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77章 一堆穷鬼【第4更 求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第4更求票

    暴笑声差点掀翻了雅间的顶子,还有个不讲究的把鼻涕直接哧碗里了,那叫一个恶心!

    杨洋趴在方媗香肩上都直不起腰了,笑的眼泪淌下三两行,包括气极的方媗都笑了,那种感觉真的无法控制,哭笑不得的啊,幼儿园的事,真是那样也没什么的,太td笑人了。

    问题是唐和天瞎编,方媗心说我的清白啊,我什么时候和你一个幼儿园的?我什么时候o过你小jj了?你诽谤啊?你打击那个陈征放?亏你想的出来,他和我又没任何的关系。

    真想就煽唐生一个大耳刮过去,可她做不出来,换在以前真有可能下手了,但是这次见到唐生,她心里有异样感,早在出机场通道时就看到他雄硕的身背有些欣赏,是对美好事物的那种欣赏,甚至心里产生了渴望看看他相容的感觉,有一种前两年追明星偶像的感觉。

    真正照面发现是唐生时,她心里战栗了,天呐,竟是他?他、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他身高达一米八五,雄阔伟岸,站在那里有如沉甸甸一座山峰,很能给人压力的啊!

    男人们爱美女,和女人们爱俊男也差不多一样的心思,丑的青面獠牙那种,谁有感觉?也难怪小白脸儿吃香,会被什么富婆富姐的包养啊玩nong啊,没听说过猪男有被女人包养的。

    人嘛,免不了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一心理特征最最的贴近现实,最最贴近生活。

    方媗也是一拥有正常思维的人,一年前唐生的在订婚宴上喷自己的话,的确是犀利,而且是展示了他不凡的口才和内涵,因此给方媗留下深刻印象,如果不是那段喷,方媗肯定会把唐生忘个一干二净,但就是那段喷,把她给喷的对这家伙印象深的无法忘掉了,真汗。

    有些男人对女人的做法是很极端的,你不爱我一辈子,我就叫你恨我一辈子,不论怎么样吧,你心里是有我了,有时候恨到极致有可能转成那啥,当然,弑父灭家的大仇除外。

    所以呢,今儿的方媗是有chou唐生的冲动,但心虚的不敢,他太高大了,太雄阔了啊!

    面对这样的男人,恨是恨的牙根发痒,偏是解不了恨啊,这种感觉只能在心中积累。

    陈征放也的确是想追求方媗,虽然他家势平庸,自己也不太出众,但是小聪明还是有的,为人也蛮灵活的,不然也hun不进现在的瑾生资管去打零工,瑾生资管是什么公司啊?牛!

    在座的也没有不羡慕陈征放的,他还吹牛说过,瑾生资管已经签他了,一但大学毕业,他就是瑾生资管财务部门的一名高管,会给配专车,会有房贷之类的种种福利,别人全眼红。

    如今在南丰,没人不知道瑾生资管的牛气,把省资管都快挤塌了,你说人家牛气不?

    就陈征放这个零工,一个月都有1300块的薪水,他每天工作半天,另半天上学,比一般工薪族都厉害,能不羡慕人家吗?在05年的南丰一名公立学校的老师也赚不了1300元。

    大一的陈征放已经自己把自己养活了,甚至能贴补他家里,这给家里省多少负担啊?

    可以说今天坐在这里的一拔大一生,都是普通家势子弟,就是方媗家小有财富吧。

    陈征放追人家也是瞎追,抱着瞎猫撞死耗子的心思,说不准就入赘了,我这么勤奋。

    让唐生相信方媗会看上陈征放?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方媗的眼啊,高着呢,心气之高傲很罕见的,她自诩自负,那也是真的有一定的内涵,而非虚有其表。

    想叫她把你放进眼里,你要是没点内涵就别做梦了,她就算表面对你客气,心与你的距离也是十万八千里之遥,根本不会找到那种来电的感觉,妄想她投怀送抱?命长你就等着。

    大家真笑的还没缓过气的功夫,名菜牛菜就开始上席了,好家伙,难得有人开口要50只大闸蟹,一只只烧红的蟹是用大盆子端上来的,有人就咽口水了,什么狮子脑袋,熊掌炖豆腐,其实有个屁的熊掌,都是假做的,反正在南丰是不会有熊掌的,那玩意儿很珍贵的。

    至于说豆腐是猴脑,更是诳人了,那纯粹就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豆腐,经过加料处理之后nong了脑味儿,享受人家的不过是这道jg工手艺,而非是什么真正的猴脑,猴脑才多呢。

    五瓶茅台倒是真货,也不贵一瓶才几百块嘛,说是陈酿老茅台你也别信,酒店有个屁。

    还得说,这宁酒店的规格也不低,宰起人来的刀也很快,唐生是不在乎,可有人在乎。

    陈征放连饭都吃不下了,他预估的这桌席也就花个七八百的,现在看来,大好几千了。

    他捅了捅身旁的黑脸,压低声儿道“……我靠,你、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咋nong啊?”

    “咋nong个蛋,我cào,我一共才400块,你不是扛大头吗?我这400先借给你?”

    “尼玛的,400块能买一瓶茅台不?顶个屁用啊?今儿让这个姓唐的害死了,唉……”

    黑脸儿附他耳朵上道“那啥,一会儿你假装去卫生间,然后我也去,咱们溜吧……”

    “呃,哥们,那可糗大了,以后咋见人啊?方媗和杨洋不得把我鄙夷进墙缝里去?”

    “鄙去呗,你付的出钱啊?你看看这一桌子东西?没一巴掌你走得出去啊?再说了,你还真指望方媗对你有点啥啊?就咱俩这德xg,加在一块把所有的优点rou合成一团儿都不够给她唆脚趾的资格,方家就算不太富,也有几百甚至上千万的资产,能看上你个穷鬼啊?跑!”

    给黑脸儿这么一说他o也就想开了,一咬牙,“行,咱哥儿俩甩开腮邦子吃,吃完跑路!”

    可惜的是这俩小子的预谋被耳目太聪灵的唐生给听到了,他微微笑了下,回手招呼那个服务生,然后在他耳畔说了些什么,服务生点了点头就退门口去了,还盯了陈征放一眼。

    现在所有人也不考虑谁结帐的问题了,海吃个饱再说,茅台猛灌,蟹猛啃,风卷残云。

    倒是方媗和杨洋一边吃一边谈这一年来在国外的情况,相互问的也详项,似有好多话说不完,其实方媗心不在焉的,本来嘛,最恨的牙根痒的人就坐在右侧,她心里能舒畅吗?

    当然,也不是说很郁闷那种,只是比较纠结吧,tg矛盾的那种感觉,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唐生的变化了,曾经的那种轻狂戾暴之气完全没有了,反而幽默风趣,意态更是从容洒。

    一个人的真正改变,从眉宇气质上就能看出来,浅陋的人从眼神就流出了那种浮燥。

    陈征放和黑脸儿吃的肚儿圆了,酒也灌饱了,当下就一块起身了,说是去洗手间。

    他们出门那个服务生就跟上了,俩家伙美滋滋的暗笑,去洗手间放完了水,“走,跑!”

    哪知才到大厅门前,就给那个久候的服务生拦住了,“二位,不好意思,你们没结帐呢!”

    “什么呀,我们结什么帐啊?邪间还坐一堆人呢,轮的到我们帐结吗?闪、闪开!”

    结果,三四个保安上来了,把俩小子一掐,“怎么着吧?想在我们这吃霸王餐?”

    俩家伙顿时蔫了,然后给掐了回来,那个服务生在前,保安在后,押他们俩进来的。

    “诸位,这两位想提前离开,他们说雅间有人会结帐,如果有人结帐我们就放他们走。”

    陈征放和黑脸儿那个羞愤啊,就恨不得找个犄角旮旯钻进去,头都快垂进ku裆了。

    “不能吧?我说二位,不是去洗手间了吗?怎么着?准备溜号啊?不至于吧?”

    唐生嘿嘿笑了,陈征放和黑脸儿更无地自容了,狠狠瞪了眼他,小子,你等着,cào!

    其它同学呢,都表示了惊讶与愤怒,姓陈的,你耍我们呢?一顿饭就把人格丢了?

    方媗摆了手,“放他们走好了,我来结帐……”她都懒得看这俩人一眼,真是丢人啊。

    服务生也是撇了撇嘴,对这一桌子人就心存岐视了,看也是一堆穷鬼,还装b啊?

    陈征放和黑脸儿也没脸呆着了,只好扭头去了,服务生就问了,“请小姐结下帐。”

    感情他怕这里面的人也忽悠酒店,所以就让他们先结帐了,脸上也有轻视之意流。

    唐生看的那个闹心啊,唉,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方媗掏出自己皮夹子取出卡,却给唐生一手夺了过去,他瞅了眼那个服务生,剑眉就蹙着,“滚……靠,没吃完饭谁给你结帐?”

    那服务生也瞪眼了,居然嗥叫起来,“你少装b吧,一堆穷鬼来这骗吃骗喝是不?信不信我叫110来抓了你们?想忽悠我?早看出你们是一堆穷鬼了,演什么戏啊?报警报警!”

    “去你的……”唐生邪火儿就上来了,起身咣的一脚就把他给踹的砸在了门上去。

    那服务生半天才爬起来,脸苍白着,“你有种,你、你等着,”他开门就嗥,“打人了。”

    雅间里的方媗她们都翻白眼了,二世祖就是二世祖啊,一点没耐xg,一句不合就动手。

    其实唐生现在的耐xg太强了,但今天这个场面他太忍不住了,没见过如此牛b的酒店shi应生啊,尼玛的,是市委书记今儿也得踹你,太不开眼了,居然当我是骗吃喝的?

    不几分钟几个保安又来了,结果很惨的说,给唐生一脚一个全踹外面去了,众人大哗。

    “你疯了啊?”方媗不知为何,居然替唐生担上了心思,“你至于吗?给他们钱就行了。”

    “我给他个蛋,”唐生撇撇嘴坏笑道“我给nong进去了不正合你的心意吗?哈……”

    酒店这边就报警了,雅间外面嚷嚷成了一堆,雅间里,唐生让大家坐,“来,继续吃!”

    ……

    s兄弟们今天月票已投148票,让它破200票吧。

    今天周三了,本周推荐票是应该上6000的,还差1000多,兄弟们加把劲,这周名次又落,甚是郁闷,国庆玩好的朋友们,收收心,砸票了。

    大家鼓励鼓励浮沉,今晚十二点三连更基本没问题了,看能否四连吧。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