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78章 坑爹的电冇话【第5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亚太局势因为新加坡的立场转变而显得更加复杂,菲政冇府唱独角戏的话,就显得有点单薄了。

    当共和国驱逐舰编队开入南海后,很明显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威压笼罩着一片海域,事实上瓦格良号虽在钓岛坐镇,但它的打击半径超过2200公里,这种威慑没人可以忽略,千言万语等于一句话,海上则也遵循弱肉强食。

    纵观历史上海洋雄霸史,新海权崛起的同时都是国与国之间的一场实力较量,剌刀见血、实属平常!

    一艘航母不代表什么,但航母的背后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力量,它代表这个国家的海洋战略。

    原定于今年十月下旬举行的东盟10+6峰会可能要出问题,10+6是东盟10国与共和国、岛国、南韩、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六国的峰会,共同探讨泛东亚的发展和繁荣共进,印、澳、新三国的加入,明显在制约共和国。

    现在的菲政冇府又在这个关键时候搞南海的勘探,分明隐藏着挑衅共和国在南海动粗的目的。

    这一切源于钓岛的回归,这时候不在南海抢更多的利益,等共和国做足了准备再抢就来不及了。

    总之,其用心之险恶是可见一斑的,但是共和国不会在南海和谁动粗,因为时机不成熟!

    当然,驱逐舰编队会给某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制造压力,使它们国内引起恐慌,新加坡的反应也很好,菲政冇府就有点骑虎难下了,菲国内社会不稳定,贫富严重失衡,经济上虽经历过几次大涨幅,但有些问题更趋尖锐。

    “……叫奈子回来一趟,我看东盟需要女王给他们制造点小麻烦,都闲了蛋疼了,没得尽为老美唆蛋,靠!”

    从唐生不善的语气中就听出了他对菲政冇府的不满,是相当的不满。

    另外东盟的存在不光是为了自身的发展,也是为了与共和国这样的大国对话时拥有更佳的话语权。

    据唐生记忆中的资料显示,到2011年时东亚峰会就变成了10+8,又多了老美和俄罗斯。

    而老美的意图就是通过支持东盟来实现它们的遏华战略。

    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住共和国,它就崛起不了,这一招很简单也很有效,这是共和国目前无跨越的天堑!

    藤野奈是东南亚一带制造恐怖的极道女王,她的力量很广泛,能掀起东南亚某国内部的不安定因素。

    以前藤野奈需要悄悄的跑去俄罗斯和乌克兰搞军火,现在就更方便了,有武器库(龙岛)了呗。

    宁欣一听唐生的说话,秀眉微蹙,“你要让奈子在菲境内制造乱局?”

    “小玩一把而已,有些家伙该教训教训,在亚太地区不重视共和国的存在,反而替老美卖命,真以为共和国收拾不了它?不过就以共和国的外交立场来说,真的不准备收拾谁,哈……但是藤野奈不是共和国,我管不了啊!”

    国庆节到来之前,南海的小磨擦总要平息下来,省的大庆时都心里憋气,有些家伙就是不想叫你舒坦。

    几天后,奈子就秘密潜入了东南亚,在吕宋岛和棉兰老岛都有她的人。

    以奈子的走私渠道来说,就是菲政冇府军都防不住,她只要有武器就不愁卖出去,怕的没武器。

    早在多年前,藤野奈就是国际组织亚洲部盯防的重大嫌犯,但至今也不能拔掉这颗牙!

    女王也不是当假的,那是真的有能力,不是说谁想把她怎么样就可以的。

    七月中下旬,吕宋岛和棉兰老岛就暴发了数起非政冇府武装的恐怖冲突,是直接与政冇府军对撼的冲突。

    而且有恐怖组织敲诈菲政冇府,要多少亿的赎金,他们声称手里掌握着一颗要命的导弹,真汗!

    坐在魔都静安区梧桐苑独立别墅中的唐生,围着浴袍在看国际新闻,最新亚讯……莫罗湾与保和海出现了小股海匪,在制造搔乱,甚至袭击了过往商舰……看到这里,唐生嘴角牵动着一丝笑,敢在这两个海域出现,这匪很悍啊!

    “慢慢的折腾吧,把菲政冇府折腾的精疲力尽,他们就规矩了,攘外必先安内嘛,哈……”

    “你的什么阴谋又各逞了?笑的这么奸?”

    擦着湿漉漉秀发从浴间出来的世英,朝唐生问,她身上裹着大浴巾,下面仍光裸着两截雪腿。

    今儿是周末,世英和苗女都在,二人一起沐浴的,她先出来了。

    “有吗?我这不是在看国际新闻吗?”

    “鬼才信你呢。”

    世英撇了撇嘴,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她对新闻不怎么感兴趣,“又在害谁啊?”

    噗,唐生翻白眼,“怎么我老害人啊?”

    “是哦,害得我现在都和你同居了,还要怎么样?”

    “可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啊,比如你窥浴,强吻,乱摸,这些都足以把你扔进去拘留几天的。”

    唐生又搂她的小蛮腰了,“都同居了,还避晦这些?”

    “拿开抓子啊,人家擦头呢。”

    大手却没听话,已滑至她后腰下,隔着浴巾能感觉到世英肌肤的弹韧滑腻和温热。

    适时,苗女也出来了,毛巾裹着头,同样是浴围子,耷拉着了小凉拖,雪洁的秀足完美展现。

    “苗苗,管不管啊,流氓的爪子都摸冇到我上了。”

    世英娇叫着,苗苗在唐生另一侧坐下,“那是你喜欢吧?这里好多沙发,你非要坐他身边,其心可见!”

    世英脸红了,“我呸……”她就起身了,哪知浴巾给坏唐生揪着,哗一下,掉了。

    “啊……”

    惊呼声中,世英雪胴横陈的站在了唐苗二人面前,身上就一个小丁字裤了,傲翘的坚臀浑冇圆。

    还好是后背,前面的话就曝大光了,世英抱着胸,头也没回就跑了,“等我和你算帐的。”

    “我靠,好性冇感啊,哈!”

    唐生大笑,还舔嘴唇呢,苗女嗔啐,“坏死了啊,怎么勾掉了她的浴巾?”

    “冤枉,她故意没掖紧吧?摆明了来勾引我的啊。”

    “我看也是!”

    苗女就笑,俏脸多少有一点红,她眼中的世英雪胴也是十分令她嫉妒的,健朗扬溢着性冇感韵味,绝对罕见。

    “那家伙腿真直,翘翘的,是你们男人喜欢的那种吧?”

    唐生点头,“别人不清楚,我是蛮眼热的,比你还差了点……”这也是一记马屁。

    “去……”苗女羞了,“你就会哄人。”

    “女人啊,就得哄着,比如你中年发福了,腰粗大了,我就说我喜你的丰腴,哈……”

    噗,苗女也笑了,妩媚的兜了他一眼,“你这张嘴,真没得说。”

    唐生的手半揽了苗女的腰,她便贴靠过来,胸前两陀不吝啬的挤着男人,“我哥说艾莎总统请他吃饭了。”

    “呃,好事啊,我以后跟着苗大使去混好了。”

    轻砸唐生一拳,苗女嗔目道“叫你挖苦人?我哥跟你混差不多。”

    “苗家人怎么可能跟着唐家人混?你家老爷子肯定不乐意。”

    苗女微叹一声,“都不知怎么和我家人说咱俩的事。”

    “介个、能说吗?”

    “我可不是心甘情愿给谁当情妇的女人,你说咋办?”苗女噘嘴。

    “你就当你在包养我好了,这样会否舒服点?”

    苗女翻白眼,“天呐,国家元首都包不起你,我算什么?”

    这时,世英出来了,套上一件宽肥的t恤衫,内里仍旧真空,撑映在衫下的凸点殷然,勾人暇思。

    不过她手里拎着铐子,“苗苗,合作一把?反拷了他,咱俩大帅锅?”

    “赞承,皮鞭、蜡烛还有那啥。”苗苗娇笑。

    两分钟后,唐生被提到了某间的大床上去,世英铐他右手时,却被他把另一支拷在了自己左手上。

    “呃,这算什么呀?”

    苗苗笑的打颠儿,“这样吧,我你们俩吧,哈!”

    世英翻白眼,“去我衣兜里拿钥匙,气死了,怎么和他拷一块了,会吃亏的哦。”

    苗苗去找了钥匙,但在门口拿着钥匙晃了晃,“我出去采购点晚上吃的东西,你们相互虐着吧!”

    临走时丢了个暧昧眼色,世英尖叫,“苗苗,你害我?死苗苗,回来啊,我不饶你的。”

    唐生却把她摁在床上狞笑了,“嘿……匡警花,谁谁啊?”

    苗苗是走了,是故意留了机会给二人的,反正都这样了,不若让唐生先吞了世英更省心。

    “灰灰乖,不敢非礼红红啊,否则会被红女王打烂你的。”

    啪,倒是唐生先煽了她,“搞清楚谁是狼了吗?灰灰还是红红?”

    “是红红……啊!”

    被唐生扑倒啃的时候,世英热烈反应着,可好景不长,铃的一声,手冇机响了。

    可世英发现自己居然把他的喀秋莎都捏在手里了,唐生从床头上摸过手冇机,接通前道“红红,亲我好吗?”

    言罢,他仰躺下来以左手持机通话了,世英大是不愤,娇羞欲绝,可喀秋莎就耸立在面前,坑姐啊,这是人的玩意儿吗?苗苗呢?你怎么受得了它?她半个身子压着唐生肚子,以自己身子遮了他的视线,手捏着那物,螓首俯下去……

    唐生的脑袋猛的一仰,世英唇齿生涩,刮的他很有感觉。

    “……什么?市局那位局长?不是刚上台吗?这就出问题了?纪委接到了举报?汗,老叶岂非很不好下台?哈……不过对魔都市委形势的改变是不错的现象哦……”唐生在接听关瑾瑜的电冇话。

    那位新给叶大书冇记抬举上来的市委常委、政委副书冇记、公冇安局长居然被人给举报了。

    这一下让唐生的享受就变得更妙不可言了,肉爽还不算,非要我心也跟着爽,这事弄的。

    但很给世英用口啃了一口,她回头问,“刘局长吗?怎么搞的?”

    呃,把她的身份忽略了,刘局长不正是匡系的吗?汗……

    唐生挂了手冇机,嘿嘿的笑,“咱们继续,你又插不上手……哈!”

    “说啊,不然咬断你!”

    ……

    继续五更,让写作的热情和投票的热情同在吧。

    求月票和推荐票!t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