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26章 二十亿的买卖【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周五,阴历十一月三十,再过一天就迎来崭新的2006年了,可就在新旧交替的大好时节前夕,王彦敦却又上了庭,被泉城市中院给判刑了,保外就医的他竟是又犯了罪。

    这次下手的目标是现职警务人员,有影带为实证,从犯更是四位身份特殊的人员。

    那盘带子是给剪掉的,后面不该有的内容自然给宁欣删除了,该有的内容全有,说服力奇强,这边一判,材料什么的就呈给了省高院,最终认定王彦敦罪行极其恶劣,又是保外就医期间再触刑律,二罪归一,结果直接判了个无期徒刑,这个消息当天就传入了京城……

    在江中,梁锦光感叹无名,喃喃低语天妒英才,王家老么这辈子是完了,完了啊!

    在鲁东,章启明面沉似水,默然无语,有什么好说的呢?成也蓉女,败也蓉女,天意!

    在京城,大雪飞舞,又是瑞雪兆丰年的告兆,可对老王家来说,却是另一次沉重打击。

    “彦敦的事怎么和老爷子说?”王家老二王彦启心情十分沉痛,老么,真完了!

    “说?你有脸去说,还是我有脸去说?气不死老爷子不行是吧?”王彦德眼瞪的老大,“老么他自做自受,就让他自生自灭吧,他从小就傲性,就自负,就自信,这就是下场!”

    老三王彦章、长女王彦云、次女王彦湘都哑口无言,有的抹泪,有的面无一丝表情。

    “可终归怕瞒不了老爷子,万一给他知道了,我们……”老二彦启说着就停了声,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就老爷子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气他的话再活年有可能,非气他就难说了。

    王彦德摆了摆手,“那也得瞒着,通知所有的人,不要提老么的事,也封闭所有进入老爷子视听来源的这一消息,瞒几时算几时,总不能叫老爷子大过年的气晕过去吧?唉……”

    同样,丁家的反应也是有的,大家都不知道内情,但对王彦敦这个可是恨到了极点,然而家丑又不能外扬,丁大小姐被未遂的丑事能曝光吗?泉省中院开庭都是内审不对外。

    王彦敦也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栽的这么快,不是得了魔症非要勾回丁海蓉,也许能多蹦达几天,按唐生的布局真没准备这么快收拾掉他,论正面战场的争锋,无非是商兴商败、政浮政沉,怎么也不会把人判个无期徒行嘛,光是这些也倒罢了,只是丁海蓉最后下手比较狠。

    蓉女一开始计划收拾他时没准备那么狠的,如果他真是实心实意的非要勾回自己,只怕有些戏份都不好演,哪知一进门就给人家收拾惨了,却也叫蓉女没啥顾忌了,最后一指戳的是狠,戳废了王彦敦的骚脉,他那个玩意儿这辈子除了尿尿用一用,其它能是肯定没有了。

    最主要的是这指不主要针对某些能,它是绝情绝欲的,它让你彻底断绝那种念头。

    丁海蓉认为,王彦敦对他自己迷恋和自负自信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征服了女人的荣虚心上,另外就是男人对美色的那种无穷,绝断他这一念想,也许他能活的不累些吧?

    一个王彦敦的又一次入狱,牵累的好多人跟着好活不了,比如虞姬美、比如邵小钰、比如和他有联系的好多人,有的为他不值,有的为他嗟叹,有的为他流泪,有的痛心痴首。

    他们都恨一个人,丁海蓉,不是她的话,王彦敦不会毁掉,虞风亭说对了,成也是她败也是她,她就是王彦敦的白虎星,尤其虞姬美把丁海蓉恨进了骨髓里去,邵小钰也一样。

    这期间,没有人去关心—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谁?碧宗元,但是有人还在与他接触着。

    “……不管你用什么方,你只要能帮我把丁海蓉搞的身败名裂,我给你十个亿!”

    泉城,某咖啡馆里,碧宗元皮装革履的坐在一个女人对面,邵小钰,竟然会是她?当一个女人涌起疯狂的恨时,她就不存在理智了,她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替男人复仇,替他出气。

    对她来说好不容易盼出了男人,转瞬之后又一个无期徒刑把他放了进去,天塌下来又怎么样?不比这个更可怕吧?多了不说,至于未来十五年你别指望王彦敦重获自由了,就算老王家有能力,可是老丁家也不是吃素的,人家多恨王彦敦呀?会牢牢的盯死你,不信看着!

    “十亿?哈……你可真有钱,不过这个事不太好搞,王彦敦多牛b的人物,都没搞过丁海蓉,我行吗?我怕是难以胜任,你另请高明吧!”碧宗元如今学奸诈了,他是以进为退。

    邵小钰也知道有难度,可是眼下就能找上这个姓碧的,何况他是认识蓉女的人,具备暗算她的优势,别人你找谁呀?自己的男人被这个女人毁了一生,她却在外面逍遥?不公平!

    “我不信十亿对你没吸引力?你给我一盘与丁海蓉的影带,我就付钱,怎么样?”

    碧宗元也是狠咽唾沫,盯着眼前这个秀美的三旬,他感觉骚根子在彭涨着,别说,王彦敦的女人就是有味儿啊,“……我要不试试?不过,我有个附加条件,你,我看上了!”

    邵小钰脸色有些苍白,牙关在发抖,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竟然敢奢望我?“我加钱!”

    “嘿……钱太多也没用,有些东西是钱买不来的,你看,王彦敦不走进去了吗?你不得守活寡啊?我知道你是他的,别装什么纯嘛,我无非是干你两炮,干过了一拍两散!”

    “我再给你加五亿,你用这些钱能玩太多女人我不会给你的,你同意就成交!”

    呃,又五亿?这样也能敲到钱?碧宗元咧嘴又笑了,“看来你很在乎,那再加五亿吧!”话说敲诈也上瘾啊,看出了邵小钰要保守,他就狮子大开口了,不怕你点头。

    “行,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办到我要求的事。”邵小钰是铁了心了,为替王彦敦报仇,为了打击丁家一下,她不惜花个十亿二十亿的,元亨还能筹措出这些钱,卖产业也要筹,男人都没了要产业有什么用?太伤心了,我的儿子没父亲了,有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啊!

    次日中午,唐生和蓉女、宁欣去参加刘光震儿子的婚事了,省委市委来了一片官员庆贺,虽然尽量的低调了,可是人家来了你也不能往门外推,连京城老丁家的丁汉忠都来了呢。

    丁汉忠也是来看看侄女,差点给王彦敦那啥了这孩子啥命啊?总得安慰她几句的。

    明天就是元旦了,市面上一派喜气盈盈,但是有些人却愁苦的只能在角落里掉眼泪。

    碧宗元筹划了一夜也没想出个怎么来达成邵小钰要求的办来,nnd直接去和丁海蓉商量吧,用强,肯定不行找死的份大,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她才是至高策略。

    元旦前夜,碧大少壮起胆子约了蓉女,凭借自己姐姐和蓉女的交情,约她谈点事还不给面子吗?果然,蓉女是给面子的,她以为碧宗元有涉及到某些案子的事要走她的后门呢。

    约在有一点小情调咖啡屋这些蓉女也不在乎,见到碧宗元时,他就忐忑不安了。

    “有事就说呗,拿我当你姐也行,必竟我和你姐姐交情不错的。”蓉女还笑着呢。

    “那啥,这个事真、真不好说,同不同意你答应不煽我行吗?”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噗,蓉女把咖啡差点喷了,“不至于吧?有啥不能商量的?说吧,我答应你……”

    “行行,眼下这不是有个二十亿的大买卖嘛,非得蓉姐你帮忙,事成之后咱俩一人一半,哦不,你多一半,我少一半,不不不,咱俩二八开,我二,你八,只要姐姐你同意!”

    蓉女就有点迷糊了,哟,二十亿这么好赚啊?“你这买卖听起来好象很好赚?”

    “那是,相当好赚,就是、是怕姐姐你心理上有障碍,其实我觉得吧,不算啥的……”

    “暧暧暧……别扯这些没用的,你直接告诉我怎么帮你不就行了吗?”蓉女直截了断。

    “就是我请姐姐你和我拍一记实片,我直说吧,有人出二十亿买这部片子,咱俩的床片!”

    噗,蓉女直接把咖啡喷了他一脸,她就怔住了,什么?你来说服我和你的?“你头是让门挤了还是叫驴踢过了?”她没有直接暴发,因为碧宗元是商量的口气,挺搞笑的嘛!

    碧宗元吓的蹦起来了,一边抹脸上的咖啡,一边往后退,“蓉姐,你别打我,你、你考虑一下嘛,对不?二十亿啊,换成现金能堆一房的钱,不就搞一炮吗?爽也爽了,钱也赚了。”

    蓉女真的无语了,她就发现碧宗元越来越可爱了,这种事他都给和你商量,你太牛了。

    “你信我现在掏枪崩了你不?”蓉女捻着咖啡杯,这句话冷不丁就冒了出来。

    碧宗元双手连摇,“别价,别价姐,不同意算了,生意不成仁义在,犯不着,我……”我还是先跑吧,他头也没回撤丫子就跑了,尼玛的,看来这二十亿不好赚,有生命危险。

    蓉女没气,反而是笑了,然后给碧秀馨打电话说了这事,碧秀馨直接翻了白眼。

    半个小时后碧宗元给姐姐叫到了面前,一句没说先挨了正反四个大耳光,给抽的眼冒金星,“你想死了是不?我怀疑你现在iq低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你要不把你亲姐姐干了吧?”

    “姐,姐,你听我说,反正蓉女也是二手货,我干她一炮咋了?二十亿啊……”

    啪,第五个耳光,碧秀馨气的脸都白了,“明天太阳出来之前你消失在泉城,如果唐生要杀你,你姐姐也护不了你,你有多远跑多远,等安全了你给我挂个电话,我给你寄点生活费。”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