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36章 邵氏危机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四月中旬的天气在鲁东来说也渐渐有了暖意,在今年的省市两级人大政协两会闭幕之后,章大书记这两天正在参加鲁东军区的第n次党代会,并当选鲁东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鲁东军区不是鲁济军区,后者是七大军区之一,军区党委书记和司令是谭国胜,鲁东军区在它统辖之下,虽说鲁济军区是七大军区中唯一的预备军区,但它的战力是非常强大的。

    而中午唐生见到的可不止邵小瑟一个人,同时出现的是另一个与她长的有六七分相似的熟美女人,唐生心里就猜到了,她是邵小瑟的姐姐邵丽馨,这位便装的女少将风姿绰约。

    记得某个京城公子讹传人家是王彦谆的情人,后来唐生得知邵小瑟与王彦悍的关系,就直接排除了关于邵丽馨的这个讹传,从她素洁端秀的坚毅神情中能看出,她会是那种人吗?

    在邵小瑟的介绍下,唐生和邵少将握了手,虽然人家没穿将军服,那沉凝的气质足以令一般人望而怯步,但是唐生这种见惯了各种大员高官,在她面前没有半点压力,随意的很。

    邵丽馨也从妹妹嘴里得知了关于唐生的不少事,实际上她现在和妹妹都不怎么被老王家看重,首先她们是女性,其次没有了王彦惊给她们撑腰,王家对她们的重视程度肯定大降。

    要不是邵小瑟手里掌握着王彦惊的挂名财产,他们就更不把这邵氏姐妹当回事了,眼下也正发生了一件大事,关于邵小瑟的,老王家人要把她和彦悍的孩子抱走,邵小瑟很难接受。

    可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她人微言轻,在老王家一个个子弟面前又算什么?除了被人家欺负就是被人家欺负了,另外不久前在大惊集团出现了一个新人物,地位仅次于邵小瑟,他是王家长女王彦芸的小叔子卢永兴,是淅南另一个商业大集团“永兴集团,的总裁年2月下旬,永兴集团正式入股大悍元亨公司,并持有引的股份。是邵小瑟之外最大的股东。

    而江陵谨生入股的仅仅是大淳元亨总集团的子公司大惊天然气公司,与之完全不一样。

    不过唐生没注意这些事,必竟是大惊总公司的事,大淳天然气公司的股东管不着人家。

    所以唐生也没注意到这是邵小瑟的危机,而出现这个危机的最初兆头是去年军委的部分人事调整,就象邵丽馨这位标明的王系将领就被军委给放到了地方,她现在就在鲁济军区。

    唐生毫不知情,困为邵家的动静他没有关注,只有老王家亲系子弟并上了副省级以上的官员动态可能被他关注,邵丽馨这样的女将军,在发展上本身就有局限,所以不被注目。

    而在今年三月份的另一次部委调整中,邵氏姐妹俩的亲哥哥邵宝帧因病住院,他这个部委的常务副部长(正部长级)居然以这种方式边缘化了,这是邵家的悲哀,也是王家的又一损失这不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是天意吧,五十出头的邵家老大居然给医院查出是绝症。

    所有这些因素交集成了邵氏的危机,邵小瑟今天领着姐姐来见唐生是有一些深意的,倒不是要倒旗靠向唐家,而是在不想受欺负的情况下寻求一些庇护,王彦惊去了,她和孩子孤儿寡母的,却要被欺负了,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担心,但一直没有显现,现在却露出端睨。

    吃饭的时候,邵小瑟直言不讳的谈了一些邵家的情况,邵老爷子和他儿子邵家老大双双蹲在医院,前者是垂垂老朽不久于人世,后者是病魔缠身也不久于人世,对邵氏二女来说,有一种天塌陷的感觉,其实年前邵老大就查出病了,所以三月份的调整他的职务在意料中。

    这今年过的让邵家姐妹非常的痛苦,坚强的邵小瑟一直也没流露什么,直到卢永兴入股大惊,王彦湘找她商量把名下大淳的股权大部分转给卢永兴时,她知道王家要做什么了。

    也不是说抛充你们,只是你们用处不大了,你还掌握着数以百亿计的王家隐形产业不大合适,本来王彦湘认为自己能控制邵小瑟,但是她无法说服家族兄弟们的统一看法,只能是让邵小瑟黯然退出了,老王家要孩子的扶养权是另一种对邵氏不重视的表现,邵氏真伤心了。唐生默默听着这些话,邵小瑟说的很隐晦,只是介绍大体的情况,没说半句王家的坏话,但是唐生多精明的脑袋,他能看不出什么意思?老王家无非就是甩一个包袱,把邵小苑、掌握的王家隐形资产拿回去,把孩子要回去,你邵小瑟想嫁人再去嫁,反正也没你什么事了。

    邵小瑟偷偷哭过,彦惊你走的早了,看看你留在世上的孤儿寡妻这日子过的?唉……

    唐生也没说什么,能怎么着?把邵姐邵妹置于翼下护着?这种事没法护,邵家是忠于老王家的,这是人家内部的事,外人插手的话就太那啥了,但是邵小瑟既和他说,便有所求。

    “邵总,你看我能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范围,我一定会帮你。”。唐生说话很有技巧,所谓的力所能及,就是不准备触碰那些敏感的可能挑起唐王两家冲突的底限,他没权这么做。

    因为唐生代表老唐家,倒不是他不帮邵小瑟,孤儿寡母的是叫人可怜,不管她以前是谁的女人,就说她现在面临的这种命运,某些人是太寡情了,王彦悍啊,你泉下可会瞑目?

    连唐生都替王彦惊叹息,你生前做了些什么?居然连你的家人都这样对待你的未亡人。做人是何其的失败?在外面失败也就罢了,在家里也这么失败?那真的要谈谈人品问题了。

    邵小瑟眼睛有点红,对唐生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她还是很感动的,从一开始没看错这个大男孩儿,他拥有一般人难以祈及的智慧和胆识,也拥有一般人没有的胸襟和魄力,他办事有原则,有立场,更有深度,他的所作所为远远超过了他所处的年龄段,他真叫人看不透。

    “唐生,我知道这种事很敏感,我也不会拖你下水,这会令你为难的。我只是觉得你会为我出一个好一点主意,你的聪明头脑是我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一颗吧,能帮我拿个主意吗?”

    呃,唐生莞尔,苦笑着瞅神色正容的邵丽馨,“一颗?我这幸好是脑袋,不是西瓜!”噗,本来育点压抑的气氛,让唐生一句话说的有了丝,邵丽馨和邵小瑟都笑了。

    “邵总,我想出出来的一般都是馊主意,你敢听?那我先问你,你想要孩子还是钱?”

    “孩子,钱对来我说没任何意义,没了可以赚。凭我的能力,养活孩子绰绰有余的。”。邵小瑟坚定的回答唐生,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曾经的爱消逝了,但对孩子的爱永不磨灭。

    “那就简单了,让老王家去选择吧,要孩子就别想要财产,要财产就别想要孩子嘛!”,子邵小瑟和姐姐一愕,“怎么你判断老王家的人会要数百亿姗十产还不要孩子吗?”

    “当然,从针对你们的这件事能看出来,某些人是薄情寡义的,你亢的;他们会要孩子?”

    邵小瑟没说话,想想也是,这么的薄情寡义还会要孩子?他值几百亿人民币吗?汗!

    邵丽馨却道“我担心的是他们都想要,老王家有这样的能力,估计会给小瑟留一部财产,然后把大部分资产和孩子全拿走,也许会给小珏保留去看望孩子的权力也许全剥夺。”

    “我就是担心这个,小胳膊扭不过大腿的,唐生,你给我拿个主意?”邵小瑟又道。

    “这个也很简单,你和丁海蓉结拜姊妹好了,王彦惊之死与蓉姐有莫大关系,她心下不可能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虽然她从没有表现过,但我清楚,蓉姐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去,让孩子认她当干妈吧,也许,这是唯一能令蓉姐减去心内负疚的灵药,我去说服她!”,邵小瑟清泪涌现,她知道如果丁海蓉认了孩子为义子,老王家再牛也体想夺走他了。

    反正丁王两家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了,再多一点龌龊也没点啥,唐生果然是有办法啊。

    丁海蓉在当夜就和邵小瑟见子面,她对唐生的宽容和理解是万分感激的,的确,王彦淳的死让她心里藏碰上内疚,自己不点废他的经脉他不会死,也许他会再一次蹦出来和唐生敌对,但不否认自己太狠了些,心疚那就难免了,唐生提议让自己认他的遗世子为义子,海蓉是乐意的,尤其这样能帮到孤儿寡母的邵氏,她也有种同仇敌忾的感觉,所以当夜就同意了。

    两天后的某夜,王彦湘出现在邵小瑟的别墅,言谈之间也不很激烈,就是催促邵小瑟把名下资产过到卢永兴的名下,又说京城的老爷子想念孙子了,你什么时候把孩子抱去呢?

    邵小瑟知道,孩子一但抱去就再也抱不回来了,这是摆明的事,她也就挑开天窗说亮话了,“彦湘,我剖明我的立场吧,我名下的资产可以全让出来,但是,孩子,我不会让的。”

    王彦湘脸色一变,勉强笑道“你也别太固执了,孩子必竟是老王家的,你心里有数。”

    “是的,我有数,孩子是我的王彦惊的,他去了,当母亲的就是唯一抚养人……”

    “是吗?如果你也去了呢?”王彦湘说这句话时脸色有些冷,但也真够让人伤心的。

    怎么着?还要把我杀了吗?邵小瑟淡淡一笑,“我也去了,彦淳泉下有知会找你的。”

    王彦湘脸色再变,心里却也不由一颤,又笑道“我开玩笑呢,你近人抱孩子上京吧。”

    “彦湘,有些问题谈不清的话我不会上京的,我也把话说明吧,孩子也是丁海蓉的干儿子,这些天在她那里,老爷子真要看,我会打电话让海蓉抱着去的。”这话令王彦湘傻眼了。!~!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