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0章 布局【第4更 求月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770章布局第4更求月票

    国庆前夕,辽东汽造事件腾的沸沸扬扬,直到九月下旬,辽汽老总娄正清重回集团。

    至此,辽汽工人们的情绪全数被抚平,而同一时间,省委也开会讲了一个问题,思想上问题,要淡化个人英雄主义,要改变所有职工个人崇拜的非正确观念,辽汽是国家的,不是个人的,诸如此类的罢龘工事件给许多人敲响了警钟,企业党组的工作没有做好,要加强!

    唐生与邵小珏的谈话也在那天午餐中进行了初步的意项交流,邵小珏也很猾的,没露龘底牌,只是表示了对辽汽的兴趣,唐生倒是大方的问她,大敦准备出多少钱?邵小珏没说。

    转过头,王彦湘也到花城与邵小珏见了面,把她和一汽老总的勾通说了一下,一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多抽出20个亿,对于小巨无霸式的辽汽来说,20亿无疑是杯水车薪。

    这天,远在大洋彼岸的梁南打回了电话,说是找到了澳州赌王徒弟,不日就与他回国。

    王彦湘就开始策划新的动作了,她告诉邵小珏,既然不能控股辽汽,那就大敦一家去搅和吧,其它集团不参与了,给人家壮声势的勾当也不落好,何其苦呢?其它方面动脑筋吧。

    在青市,住友重机驻青市分公司总裁中村有助却迎来了藤野家的小姐藤野奈,这个有东南亚女王之称的藤野奈是个野心勃勃的女霸王,眼眸中都藏着凌厉的杀机的,她手上沾的人血可不在少数,纵横东南亚数年,与灰色势力不断的倾扎,不够心黑手辣怎么生存得了?

    而与她有联系的不少东南亚大佬们正是澳州赌王的债主,他们的钱也不是冥钞,凭白的给人家掠去心中都憋着怨气的,麦赌王入狱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其实是给人家弄死了,你以为你进了监狱就没事了?钱不用还了吗?不还就灭了你,也不是给你买棺材了,不算完。

    那么,这就牵怒到了赢走麦赌王钱的那边,只是东南亚的势力很难在国内起什么作用,想做点什么都做不了,这次藤野奈入了中国,给东南亚大佬们带了希望,他们没什么产业在中国境内,只能代助藤野家族的力量了,对他们来说赢了钱的家伙是巧取豪夺,岂能容他?

    各方面秘密联系中,各种势力在集结中,各种危机在酝酿中,藤野奈却成了主事者;

    中村有助奉藤野奈为大小姐,比对藤野望更为尊敬,他清楚藤野望之所以狂妄,是因为他有个很牛势的姐姐在东盟撑着,各种的灰色收入都是他姐姐在坐地分脏,她是东盟那边黑灰色利益聚集的旗标,她拥有广阔的终端市场和隐形渠道,经营的药丸和v业都十分发达。

    就是这样一个人悄悄进入了国内,难道国内就没有察觉吗?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喽!

    谁让你太有名了呢?会有眼睛盯着你的,不管你用什么身份在掩饰你的真面目也没用。

    在京,总二部长唐天泗就接到了相关汇报,“……东盟黑灰色的巨佬一只踏入了我们国境,目前以隐蔽的身份在鲁东青市,她的真实身份是住友重机股东之一藤野家的女儿……”

    唐天泗大体看了看那些材料,略微沉吟了一下才道“人家在外面有什么其它作为咱们不用管,必竟住友重机在我们国内的商业发展是正规的,能站在阳光下,盯着她就行了,只要她没有违反国际公约的行为就不用理她,这个资料发一份给北六区,让他们心里有数!”

    关于唐生与藤野家族的一些恩恩怨怨,唐天泗还真的不知情,唐生也没和他说过这些。

    倒是公龘安部的钟怀仁多少知晓一些,唐生把端木真和白巧巧备案成国际刑龘警是通过钟怀仁办的,所以老钟心里有数,只是他也没和谁提起过这些事,必竟只是小节,而不是大事。

    很快,在花城的宁欣就接到了十九处驻花城的分处汇报,说是总部有特殊资料抄送。

    当晚,宁欣就知道了藤野奈入国内的消失,但她和唐生说这事时,唐生剑眉挑了挑,藤野家也很能折腾呀?藤野望死了,明川也去了,现在又蹦达出一个藤野奈?怎么都是男人崩溃了女人跳同来?老王家蹦出个王彦湘,藤野家蹦出个藤野奈?都是冲着我来的吧?嘿!

    不用唐生吩咐什么,宁欣就给十九处鲁东分处下了命令,牢牢盯着那个藤野奈,随时汇报她的特殊行为,一但有所逾越也不要对她客气,中国可不比国外,社会稳定压倒一切!

    另外,唐生考虑的东西更要远一些,就国家与东盟的对话,会不会受到东盟经济社会的广泛影响?这个很难说;在03年时国家与东盟发展到了战略协作的高度,对话是常有的。

    在唐生记忆中,到09年后,国家与东盟才正式签定自贸区的协议,02年就开谈了,谈了七年呀,其中的波折可见一斑,他脑海里也就开始酝酿一些东西了,这个是国际大问题。

    这夜,拉斯维加斯飞中国的飞机也在青市国际机场降下,梁南与一个低调打扮的三旬男子一下飞机就换了飞泉城的飞机,这个人正是澳州赌王的得意传人,有个英文名叫杰斐!

    三十多岁的杰斐在拉斯维加斯混的并不如意,这也是他乐意跟着梁南回国的原因之一,澳州赌王已经不存在了,一败涂地之后,家业都在一夜之间倾崩干净,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杰斐的中文名叫麦家林,他也是麦氏一族的,师傅输光亡于狱中,他有心回来报仇,但架不住东南亚一堆巨佬的索债,就怕报仇没报成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吓得他不敢回国。

    不是梁南说有国内大家族给他撑腰,并会替他摆平债主问题,他也不敢轻易回来,倒是以前听师傅说过国内有个亲戚有通往高层建筑的关系,梁南的叔叔是省部级官员,对他来说也很有说服力,他决定回来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再潜回拉斯维加斯混呗,没什么办法的。

    其实麦家林在拉斯维加斯也混的不大如意,混得好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容易返回亚洲的。

    半夜时分,梁南、麦家林在泉城某别墅见到了王彦湘、虞姬美、虞风亭等人,他们也是想看看澳州赌王麦家林是个什么货色,如果只是个滥竽充数之辈,那就趁早让他滚蛋吧。

    麦家林从小和麦赌王学艺,本身也是有些特异功能的异类,只是没有出类拔萃而己,但是赌术还是相当厉害的,有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趋势,他身姿俊拔伟岸,倒是颇有男人味。

    牛刀小试之下,各种赌具是无一不精,那手法也和变魔术似的,甚少叫王彦湘等人没话说,比王彦敦这个赌徒厉害的多,在场的几个人谁也看不出他耍鬼或出千,赌技出神入化了。

    梁南也道“……当时唐生和麦赌王赌那一局凭借了不少运气的,如果我们提前准备充分,再开一局和他赌的话,胜的把握是极大的,赌技只是一方面,运气,手段缺一不可!”

    麦家林也是自信满满,表示非常有信心,他说在拉斯维加斯也没有遇上过对手,只是自己在那边没有背景和靠山,根本不敢显示太多的实力,就怕搞个不好给人家收拾掉就惨了。

    虞姬美却道“姓唐的未必和咱们再赌什么吧?想在这方面偷他的机,我看未必行的通!”

    王彦湘眸光一闪,“赌女人他未必赌,赌钱的话是有可能的,再就是赌资产,嗯?”

    别人都没有说话,她笑了笑,“不论赌什么吧,梁南和麦先生准备关于赌的一切,其它的交给我们来运筹,至于什么时候赌不好说,但赌的时候你们必须给我拿下了,明白了?”

    梁南和麦家林双双点头,前者道“请彦湘小姐放心,我们一定精心设计,细心准备!”

    次日一大早,王彦湘就给邵小珏打了电话,说了麦家林到了大陆的事,开始设计赌的事宜了,至于如何吊唐生上勾还需细细的思量和策划,这次要从各方面把这个小滑头套进来。

    邵小珏说我也细细琢磨一下,唐生可不好哄的,要是说法太肤浅,只怕他不会上当的。

    泉城这边另一张牌就是王涵,她和唐瑾的关系也好的不得了,不经意之间流露出了想和唐瑾住一起的意思,唐瑾也是会装,唐生和她说了王涵的底子,她也就心里有数了,但她不动声色,还是一付和王涵有距离的模样没答应要她同住,越是这样越叫王涵不怀疑她已察觉。

    唐瑾受了唐生的薰陶,那叫一个会装哦,而且摆出的纯洁模样打死你都不信她是骗你。

    不过唐瑾却发觉王涵御掉眼镜后更更清丽秀靓,她是故意装扮成眼镜女的形象不惹眼,怎么着?怕羊送进狼口里给唐生吃掉吗?可怜的你怎知我家的那头狼已张开了血盆大口。

    具体是谁在沾沾自喜,现在还不好说,一切要看落幕时的结果,谁笑到最后谁才赢啊!

    国庆到来的前一天,丁汉靖飞赴京城,出席国庆大典,因为他是中政局委员之一。

    也是在这天,楚雄东、华英雄正式代表江陵瑾生集团,透露出了要收购辽汽的意向。

    这天,辽东日报、经济报、晨报、晚报、午间新闻都播报了这一惊人的消息,结果这个消息真的很震动,“……来自江中省的民营资本集团江陵瑾生准备斥巨资收购辽汽集团,目前,江陵瑾生楚雄东、华英雄两位副总和辽汽集团老总娄正清也进行了非正式的接触……”

    这样一篇报道在国庆日被人民日报、京都时报、经济日报、财经日报转刊转载。

    对于入京的丁汉靖来说,辽汽事件中倍受注目的辽东省委也在这篇报道中缓了口气,而这天,一直下跌的辽汽股票终于刹车了,下午收盘时居然有了反弹迹象,丁书记笑了……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