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0章 庄居轶事【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1200章庄居轶事第1更

    庄洁住的地方就甭提了,那叫一个寒酸,房东不管安装空调,让租房的自己出钱,租房的几个女的都不太乐意,和房东商量,我们出钱可以,但你要从房租中扣除,这空调以后就是你房东的了。都市小说x

    可是房东说,谁知道你们买的什么破空调?我不要,你们自己安装,不租房时可卸下来拿走。

    真汗,双方僵持不下,最后干脆不安了,谁租房还管安装空调?不租时再背走?有『毛』病啊?

    结果呢,就比较惨了,就魔都这温度,没空调真的活不了,热的那是一身一身冒汗。

    三室的房,包括庄洁在内住着五个人,其它四个两人一间房,她们是同伴,这样租卧室的钱就便宜了不少,据说一个租间加共用的客厅和卫浴要1500元,两个人均摊的话就是750了,无非是弄个双人床睡呗。

    庄洁就吃亏点,她是单人,自己租一卧,1500元。

    上楼前给同租姐妹们打了个电话,说要领男朋友来,你们注意一下衣着哦。

    但是庄洁领着唐生上来后,四个年轻的美女都是小裤头小t恤,那白肉哗哗的。

    “热气了,穿什么衣服?你男朋友来我们就要受罪吗?想看看呗,说不准看上我就把你甩了,哈!”

    其中一个很开放的样子,和庄洁开玩笑,的确是唐帅锅太剌眼。

    “哟……还真是帅呢,庄姐,怎么我看你男朋友没你大啊?”

    “嗳……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让庄姐情何以堪?”

    四个短打扮的美女笑的前仰后合的,那臂、那腿,晃啊晃的,即便没达到唐生的审美标准吧,可白肉还是肉啊。

    粉臂玉腿一晃,照样得产生一些生理上的不适之感,这个谁也改变不了。

    庄洁哭笑不得,但她看得出来,几女都是过来人了,怕没一个是纯处的,其中的两个压根是t恤内真空,凸点殷然,怎么着?存心晃点我的‘男朋友’啊?你们这些家伙,他才大三,小心把他芶搭坏了。

    唐生也是有点小尴尬,但没说啥,庄洁说推着他进了自己房。

    “你先坐会儿!”她说完就出去了。

    客厅中,几女就取笑庄洁了。

    “庄姐,你男友帅呆了啊,当真是人才一表……”

    “那啥,庄姐,以后他就和你一起租了吧?”

    “这还用说,嗳……晚上折腾时,小声点!”

    “没关系的,我爱听别人折腾,庄姐,你可叫大声点……哈!”

    庄洁秀脸通红,要崩溃了,“你们这些家伙,说什么呢?”

    一个姓刘的道“有什么呀?男女间不就那点乐趣嘛,我们理解。”

    “是啊,太理解了,外型没得说,就看中不中用了,哈!”

    “年轻的火力壮,一夜八炮不是问题!”

    噗,庄洁真的要逃了,“都给我闭嘴,我快疯了!”

    哈……四女一起娇笑,“庄姐,说正格的,发展到那一步了吗?”

    小马问,小刘就抢着道“看你这话的,那么帅的坑姐模样,换过是我,第一时间去折腾。”

    小张撇嘴,“和你比啊?你纯是个小『骚』『骚』!”

    “说谁呢?撕了你的嘴……”

    小刘和小张笑闹到一块了,庄洁翻着白眼,“没有呢,他、他也是临时没去处,我这不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吗?我房里是单人床,肯定没法睡,客厅的沙发让他住一宿吧?”原来是商量这事。

    小刘第一个反对,“绝决反对,客厅和卫浴正对着,我们四个里面有三个『裸』睡的,半夜指不定冲澡几次,岂不是全让他看光了?还是收在你私房中吧,单人床咋了?你骑着他睡呗……哈!”

    小马、小张、小李三个人一起反对,存心是不想让庄洁装,你们想那啥就那啥呗,你还装纯呀?

    你装纯我们就『逼』你和他睡单人床。

    不过小刘的拒绝理由是恰当的,她们几个都是这样,热的睡不着,汗出如浆,身上黏了吧唧时就得冲个澡了。

    各人卧房是有风扇,可吹出的风都是热的,根本就不太管用。

    包括庄洁在内,热的睡不着时,也会去冲一澡。

    所以她们习惯了不着衣满屋窜,尤其到了睡前,各人都是小裤裤和丁字带,上边连t恤都不穿,光溜溜的。

    “呃……单人床怎么睡啊?本来就快热死了,还挤?”

    “那是你的事了,庄姐,别装了,说不准你心里就想着与他挤着或叠着睡呢!”

    四女七嘴八舌的攻击庄洁,无语了,可真让唐生睡沙发也不妥,她们就算同意,保不准半夜把小帅锅芶搭了?

    那个小刘眸子就在发亮,开放型的啊,不行……

    又聊了几句,庄洁就回房了。

    唐生在房里热的不行,把窗户全看的大展,可外面扑面而来的都是热浪,这家伙,没空调真没得活!

    “就住这啊?这不热死了?”

    庄洁白了他一眼,“这还1500元呢,我能住哪?我倒是想住别墅来的,人家不让我住啊!”

    “那倒是,还是单人床?咱俩挤啊?”

    “挤你个头啊?”

    庄洁脸红了,剜了他一眼,指了指地上,“发你一个『毛』巾被,打地铺吧,她们不同意你睡客厅的沙发。”

    “呃,地铺?”

    唐生傻眼了,心说,我何曾睡过地铺啊?这要传出去,我有脸见谁?我不得去跳楼啊?

    “那啥,庄老师,这张单人床也不是太窄嘛……”

    “你多大的块头?有脸和一个女人挤单人床?”

    庄洁白了他一眼,“再说,你是冒充我男友的,不是真的好吧?地铺,爱睡不睡!”

    唐生翻白眼中,刚才来的路上,他发了短信给陈姐,说晚上不回去了。

    这下可好,给安排了地铺?

    “那……那我坐着吧,你睡你的。”

    庄洁也是叹气,“我就不该领你回来,你说这么热的天儿,我不脱衣裳睡,我睡得着吗?”

    “是啊,这样,我、我不看,你脱光睡也行。”

    庄洁瞪他了,“你不看?你再说一遍?刚才进来时没见你的目光在她们白腿上溜达?”

    汗……这你都发现了?

    “咳咳……那、那是本能反应……”

    “那我这脱光了睡你就没本能反应了?”庄洁鄙夷着唐帅锅。

    唐生干笑,“我、我那啥,要不你把我眼蒙上?”

    “蒙上有什么用啊?我睡着了啥也不知道了,都有可能被你非礼……”

    噗,唐生崩溃了,“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五官端正,一脸正气……”

    “请停止你的发言,”庄洁瞪眼了,然后在床甩拿起了自己的筒袜,“手背后,捆上……”

    “不是吧?我是来借宿的,不是给你虐待的好不?”

    “让不让捆?不让捆你现在就走,想骗我?门儿也没有。”

    唐生无语了,“捆吧捆吧……”

    他双手背后,庄洁还真的把他的双腕给捆上了,绕了好几匝,怕他挣开似的。

    “那啥,太紧了,血『液』不流通的,捆一夜还不把我捆废喽?”

    “少胡扯,我捆的很紧吗?稍有一点紧吧,不影响血『液』流通的,你就当被绑架了,绑匪可比我狠的多。”

    唐生了白眼,“那你要是非礼我咋办?”

    噗,庄洁狠瞪他一眼,“你做梦呢?”

    俩人就凝视了三秒钟,唐生一扁嘴,苦笑道“对了,你怎么会来魔都?”

    接下来,庄洁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末了还道“……学校待不下去,再待下去我就得被人家潜规则了。”

    “那个局领导叫什么来着?”

    “不想提他了,我知道你认识凤城前任陆如衡的儿子,可是陆早调去省委了。”

    唐生微微点头,体制内有些现象是不可避免的,你管了这摊儿管不了那摊儿。

    “那也没什么,陆如衡毕竟是省委领导,看你想不想整那个局长,我打个电话的事!”

    “吹牛,你给陆琛(陆如衡儿子)打了电话,他还得和找他爸,人家是省级领导,能为个小局长劳师动众?”

    “要看关系的嘛,我救过陆琛的命呢。”

    “算了吧,我都离开那个城市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庄洁本『性』良善,个『性』是强些,但也不会斤斤计较,这一点是唐生所喜欢的,他不喜欢鼠肚鸡肠的个『性』。

    “嗯,听你的,算他命好,躲过了一劫!”

    “哟……听你这话,你要是打一电话真能办了他?”

    “那是肯定的,保证让他卷铺盖滚蛋,省得坐在官位上不做正事就糟塌良家『妇』女!”

    “是啊,听说真没少糟塌,我差点给他排进糟塌名单,这种人,真能踢出干部队伍也是『政府』之幸!”

    唐生笑了,“你心慈,留着他继续糟塌『妇』女呗,反正也没糟塌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说什么呢?”

    庄洁也是有小脾气的,想当年借学校之手惩治了唐生一回的事历历在目,此刻听他说风凉话,伸手就在他大腿上拧了一记,唐生肉紧,遭不得女人拧,尖疼尖疼的,不由哎唷一声叫出来。

    “我是痛恨他,可我知道自己没能力把人家怎么样了,我有什么办法?你敢嘲讽我?找掐不是?”

    “不是,我这不是帮你出头吗?”

    “他是凤城市教育局一把手,姓李!”

    “呃……掏我手机出来,裤兜……”

    唐生欠了欠身,手给绑后面了,只能由庄洁代劳。

    庄洁秀面微红,但还是给他掏了,总不能再解开了一会儿再绑吧?

    “翻开电话本,找陆如衡的名字……”唐生指挥着。

    庄洁就打开了他手机上的电话本,那一排名字太坑姐了,老爸、老妈、四叔、六爷、翁伯、丁伯、丁叔什么的就不说了,她也看不懂,可是再往下翻,出现了令庄洁心惊的名字,谭国胜、黎天琛、钟怀仁、窦云辉、郝东明等。

    天呐,这些人物都在他电话本里?

    再往下就看见陆如衡的名字,与之排在一起的有宁天佑、华俊明、荣国华等。

    另外还有一些女『性』化的名,比如瑾瑾、豆豆、萌萌、小嫣、蔷蔷、欣儿、妁儿、蓉儿、静儿……肉麻不啊?

    要通了陆如衡的电话,庄洁把手机支到唐生耳畔,轻声道“你女朋友不少啊?儿儿儿的一堆?”

    “没办法,我、太帅锅了,想和我联系的美女能从共和国的魔都排队到北美洲的哥斯达黎加……”

    噗,庄洁翻白眼,忍不住捶他大腿一下,“吹,用劲吹,穷的一纹不明了,给我拾了回来,你还有脸吹?”

    唐生继续干笑,这时手机通了,“……唐生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庄洁离的近,也听见手机通了,她要验证一下唐生这些号码不是装门面的,忙贴的更近了些,偷听他们说话。

    顿时,更浓烈的男人气息冲袭着庄洁,芳心忍不住有了波动。

    给芬芳幽香的美女贴的这么近,唐生也有点受不了,某些生理现象正在反应着。

    “哦……陆伯伯好……那啥,说点小事,当年在凤城我和小琛一起认识了一中的庄老师,人家很不错的一枚老师,结果被体制某些现象给害了,最终没办法,辞了教师下海在魔都打工……我比较讨厌那些家伙,坐在官位上不做事,一天想着和谐漂亮女人,吏治问题还是个问题啊……据说姓李,是市教育局一把手,我看啊,就抓他个典型吧……”

    “嗯,好的,这事我心里有数了,你在魔都那边还好吧?”

    “好,好得很呢,小琛近况也不错?”

    “还行吧,等他从学校毕业出来,让他跟着你去闯天下吧。”

    “没问题的,陆伯伯,别的事没有……”

    就这样挂机了,庄洁给唬的一楞二楞的,龇着丰润的唇瓣,雪洁的银齿都开了一条缝儿。

    “怎么你和陆领导这么熟吗?”

    “那是,你不看看我是谁?”

    庄洁抬手又轻敲他的脑门,娇哼道“装吧,反正陆领导也不知道在魔都打地铺的事!”

    噗,唐生苦笑,“庄老师,这事、要替我保密啊,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庄洁现在用另一种眼光看他了,没想到他一个电话真能办了事?

    “陆领导不会是假应承吗?”

    “拭目以待吧,凤城还有你的同事和朋友,过几天你打听打听某人的情况不就知道了?”

    庄洁想想也是,“对了,我在魔都这边见工了,不知道薪水待遇,但是被聘了,明天正式上班呢。”

    “那是好事啊,先包养我几天?”

    “是不是想着我借你那八千块钱呢?”

    ……

    推荐票渣了,看着心酸,可否支援300票,大家上帐号支持一下。

    第二更五点左右到!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