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37章 铁骨将军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什么?”在京。王彦启听到关于邵小珏、的决定也有点傻怔,不能吧?邵家的立场转变的太快了点吧?老王家又没逼你什么,只是拿回属于王家产业,只是抱回王家血脉而已。

    “……。“彦湘,你再劝劝她,不要一意孤行,王家对老邵家不薄,她怎么能在彦谆尸骨未寒之际就贴上了老丁家呢?就是为了守住她名下的数百亿资产吗?我还是那个意见,资产方面给她留一点,有个几千万够她过好日子就行了,孩子的问题没商量,王家一定要抱回来。”

    “二哥,这事不能闹的太僵了,我怕逼急了她,她会把一些内幕捅出去,不知道何时她和丁海蓉就挂上勾了,这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钱不钱的她说可以不要,但孩子问题上绝不妥协,我再劝劝她吧,你也考虑一下,非要在孩子和资产之间选择的话,我们如何取舍?”

    王彦启道“这一点母庸考虑,孩子即便跟着她也改变不了他是老王家血脉的事实,但是数百亿的财产我们去哪找?站在长远的利益角度考虑,还是要先拿回财产的,但是孩子问题上我们也不会放过,给她加钱,一亿两亿都行,另外,要和她说明,不要乱站什么队。”

    “二哥,邵家就刺两个女人了,站不站队的没啥问题了,我的意见是不要逼急了她们吧,不然只会适得其反,我相信邵小瑟和丁海蓉纵有交往也不会太深她无非是借丁家保孩子。”

    王家兄弟俩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邵小经、和姐姐在她的别墅也讨论何去何从的问题。现在的邵家得确是凋零到了极点,老爷子去是迟早的事,必竟年事已高,大哥的病来的太突然了,不是这样的话,王家绝对不会放充邵家,也绝对不会要拿会邵小瑟名下的资产。

    邵老大是标明的王系干部,而且是正部级,绝对是老王家核心层的一员大将但他突病倒对老王家的打击可想而知,也使他们感到邵小瑟名下财产的危机,对邵小瑟来说,没了她家老大和王彦悍她邵小瑟又算什么呢?说是王彦惊的未亡人吧又没有任何名份,生了孩子也是私生子,传出去只会丢了王家的脸面那就让她悄悄的来、

    悄悄的去吧,这样最好。

    “小瑟,你有没有发现,老王家的势力因为几个事件的发生急剧缩水中,从鲁东白书记开始,到梁锦光事件,现在又是大哥出了事,三位正省部级大员就这样消失了也真够惨的,只是王家眼下对你的做法有点过份了,不说有说一点血脉还联系着,我们邵家是那种立场不坚定的传统吗?但是人家不信任我们换过是谁也会担心,大淳必竟有几百亿的资产啊。”

    “姐,我现在也想通了他们不信,咱们离开罢了他们担心什么让他们担心去好了,即便我和唐生或丁海蓉是朋友了,也不会出卖属于王家的利益,我相信唐生他们也不会问我这些敏感的问题,如果他们把我当真正的朋友,我认为他们不会为难我”邵小瑟很信唐生。

    邵丽馨现在就在鲁东,她请了一个时期的假,军区也批准了,从军委调到鲁济军区后就请假了,她在这边的新职务是政治部副主任,军衔还是少将,肯定变的,这方面军队也有规定的,最少四年才考虑晋阶,没作为的话八年都没指望,邵丽馨没到四十岁就少将军衔了,也是因为她是老王家的军系代表之一,不然在幻岁以前她几乎不可能被晋级为少将的。

    邵丽馨的丈夫郑元通还是军界一名较有影响的将军,应该说也是与王家联系很近的高级将领,曾任辽东军区副司令(中将),但三月份的又一次调整,这位中将也去军院进修了。

    无疑这是边缘化,显而易见的是前途莫刻,而且是老王家代表主动提出让他去进修的。

    “你姐夫也是愁了,上面不少人对他有看法,包括王家人在内,说你姐夫太锋锐了些。”

    邵小瑟也清楚情况,“姐夫在军参内刊上发表的文章态度硬了些,却被指为了典型。”前些时候,关注国际形势的郑元通发表了一篇文章,表达了他个人的强势态度,他说“即便在和平时期,我们军人也随时准备去战斗,军人都强硬不起来,难道指望文人强硬吗?,“姐夫真是悲剧,他正值盛年,才43岁,去年才提中将,今年就给扔去进修了“……”顾丽馨叹气道“你姐夫就是那个牛脾气,一天就研究什么国际形势,说这边有危机,说那边也有危机,不过我很佩服他,做为一名军人他是合格的,军人要是没了警惕性就完子。”

    “姐,防长不是很欣赏姐夫?虽说他们不同“系但惺惺相惜,他没替姐夫说话?”

    “说了。”邵丽馨明眸里泪光闪动,“防长说元通啊,去军院加深一下理论和思想,如果国家有仗要打,如果那时我还是防长,我保证你郑元通是第一个上战场的共和国将军。”

    说这这里,邵氏姐妹双双溢出清泪,“姐,我姐夫铁骨铮铮他是共和国垩军人的骄傲!”

    一个典型的将军,一个共和国的中将,就这样带着职务入军院进修了,是冷遇;

    在四年的时候,国家形势不需要太强势的将军发表什么过激言垩论,也许他要沉寂的;

    几天后,斯政府防长赴华进行国事访问,与共和国防长一起交流两国防务的建设问题。

    而远在利比亚的艾莎也给唐生打来了电话,告诉他可以启动的黎波里的投资计划了,也就是说艾莎闻定要踏上她的女总绕之路了这条路从经济商业界开始,向政治领域渗透。

    第一个被派去和艾莎接触的是华远集团的执行副总裁所罗门卡丁,这个人选是合适的,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萨科齐辞去内政部长一职去竞选总统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当选。

    艾莎又问那个几特殊的专家为什么还没到?唐生答她说,在适当的时机他们会出现,原来唐生怕艾莎向他父亲说了这事激起卡扎菲的雄心壮志,所以不准备让专家们先露门,而是让他们隐藏在了民众中间,等华远的产业在那边建起来,他们将装扮成船工入企业服务。

    话说这些专家也没有选择,藤野奈做的很绝的,把他们的家属什么的全部给控制了。

    唐生又一次见到邵小瑟时,是她把大惊元亨集团法人卸去的时候企业换了法人,她名下的财产也全部给了那个永兴集团的卢永兴,至此,邵小瑟与老王家的关系进一步划清了。

    孩子问题上她坚决不让步王家要孩子也行,数百亿资不会过到他们指定的那个人名下,最终老王家也没办法只好选择数百亿计的资产而放充孩子,其实孩子在他们心中没那么重。

    现在的邵小瑟是无贵一身轻大悍元享也正式易名了,它成了淅南永兴集团的子公司。

    唐生也不怕投在大悍天然气的钱泡汤了,那玩意儿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不过因为邵小经。的抽身出来,他要改变与原大惊元亨的合作态度了,比如对方在辽汽发展方面提出了进军骄车的新战略,董事会一致否决,在江陵谨生而言,骄车战略要发展也是凤汽的事,和辽汽不搭边,而辽汽的中小型面包战略都丢给了凤汽,他们是轻装上阵只搞主业重汽,不想其它。

    卢永兴还以江陵谨生董事之一的身份和罗蔷蔷碰面进行了一番勾通,结果也是碰壁。

    唐生也不怕卢永兴耍什么手段,董事会决策方面姓卢的没几票,根本影响不了大局的。

    至于大惊天然气方面,他也不尿它,反正拆借款签协里写的明白,一年之内要是没有建设性的方面,拆款方将收回公司自己经营,要么大摔把钱都还出来,要么把公司给唐生。

    说起来也不多,才拆借了两个亿,只是看他们乐不乐意放弃天然气公司吧,唐生都不乐意把在斯国的天然气给大惊,这叫卢永兴很不满,拍着桌子跳脚指贵股东江陵谨生不作为。

    这期间碧秀馨和中石油进行了接触,签了,g亿美元两年期的合作协议,中石油则整军向斯国进发,去开采属于他们10亿桶的15储油另外场6亿立方的天然气他们也想要。

    这次合作是华远国际以斯方国际代办的身份合作的,中油给华远钱,华远再把钱共和国政府,政府这边则根据斯政府的订单支付军备,包括轻武、战车、坦克、飞机和防空导弹。

    而国际社会也引起了一番新的争论,共和国与南亚斯国的暧味接触很叫老美和欧盟吃醋,也叫老印发出了威胁论的呼声,它的论调是坚决支持老美立场上的,老美也在抗议。

    你抗个蛋的议,准许你卖武器给好多国家,就不准我们卖吗?大家谁也别挡谁的财路。

    当然这其中隐含的政治意义更为重要,老印则指出这是共和国在南亚建立战略桥头堡。

    斯政府对老印的论调给予反驳,我们只是在加强国家防务,斯里兰卡是主权的国家,而不是其它某一个国家的战略桥头堡,你们一向仰老美的鼻息,我们还怕被你们同化呢。

    这些国际上的争论唐生也懒得丢管,他依旧每天和唐谨椅着手臂在校园里爱柔情。

    在国内,大换届的政治氛围不仅令高层瞩目,就是国际方面也盯着这次共和国大换届。!~!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