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55章 丁家宴【求保底月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章丁家宴求保底月票

    夜幕时分,海阁,丁家,郗正秀在厨房吩咐保姆做什么菜之类的,一边也跟着忙活。

    丁海军也在装勤劳人,混在厨房里给捡菜什么的,不过对老军的改变,当妈妈的郗正秀是打心眼儿里高兴的,我儿子,啥时候做过这种女人才做的事?过去的他绝对不是这样的。

    当然,下厨房不是女人的专利,太多的大师名厨青一色都是男人,又有几个女人呢?

    老军身上一改旧日公子习气,有赖于唐生对他的影响,在与唐生接触之前,他还是个无所世事的公子哥,不是有祖萌的身份背景,谁都担心他将来难有个好,现在大家挺放心的。

    关于老军和唐生的事,都是丁海蓉告诉老妈的,郗正秀也感叹不已,丁家两个孩子都于唐生有缘份,老军就不说了,和唐生成为朋友也算正常,女儿海蓉和唐生的那种关系会在郗正秀心底留下遗憾,但发生在女儿身上的事太悲剧,也就注定了她的命运,谁也改变不了。

    今天老军回家来和老妈说唐生要来蹭饭,郗正秀自然是喜欢的,私心里真拿唐生当女婿看待了,虽然他不会女儿结婚,但事实已经形成了,大人们非要阻拦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那不光会破坏他们私人的情感归属,更会影响丁唐两家的微妙形势,这是政治上的形势。

    从丈夫丁汉靖进入届核心班子的决定性讨论开始,唐家在这里面就发挥了关键作用,这就是唐生和海蓉关系的影响,后来唐生入辽,帮丁汉靖化解辽汽危机,更使辽东经济创下新高,这些耀眼的举动足以令他们对小唐生另眼青睐,种种因素交织成了眼下这种关系。

    郗正秀也问了儿子老军,怎么唐生想起来咱们家蹭饭?她心里说,你姐又不在京城。

    丁海军就把江瑾集团与国资委最近的猫腻纠缠说了一下,唐生来是要和丁汉靖谈大事的,郗正秀就哦了一声,她也知道国资委的新任主任魏宏良是与老丁家相联系的一名干部。

    至于丁海军的心事,他真没胆子和老爸老妈提,别说老爸,就是老妈也得把自己喷坏。

    他也搞不清唐生会用什么办法来帮自己解决这个大事,他心里有点痛恨大政豪门的姻亲观念,姐姐就是例子,很悲剧的收场,但是个人的得失与家族利益相比太渺小,问题是和老王家最终闹成了什么样?就算没姻亲前也没现在这么大矛盾,结果现在搞的势若水火一般。

    即便老军心里极反对门户观念式的姻亲,可也没胆子在老爸老妈甚至爷爷面前提出来。

    心里忐忑着,暗自保佑着,唐生啊,全看你的了,你要是也搞不定,我也不能叫秀芝流了第二个孩子了,她嘴上不说,心里是苦的,搞了这么久,我都没领她来过家里一回,她能没想法吗?那么爱你的女人,你如何忍心伤她?与秀芝的爱恋,是自己在人生准备起步的初级阶段靠自己的魅力获得的,极有成就感的说,比之前用丁大少身份泡的夏华要真切的多。

    丁汉靖因为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说今天唐生要来家蹭饭,他就明白了,唐生那是大忙人啊,他来肯定是有事的,不会凭白无故的跑来蹭什么饭,所以就推掉一切应酬赶回了家。

    “哟嗨,我们老军也在家啊?”丁汉靖难得见到儿子回家,“你乡里面工作不忙吗?”

    “哦,爸,我那能和您比呢,乡里才多大点事?我又是个分管不重要工作的副职,今儿不是唐生找我吗?要不我也不跑回来,”丁海军就编了一段,又把唐生来的目的说了一下。

    丁汉靖心里有数的,老婆郗正秀已经和他提了一下的,他也听说了国资委去辽东考察的事,事实上江瑾集团折腾的动静很大,想不引起有关部门的注目也难,又是王匡苗在折腾。

    唐生是点半左右来的,少买了一点小礼品,总不能空手上门吧?东西不在于是否贵重,主要是礼节问题,以唐生现在和丁家的关系来说,完全不用买东西的,无非就是走礼节嘛。

    郗正秀一见着唐生就笑逐颜开了,准女婿嘛,那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何况唐生多本事呀?别看人家年龄小,办的那些事可是令人敬畏无比的,就是丈夫丁汉靖也对此赞不绝口。

    陈姐不是头一次见了,今天又多了个林秀荭,这美女发心怯的厉害,从车子一进威严肃穆的海阁,她就开始紧张起来,这时入了丁家见到老军哥的父母,她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丁海军也惊的头皮发麻,啊?唐生把林秀荭给引到我家了?妈呀,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郗正秀早听海蓉说过,唐生有几个要好的红颜知己,郗正秀也有对唐生的几个集团进行过研究分析,一个个皆是美女在掌舵,罗蔷蔷、梅妁、关瑾瑜、汪楚晴、碧秀馨她们……

    这样的话她心里就有数了,表面上都是唐和珠‘干姐姐’,其实他正是以这种方式控制着几大集团的,甚至猜到了诸女极有可能和海蓉同唐生的关系一样,是那种暧昧的关系。

    但是郗正秀心疼女儿,也就包容唐生了,假装不知道得了,他能和女儿保持那么关系,和别的女人就能,你管得住谁啊?所以,最好是不闻不问,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那么,郗正秀看到陈姐之外的美女林秀荭就不见怪了,八成是唐生的‘干姐姐’吧?一介绍,还真是,郗正秀和丈夫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吧,林秀荭心慌的话说不好了,吓坏了。

    丁海军开始假装不认识林秀荭,但又觉得的不妥,就给唐生使眼色,意思是我咋弄啊?

    拉开空子时,唐生悄声对他道“趁机先和你老妈说,就说秀荭有个双胞胎姐姐……和你正勾搭着,这事拖不了的,秀芝肚子都大了,快刀斩乱麻吧,其实你们家经历了你姐姐的事,已经惊心了,说不准这次在你这里开绿灯,让我说女方没家势还挺好,不会累赘你。”

    这是唐生给老军的建议,随后,丁海军在吃饭时就和林秀荭聊上了,“我可没想到你会来哦,你姐忙啥呢?”他心虚的和秀荭搭茬儿,秀荭快吓的坐不住了,唐生在下面捏她手。

    “我、我姐没忙啥,”秀荭声音很低的,都不敢抬头的,不是唐生鼓励她,估计晕倒了,能在这种近距离下与国级巨头同桌用餐,简直是做梦也梦不来的事,她不心虚那是假的。

    郗正秀就笑了,“哦……秀荭还有个姐姐啊?”她其实是随意一问,唐生的干姐,客套一下不是显得自己也有亲和力嘛,这无非是给唐生面子,一般人的话,郗正秀可未必搭理。

    林秀荭轻嗯了一声,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郗正秀说,唐生也没教她,现在就紧张的要死。

    唐生有意无意的瞅了一眼老军,又望郗正秀,那意思就是让他说,你先挑明一点嘛,有我坐在这里,又是林秀荭的干弟弟,你父母纵然有其它想法,还能当着我的面说你什么吗?

    这眼神算是给了丁海军很大鼓励了,他钢牙一咬就笑呵呵的道“你明知道来我家咋不带你姐一起来?让我爸妈也瞅瞅……哦,对了,老妈,你看秀荭也一样,她和她姐是双胞胎。”

    这话说的有点意思了,丁汉靖和郗正秀都是太聪明的人,一怔之后又对望了一眼,怎么着?儿子和这个林秀荭的姐姐有交集?还要来见我们?他们就一齐望向了儿子,咋回事?

    事到临头了,丁海军把一惯的公子哥姿态又端出来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干笑,“嘿,爸,妈,你们别用这种眼色看我啊,我会心慌的,我和秀荭她姐也没点啥,就是那个……”

    那个啥,他没说,卖了个关子,意思是当着秀荭的面不好说,丁汉靖和郗正秀也没问。

    然后老丁和唐生谈到了国资委眼下的情况,“……安陆民是在落实老虞的指示,我最近也听院里那边有说这事,但也只是说一说,央财政可不会拿出那么多钱去控股江瑾集团。”

    这也是老丁不搭理那边的原因之一,甚至连知会魏宏良主任一声的意思也没有,他不想过早的通过老魏把丁家的意图暴露出来,这样的话人家就把丁唐两家联手看的更清楚了。

    引时,丁汉靖这么一说,唐生也就听出了老丁的弦外之音,因为我不以为国资委这边能招安江瑾,所以我也没有知会魏宏良,为什么不知会魏宏良呢?当然是有原因的,唐生这时一琢磨也暗暗点头,姜还是老的辣,老丁还是能撑得住气呀,尤其他最后那句话说央财政不会那出一大笔钱去招安江瑾,也就是表明了他本人对此事的态度,他不同意这样去做。

    丁汉靖久历宦世,看事物的目光极为精深,招安江瑾就是要限制和控制它,这样唐生就没有更大发挥余地了,他当然不乐意国资委这样做,不能说这里面有私心,事实上是他了解唐生的为人,江瑾集团在他手里,不会给国家填乱子的,而且那个绝密的《见龙在田》方案也提到江瑾,它就等于在另一种特殊的运作范畴,而虞国副等人没有资格知晓这个绝密。

    这边唐生和丁汉靖有一句没一句的又聊起了江南的事,郗正秀则给儿子打眼色,然后一前一后去了厨房,她才问儿子,“咋回事?你把秀荭她姐姐给咋弄了?”这话问的叫人脸红。

    丁海军一不做二不休,干笑道“也、也没咋的啊,就、就是流了回产,准备再流…”

    喷,郗正秀翻白眼了,“我煽你个混小子……”她扬了扬手可不是真要煽,咋唬他呢。

    老军做投降状,苦着脸道“别价,老妈……这事糟了,肯定是秀荭她姐和她说了,她又在唐生面前告我的状,所以唐生这家伙突然带着秀荭来搞袭击?这不是害我啊?我靠。”他急生智,终于编出了一个二皮脸的说法,但是这个说法却是很令郗正秀重视了起来。

    “什么?你、你这小子,想气死你老娘吗?我还以为你改了以前的老毛病呢……”

    “妈,看您说的,我当然改了,我这回和秀芝是真心的,但是你们肯定不同意,我就决定先下孩子养下来再说,但这是事还没和她商量,她去医院流产时大夫劝她,流过一个了,不能再流了,再流的话怕以后怀不上了,这不,因为这和我闹腾,说我神神秘秘的,也不领她见未来婆婆,我能和她说我是丁常委的儿子吗?可唐生把我给卖了,居然领秀荭来家了。”

    “那说明唐生他对你的这种做法不满,”郗正秀就怕这一点,唐生未来不可限量,儿子和他关系交厚才能有他的未来,不然光是有他姐姐帮说话也够呛,“再说了,你怎么能祸害了人家大姑娘不负责任呢?老娘真要抽你了,那啥,近期给我领人回来,我和唐生一会聊。”

    郗正秀也因为女儿的姻亲闹了一次不舒服了,儿子这次与一般女孩儿动了真格的情感,本来是要反对的,可偏偏把唐生挟了进来,秀荭还是唐生干姐姐,他要是对海军有了看法就不好了,会影响两家以后的关系发展,就丁唐两家的关系来说,不比娶谁的女儿更重要啊?

    餐后,郗正秀真的叫唐生去坐了,说是有点私话聊聊,唐生就知道是林秀芝的事了。

    “……唐生啊,你和郗妈妈说,老军和秀荭的姐姐咋回事?”郗正秀找唐生之前,丁海军早和他悄悄通了气,把刚刚应付老妈的那段说了一下,唐生也挑大拇指,嗯,你小子行。

    这时唐生也假装了,苦笑道“郗妈妈,我个人是这样看的,林家吧,是小家势,但秀荭姐她老妈也是政府官员,虽说不大也是副厅级了,就老军和人家闺女的事一但传了出去,可不大好听,秀荭又是我干姐,今儿和我说起这事就挺那啥的,她姐不能再流产了,不然就完了,但是咱们的老传统的观念是老军姻亲的一个障碍,这些话本不该我说,但是我有我的看法,我和老军都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我们可不是非得靠娘家势力才能站起来的,爱情这个东西必须得真诚,认干情的方式照样能合纵联合,您说是不?娶个没背景的还少了闲话。”

    唐生就有效期明说让老军娶了人家吧,不能那啥了,不然我可能有意见,您看着办吧。

    郗正秀微微点头,“唐生啊,这事挺那啥的,给我一半天时间,我和你丁伯伯谈一谈。”

    ……

    写出八千字,昨天熬到四五点,早晨又起的早,下午码了半章就撑不住了,睡了三个小时爬起来写出两个千章,赶紧去睡了,白天给大家继续更新,保底月票还有吗?这几天是双倍,请大家支持月票给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