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2章 国宝级贺礼【第4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1152章国宝级贺礼第4更

    “……鹰翱九天凌云志,男儿气豪举国士!”

    青竹山中轩大书案上,铺展开一幅六尺棉连蝉衣(生宣),纸端书就两行字,就是上面那两句,落款名唐青尧!

    唐青尧,就是唐老爷子了,曾红透半边天的震世之名,这十数年来却栖息在林泉山间。都市小说x

    这幅墨宝就是唐生向爷爷讨来准备送给丁海军的新婚大礼,看上去似不值钱,但这是谁写的啊?想过没?

    字和纸都不值钱,但是落款之名‘唐青尧’太震惊世人了。

    这幅字的深远意义就不用细说了,各人用心去体会吧,青竹唐给谁写过字?好象还没有吧?

    省份地市一些头头脑脑,总是被某些企事单位请去题词题字,就是要放大影响,看看,这是省委(或市委)给我们题的字,你们谁行啊?有关部门若来找麻烦,有时候搬出这个题字就能令他们转变态度。

    地方官员的威仪由此可见一斑!

    那么,以青竹唐在现阶段的党内崇高地位而言,他的一幅墨宝有价吗?谁可以开出一个价格来?

    这个就不是‘有价无市’了,肯定是‘无价兼无市’;

    “陈姐,挂起来吧,我爷爷对老军同志的期望可不低,让他争当国士呢,如此励志之语,足以鞭策某人一生!”

    老爷子哈哈大笑,“生儿啊,要不爷爷也励励你的志?”

    陈姐和英秀她们小心翼翼的将这幅字就挂起来晾墨了。

    唐生苦笑,“爷爷,我还小呢,您就再让我舒服几年吧!”

    只听老爷子这句话,唐生就知道爷爷有让自己入仕的打算,的确也是,以唐生的识见来说,不举仕浪费了。

    “你呀,自己方量吧……”老爷子宠溺爱孙极盛,概因自己的爱孙识宠不恃骄,“……丁家小子的婚礼我就不去了,你替爷爷给丁家老东西捎个话,他若得闲空儿,上山来和我煮酒种地我是欢迎的!”

    京,华灯初上之际,丁汉靖、郗正秀、丁海蓉、丁海军、林秀芝及他们孩子,一起在老爷子的四合院聚着。

    “军子,你亲自去接你二妈(丁汉忠之妻)吧,她和你亲妈没甚区别了,你小子要懂得孝顺。”

    “爸,我这就去!”丁海军打小在二叔家长大,二妈一手拉扯他成人的,真和亲妈一样的。

    他去了之后,众人围坐在客厅,丁老爷子在上首,红光满面,气『色』好的不得了。

    “汉靖呐,现今这形势可是不错的,那个《见龙在田》功劳非小啊,青竹唐的心里怕是很得意呢。”

    “爸,您说能不得意吗?”丁汉靖就笑了,“您的孙子要是出息了,您心里得意不?”

    “哈……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军子近来颇给我老头子脸上长光,蓉儿也不错,有两个好弟弟啊!”

    丁老爷子一语双关,实则是认可了孙女海蓉与唐生的关系,他老眼何等洞彻之力?自然察得秋毫!

    蓉女感受到了爷爷对自己的大爱,不由依偎在老爷子身畔,用俏脸磨蹭老爷子的宽阔肩头。

    “我这个孙女是我最疼的,谁欺负她,我心里就憋得慌,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谁再提,我可是要翻脸的。”

    “爸,您就别宠这丫头了,我现在也管不了她!”郗正秀笑着接老爷子的话。

    蓉女不依道“老妈,我何时不听话来的?我可是最乖的哦!”

    丁汉靖也是苦笑,望了望闺女,又望望着抱着自己孙子的‘准儿媳『妇』’林秀芝,“嗯,听爸的,不提了!”

    这边准备这晚宴,老军驾车接来了二妈和堂妹丁海莠(丁汉忠之女),在路上拔唐生电话,让他快来。

    丁家人在老军婚前开家宴,今儿不光是一家人团聚(丁汉忠没在),主要也是请唐生来吃饭的。

    唐生带着陈姐去的,带别人不方便,比如唐瑾,是未来媳『妇』,带去了会让丁家人尴尬的,我家闺女置于何地?

    所以只能带陈姐去,众所周知,陈姐是这位唐大少爷的贴身医卫官,拥有中警内卫的身份。

    在唐生到来之前,丁家人就在围坐客厅说说笑笑。

    “姐,你说小唐送我什么礼物呢?我猜不会是私人飞机吧?他可是有钱的主儿。”

    众皆失笑,老爷子一瞪眼,“你小子掉钱眼儿了?俗,俗不可耐!”

    丁汉靖、郗正秀也是苦笑无语,我的宝贝儿子啊,你还得锻练啊,权钱利欲可是仕者的刮骨之刀。

    林秀芝在下面掐了记老军大腿,嫌他不会说话。

    丁海蓉白了弟弟一眼,“瞧你那点出息?是不是见钱就眼开啊?”

    老军脸红了呢,“哪有啊,我、我就是随便一说,再说了,我俗,唐生他肯定不俗呀!”

    这话不仅体现了他对唐生的敬服,也在拍老姐的马屁呢。郗正秀又无声的笑,她听得出儿子的‘心声’。

    丁海莠『插』言道“我也听说唐生好有钱,是真的吗?他不是才上大二吗?做生意啦?”

    汉忠妻陈青莲道“你这丫头,少瞎说,唐生就是一学生,哪来的钱?不敢在外面嚷嚷这个话!”

    “知道了,妈!”海莠吐吐舌头不敢顶撞老娘。

    正说着呢,又来一拔人,丁家长女丁宝珍(其夫黄善松是贵省),次女丁宝芷(其夫田长志中纪委某室主任),三女丁宝淑(其夫郑之彬湖东省军区政委,少将)都来了,以长女丁宝珍最大,比丁汉靖还大,在家中颇有地位。

    济济一大堂人,热议小唐同志的贺礼,最后还是丁海蓉说,“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肯定够品味!”

    “哈……那我老头子就拭目以待小唐的‘够品味’贺礼吧。”老爷子倒是对孙女很有信心。

    三个姑姑都望了一眼丁海蓉,概因蓉女早先与老王家联姻破裂之后,她们多多少少有一些看法,但也没人表现出来,毕竟海蓉父亲是丁二代领军人物,从心里上说,她们也不觉得海蓉还能在这家起什么作用,后来听说海蓉认了唐家嫡孙做干弟弟,也以为是老军和唐生的交情,和他姐姐蓉女扯不上边,这些事涉及到蓉女私情,汉靖夫『妇』不会说的。

    所以直到今天,三个姑姑仍认为丁海蓉是丁家的‘扫帚星’,表面上不说闲话,但也不怎么搭理这个侄女。又有些嫉妒老爷子对他这个孙女的宠溺,反倒是几个外孙在姥爷面前颇不受待见,说穿了,原因还是在大人身上,丁老爷子也不会把孙女的事摊开了说给三个闺女听,没那个必要,蓉儿也是要脸面的人,随她们怎么想吧。

    丁家三个女婿在政军两界也有一定的小地位,属丁家外戚系,自然没人敢小觑他们。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个中情由也道不尽。

    蓉女对三个姑姑是一团和气,做小辈的就该是这样,即便她深知三个姑姑对自己有看法,但她没放在心上,随你们怎么看,我素自我行,我也不为谁的看法而活着,那多累呀?我爷爷、我爸、我妈、我弟弟、我男人都疼我就够了。

    丁汉靖对闺女的懂事是极心慰的,曾在爱妻正秀面前夸赞我闺女识大体,当年我『逼』她联姻也从了,后半生,做父亲的不能再『逼』女儿了,否则我就对不住孩子了,老婆你那句话说的好,只要女儿过的比我们好就行啊!

    另外,汉靖夫『妇』对唐生极为看重,此子非是池中物,异日必有大作为。

    直到唐生和陈姐登门,一家人都站了起来,青竹唐的孙子与丁家三代姐弟俩关系非凡,对丁家来说是大好事,为什么呢?有点眼光的都能看出来,唐家势运还在上升中,这一届唐系有三位坐在决策层了,对唐天则的未来能不期待?

    可以说,唐家人还有未来几十年的势运。

    即便眼下学院系的势力还在向决策层延伸,但他们也很难阻碍唐家的发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成长总要经历一个较漫长的时期。

    唐生与丁家老幼一一的见礼,拿后才从陈姐手里接过那幅卷着的字,“老军,你大婚在即,我今儿就把礼先给你贺了,就是一幅字,实在也不得桌面,就私下里先拿过来了,省得会听去婚宴厅让那么些人笑话我。”

    这话可是够谦虚的,但是丁汉靖夫『妇』不那么想,对唐生这孩子他们是很了解的,他们坚信女儿的话,唐生的贺礼绝不会落了俗套,但也没想到会是一幅不准备见光的字?这里面有什么玄虚?

    别说他们疑『惑』,连老爷子也好奇的紧,“来来,先挂起来瞅瞅嘛!”

    丁家三女却有点纳闷,唐家少爷,你不至于这么吝啬吧?就算是名人字画,我们老军也未必有那个欣赏水准啊!

    有人收拾了大桌面,陈姐轻轻将字幅在桌子上展开,所有人都围过来看。

    ‘鹰翱九天凌云志,男儿气豪举国士’

    十四个大字苍劲沉凝,铁画银钩,尽显书法功底。

    落款己丑仲夏唐青尧!(己丑仲夏指的是2009年农历五月)

    就这七字落款,令丁家满堂人都惊呆了。

    什么?这、这竟是青竹山唐青尧的手迹?

    丁家三个闺女脸都变『色』了,嘴半张着,完全的楞怔了!

    这两行字与这幅六尺棉连蝉衣值钱吗?但,这个落款百分之百是旷世之宝!

    看罢字后,丁老爷子盯着落款‘唐青尧’三个字久久才道“军子,唐家爷爷对你期望甚高啊!”

    丁汉靖和郗正秀眼睛都红了,未闻青竹唐书字予谁?我们小儿何德何能?竟得唐老爷子如此垂青?

    他们一起望向唐生,正如女儿所言,唐生的手笔果然不凡啊。

    “军子,收起来,妥善珍藏,这幅字堪称国宝!”

    丁海蓉美眸含泪,她深知这幅字的价值,这不光是给弟弟的激励,亦是唐生给自己的爱。

    就这幅堪称国宝的字,的确不适合拿到老军的婚宴大厅上去展览,那誓必要引起轩然的。

    夜宴开时,欢笑声漏透四合小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