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2章 心,突然冰凉【第2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772章心,突然冰凉第2更

    王彦湘安慰了王涵两句,心下却是无奈一叹,你以为姑姑把你塞入虎口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他吃你啊,当他把你吃了,姑姑就让他知道吞下了定时炸龘弹的滋味是什么了,忍着吧!

    如果王涵知道姑姑的最终目的是把自己牺牲掉来换家族的新优势,可能会感觉悲哀。

    王彦湘的准备是充分的,她方方面面的着手,把能利用的一切不清了。

    另一方面,让虞风亭、梁南、麦家林耍小手法,把苗俊柏、林晓亢等几个人聚到一块去赌,没钱给他垫上,输了让他们签单画押,有了这些赌债,就把孩子们拴一块了,这玩意儿给他们家人递过去也得有个说法,你家子弟挥金如土啊,我们的钱也是钱嘛,不还不行的。

    苗家要上一条船,他还联挂着谭家小妞儿,虽说是孩子间的小联系,但二人两情相悦,放到家族层面上对话,老苗家和老谭家也会考虑的,却不会视之为儿戏,这也是种优势啊。

    再就是通过控制林晓亢接近林大省长,以此来扭转鲁东的政治形势,从而形成以章林苗三巨头的新鲁政治中心,而把第四号人物唐天则隔在外层,在2004年后,政治上的书记碰头会基本没多大作用了,为什么呢?班子里的三个书记很难尿进一个壶了,此会不开也罢。

    但是,在鲁东,书记碰头会一但形成的话,那唐天则就无法渗透进决策核心了,他不是书记,如今这班子里一正两副,一共就三个书记,一般来说大二书记肯定对不了头的,第三书记聪明的话,会保持中立,而不是偏向哪一方,这样的话,一度决策大事的书记议会形式就彻底没落了,国家减副之前,那就是书记碰头会决策一切的,班子常委会却被架空了。

    王彦湘就是想为章启明创造出这样有利的政治形势,副书记苗建国相对来说好说一些,他太油猾,哪边形势好他往哪边贴,而林之茂省长呢?地方系色彩分明,可你挟在几大家族利益倾扎中,你不会选择站队的话,可能哪头都不讨好,你想在各家族形成的圈里突围也难。

    对于林之茂来说,他最好的选择有两个,一是坚定的走自己的路哪边也不站,一是坚定的站在一方,把自己的荣与辱与之拴在一起,如果你想学墙头摆动的草看风向,并不讨好。

    任是谁也最讨厌那种立场摇摆不定的猾头政客,人家担心你会出卖人家的利益,今儿给你点好处你站过来了,明儿你又搭住了另一方伸过来的橄榄枝,这样的人会有好下场吗?

    所以现在最为难的不是省委书记章启明,也不是副书记苗建国,更不是常务副省长唐天则,而是大省长林之茂,他处在几大家族的合围中,他端着一碗水,端不平就泼自己一身。

    王彦湘知道让老林下决官并不简单,所以要利用他家儿子把他绑过来,看他怎么化解?

    林晓亢懂个屁?赌呗,赌输了都有人给结帐的,赌赢了有妞儿玩,有洋酒喝,他也乐意和苗俊柏这样的大背景子弟混一块,他认为自己和苗俊柏联手在一起如以横行鲁中全境了,加上虞风亭虞哥这个章书记的准女婿,三个人就是鲁东太龘子党的铁三角,试问谁为抗手?

    我们不能不说,王彦湘把鲁东政治核心权力层的某些微妙局势给打破了,这种影响现在还没有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它已经在酝酿了,达到临界点时,它将暴发出它的吓人威力。

    手里托着高脚杯的王彦湘,身上只着半秀明的纱质短睡裙,隐隐约约能看到她内里真空的光洁,饱实的双陀挺耸,平坦的小腹无有一丝一毫的赘肉,黑色的丰盛绒丘傲然凸起,撩人的一塌糊涂,丰腴,说肥不见多少肉,说瘦没露多少骨,均匀至极境。

    沙发上是同样睡衣裙的邵小珏,她也是今天从辽东花城赶回来的,因为江陵瑾生宣布要收购辽汽一事,她与唐生的谈判合作也进入最后阶段,看情况,小插一脚进去意义不大。

    “……我们实在是没太大能量,就说收购辽汽吧,和唐生谈十亿的入股,但这十亿扔进去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想强势控股辽汽,没200亿是不用想的,二十分之一的概念,汗!”

    说到这里,邵小珏就苦笑了,她的目光没有往王彦湘身上溜,而是停留在她的脸上。

    她不敢看她身子,她怕王家这个女人误会了,别人不清楚王彦湘的底子,自己是清楚的,有人以为她惯于享受,甚至在私下里养着小白脸儿,实则这是一种掩饰,其实她嗜女色!

    酒下了肚后,稍微有一点燥热,可入喉时它是清凉的,这一点邵小珏是有感觉的,隐隐感觉有一点不对头,但也没有怀疑什么,当王彦湘坐过来时,她发现自己腹下有热浪卷起。

    “小珏,大敦要参入进去的,十亿太少了,我们砸锅卖铁也要凑五十个亿,我帮你想办法,先和江陵瑾生混在一起,以你的头脑加上我的运筹,我们会输给一个小屁孩儿吗?”

    手轻轻搭在了邵小珏肩头,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姐妹友好,空气中却弥漫着不寻常的味儿,邵小珏有一点恍惚,一瞬间的恍惚,脑海中有了错觉,似是给王彦敦搂住了一般,有一种想靠入他怀里的感觉,随即神智一清,却发现自己已经靠进了王彦湘怀里,怎么会这样?

    “嗯,我尽力吧,彦湘,总之这个唐生不是易与之辈,呃,我感觉有些燥热呢……”

    借着说这话的功夫,她想把身子从王彦湘侧怀撑起来,哪知放下了酒杯王彦湘更紧的搂住了她,而且很直接的伸手托在她左胸下,纤指由下而上裹捏着自己的玉陀,“小珏……”

    “彦湘,不这样可以吗?我和彦敦的事也不瞒你,我们的孩子都快三岁了,你不信我?”

    “不是!”王彦湘眸中有更精灿的光芒,手更有力的捏住邵小珏左峰,不知为何,她竟感到一阵的舒畅,小腹下卷涌的热能更加汹涌,难道酒里有问题?彦湘你为什么这么做?

    一瞬间意识到了王彦湘的做法,邵小珏心里不太能接受,可是生理反应却恰恰相反。

    “小珏,别多心,从认识你到现在,我一直都欣赏你,彦敦出不来了,出来也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他怕心也死了,而你,是正常的女人,有旺盛的生理要求,你为了王家和彦敦又要忍辱负重的与姓唐的去接触,很危险的,我不是不信你,但是我要做的就是让你守一而贞,不是只有男人才能叫女人倾泄生理,从前你是彦敦的,现在你是我的,王家的女人要从头做到尾,我替彦敦照顾你……”她柔声而有力的说话中,把邵小珏推倒在了沙发上。

    泪水悄悄的溢出来,邵小珏躺在那里时,身体已经热烈反应了,可是她的心却冰凉。

    从邵小珏睡裙下揪掉了她的小裤,王彦湘的手指随即陷入邵小珏黑绒绒围裹的鲍缝是去,那里早已泥泞一片,她叫自己的手指滑动着,挑着那突凸的相思豆,“很爽,不是吗?”

    “是的,谢谢你,王彦湘!”邵小珏的心给刀子狠狠捅了一下,同时她把张开了,“手指不是很舒服……”她的手抚着王彦湘,心里有个声音叫你可以趴下给我的,龘人!

    王彦湘也听出了邵小珏语气中的不满,她缓缓俯低螓首,“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不过,小珏,我们会相处的更融洽,我必须改变你的性取向,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也必须这么做!”

    当邵小珏淌着泪接受王彦湘的亵渎时,她心里生出了无比悲哀的感受,这是信任危机造成的新悲剧,也许将来某一天会出现其它状况,彦敦,那时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姐姐吧!

    邵小珏被迫享受的同时,唐瑾也刚刚享受过,正和唐生缠绵的拥在一起,香体细汗层层,骨酥感侵心浸肺,软软趴在他身上,只有喘息,唇瓣还贴在心上人的颈下磨擦着、轻蹭着。

    唐生双一手包裹着唐瑾翘生生的玉轻抚着,狠不得将她揉入自己体内去,刚刚给唐瑾唆喷的喀秋莎还半支棱着光脑袋在美女手指下翻颤着,唐瑾喜欢它渐渐变的绵软的过程。

    “王涵洗澡出来的样子真的很美,她故意戴眼镜装丑了,平时也不是大咧咧的,倒是你一出现她就变了,也许她自己没注意这些变化,在我看来,却是很明显的,她还是嫩啊!”

    唐瑾有点老气横秋了,不否认跟着唐生以来,她的见识和智慧成几何倍数在翻升着。

    “嫩点好,嫩点显得纯真,不会予人妖媚感,瑾瑾,王彦湘的目的不是派她来探我们消息的,她的险恶用心是要牺牲掉这个王涵,让她和我沾上,那时候,她才能显出威力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放心了?也就是你不会吃掉她?”唐瑾的唇没有离开唐生的颈。

    “在你眼皮子底下我敢吗?事关体大,我也不是不分轻重的,没情感基础这事不好做。”

    唐瑾哧哧的笑,“你少迷惑我吧,人家是三岁小孩嘛?不过,我觉得王涵挺可怜的。”

    的确是这样的,唐生也有这种感觉,王彦湘开始就把王涵这张牌打的悲情了,她要是不悲情,她的作用就发挥不了,不能不说王彦湘够狠心,这个女人无所不用其极,那么,也可以推断出其它方面她也在极尽的挖掘着各种可能性,于是,一个个人的形象在唐生脑海闪过,虞家姐弟、邵小玉,还有苗俊柏、林晓亢……对,苗林之辈,利用的好,可能演变出新形势。

    午夜深寂时,手机一响蛮吓人,唐生接起来,宁欣的声音传来,“藤野奈来泉城了!”!~!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