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74章 要上书【求10张月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一盏清茶,一支香烟……当官了,要学着抽烟了?

    对于唐生来说,烟这个玩意儿只存在于记忆中,上一世的他还是抽烟的,男人不抽烟,不成熟。

    这是谁说的呀?不抽烟就不成熟啊?

    昔日太祖打江山,纸烟一包接一包,后来太宗转乾坤,也是香烟立大功……

    介个、真的抽啊,不抽你就干不了大事,官员手里不挟一支烟,象什么话嘛。

    呃……这是哪个领导下的指示?

    办公室里,唐生跷着二郎腿,轻轻晃悠着,下身是制服裤子,上边是雪白的衬衫,外套挂在衣架上。

    茶几上有茶、有烟,有一个大的烟灰缸。

    周围坐着刘二喜副主任、何秀华副主任、马副主任、罗副主任、办公室李主任。

    “……区委批复下来了,监察室开始正式工作,前几天咱们也做了必要的培训,干部以身作则,要起表率作用,要起带头作用,别叫我知道谁在下面搞小动作,谁触了执法原则与规定,谁给我把这身皮脱下来滚蛋……”

    唐生的声音很淡,却透出一股异常严厉的味儿。

    四个副主任,一个办公室主任,都垂着头,一个个脸色相当的复杂,谁没触规啊?谁没违法原则?

    谁没收过小商贩的孝敬?嗯,用官词说是贿赂。

    谁的屁股是干净的?有一个吗?

    几个人互视,心照不宣,嘿……姓唐的还能把咱们一起拿下?谁跟着他干?

    唐生知道这里的猫腻,要查的话,谁也跑不了,现在不能查以前,先得让他们工作,现在他们不贪不收,那就秋后再算帐,现在还不改,拿就拿来杀一儆百吧,你非要往刀刃上撞,本官自然要成全你。

    “二喜主任,监察执法,每天上市进行监督,一周你来……”

    “我?哎呀,我不行,这几天不是闹肠胃炎吗?我准备去医院检查检查……”

    刘二喜,对唐生不服着呢,大会上给他难堪,他记唐生一辈子,哼,想让我和你配合,门儿也没有?

    马副主任他们全听出了刘二喜不配合的意思,私下里,马副主任和刘二喜关系不错,这时道“唐主任,我们城管难当啊,不管吧,满街满路的小摊小贩,把道路严重阻塞,垃圾乱扔乱堆,那简直不成个样子,上面还要狠批我们无能,扣奖金扣工资,管吧,又缕教不改,发展到后来罚也没用了,被迫出手,却得罪一堆人,其实城管是个苦职业。”

    “是啊,最苦的就是城管了,本身就不是正儿八经的职业,人家骂我们是其它部门的狗,专捡残羹剩饭吃,别的部门不管的滥事,我们全包揽了,好人全让他们当了,恶人全由我们来做,被老百姓骂,被市民暗算……”

    “最那啥的是,国院下发的通知不准城管大队着装、不得着统一制服,我至今搞不懂,城管算什么呢?”

    “就差光着屁股上街了,上面还能是啥意思?就是不承认我们是正规执法队伍呗,我看是默许我们揍人的一种暗示,哪有穿着统一制服揍人的?制服一统一就正规了,那代表国家政府的执法形象,不给我们形象,就是允许……”

    “咳咳……”

    唐生沉着眉,咳了两声打断了几个副主任的抱怨,“你们几个都是党员吧?”

    这话问的几个人都怔住了,刘二喜却道“党员咋了?党员也是人,是,我承认,我收过某菜贩的几颗大白菜,我吃过某水果贩的几斤大鸭梨,可我这个党员也没办法,苦哈哈的穷贩子给你跪下了,你能怎么着?杀了他啊?我的心也是肉长的,有时候上面逼的急,我们也狠下心来治几天,有什么办法?上面不紧逼,我们也能睁一眼闭一眼,谁都要活不是?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又不是天生的牲口,我和老百姓又没仇,就是这苦逼差事没个正规章法,政府半认不认,这临时制服上街,到处都是骂假警龘察的二狗子的,有时候听见这些骂声,我们心里难受,免不了把气就撒出去……”

    唐生静静听着,微微颌首,城管的权限模糊,管的最宽,但最没标准,队伍中良莠不齐,整体素质欠缺,这些都是执法不严的原因,国家和政府对城管的重视不够,种种因素造成了城管执法中的一些漏洞。

    也许,这是个要令高层们认真思考的问题,如今,城管在执法中却又代表政府的形象,偏偏搞的事件满天飞,把政府与老百姓之间本不该有的矛盾尖锐的体现出来,城管欺负人,政府在撑腰,老百姓能怎么想?他只能这么想。

    城管的正规化、法制化、执法严明化,上面都该正视了,再不整顿治理,不行了吧?

    唐生琢磨着,手指间挟着的烟,蓝烟袅袅,烟灰老长了……

    ……

    菜市场外面,闹哄哄的,有人高喊,“城管来了……”

    各种摊儿贩,顿作鸟兽散,一个个满脸的惊慌,满脸的惊恐,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一白发老太太,抖着手收拾自己打的地摊儿,干瘪满是皱折的脸抽搐着,灰色的眼眸含着惊惧,可收拾不及了。

    “白奶奶,别收拾了,先跑吧,不然给人家踹啊……”

    有人出声儿提醒白发老太太白奶奶,老人家启航更新组茫然看了那人一眼,又执着的探出手去收拾零碎儿。

    十多个伪制服的城管大步行来,为首的年轻人英逸绝伦,赫然是唐生。

    十多个城管都是一脸的严整之色,让摊儿贩们心里发抖。

    “……听说是新队长,姓唐的,那么年轻,估计是个二百五……”

    “是啊,年轻才敢出手啊,才敢管啊,好多老城管都磨的没火性了,都在和稀泥,暗地里收好处……”

    “没错,年轻的脸嫩,不好意思收,就是打龘砸抢,唉……这社会,咋成这样了?”

    四周议论纷纷,唐生不为所动,大步之趋那唯一没能跑的了白奶奶地摊儿前。

    白奶奶颤巍巍的把刚捏在手里的一个小零碎又掉地上了,吓的来。

    老人的头一个劲儿的颤着,抬起头望着唐生,张嘴结舌,吐不出半个字。

    唐生蹲下来,在无数人的注目中蹲下来,那一刻,四周一片沉寂。

    当年在西崎市,唐生逛街时,撞见城管踹翻了老太太的布鞋摊儿,他替老太太出了头,还买了布鞋……

    今天,谁会为打地摊儿的这个老太太出头?

    没人,没人敢在十多个冷着脸的城管面前出头,一个个都傻着眼望着。

    唐生握住了老太太的手,从兜里掏出三百元钱塞在她手里。

    “您别卖了,我都买了……您这个年龄,该去养老院……”

    唐主任扶着老太太站起来,老太太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城管给我钱,买我的东西?

    这是要做什么呀?

    “孩子,我、我不要,我不要……”

    “拿着吧……”

    唐生用力攥住老人的手,转眼望了下四周惊奇的目光。

    “这一带的街市是不允许摆零摊儿的,有市场,大家可以进去摆,请不要给我们填麻烦,实在进不起市场的,就去城管大队门摆摊儿,我都买,有多少我买多少,买不起城管大队去贷款也要买,只希望大家能够配合城区城管办的执法,净化我们的市场和街市,执法在严明、文明的标准下进行,不打、不砸、不抢、不摔;城区城管办大队长兼主任唐生说的,城区城管办哪一个队员违法了这个执法标准,你们就去城管办找我,我给你们讨说法,我说话算数……”

    朗朗的声音传出好远,街市上鸦鹊无声,一双双眼盯着这个唐主任,他,头给门挤了吧?

    “我看不是门挤了,是进了地沟油。”

    “我靠,这孩子发烧了吧?”

    “不清楚,反正不正常!”

    ……

    《关于城市城管的整顿意见若干》由唐生主笔,扬扬数千言,递给了区政府。

    “这个小唐,还挺能折腾的?他以为他是谁啊?还扬言要给省委甚至中央上书?不自量力……”

    “年轻人嘛,总得有点血性不是?大道理是讲了一堆,谁听啊?嘿……”

    赵良平副区长和陈主任又讨论了一顿这个‘建议’。

    “递给区长?”

    “递吧,郝区长现在很关注这个小唐,误扶了一个剌儿头,这叫啥事?”

    于是,《关于城市城管的整顿意见若干》就到了区长手里。

    郝正山仔细认真的看过之后,微微点头,“这个小唐有点见识,陈主任,这样,下午,你叫他来一趟区政府。”

    “呃……您、区长你还要见他?”

    “见见吧,年轻人,要多鼓励,要多引导,我看他,迟早得惹出大麻烦……”

    陈主任就明白了,郝区长是要当面点明一些东西,让这个小唐收敛。

    “那行,我通知他下午来区政府。”

    “嗯,去吧……”

    午间地方新闻时,播放了某记者暗访街市的一段记实,正是唐生在街头的演讲。

    平海市的市长冯勋海有看午间新闻的习惯,他,看见了小唐主任。

    “小罗,去区政府打听一下那个区城管办的小唐主任……”

    小罗,冯市长的专职秘书,“哦……”

    莫明其妙了,大市长关心一个小小的城管队长?

    ……

    推荐票是没人给了,分类榜上都快瞅不见了,俺这心比白老太太还凉啊,那给几张月票安慰一下吧。

    一下午心绪不宁,就写出这么一章来,状态极渣,有人对唐生入仕有看法,其实怎么说呢,唐生入仕是必然的,而且他的仕途是不是要循规蹈矩,我现在都不好说,毕竟二世祖的想法与众不同,拭目以待吧。

    我得说,即便我们唐生入仕,也是不同与一般人的入仕。

    求张月票,可有?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