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76章 失贞因为一块糖【第3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57第3更

    “……洋洋,我故意领他来的,不知为啥那么巧,在机场出口通道撞上了他,真邪媗附在杨洋秀耳畔低语,“好好打击他一下,恨死他了,看他还装?一会帮我演戏。”

    杨洋微微颌首,也鄙夷的扫了一眼唐生,二世祖假装没看见,他悠闲的往那里一坐,自己也不亏待自己,斟茶就饮,别指望这堆鄙夷自己的04届学子们过来和你客套什么的。

    杨洋坐过来时也是假装没看见,踩了唐生一脚,还是很用力那种,唐生龇了下牙。

    “哎呀……这是你脚啊,对不起,对不起,怎么不往起收收呢?故意给我踩啊?”

    “嘿,杨洋姐很幽默啊,我的脚难道放的很出位吗?想踩就踩嘛,这只也来一下?”

    唐生倒是大方,把另一只脚也给她伸了过去,杨洋也不好意思了,主要唐生现在外形很叫女孩子们受不了,英气bi人啊,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一口的牙,剌得眼仁儿都疼。

    那啥,方媗过来了,就不客气的踩到了唐生刚伸出来的另一脚上去,噗,杨洋喷了。

    唐生再一次龇牙,方媗却在他身边坐下了,“哟……不好意思,伸这么长干么呀?”

    “想被你踩踩呗,这也看不出来?”唐生干脆顺着她们的调子,看看你们能折腾个啥?

    方媗心里有股异样,白了他一眼转头对杨洋道“现在有些人就这样,欠踩欠揍的。”

    那个陈征放也是瞪了一眼唐生,干笑道“小唐同学,听说转什么地方去了?难得见到你,怎么有空回来南丰?你这个头儿可是一下窜了起来?有一米八五?现在改打篮球了?”

    “嗯,现在hun省篮队,中锋,一般全是八米外的远射,噗,空心入篮,相当厉害!”

    噗,方媗憋着,可是杨洋和其它几个没憋住,笑完之后有一个就反问了,“吹,继续!”

    “你看你不信,我给你示范一个。”唐生随手拿起果盘里一颗瓜子,随手掷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吸引了在座十多人的目光,他们就盯着那颗瓜子砸进了对面陈征放面前的水杯里。

    “怎么说?中间部位吧?准不准啊?”唐生耸了耸肩,大家都目瞪口呆中,不是吧?

    “哼,瞎猫碰一死耗子,你连投五颗试试,全象这么准,我才服你。”杨洋不相信。

    不过她这么一说大家也赞同了,也许一下碰巧了,你连投五颗试试?那才算你真本事。

    “杨洋姐,我不介意给你再几手,不过你不屑的口气很伤我的自尊,赌点什么呢?”

    杨洋咬银牙了,看了一眼方媗,那意思是和他赌不?又瞅瞅另一个男生,就是之前和陈征放接茬儿那个,脸膛有些黑,颇几个分男人气,他也是发起这个聚会的临时组织者之一。

    “怕了吧?哈……怕了就不要用那种蔑视人的口ěn,如今这年头儿,人不可貌相的。”

    “哟哟哟,越说你越喘上了?姐姐我会怕你吗?五颗不行,投十回我才和你赌。”

    “呃,十回啊,还是有点难度的。”唐生假装蹙眉了,心里一叹,有个傻女女要上勾了,你们不是准备耍我吗?好吧,咱们就看看谁耍谁喽,“开始说的不是五颗吗?对不对?”

    “是你怕了吧?”杨洋一看他心虚了,底气就足了,“哼……就十回,赌什么你说?”

    “你真以为我不敢啊?我怕个啥?赌……这样,你输了,过来亲我脸蛋儿一下……”

    噗,流氓就是流氓啊,果然是江山易改,本xg不移,方媗就翻白眼了,他还是那德xg。

    众人嗡的一下有点炸锅,把十多双鄙夷眼神投给了唐生,他却笑道“你怕了吧?哈!”

    “姐姐怕你个蛋,你先说,你要输了咋办?这样吧,给你一个亲ěn我脚尖的机会吧。”

    应该说这是极度的蔑视了,换了是正常人的思维,肯定就放弃了,万一失手就糗大了。

    这次轮到杨洋不屑的鄙视唐生了,方媗心里有种在流淌,好象唐生的气焰给压下去,她就舒服,不知为什么?应该和那次订婚交流有关系吧?主要是那一次伤得她太厉害了。

    “等等,我再加点码,”方媗也开口了,“你要输了呢,也有机会亲ěn我的鞋尖的。”

    “嘿……媗姐,我要赢了,你得过来亲我脸蛋儿的,你考虑好了吗?不会后悔吗?”

    方媗脸色有一点y沉,盯着陈征放面前的那个茶杯,心里盘计了一下,“当然!”

    “嗯,行,对面的几位,请站起来后退三步,不要对我进行任何的干扰,可以吗?”

    陈征放他们几个就站了起来,一个个冷笑着,准备看着唐生出丑,十次?你吹呢吧?

    其实方媗和杨洋是很紧张的,即便她们真的不信唐生能投中十回,除非他真神了。

    唐生随时抓了一把瓜子,捏了一颗先,嗖的一投,命中,嗖的又一投,又命中……然后连续八颗都投中了,就剩下了两颗了,而围在桌子边的人全傻了,方媗和杨洋也一样……

    嗖,第九颗仍然命中,方媗脑门上下汗了,杨洋彻底傻眼了,嘴张的老大,我的天呐。

    第十颗在唐生手里晃啊晃的,他是故意晃,把方媗和杨洋吊的那个难受啊,方媗就火儿了,招手就拍打他的手腕,意思是让他把第十颗就这么飞出去,肯定没准头,自己耍赖。

    哪知,唐生手捏的紧,没拍飞,方媗倒是脸红了,“嗳……干扰我啊你?怕了是不?”

    “谁怕了?谁怕了?是你心虚了吧?不敢投了吧?”方媗嘴上可不认输,红着脸辩驳。

    最好o唐生手一松,第十颗飞出去了,仍旧命中,所有都崩溃了,这小子真神了啊,真是省篮球队的?不对啊,扔瓜子和投篮球有什么关系吗?完全是两码事,体积、重量能一样吗?

    “咳咳,不好意思,我赢了,是吧?那谁,杨洋姐,来来来,揩我的油吧,我等着呢。”

    “呸,少不要脸,鬼才会亲你呢?”杨洋不屑的瞪了他一眼,“服务生,给我们上菜。”

    唐生苦笑了一下,人家要赖帐,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朝方媗道“你也要赖帐是吧?”

    方媗脸红朴朴的,却不搭理他,心说赖就赖了,你还敢强索?这么些人不揍你个残废?

    这茬儿没人提了,菜一上来,大家就开唠开吃了,那个黑脸的嚷,“大家尽情的吃啊,陈征放说了,今儿好吃好喝,包场子玩,到零辰或明天哦,哈……好的尽管吃,好酒尽管喝!”

    “那啥,服员生,这江中老窖也上得了台面啊?这叫什么好酒啊?上五个茅苔吧。”唐生听了黑脸的话,就点酒了,“还有……把你们的名品菜也上点,大狮子头、熊爪炖豆腐(猴脑),华南虎鞭之类的,还有大闸蟹来五十个,其它的你看着上,尽量捡好的,有人请嘛!”

    噗,有人喷了,陈征放脸都绿了,怔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了,我靠,你不怕撑死?

    方媗和杨洋都回过头拿眼剜他,可是服务生趁他们全发呆之际就消失了,不走更待何时?等你们说不要吗?嘿……陈征放咽了口唾沫,回过神儿找服务生时人家早走没影儿了。

    “你做什么呀?太过份了吧?”方媗小声的训斥身侧的唐生,本来想把他叫来嗝应一下,气气他的,哪知还没开始就让他先把这一堆人给耍了,方媗那个气呀,真不该领这坏种来。

    “那谁不是说的捡好的吃咩?你看现在桌子上有个‘好’菜吗?这不能糊nong人吧?”

    另一边的杨洋就差啐一口在唐生脸上了,探过方媗肩头低声朝他道“对面那个是方媗的男朋友,你别太过份吧?人家还是个大一学生,倒是比起你这种靠世家过活的子弟!”

    “什么?就他还是方花的男朋友?不能吧?”唐生一付震惊的模样,“媗姐,就算咱们俩没缘份,你也不能找这么个差劲儿货滥竽充数吧?我这才点了几个菜,你看看他吓的,快拉一ku子了吧?这样的……唉,我不说了,靠,真给你打击到了,那啥,我祝你们幸福!”

    他竟是端起杯中酒朝方媗恭贺了,被他这一顿数落,方媗都觉得的没面子,陈征放是有点小家子气了,点菜就点呗,都这样了你吓有什么用?你又跑不了?吓就不和你要钱了?

    “滚……”方媗没好气的啐他,脸也气红了,杨洋也有点脸红,看来陈征放太不给力。

    唐生干饮了一杯,见大家都瞅他,眼神那叫一个夸张的厌憎吧,他却不理会这些人,朝方媗道“让我说呀,还是第一个男友好,比如我……嘿,谈的早有谈的早的好此,能捡上好货呗,如今流行一种说法,高中谈恋爱的那都是黄昏恋了,大学再谈那叫‘夕阳红’;”

    噗,又有两个人喷了,尼玛的,果然是流氓理论,高中生最大才十八岁,就黄昏恋了?

    方媗和杨洋一齐翻白眼,其它人都停了筷子,吧嗒着嘴瞅唐生,很明显气氛被他控制了。

    “我和你们说吧,初中那叫中年恋曲,那都是三四手的情感交集了,一个个经验丰富啊,小学呢,属于晚婚晚育一撮的,平时过个家家儿什么的,亲个嘴儿搂个脖儿的,太平常了!”

    再憋不住了,十多号人全笑喷了,那倒是,小孩儿过家家儿是这么玩的,很传神的说。

    唐生撇着嘴继续,“真正的初恋是在幼儿园,那谁……”他指了一下陈征放,道“当年我和媗姐一个幼儿园,她在大班我在小班,有一天她给了我一块糖,把我哄到一墙角,我还美滋滋的tiǎn糖呢,等回过神儿发现ku子被媗姐剥了,小jj被o了,那时我们就恋爱了!”

    噗……陈征放把饭都喷出了,方媗气的差点没晕过去,就感觉浑身发软,你个死流氓!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