”,川”,“打死你啊。”

    没辙,吸吧”曾茹心里不知什么滋味,毕竟曾为人妻,曾是别人的老婆,曾与前夫同á十年。

    如今却要对第二个男人下口,她心里百感交集,因为对唐生培养出了爱,所以心中涌动着难言的奋,也因为对旧爱的心死,所以在自己烫灼的双包裹住那温滑的半个珍珠头时,在舌尖抵住那绽裂的蛙口时,她知道一切崭了。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费了多少力,不知用了多少技巧,马王ォ给她吸出来。

    “生,太那啥了,我、我会死的……”

    曾茹战栗了,唐生却爬了起来,将压倒了。

    “死在我怀里吧,乐意吗?”

    “乐意。”

    曾茹美眸凄,隐现泪光,她亲自拿着马王,校正了方位,努力的抬头去啄唐生的。

    “撕裂我吧,从今天开始,曾茹是你的,姓唐了。”

    随着马王的刺入,曾茹的眼泪模糊,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别了,过往的十年。

    把目光从房中抽出来,让我们看看国际风云。

    随着共和国空军换装的消息传开之后,一轮的东亚军事竞赛似乎有启幕的迹象。

    岛媒、韩媒尤其那啥,发出一片恐慌的声音,进一步扩大共和国威胁论这个调的影响,指出未来几年亚太地区将出现畸型的军事繁荣现象,但是共和国这边也有报道指出南韩在年的轻航下水之时就说,年要开建第二艘航母,这是不是在制造紧张空气呢?蛋丸的半岛国都要航母,我们共和国这么大的国家要看你的脸è吗?

    互联网上一片骂声,南韩轻航说是要周全自己的近海,要维护海上通道的开畅,因为南韩太多的生产资料和生活所需是靠进口来的,海上通道是它们的命脉,航母的建造就是要保证海上通道的畅通无阻,实则,也有称霸东北亚海域威慑东南亚的战略构想,你就不想想,你弄出了航母,共和国会怎么想呢?你又和老美凑的那么近,谁威胁谁呢?

    现在妥了,共和国空军换装,南韩又指出这只会逼得我们采取与西方阵营结合为一体。

    扯蛋,你爱向谁劈,我们也管不着。年月初,美俄卫星空间站都拍到了共和国鲁东银湾船舶基地的一些卫星照片。

    公开出来时,又惊暴了不知多少人的眼球。

    美媒从我们的卫星影像拍摄到的照片分析,共和国银湾内海停泊的两艘巨舰是超越万吨满载排水量的超巨无霸,从上空的核原素分析中得出的结果表明,这是两艘正在填装核动力燃料的超级航空母艘”

    天啊,老美也震惊了,他们型的核动力航母也不过万吨满载排水量。

    可万吨的核动力航母却在共和国诞生了。

    之前叫嚣的棒没一点声音了,似乎在发抖。

    ★★平凡文学★★如果觉得极品太子爷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