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35章 小骚情的冉苒【第4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夜里请了谭宝真和冉苒一起吃饭,之后宝真和在陵京宫的倩倩去说si话了,唐生却给冉苒拉出来夜游,没什么地方去就又租了一夜舫飘档在秦淮河上,结果还接到了毛毛的电话。

    “……啊?今天见不了面啦,我在陪朋友夜游秦淮河……当然是女朋友了,我最不缺的就是女xg的朋友,那个事咱们再谈吧,嘿……你不用威胁我,我怕谁呀?好了,就这样…”

    唐生一收线,冉苒就挤入他拥里了,在舫前甲板上只有她们两个人,河面bo光档档,映着月色别有一番风味儿,多少感觉有一丝凉意,冉苒又想知道这家伙和谁联系,就挤在他宽阔的怀抱中,双臂缠着他的熊腰,手滑下去捏大孩儿的坚丘,“在我面前装好人?哼……”

    “那倒不是,我的确是忙嘛,让我泡也得预约嘛,就象今天,陪着苒姐你,能走开吗?”

    “哎唷,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家伙呢,你这脸皮呀,比你这屁股更厚哦,真有弹xg啊,唐生,我外国医生朋友说,屁股坚实的男xg在时特别有劲儿?”

    “呃,有这个说法吗?”唐生五官聚到一起,俯首去啄冉苒的chun,她热烈的反应着,主动探舌给她,这美人儿的小sāo情暴无余,她不会刻意掩饰,这是她的风格,豪放而泼辣。

    长达三四分钟的iěn,令冉苒有透不过气的窒息感,chun分时她才发现自己早挂在了他身上,臂绕其颈,tui盘其躯,一付合欢的态势,崩束在牛仔ku里的丰翘给他托在一双大手中。

    “轻点捏啊,混蛋,我屁股也是肉长的……”冉苒抗议的shēn吟着嗔啐,俏脸却主动磨擦唐生的俊面,幽香的气息粗粗的喷打在他脸上,一双明眸早溢档着liáo人的春色了,“咦!”

    这时她突然唐生甘个部位没一丝反应,“坑姐啊你?我都感觉不到你那尊炮的硬度。”

    “那啥,它暂时休息了,这两天消耗太大,轰啊轰的,苒姐来的不是时候,它低糜了。”

    冉苒突然咬住他的嘴chun用了些力,唐生嗷的就叫,“我咬死你啊,今儿tg不起来,姐不把扔秦淮河里就不叫冉苒,快点抱我进去啊,好容易鼓起勇气让你欺负我,我容易吗我?”

    噗,唐生翻了个白眼,“汗……咱们还得先培养情感,这次你不怕了?是爱上我了吧?”

    “滚蛋,我会爱上你这种四处沾花惹草的混蛋公子吗?姐就是瞅着你蛮顺眼的,那个玩意儿又很有威慑力,才兴起和你玩一玩的念头,这世界上男人好多的,不试过十个八个的怎么知道谁最适合我呢?啊……”这话才落,翘丘就给唐生狠狠煽了一记,疼的她直龇牙。

    “我干你嘴嘴的,你是yfu吗?欠收拾是吧?”唐生瞪着眼又一大巴掌赏给了她。

    “呜……打死我了,唐生,我不敢了……”冉苒眸中闪烁着更狂野的神色,紧紧的把自己缠在他身上,恨不能揉进他的躯体里去,“我就玩你一个行了吧?没你允许我不玩第二个。”

    她是存心戏调唐生,她不想暴自己爱上他的心迹,那多没趣儿啊?谈婚论嫁的多烦人,这样保持情人关系没负担啊,想的时候甜言i语的互相逗,再想就来一炮,没yu望时也能安心工作,这样的生活比当家庭fu女强一万倍啊,一但给锁在家里成了人fu就是最大的悲哀。

    唐生大力捏她,一边朝舫里走,陈姐就在舫仓门口的,他们也不避晦陈姐,冉苒知道陈姐是唐生的贴身女人歉保镖,是他的最心腹,没必要避她的,所以牢牢沾在他的身上不下来。

    陈姐知道小首长要干什么去,随手在他背心托了一把,其实是把他的特殊制裁解除了。

    等唐生抱着冉苒走进舫卧时,她明显感到小男人的喀秋莎有了反应,不由心下一抖,脑海中浮现出了第一次见它时的凶悍之姿,要说不心虚那是假的,“唐生,咱们还是谈情吧。”

    “硬邦邦的了,我还谈个蛋啊?我现在精虫上脑了知道不?快点去洗澡……”唐生放她下来不忘第三次煽她翘丘,冉苒哼了声捂着屁股朝玻璃浴房走去,“又煽我,你等着啊!”

    接下来的情况和甘婧那次类似,不过那次甘婧没因为疼痛而哭泣,冉苒却疼的哭出声儿了,“……弄死我了你……我月经不调的毛病好了,不用这样搞了,活受罪啊,我不要…”

    后来发展áng上去渐渐变了味儿,冉苒尝到了甜头开始哼哼唧唧了,最后变成了迎奉。

    和冉苒的发展是相当快的,第一次接触就差一点突破底限,第二次直接轰倒了,就说冉苒吧,前半夜还不太适合,后半夜却缠人了,到了临明时分却又累的一丝力气睡了过去。

    夜舫只能续租,总不能抱着她离开吧?快中午时她才起来,其实上次就感染了唐氏精华液,好怕体质悄悄发生了变化,这次接触是累,可在一觉之后也不觉得累,就是走路有些不便,新瓜初破,就是这个样子的,总是觉得和平时不大一样,陈姐还问她有没有不舒服?

    “……陈姐啊,我昨天是被qj的,你替我作证啊,那个小混蛋去哪了?约会谁去了?”

    唐生是走了,毛毛再一次约他,只好把陈姐丢在这里守着冉苒,他一个人先去赴约。

    这几天形势又有微妙变化,徽省毕副省长率领的引资工作组与江瑾捷豹进行接触的同时,又应付着华东引资工作组的阻力,更叫毕副省长没想到的是他的前妻王彦湘找上门来。

    对这个女人怎么说呢?毕东兴是比较纠结的,他们虽然si下里结束了婚姻,但从来没有公开,外界也不清楚这个事,实际上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表面上还是王系干部的毕东兴也因为这一点在徽省不被重用,这一次却被用在了刀刃上,他清楚,许书记和顾省长就是让自己这个王系干部与华东省委平衡局面的,因为老匡家和老王家在奇妙的政治i月合作期。

    他更清楚,有唐系背景的江瑾集团的江南战略正在破坏匡王之间的i月关系,王彦湘这个时候找上了自己,也是因为匡王大联合的战略被人家分化而不甘心,梅妁在浙南在注册成立江南实业集团,给了浙南老王家又一个较大的威胁,让它们顾头顾不了尾,谈什么合作?

    这就要从政治上转变应对策略了,统一要政治的高度上接受唐系江瑾集团的搔扰,接受它们的经济影响渗透自己的地盘,紧密的在政治上仍然和匡家联合,这一主旨不能改变。

    匡家人也不会放弃与王苗两家在政治上的联合,经济是经济嘛,该搞就得搞,挡不住。

    扭转和接受了这种思想上的改变,才能从被动的局势中脱身出来,进而立于地域政治优势制约江瑾集团用经济利刃切割腹地的进攻,损失肯定是有,但只有这样才能降低损失。王彦湘很温婉的和前夫毕东兴接触,一开始不谈政治或经济问题,而是一付关注孩子成长的母亲姿态,这叫毕东兴感觉有点恶心,你什么时候关心过孩子?从生下来就扔在一边,奶过半个月吗?奶都憋的浸透了你的奶罩,可你还是狠心的丢开了孩子,现在你装什么呀?

    “……老毕,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我们知道无法回到那个纯情年代了,但必竟……”

    “好了,王彦湘,不要说这些没养营的话好吗?我不想听,直接道明你的来意吧……”

    王彦湘有一点尴尬,脸上仍保持着笑容,“老毕,我知道你对我有看法,咱俩谁也别说谁,我来也没什么事,别以为老王家放弃了你,没有,一直都没有,不然家里早就同意我对外公开我们离婚的事了,我们希望你在政治上有长足的进步,没别的,我就来顺路看看你,这一阵子南边很热闹,江瑾集团大出风头,不过说实话,徽省能拉住江瑾的这笔投资也不错。”

    毕东兴哼了一声,也没接话,你们不就是想江瑾和华东不发生合作吗?所以希望徽省成功,抛开这些背后里的政治争纷,我本人也想为徽省把江瑾的投资拉过去,但有难度啊。

    难度在于徽省给江瑾集团的政策优势明显不如华东省的优厚,但这不能抹消徽省江淮集团的竞争力,它本身优良的市场反应和集团积极向上的健康发展就是无可比拟的优质筹码。

    当毕副省长应付前妻的时候,唐生也在某茶吧与许毛毛许大小姐照面了,开二次谈判;

    毛毛有点恨唐生了,咬着银牙挫啊挫的,唐生一付好整发暇的闲样儿,脸上挂着笑,“……毛毛姐你不是想啃我两口吧?我承认我俊秀的会令各种女人产生抱着我啃的那种心思……”

    “我呸……你给我闭嘴啊!”毛毛眸子瞪的更圆了,“你真以为你是一块大肥肉啊?”

    “当然啦,那是你没尝过被我shi候的滋味,我的优秀可不仅仅体现在表面,那是有内涵的,内涵懂不?”唐生撇着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着,“你以为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泡上我?”

    “哎呀,我的妈呀……我求求你别恶心我了好不?”毛毛吊起了白眼儿,“你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是天下最有内涵的男人,我也没贱到要见了你就劈tui的地步吧?我们谈谈钱。”

    “钱?嘿……我稀罕钱吗?用它擦屁股的时候我得考虑它会划伤我粉nèn的菊朵啊……”

    噗,毛毛忍不住了,欠起身扬手过来敲唐生的脑门儿,你油盐不浸?“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没要怎么样啊?是你想利用我,我其实是个没啥用的小人物,是你觉得我有用。”

    “我……”毛毛有点接不上话了,叹口气正色道“被包养也是为了钱,你开个价吧!”

    “此言差矣!”唐生慢条斯理的道“不完全对,但的确有钱的原因,那你给我十亿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