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7章 变化【第3更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神念之眼让唐生、宁欣、宝真、冉苒看到的这一幕颇为那啥的说,唐生都捂脸了。

    我的前生竟是如此不堪吗?

    景象中那满脸旧社会的唐少爷象一滩稀泥似的跪在了清倌儿妁儿面前,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实际上房内已经倒下三具还留有体温的尸体了,他不吓坏才怪呢。

    那形神容貌和梅妁不差多少的妁儿分明是干〖革〗命的,出手之狠辣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但见她恶狠狠的揪着唐少爷的头发,把他拎的脑袋朝上仰,手中沾着血的匕就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这横行乡里抢男霸女的恶棍,今儿姑奶奶就替天行道把你剥皮抽筋……”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妁儿的手腕。

    “姑娘,这个恶贼还不能宰了,你若宰了他,唐家上下的几十条枪,还不把庄子上的人都宰光?”

    “那、如何是好?”

    “阉了他吧,留着他的狗命约束他的恶奴们,他敢胡来就再宰他。”

    “也罢,让这恶棍当阉人,脱子,恶贼……”

    “啊……二位姑奶奶,饶了我吧?我就这一条传宗接代的家伙,我还没成过家呢……”

    “少和他废话,剥……”

    两个女人真够悍的,把唐少爷摁翻在地褪剥了下裳,就是一刀。

    哇……一声惨叫,唐少爷倒在了血泊中。

    至此,唐生收回了神念,斩断了对前生的探看。太失望了。居然是梅妁的前生阉了?

    噗噗噗,宁欣、宝真、冉苒这边全喷了。

    “我是明白了,就因为我们的唐帅锅上一世给阉了,所以这一世才会有这么些姐妹们被他祸害,这也是报应?”

    冉苒的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谭宝真还坐在唐生怀中呢,她道“看剧情好象是大快人心,呃……唐生,你好象软了?”

    噗。宁欣这边喷了“八成是受剌了?”

    唐生那个汗啊,苦笑道“咳咳……那个家伙只是我长的有点相似,压根就不是我。”

    “别不承认啊?后来割下那玩意儿我看也和你的喀秋莎一样,宁欣,是这样吧?”

    “我看差不多。”

    唐生翻白眼“我没看见哦……那啥,欣儿,你不是说气运旺的连着承载三世吗?刚才那幕咋弄的来?”

    “那个是意外吧?要不真是做恶多端扭转了他原来的命运轨迹?”

    看上去我们的唐大帅锅很纠结呢,宁欣都不舍得打击他了。宝真也看出来了。捧着他的俊脸道“前生的事想它干什么?重要的是你这一世在做什么吧?”

    冉苒也看出唐生的不郁之è了,忙道“我们的帅锅一直活在自信中,这次真算个打击,都怪我要回去看什么前生。唐生,你也别放心里去了,我们就当看了个小电影,就是最后那一刀,有点歹毒了啊。”

    这是唐生郁结的地方,一刀抹了脖子也算。结果给阉了?靠。

    不过,不是给阉了,未穿越前也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了,不过穿越后好象也没停歇,只是不会饥不择食吧?

    “唉……我可咋见人啊,一世之英武形象就此破坏无遗,我跳楼去。谁也别拉着我。”

    这话是玩笑之语,但闹心是真的闹心。

    宁欣也看出他是真的闹心了。

    “要不,你神念穿越回去?给他洗洗脑,重新竖立个形象?”

    “呃,倒是可以试试。”

    冉苒道“回去干什么呀?不是都给割了吗?”

    宁欣却道“唐生可以掐着时间点穿越的,穿在被割之前就了,只是一缕神念回去,也不影响什么。”

    唐生也道“我得回去啊,既然和梅妁的前生撞在一起,她又与我是仇敌,日后岂非要便宜了其它男人?”

    噗,宝真喷了“感情你是在关心这个问题啊?那你改变了前生,会不会影响到这一世呢?”

    “影响什么呀,现在都这样,只是回去改变一下那段已经发生过的历史而已。”

    冉苒道“真可怕,你不要偷窥我们其它人的前生了好吧?万一再受了打击咋弄?”

    唐生也是心惊肉跳了“就这一遭了,我真是没事找事啊,这事你们保密着,不许向梅妁提啊?”

    “哦,我们知道了。”

    ……

    大宅院中那满脸旧社会的唐生,突然打了个冷颤,他被一道跨越了百年时空的神念贯穿了,是他的后世来了。

    唐生迅速的融合了前生的记忆,也就等于掌握了自己这个满脸旧社会的前生。

    这道神念挟着他百分之一的修为,放在这个时代,那也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了。

    前生的记忆让他知道,这是民国年,也就是年,距离他来的后世相隔年。

    而唐生的前世碰巧也是姓唐,倒是巧了,这种几率不大,上一世是女人的可能都很大,所以这些很难说的。

    年唐生所在的这个家势是汉阳的一个大户人家,唐家靠铁矿冶铁生业发达,算是个当时的绅族。

    汉阳,大大有名啊,民国时期四大兵造之一,沈阳、上海、汉阳、巩县,四大兵工厂名震华夏的。

    唐家在汉阳搞冶铁生意,又有铁矿,专为汉阳兵造入货的,应该是家底儿殷实的豪门富绅了。唐庄里自己都养着一哨子人枪,大约三四十条,都是刀尖上打过滚儿的硬汉子,这就是实力。

    先不管这些,唐生纠结的是自己的遭遇和梅妁的前生,所以,他穿回了会见那个窑子老鸨的前一刻。

    刘嫂进来禀报。“少爷。玉春坊的老鸨喜姑来了。”

    这个堆了一脸厚粉的刘妈是唐庄上的一个内院妈子,颇得唐大少爷的信任。

    她是做梦也没想到,仅一眨眼的功夫,前面的主家少爷就换了新灵。

    唐生默察前生的过往记忆,果然是做恶多端欺男霸女的恶棍一条,汗,我后世为国为民,感情是前世做恶太多?

    这就真叫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了。

    实际上谁在死前会去操心下一世的问题?谁又在一出世后会清楚前生的所为?这个很扯蛋啊。

    也就是唐生能赶上这么一遭际遇。

    如果自己不被阉。如果不是发现梅妁的前生,他也不会把神念贯穿到年前的民国来。

    也是基于一种好奇心吧,对前生的好奇,对梅妁前生的更好奇。

    略一沉吟,唐生微微颌首,弹了弹身上锦袍,到底是富绅人家,看看这穿着的,绫罗绸缎,奢侈!

    拇指上套的翠玉扳指晶莹剔透。是皇宫大内搞出来的,这可是腐清那些八旗贝勒子弟套的玩意儿。

    功夫不大,刘嫂领入了玉春坊的老鸨喜姑,厅外还有两个唐庄上悍。她们挟着一个翠紫衣裳的清倌儿,妁。

    唐生没先瞅老鸨喜姑,却是先望梅妁的前生妁,不愧是伪装的江湖奇女,ā躯高颀、健朗,后世的梅妁与之一比。显然柔弱了几许,难怪她杀人都不眨眼的,不过这真是个杀人不眨人的年代。

    喜姑并不老,约模二十七八,但在民国这会儿二十七八那就人老珠黄了,窑子里混的一过二十五就没人看了,二十七八岁当老鸨的比比皆是。但是眼前这个玉春坊的老鸨喜姑显然是有身份背景的,不然能替妁打掩护杀人?

    “人留下,喜姑你明天来庄子上拿钱吧。”

    唐生一开始就改了曾经的历史。

    倒是喜姑怔楞了,突然发现眼前的唐大少爷好似换了个人,脸上没有戾暴之气了,反而深邃的让人看不透。

    “啊……这个……”

    “怎么?怕我唐大少赖你玉春坊几个小钱儿?”

    “那、那倒不是,只是清倌儿没未人事,房内一些状况不甚了了,怕是唐突了爷。”

    “那你的意思是留下来指拔指拔她?”

    “奴自是愿为爷做些小事的,有奴在榻侧指拔清倌儿头一遭,准保把爷服的儿都上天去。”

    呃,这都是真的,你们不就是来杀我的吗?嘿……

    “哦……也好,刘妈……按咱们的规矩,先搜搜身儿吧。”

    一个眼è递过去,刘嫂就明白了,实际上这个三旬ā信少式的刘嫂是早些年就勾搭上唐大少爷的女人,这也是她能得宠于大少身侧的原因,可以说是唐大少内务总管,绝对的心腹之一,她丈夫是庄上的打手之一,早年就死了。

    正堂上有四个彪形大汉,庭院中也有几个护院汉子,腰里都别着杀人的家什,这时手都摁在枪柄上。

    爷说要搜身,那就是有所怀疑了,他们这些人都警剔的紧。

    鸨子喜姑的脸刷一下就变了,但她反应不谓不快。

    “爷,别搜,我叫清倌儿把匕首拿出来,您是知道的,清倌儿们都视贞如命,暗藏着匕首护贞的……”

    好一个喜姑,你真识相啊,她扭身出来给清倌儿递了眼è。

    然后就从清倌儿手里拿过了藏在她腕内的小匕首。

    刘嫂脸è就变了“好你个喜姑,敢是有为而来?众仆听令,把这个ā鸨子给我绑了,还有那个清倌儿。”

    二人都没得反抗,十多条大汉都拔出枪了,明晃晃的,这时候反抗肯给打成筛子。

    “爷,爷饶命啊,奴是正经生意人”

    “还嘴硬?”

    刘嫂上来就是俩大耳刮子“拿牛筋给我捆她们,弄到后宅去等爷发落。”

    七八个大脚仆上来就把喜姑和清倌儿妁绑了。

    唐生的目光则始终盯着妁,一眨没眨,也没言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