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98章 吟诗赌酒(上)【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598章诗赌酒第1更

    也不是非要去什么豪大场子的酒吧,他们只是随便找了一间iǎ酒吧就进去坐了。

    酒吧也有包厢的,相于来说,到了零辰一点的时候,这里的人就很少了,七零八散的就剩下一对一对的恋人了,他们五个人算‘团伙’了,所以还是开个包厢才不会影响别人。

    漫的轻音乐悠扬起,令人心情舒畅无比,把酒坐聊人生,还是一件美事,尤其是与美女聊人生,高iǎ山兴致是相当的高,他主动和庞娟儿坐一起,这边是唐生和仝杜二女。

    点了一些果盘之类的,酒杯就先摆了上来,酒推荐,“我们店里有较好的雪莉洒…”

    “什么雪莉啊?没听说过……上什么路易十三十六的吧,轩尼诗、人头马都行……”

    高iǎ山这么一嚷嚷,酒就汗颜了,他还说什么呀?扭身要走时,唐生却开了,“就上点雪莉吧……”他挥挥手让那酒离开,高iǎ山楞怔了一下,不是吧?雪莉算什么名酒?

    倒是仝倩倩、庞娟儿她们也觉得高iǎ山有点死要面子了,你说你屁大个少校军官,还在我们面前摆谱儿?怎么我们没喝过轩尼诗吗?吓唬人啊?你白比唐生大了几岁,这么浮华。

    高iǎ山也看出气氛不大对劲,因为三女的目光令他有点受不了,尤其庞娟儿更拿眼剜他,“嘿……那啥,我、我就是喝过轩尼诗这些破玩意儿了,一时怕改不了习惯,你们别怪啊!”

    “呸,就你?屁大一iǎ营长一少校?你说你月薪多少?你还喝惯了轩尼诗?你一个月薪水够买一瓶轩尼诗的吗?做人要本份、要诚实,别那么虚伪,我最看不起这种人。”

    庞娟儿是直子,一开口就喷了高iǎ山,应该说对他蛮有好感的,可没想到他这么虚伪,你说你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你是喝轩尼诗的身份?你是军人好不?另说你的家势很牛?

    感情她们三个都不清楚高iǎ山的底子,只当他是和卫司令有关系,其它的还真不晓得,就拿仝倩倩来说,老爷子也曾是军方的大牛人,可她也不过是个军医,上学时在老家,大学时在外地,她基本就没在京城呆过,所以对京城公子圈很陌生,那肯定不认识高iǎ山。

    怎么说呢,反正在三女眼中,高iǎ山就是有点iǎ背景,他老子也不会超过少将这一级。

    没错,三女没低估高iǎ山的家势,iǎ山父亲高宏建眼下就是少将,02年才授的少将衔。

    只是她们没想到,高iǎ山的爷爷是军委那个高老头子,加上这一层的话那就牛b了。

    庞娟儿的家势也吓人啊,她三叔叔庞德权在江中省军区的,是军区参谋长,级别。

    庞老爷子和仝倩倩的爷爷是莫逆之jiā,不过庞老爷在97年时就从总政主任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因为得了一些病,身体不允许老人家再为国家和人民服务了,所幸现在还康健。

    相对来说,杜琳琳家势比仝庞二位略低一些,她爷爷也曾和仝庞同一辈,但在时期就悲剧了,所以杜家后来不怎么强势,要不是仝庞两家照顾,杜天林今天也当不上旅长。

    庞家算是一将领了,庞老爷子是退的早了些,但他三个儿子都是好样的,老大庞德义(庞娟儿父亲)中将是七大军区之一辽东军区的副司令员之一,老二庞德孝少将是总政宣传部长,老三庞德权就在江中省军区任参谋长,庞娟儿母亲是解放军总医院的副院长()。

    仝倩倩在第二军医大(沪)进修时,庞母惠明凡正在军医大任副政委,兼着一学科的教授,可以说是仝倩倩的导师,双方关系是极近的,后来仝倩倩在一次汇报演出中临时出了风头,就跑到了江军省文工团和庞娟儿了,因为这事,让惠明凡骂坏了,说她不务正业。

    同样的,庞娟儿也不务正业,她也不是专业的文工团演员,最早是军科院出身的。

    就是杜琳琳是角放军艺术学院的高才生,暂时在省军区文工团,她的目标是总政歌舞团,因为三个姐妹关系好,一下凑到一块,也是一齐不务正业,仝庞二女跟着杜女学杂技。

    为什么要学杂技呢?杜女说能拉身条,前凸后翘什么的,把仝庞二女一忽悠就是一年。

    论仝庞两家在军方的影响也是有一定基础的,两位老爷子在位时,与之相联系的军方将领也不在少数,现在也都在各军区或各集团军任要职,谁要是低估人家的影响力就错了。

    唐生对庞家不太了解,但昨天听陈姐说仝家有一定影响,仝老爷子必竟曾是军委委员。

    他倒也希望高iǎ山能和庞娟儿有个结果,军方的影响力一定要存在,而且还要扩大。

    自己与仝倩倩jiā往,不求‘泡姑姑’吧,也要成为朋友之类的嘛,这新一代子弟的jiā往要幅未来好几十年的,各家的关系彼此相联系在一起,就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有军队才有人民的一切,军队更是政权和国家安全的绝对保障!

    高iǎ山呢,现在也低调的很,不会在谁面前曝光自己的身份,那样没意思,让人家用很惊异的目光望自己?好象在看iǎ丑?他现在觉得特没劲儿,不若学唐生装低调,永远的扮猪啃老虎,悄悄的释放那种气场,比嚷嚷着‘我是谁的孙子’更来的有,装b很爽啊!

    比如现在被庞娟儿鄙视了,高iǎ山也只是干笑挠头,“是啊,是我太虚伪了,我改!”

    要改,把这些病再改了的话,装b就更有境界了,就快达到唐生的那种程度了。

    唐生这声笑道“其实雪莉酒也是不错的,一直就是西班牙的美酒之一,只是它很低调,不象轩尼诗人头马在国际上有那么华丽的名声,上世纪七十年代西班牙葡萄酒行业又揪起了大变革,为那些美酒又加入了新的理念、新的配方、和新的营销手段,雪莉酒就更出名了,有人这样赞美雪莉酒,说它是装在瓶子里的西班牙阳光,嗯,不是我说的,是莎士比亚!”

    汗,高iǎ山有点傻眼,唉,看来装b是需要文化底蕴的,我与唐生的差距太大了啊!

    仝倩倩、庞娟儿、杜琳琳都望着唐生l249出讶年纪,你懂的可真不少啊?

    “那啥,iǎ唐同学,就算我这个军人没多深的文化,你也不用搬出莎翁来鄙视我吧?”

    噗,三朵军uā当场笑喷出来,是啊,唐生对高iǎ山的鄙视比庞娟儿可高明的多了啊!

    “厉害,iǎ唐侄子,来,娟姑姑敬你一杯。”庞娟儿也是有一点脸红,她也不懂这些。

    一提姑姑这俩字,唐生就苦闷了,“那啥……平辈论jiā好不?我其实没那么iǎ的!”

    咯咯咯的娇笑从三个美女嘴里传出来,仝倩倩道“侄儿就是侄儿,这辈子翻不了身!”

    随后,就是论诗赌酒的正式开幕了,iǎ山道“我来倒酒好吧?你、你们赌……”

    “你怕啥呀?高营长?不是还有iǎ女子我替你撑腰吗?咱俩一伙,和她们拼呗!”

    “嘿……那行,有你给我撑腰我就胆儿壮了,你们怎么合伙的?iǎ唐是自己吧?”

    庞娟儿笑道“不晓得倩倩肯不肯与他姑侄恋,我看单身的份大,谁叫他是iǎ屁孩儿。”

    “呸……”仝倩倩俏眸一翻白了眼庞娟儿,“我和琳琳一伙,iǎ唐生一个人好了。”

    “无所谓啦,”唐生耸耸肩,“怎么个拼法?出上句接下句?还是要怎么啊?”

    仝倩倩她们三个都是文工团有名的才女,平时就喜欢个诗唱个曲什么的,当然,这是业余爱好,不是她们的主业,人家爱好广泛呗,可不是什么不通中华文藻的iǎ文肓一个。

    庞娟儿接了一句,“……光接下句也没意思,主要是把诗句内涵意境也要做解释的。”

    高iǎ山一听心里就紧了,那啥,我能背出一两句就真的不容易了,还叫我给解释?靠!

    “必须的……”仝倩倩笑道“我先献个丑出第一句吧,昨夜雨疏风骤……唐生接……”

    “啊,我接?哦……浓睡不消残酒!”唐生想了一下就接了,是李易安的《如梦令》;

    庞娟儿这里就用肘子撞了下高iǎ山,“该咱们了,你先上,别给我丢人啊,快接……”

    高iǎ山心说,我接个蛋啊?我能接了这玩意儿早当团长了,还能少校,“我、我不会!”

    庞娟儿翻白眼儿扬手捶他一下胳膊,“这么简单也不会?高营长啊,你上过学吗?”

    “上是上过,我那时候不是数理化学的比较好吗?语文之类的特别渣,嘿……”吹吧。

    “嗳,高营长,您就别吹了,我替你脸232了。”庞娟儿扭回头接道“……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这句是杜琳琳接的,然后大家的目光一齐望向唐生等他再接。

    “知否、知否?应是绿红瘦!”这个当然是难不道唐生的了,这首如梦令他太熟了。

    “谁收的尾,谁来解释句子的意境内涵,解释的错了就喝酒,”仝倩倩朝唐生扬下巴。

    “嗯,我来解释一下,那啥,先说好了,解释的不对不许打人啊。”唐生笑着道“易安居士这段词其实是隐晦的表达前夜干了点什么事,‘昨夜雨疏风骤’是说那啥、就是那个事嘛,忽疏忽骤的折腾了一夜,睡醒来之后余兴还未消啊,绿红瘦就更隐晦了,不说了啊!”

    噗,三女一齐喷了,嗔目怒瞪唐生,“呀……你y贼啊?居然这么解释李易安的词?”

    “也不是全错吧?意境就是那么回事,你能说不是吗?倩姑,你说个公道话嘛?”

    仝倩倩心说,他这么解释也不能说他错,只是会意的有点那啥,“算半对,你喝半杯吧!”ra!~!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