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36章 飙起来的毛毛【第五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噗,毛毛喷了,10亿?她一下蹦了起来,“鬼钞吗?我给你100亿,你怎么不去死啊?”

    玉女气的浑身发抖的模样十分好看,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付要生吞活剥了你的姿态,为此,唐生笑的前仰后合,毛毛是真的过来摁着他打了,在周围一些人的惊异目光下,毛毛又赶紧收了泼xg,用屁股磕了一下唐生的身子,意思是让他靠里坐,然后俩人挤一块坐了。

    以唐生的大块儿头来说,给挤在里面的角落里蛮憋屈的,但是此时的情景却是很暧昧。

    这是,冉苒的电话追来,“……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舫上?太不负责了吧,我饶不了你。”声音很大,毛毛故意贴近来听,当然都给她听去了,陌生的女人声音发交嗔呢,扔在舫上?

    哦,明白了,是在秦淮河上的夜舫上玩了一夜吧?这个混蛋果然是头色狼,好你的。

    “陈姐不是在照顾你吗?汗……你先回去,我现在有事,下午陪你,怎么你还没够?”

    “小牲口,你要弄死我吗?我现在都不怎么会走路了,下午早点来,我等你谈事呢。”前面还啐着,后面声音就发嗲了,最后还‘啧’的嘴儿了一个,唐生这边才挂了手机。

    毛毛大张着嘴瞪着他,“好啊你,背着甘婧还有小i?信不信我去告诉甘婧,她宰了你。”

    “你以为甘婧不知道你约会我吗?前次和你约完,她在我身上嗅到你的味儿了,嘿!”

    “什么?我又没沾你,怎么会有味儿?那、那她说什么了?”毛毛居然有点心虚了。

    唐生朝她挤了个暧昧的眼神,“放心好了,我没承认,其实甘婧不在乎这些的,平时也会给我钱让我在外面玩一玩的,我一但憋足了劲儿一炮打两三个小时,你说谁受得了啊?”

    噗,毛毛又翻着白眼喷了,“活生生一个牲口啊,那个女的说的对,那、你吃伟哥了?”

    “吃过一回,结果从清晨干到了日暮……”唐生话落,和毛毛两个人都笑的挤成一堆。

    粉拳又有三记落在他肩膀处,毛毛半晌才止住笑,“说正经的,能不能帮姐一回啊?你也知道我有一定的能力,以后你要有个啥事,姐肯定天上儿八经的帮你,我好认你当干弟弟。”

    “我靠,又一个干姐姐?”唐生纠结了,“我也不瞒毛毛姐,我的干姐姐全让我干了。”

    噗,许毛毛真要崩溃了,脸红的跟啥似的,偏是对这个家伙厌恶不起来,你说他一直在口花花吧,可他偏是眸正神清的闲样儿,好象一直就在和你开玩笑,你真的拿他没办法。

    “拉倒吧你……”毛毛深吸一口气,平缓自己的心绪,美眸却又一次细细观察唐生,越看越觉得顺眼,他捻着茶杯抿了口又放下,把自己的茶杯端过来送到自己手里,“喝,凉了。”

    这动作真叫一个温柔,弄得毛毛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接过来喝了口就轻轻的放下了。

    “喝过茶了,我是你干姐了,你是我干弟了,我们、谁也不碰谁,行不?”毛毛柔声。

    一瞬间她的模样变的极为柔顺,似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唐生的心,他竟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然后苦笑了,“看来我还是架不住美女的温柔攻势,居然心神失守了,毛毛姐很厉害。”

    也在这一瞬间,毛毛第一次感觉到唐生真正的天上经起来,他苦笑时的模样尤其i人,自己从未被男人这样的姿态吸引过,忍不住芳心有些狂撞,心绪不宁的感觉较之前更盛。

    “唐生,姐就是姐,弟就是弟,这样不好吗?”毛毛忽然怅然了,声音若柔丝般飘逸。

    唐生有些怔神,在她美眸的注视下,蹙着剑眉,然后,微微颌首了,“我、要接受吗?”

    “怎么不接受?我是认真的好吧?”毛毛脸红着,声音很低柔,“叫姐姐吧,唐生!”

    “哎呀,人家羞的叫不出口!”唐生还真有点脸红的垂了头,这个比较坑人,姐字的前面挂着名儿,叫出来是一个味儿,光叫姐姐的话,太td那个啥了,我、我也会羞的啊。

    毛毛却更喜欢唐生这个时候窘态,可爱死啦,不由就大胆的迫近他,吓的唐生往角落里缩,她则伸手勾起唐生的下巴,一付大姐姐勾逗小弟弟的居高临下之姿,“快点叫,唐生!”

    “那啥,毛毛姐,你的xiong好有弹xg哦!”唐生的话直接叫许毛毛败退了,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用坚tg的xiong压迫了他,触电一般弹开,扬手的玉手想捶下,可又没有真的落下去。

    “唉……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来,气死我了!”毛毛翻碰上白眼,端起茶杯猛灌数口。

    “嗳嗳,毛毛姐,茶不是这么牛饮的好不?品茶之道在于……”唐生准备讲述茶道。

    可许毛毛抬手赏了他一个毛栗子,“在于个屁,走,陪我去健身房跑步,喝屁的茶啊。”

    虽然在路上解释了下午有约会,但还是给毛毛拉入了陵京某健身房,“……我是这里的会员,会员卡是元林送的,这小子为了讨好我,送了一堆东西,你说都扔了吧,也不妥;”

    他们换过健身装在一堆器材中寻了空位开始锻练时,却有人向元林元大公了汇报了这边的情况,“……元公子啊,老和你一起来的那个美女领了一小白脸儿,两个人很亲昵啊……”

    结果,十分分钟后来了几个精剽大汉找茬儿,假装蹭了唐生一下就骂骂咧咧的动手了,可是唐生是他们动的对象吗?少爷不发威不等于是一只乖猫,三拳五脚之后,四个找茬儿的全部摆平了,掉了门牙的,折了胳膊的,哀嗥一片,毛毛就知道是元林在捣乱,拔通电话让他滚过来,元林其实已经到健身房了,只是藏着没面,想等唐生给四个大汉摆平后再现身。

    哪知是他找的人给摆平了,元林大叹败兴,也不知是谁报了警,很快警方就介入了,毛毛可不想唐生现在有什么问题,这会妨碍她计划的进行,指着元林鼻子让他给摆平这事。

    元林不摆平不行,他怕逼急了许毛毛把这事给捅出去,在元大公子斡旋下,这出小事件就摆平了,唐生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也知道谁在背后折腾,不过陵京必竟是人家的地盘,自己反而人生地疏的没可以利用的资源与优势,但这小子不识抬举,少爷就陪你玩玩。

    唐生有的是招儿让元林抓狂,就在姓元的才打发走那帮,他就把手搭到了健身装紧裹着的许毛毛玲珑有致的交躯上,毛毛当时没反应过来,紧张的她差点忘了呼吸,做什么?

    元林的神情就变了,可在这时唐生更过份的一拍许毛毛的翘tun把她硬生生揽在怀里,笑咪咪的道“唉哟,还是元大公子有能量啊,毛毛姐,咱们晚上请元公子吃饭吧?你说呢?”

    这姿态好象搂着他情人似的,元林都傻眼了,许毛毛心里大骂唐生jiān狡,你个小混蛋在利用我打击姓元的吧?那、那你也不用o我屁股吧?天呐,姐姐我可亏大了,清白何在?

    她秀面通红,准备分辩的时候,元林却先暴发了,“许毛毛,我追了你三年,你竟然和这个没认识三天的小白脸儿搞一块了?你一天到晚的装纯,原来是个假装贞淑的……”

    啪,一记怒不可赦的耳光响亮的在元林脸上响起,煽得他都有点发懵,许毛毛终于在这一瞬间出了原本属于她的悍母狮本xg,“去尼玛的……”修长的玉tui崩弹而出,光溜溜的雪nèn脚背就兜在元大公子ku裆里了,在来一记右勾拳,命中摇摇晃晃的元林左脸夹,轰!

    大汉就这样给一个交媚的发飙中的美人儿放倒了,嗷的一声,元林捂着要害滚倒。

    “你家姑奶奶就是个也不会叫你碰个指头,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你生就一付欠人扁的贱骨头相,忍你很久了知道不?”毛毛又窜上来朝地面上躬身成虾状的元林补了两脚。

    唐生一付宁人息事的姿态拉着毛毛,却借着元林翻身的功夫给他大屁股上又补了一脚,致命元大公子狗啃屎的又一次扑倒,门牙当场磕飞两颗,“算了,算了,毛毛姐,我们走。”

    “揍了人就想跑啊?”在门口,窜出俩保安在某个健身房小主管的吆喝下要插手了。

    唐生也不客气,大拳头一晃,一连三拳,制造了三个熊猫眼,揪着有些楞神的毛毛就扬长而去,健身房乱成了一摊,但是没谁乐意多管闲事,这年头儿没谁是好惹的,看热闹好。

    出来后,他们俩上了出租车,就直接回了许毛毛住的宾馆,是省委招待所,她和徽省的引资工作组住一起的,为了方便与毕东兴省副长联络商议呗,入了房间毛毛才冷静下来。

    呃,我刚才做了什么?都怪唐生啊,这家伙真会惹事,借自己的手摆了元林一道,还把自己与姓元的之间的关系彻底给破坏的一塌糊涂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苍蝇一天烦人。

    “怎么敢o我屁股的?你这个小混球儿……”想到这个事她就又羞又气了,清白啊。

    “嘿……演戏的嘛,毛毛姐别太介意吧?你要是觉得吃了亏,给你o回来好了……”

    唐生转过身把屁股翘了翘、晃了晃,脸上调侃的神情极重,气的毛毛半死,伸手就拧过去,他一闪身子倒在沙发上,毛毛摁住他,一跨tui就骑了上去,连掐带拧的,“上你当了。”

    双手抱着脑袋的唐生呼救命,闹腾了一下,毛毛觉得有点亲昵了,就闪身起来装正色。

    “你完了哦,居然敢踹元林?我揍他不会怎么样,你呢?他肯定把帐记你头上,哼。”

    “啊!”唐生瞪大眼假装惊恐,“是啊,咋办?毛毛姐救救我吧,我给你捶tui、揉背!”

    “才不稀罕呢,”毛毛哼了一声,“帮我探探甘婧的投资动向,办好这事,有你的好处。”

    ……

    s兄弟们,月票双倍开始了,浮沉求2011年最后一个月的所有月票,请大家支持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