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16章 那我勾搭他【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916章那我勾搭他第1更

    江南战略肯定要从陵京展开,最终是不是要收购陵汽,也不影响江瑾捷豹在陵京设立办事处,祈莲代表甘婧就着手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同时江瑾集团筹组的‘捷豹团队’也到了。

    徽省许奉天这两天也在省委和政府这边的几个头头儿磋商针对江瑾集团的策略。

    老许是地方系干部的典型代表,当年关家老爷子在东南半壁造成影响最大的时期,他也保持着中立态度,在关老爷子如日中天的鼎盛时期,许奉天还是徽省的省长,去年大换届,老许如愿以偿执掌了徽省大权,此人忠正耿直一丝不苟,原则性极强,是少有的铁腕干部。

    他和华东的叶澜江也算是老冤家对头了,在每个不同的时期,他们都在互相对峙着。

    而正是这种对峙,使得他们两个人都在仕途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表面上的针对并不真的代表什么,其实心下彼此敬佩对方,多少还有点识英雄重英雄的味儿,或许是惺惺相惜吧。

    有道是不打不相识,这一次他们又撞到了一起,因为江瑾的战略把两省工业卷了进去。

    “……江瑾集团,崛起时日不长,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年左右,但其发展势头之猛,数十年罕见啊,在改革开放的共和国,这样势猛劲雄的集团真不多见,一系列展布都是惊心动魄的,它的后面研究有什么样的背景,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我们不能放弃对它的争取。”

    徽省政府省长顾忠和沉着浓眉,微微点头,常务副省长毕东兴不言不语,目光却颇为复杂,他就是王彦湘的‘前夫’,两个人早就悄悄离了婚,可表面上他还是老王家的二女婿。

    去年没换届前他就是副省长了,但不是常务,换届后挂了常务衔,应该说也是升了,共和国的官序进阶就是这样的,比如说一个副省级,普通的副省长也是副省级,常委副省长还是副省级,常务副省长同样是副省级,但在这里就划分出了三个细的层次,普通、常委、常务,难怪仕途艰辛,跃进一阶太难,实情就是这样,每一个阶段出任不同的副省级职位,就代表你在省委班子里的名望渐升,光是这三个细分的层次就能耗掉普通干部十五年的时间。

    这也是地方系没有大背景干部们无法逾越的一道天堑,有的人一生在一个位置上耗尽。

    毕东兴被老王家冷遇,但是内里情况外人不得而知,表面上他仍是王系的一面旗标,也正因为这一点毕副省长在徽省班子里颇被压制,徽省是地方系干部主政的区域,系争很淡。

    象这样的会议,毕东兴一般不想发言,不是他本人没有想法,是他说话的份量有欠缺。

    这位昔日被王家老爷子赏识的才干,在老爷子把家族事务都交给大儿子王彦德掌理之后就失宠了,主要他和前妻王彦湘关系很不和谐,早就名存实亡了,这一点王家兄弟们皆知。

    所以毕东兴不想出风头,他心里也清楚,自己的仕途止于副省一级了,再升也不过是省委副,只能在省委这个圈里渐次递进了,完全就是熬资历,五年一届,慢慢的煎熬吧。

    如果低调没作为,原地踏步的份更大,省委副也轮不到你坐,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关于江瑾集团的背后站着谁,毕东兴的心里是有数的,但是他能说吗?说了更给扔一边去了,老王家和老唐家的磨擦已经从某些方面体现出来了,省委会用你这个王系干部吗?

    但是,今天这个会议,省长顾忠和却点将了,他道“与江瑾集团接触,为了表达我们徽省省委的诚意和重视,我建议让东兴同志带队吧,常务副省长的份量,规格很不低了嘛!”

    那倒是,常务副省长是赫赫的省委第四号,是经济工作中除了省长的第二号,很不低。

    两位与会的常委副省长赵汉诚、李朝煜都有一丝失落之色掠过眸底,但纷纷出言赞同。

    这些细微的神情变化没能逃过大许奉天的锐利观察,“那就由东兴同志带队吧。”

    这天下午,在华东,省委同样在排兵布阵,省委秘书长更给叶大汇报了最新情况,说徽省把常务副省长毕东兴派来与江瑾甘副总接触了,叶澜江就笑了,“……许奉天和顾忠和都厉害呐,果然姜是老的辣,毕东兴是明王系旗标代表,眼下匡王两家接触很近,徽省派来毕东兴,这是很柔和的举动,我们这边就不能反应的很激烈了,世凡省长,你怎么看?”

    坐在对面的华东省长靳世凡微微一笑,“正当竞争嘛,人家柔和,我们也不能太拗,近来一段时期,毕东兴这个人很低调,不过有些说法徽省那边搞不清,他们不知道江瑾背后站着谁,所以把毕东兴给弄了过来,一啄一饮莫非前定?哈……我还是比较看好东兴同志的。”

    靳世凡也是匡系干部,与叶澜江是老搭档了,在政见上他们分岐不大,这一届之后叶澜江要走,他接任的可能性极大,所以老靳在原则上不会和叶澜江争什么,反而一力的支持。

    叶澜江也清楚某些情况,可他清楚的东西靳世凡未必就清楚,听他这么说,他显然不清楚毕东兴和王彦湘离心的事,不然他能为徽省的派将叫好?那么徽省许顾二人真不知情?

    这就让叶澜江费思量了,应该说不可能知道,靳世凡都不清楚,许顾二人怎么会知道?

    但是徽省的点将,却是错点正用了,这令叶澜江很是哭笑不得,难道说老天在帮他们?

    “不容乐观啊,世凡省长,有些情况你还不清楚,我也近期才得知……”他侧首俯低头,对靳世凡低语了一句,靳大省长的脸色立即起了变化,这叫在坐的常委们都不由吃了一惊。

    “原来如此……那就要小心应对了,我还以为……”靳世凡的浓眉也就蹙到了一起。

    “具体的你安排吧,经济工作省长做主嘛,我就不操太多的心了。”叶澜江大有放权的姿态,也表达了自己对靳省长的信任,他提前退出了会议,却是回到办公室思量某个问题。

    靳世凡这边也点了将,常委副省长关瑾平挂帅,代表省委与江瑾集团甘副总裁去接触,这个决定叫常务副省长姚国政和另一位常委副省长元致方颇有看法,为什么会是关瑾平?

    但是他们看的出来,点关瑾平的将,不是靳大省长一个人的意思,之前张秘书长就有透露,前两日叶叫关瑾平谈过话,看来省委的两大巨头已经在这一决策上搭成了共识。

    华东关瑾平v徽省毕东兴,两位副省级大员同时与江瑾甘婧接触,看谁最终胜出了。

    夜色漫烂的江南,徽省许奉天回到家里时晚饭已经上桌了,却只有老伴儿一个人。

    “毛毛又跑哪去了?”没有见到小女儿的许大拧着眉头问老伴,“这丫头够疯的。”

    “去陵京了,谁管得了那丫头?人家现在牛气的很,是省日报的名记者,又有大的老爸,谁不卖面子啊?在徽省跺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哪会把我这老太婆看在眼里啊?”

    许奉天也没在说什么,饭后给女儿许毛毛拔了电话,“丫头,你去折腾什么?坏我大事?”

    “哎呀,老爸,我可冤枉死了,我来陵京还不是为了老爸的战略得以顺利实施吗?”

    “你个毛丫头知道个什么?难道我还指望你把江瑾集团的200个亿拉进徽省大地吗?”

    “嗳,老爸,这回你想不指望也不行了,真没办法,我和甘婧是大学同学,厉害吧?”

    “啊?”许奉天一下就坐直了,“真是这样吗?丫头,你不是逗你老爸我开心的吧?”

    “我敢啊?”许毛毛娇笑着,“我和甘婧真是大学同学,后来她在偶然的机会下当了空姐,再后来又下海自筹公司,网上不是有说吗?我就不多嘴了,我现在就和甘婧在一起……”

    然后许大还想说什么时,线端就传来另一个陌生的女声,“许伯伯好,我是甘婧。”

    “哦哦……甘婧啊,你好你好,哈……想不到啊,会在这种情况与你认识,有时间的话让毛毛领你来伯伯家做客啊……”许大也只能这么说,有些话,他真不适合去讲的。

    这边,甘婧收了手机递还给许毛毛,“许大的千金,我当年可没想到你是高官子女,你这家伙装的蛮象的,许多同学都不知道你有个高官老爸吧?不然得有多少y男去追你?”

    许毛毛和甘婧同岁,二十五了,风姿秀雅,短发、新潮而时尚,柳眉凤目、琼鼻配樱桃小嘴,娇俏俏的美样儿也不是刻意夸张,和甘婧放在一起,也是一时的兰菊,难分高下啊。

    唐生安静的坐在她们的对面,装小灰灰,这一刻他不是灰太狼,俊秀温文的叫人心动。

    许毛毛柳叶细眉十分好看,挑动时有种眉飞色舞的感觉,让你能享受到她的那种生动和鲜活,如果说甘婧是安静典雅傲矜孤寂的寒梅,那毛毛就是鲜靓剌眼绽放光姿的带剌玫瑰。

    “嗳……我说你怎么找这么小一个男人啊?十九才?坑姐啊,鸟毛也没长齐吧?”

    毛毛在甘婧耳畔低声数落装小灰灰的唐太狼,美眸却在他俊逸面孔上瞅来瞅去,是帅!

    这个问题很令甘婧纠结,是啊,我家小男人就没长毛,不是能不能长齐的问题了,它压根就不长啊,手在下面捏了捏毛毛紧裹在牛仔裤里的丰腴大腿,“瞎说啥?只是干弟弟嘛。”

    “屁!还干弟弟呀?是被你干的弟弟吧?你瞅瞅你这一脸骚情,你敢说和他没一腿?”

    “没有的,”甘婧是死不认帐的,许毛毛是省委的女儿,万一她说漏了嘴咋办呢?

    许毛毛翻白眼了,“这会子有钱了,也有心机了,不拿我当姐妹了?那我勾搭他了?”ro!~!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