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6章 瑾宫惩瑾【第3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1186章瑾宫惩瑾第3更

    当天半夜,唐瑾的爷爷『奶』『奶』灵葬一墓,按乡俗土葬法进行,唐生略通地术,也领着去坟地看了看。都市小说x

    其实唐生是精通地术,他受宁老爷子灌输,天下地理气脉了然于胸,只是他极少应用吧。

    地方上的小风水先生,也就是看看坟头儿、掐个时辰什么的,其它的他们也不懂太多,但是唐生也不能砸人家的饭碗,他大体一瞅坟周围的地形,也没发现特别异常的地方,就没准备说什么了。

    这夜过后,也算丧葬治完了,上午的时候,奔丧的各路人马都撤离了,用唐望平的话说,这场事办的不错了。

    尤其是准女婿坐着飞机临场的,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中午,在市里又订了酒店,唐望平搭谢来帮忙的不少人,各人都上了礼的,不请人家再吃一顿饭也说不过去,以前唐望平穷,没能力,就不提了,现在唐望平也是有底气的,家里不缺银子用,吃顿饭是小事。

    何况准亲家母柳云惠还在,也不能太那啥了,倒是柳云惠说,坐在饭店不如坐在家里好。

    谢长军、黎囍美、顾小忠、鲍丽柔、朱小常、陆秀秀、小魏、小罗、逸风、小盘他们都陪着唐生、唐瑾、小嫣、小蛮,午后,他们一伙人云了老唐巷瑾宫,而柳云惠则由蔷蔷、宁欣、奈子她们相陪也至瑾宫打了个转。

    傍晚时分,唐生让唐瑾领着云拜访了唐华(梅妁母亲),提了些礼物之类。

    唐华对唐生还是有印象的,当年女儿的学生嘛。

    唐生心里敬唐华如丈母娘,即便唐华不清楚,但她也给女儿气的够呛,这丫头,就没想着找个姑爷?

    “……唐生、唐瑾,你们要是见到了你们老师(指梅妁)就替阿姨劝劝她,老大不小了,该找男人了!”

    唐瑾就是微笑,心说,男人不就坐在您面前吗?只是我不能说。

    唐生嘿嘿的笑,“阿姨,这事我一定办您办,干姐姐最听我的话了,不过,她的独身主义太强,我上次还劝她来的,可是给她煽俩耳刮子,说什么弟弟敢管姐姐的事,存心找抽呢,反正啊,这事得慢慢来,据我所知吧,干姐姐和人恋爱了,就是那啥,情感上有点问题,我干姐姐有了心结,所以不想结婚了,不过她向透『露』,不结婚也会养个孩子的。”

    噗,唐瑾差点崩溃,坏蛋啊,你来忽悠妁姐老妈了?看我不告你的状,居然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唐华听罢,叹了一口气,“这叫什么事啊?那个臭丫头,想把我和她爸爸活活的气死啊,管不了啊!”

    “阿姨,您别生气了,情感上的事,您也是清楚的,一但有了心结,可能是一辈子的问题,我尽量开导她吧。”

    唐瑾心说,你开导个屁呀?下一步是搞大梅妁的肚子,让她给你养个孩子,是吧?唐阿姨就没得指望了。

    这家伙,太姦诈了啊,原来拜望唐华是有目的,为他自己霸占梅妁来做铺垫了,可耻啊!

    “唐生啊,你帮姨狠狠劝劝你干姐姐,她要是肯嫁人,阿姨认你当干儿子!”

    “我一定尽力,”唐生保证着,心说,我一定尽力把她霸占一辈子,至于嫁人就别想了,她早姓唐了。

    “唉,我知道梅妁当你们老师的时候『淫』威太盛,所以你们说话有时候不管用,别怕她,有阿姨给你撑腰呢。”

    “那是,我一定扛着阿姨的招牌压她,大不了多挨两个耳刮。”

    噗,唐瑾喷了,唐华也莞尔,这孩子真可爱呀。

    唐生把之前准备好的现金支票拿了出来,“阿姨,这是干姐姐让我给你的,说是让您和伯伯扩大家里的小超市,一周之内转帐进您的帐户就ok了,密码写在支票背面了,干姐姐工作特忙,您要有时间就云魔都看她。”

    唐华接过来一看,惊的张大嘴,“五、五百万?”

    事实上梅妁很少给家里这么大额的款子,父母并不缺钱,而且她知道老妈有点小虚荣,你要给的她钱多了,她就爱显摆一个,这一点梅妁是有意见的,所以每次给家里钱,额数不超十万的。

    “这、这么多?这是哪来的啊?梅妁能赚来这么些钱吗?”唐华吓坏了,她不知道女儿现在当什么。

    “当然能,这些年赚着点钱太小意思了,瑾生资管卖给国家何止这点钱?我干姐姐是国内数得上号的富婆了。”

    “那丫头,啥也不和我说,唉……”

    “阿姨,总之您别担心我干姐姐,她一切都好!”

    “我知道了,唐生,我新近听唐瑾娘说,你爸就是咱们江陵前市委唐天则?”

    “是的,阿姨!”

    唐华眼里有了敬畏之『色』,唐天则是江陵中最牛的一任,一代人都记得这个名字。

    “唉,梅妁有唐瑾这么乖就好了,我羡慕死李桂珍了。”她言下不无感慨。

    唐瑾心说,您就别羡慕了,我就是比梅妁多一名份,实际上唐生对我们是一样好的。

    从唐华家出来,他们赶回了唐瑾家,晚上总要吃一顿饭的,柳云惠、蔷蔷、宁欣、奈子她们下午先去了省城。

    谢长军等人也一同去了,坐着唐生的空中爱堡青一号银蝠,从江陵飞省城南丰,也就是一起一降的事。

    小嫣和小蛮也跟着去了,留在江陵陪唐生的就剩下了陈姐。

    家餐时,李桂珍给爱婿挟菜十八次,她喜欢看唐生狼吞虎咽的吃相,一家人其乐融融,还有唐玮和小媗。

    “妈,江陵这边拾掇拾掇,你们进京吧,那边有房子啥的,以前有爷爷、『奶』『奶』不方便,现在方便了吧?”

    “再说吧,必竟我们在这边住惯了。”李桂珍有点不舍。

    唐瑾没再说什么,回头再和老妈说,有唐生在,有些话还真不好意思说呢。

    “妈,你别老给你女婿挟菜呀,我是你儿子,一回没给我挟过……”

    唐玮故意挑老妈的剌儿,结果脑门上给老妈敲了一筷子。

    “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话多!”

    噗,唐瑾就笑,朝弟弟竖拇指,意思是活该呀,“老妈给小媗挟菜还行,你嘛,就算了吧!”

    小媗脸一红,她和唐玮也爱的死去活来那种了,这一家人算是亲上加亲。

    对李桂珍和唐望平来说,那是祖坟上冒了青烟的好事,无论是闺女还是儿子,都有了美好的令人期待的未来。

    唐玮挠挠头,“对了,姐夫,那个飞机还回来接你不?我、我也想坐呢!”

    唐生莞尔,微微点头,“来的,你要努力学习,别只贪玩哦,这个国家的未来是咱们这一代人的,别让唐伯伯和李妈妈对你失望了,目前来说我虽是你半个姐夫,但也有兼管你的责任,还有小媗也要乖,也要上进!”

    “唐生,怎么我听的你老气横秋的?”

    唐瑾就『插』了一句,唐瑾『摸』『摸』鼻子,“有吗?”

    大家都笑,陈姐也抿嘴有了笑意,手机响动,她掏出来递给了唐生,“是秀馨的电话。”

    唐生接了过来,碧秀馨在俄罗斯那边呢,和娜娃在开拓欧版事业,分崩的北极熊要一块一块的拉拢他们。

    “……嗯,嗯,我知道,都接触一下吧,乌克兰的关系要进一步建立,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对我们很重要,中哈石油管路的合作是免不了的,俄『政府』这边也要一起搞,通过娜娃和她父亲建立一种联系,普氏在下一届有可能继续当选总统的,在俄联邦,没人比他的威信更高,所以与格氏的关系一定搞好,白俄、外高加索也要涉及,他们都是欧盟成员,我们要与之全面的合作,把利益拴在一起,将来有起事时,大家荣则俱荣,损则共损,有国家做后盾,也有太多顾虑,步子迈大点,胆子放大点,要全力拿下石油合作协议,以缓解南海唯一通道的压力,这对未来南海战略的实施具有深远的意义……资金不是问题,用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能算做是问题,英菲银行有钱,黄浦商会的国际银行也有钱!”

    “嗯,放手去搞,别考虑太多,我一两天之内会魔都,一千亿美元的资金我给你搞定!”

    1000亿美元?

    这个坑爹的数字把李桂珍和丈夫唐望平惊的饭都忘吃了,他们都不知道准女婿到底是干什么的。

    唐玮和小媗也在咽唾沫,天呐,1000亿美元,我姐夫也能搞定?太厉害了吧?

    家宴结束后,唐玮揪姐姐至一旁,“姐,没零花的了,你知道的,搞对象很费钱的嘛!”

    脑门挨了唐瑾一敲,她美眸一翻,“我告诉你,现在你拿我多少钱,都是钱的,将来都要还,明白不?”

    这是给弟弟施加压力,省得他没了上进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不惯坏了啊?

    唐玮苦笑,“一定还,我保证!”心说,不还你能把我怎么样啊?嘿!

    当夜,唐生和唐瑾、陈姐三个人去了老唐巷瑾宫。

    这是唐瑾第一次和陈姐配合,一个人实在扛不住唐生的折腾,唐瑾的第一阵,陈姐的第二阵,等第三阵时,唐生抱着唐瑾上了窗台,借着清冷的月光,在窗台上穿剌着瑾美女。

    软软趴在床上的陈姐,浑身给细汗渗透,望着窗边雄立的男人和趴在窗台上的玉女,她的眼神渐渐『迷』离。

    “瑾,当年在老唐巷初遇时,可曾想过有这么一天?”

    “坏蛋啊你,难道你当时想过?”

    “是啊,我当时想把你摁在小南房的窗台上,象现在这样……”

    “呸,打死你…哦…”

    喀秋莎又来了一记狠的,唐瑾哦的一声螓首后仰,秀发飘飞……

    话说以唐瑾的体质而论,硬扛二十分钟还是可以的,但第一阵就把她打击的够呛了,间中陈姐接了第二阵,可以说把唐生的大攻势都卸在了陈姐身上,只是两阵下来唐生并没泄,分明是要揍唐瑾二弹的。

    “陈姐……救救我吧,坏蛋诚心整我,还在生我的气呢,哦,救命。”

    可怜的瑾美女给摁在窗边处,翘楚楚两片雪丘都撞的红了呢。

    “我可救不了你,我不也软着吗?”

    陈姐有气无力的说,别看她体质强,三千响大礼炮过后照样骨头都酥掉。

    少壮派七美,也就小嫣和小蛮耐力强些,其它五个都不行,十到二十分钟之间完全摆平。

    “唐生,让、让我趴、趴床上吧,我、我腿软的就抖了。”

    “趴床上就饶你了?”

    唐生是存心整唐瑾的,这次的事差点造成一个永远『性』的说法,所以没准备饶她。

    在床上又进行了十余分钟,唐瑾连的力气都没了。

    断气似的呼饶,俏脸上满是晶莹细汗珠。

    陈姐也看出唐瑾要虚脱了,伸手轻轻捏了捏唐生后股,那意思是差不多行了,真把她折腾晕呀?

    唐生就收了势,在床上半仰下来,拍了记瑾美女赤红的翘『臀』,“唆了吧,漏了半滴,看我再整你!”

    而唐瑾如蒙大赦,挣扎身子趴至情郎腿上,把那坑死姐的物件裹入口中去……

    午夜星疏,三个人就拥在床上,对唐生来说,这种左拥右搂的享受成了最基本的调子。

    唐瑾累的半死,又给爆喉,果然是乖乖吞了个干净,怕爱郎借题发挥再启第三阵,那基本就死定了。

    未几,瑾美女就沉沉睡去……

    唐生把她挪至床右,让她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去睡,自己则与陈姐紧搂一起。

    “呃……咋又有反应了?”

    陈姐无意触住喀秋莎,发觉大口径又呈六点半状态了,她就翻白眼了。

    “很正常吧?搂着你这样的大美女,我要没点反应,陈姐你情何以堪?”

    “我的大少爷,咱们是不是太荒『淫』了?”

    “夜生活就是荒『淫』的,来,骑上来,咱们说话!”

    噗,骑上来还有心思说话吗?

    “饶我吧,大少爷。”

    “再不上来,我保证下一个趴在瑾宫窗台上呼救的就是你!”

    陈姐气苦擂了他一拳,却乖乖骑了上去,沉腰坐入时,檀口张的老大,然后扑倒在唐生怀里。

    二人缠绵一吻后,陈姐主动轻晃纤腰。

    “唐生,我真的不曾想过会这样过下半生,但我、我乐意为了你做任何事!”

    “说爱我,陈姐。”

    “我爱你,唐生,爱你永生永世!”

    四唇再合,深度舌缠……天雷与地火勾『射』,掀起了新一轮风暴。

    借着窗外月光,唐生欣赏着陈姐的韵姿,聆听着最庄秀美女的『吟』声……

    也许陈姐那最神秘的一面,也只有唐生才看得见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