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56章 整不整啊?【第6更 求最后的月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556章整不整啊?第6更求最后的月票

    第二天,唐生没有离开江陵,而是陪着唐瑾在她们家呆着,这趟回来的意义似乎不大,其实就是给富绅老唐一种挚诚的重视而已,让他觉得不是敷衍,也亲自对他发出了邀请。

    江陵市没有飞西崎的航班,只要几条航线,都是去国内大城市的,比如京沪广等,就在唐生考虑让梅妁在南丰给他订明天下午飞西崎的航班时,宁欣打来了电话,这美女不在南丰,不然在唐生回转之后不可能不出去,她竟是和丁海蓉联手去了西崎,如今西崎市风起云涌。

    唐生也预感着有一场风暴正在江中西部几大煤都酝酿,当然,这纯粹就是一种感觉。

    宁欣打来电话是告诉唐生,如今庆州的局面稳固了下来,她三舅来了电话通知的。

    也就这么提了一句,然后是卿卿我我调侃了几句,宁欣都不问他何时去西崎。

    为什么呢?她提庆州自然是有用意的,庆州局势稳定下来了,关唐生鸟事啊?哈……当然有关系了,那边的荣大市长等着你去投资搞建设呢,之前你可是答应过的,这事他没忘。

    所以宁欣一提他心里就有数了,也就决定了暂缓去西崎的想法,庆州不光有荣三舅,还有江中八局之一的庆州局啊,它也是楚黛集团既定的收购目标之一,先过去踩踩盘子吧。

    次日一早,唐生送了唐瑾和小嫣上飞机,让她们俩先回南丰,唐瑾她们也不会缠他。

    蔷蔷这边也没啥事,交给林菲暂时盯着,她主动提出要陪坏蛋去庆州,唐生哪会拒绝?

    去庆州可没有飞机,不开车去的话就是坐火车了,n年没坐过火车了,坐火车吧。

    订了当晚的卧铺,夜里十点时唐生和罗蔷蔷两个人登了车,他们谁也没带,低调夜行。

    这边的火车还是差劲一些的,没有所谓的封闭式软卧,只是普通硬软卧,也是只有京局驶往这边的列车才会有那种较高档次的享受,唐生也不会计较这些,这个人比较随遇而安。

    蔷蔷换过简装,一改平强人的打扮,终于有机会穿短裤了,可以光腿了,好舒服啊。

    眼看就临近八月份了,这鬼天气是热的够呛,还好车上旅客不多,尤其是近途,坐软卧的也少,夜里十点这趟车的人更少,唐生他们这个隔断里就他俩,倒是能卿卿我我的暧昧。

    “……蔷蔷,关于车震里面你说包不包含火车震啊?”太无聊,唐生躺在那里问。

    “我呸,龌龊家伙,火车震有什么啊?你怎么没想过‘机震’呢?”蔷蔷鄙夷他。

    “呃,机震?飞机上面吗?”唐生咽了口唾沫,“汗……你别说机震我真没想过,那里不好震吧?没单间嘛,”就算是头档舱那么舒适,也没给你单间的,公开来震吗?汗!

    蔷蔷笑的弯了眼眉,压低声儿道“有单间啊,厕所,虽然小一点,站着也能折腾!”

    噗,唐生翻白眼了,一迈腿就涉过蔷蔷那边的软铺,蔷蔷不叫他过来也拦挡不住。

    “我说蔷总,你见过飞机上一男一女同时入厕吗?假如是咱俩,你好意思进吗?有多少目光在瞅着我们呀?再说那空姐儿也不是摆设吧?即便我们拿着夫妻证明,也伤风化啊!”

    蔷蔷那个笑啊,都打颠儿了,反正没什么人,她就靠进唐生怀里,再把的薄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咱俩叠在一起睡的话能省一个卧铺,下次再坐火车咱们就买一个铺吧。”

    被窝里,唐生的手就不老实了,蔷蔷本就是他眼里的第一奶娘,那两陀尖梨形的弹韧手感没得说,把她圈在怀里,一手在上,一手在下,没两分钟蔷蔷就神魂颠倒了,虽然都没有宽衣卸装,可夏天的衣衫太薄,蔷蔷上边是小恤,下边是水洗布质地的休闲小短裤,都没有裤带那种,只一个扣子很随便就被唐生给干掉了它,然后手就长驱直入,他就爱抠她。

    “呜……不许耍流氓,你这坏蛋。”蔷蔷整个儿人几乎缩进被里,铺那么窄,她几乎是团成一团儿的坐在唐生腿间靠在他怀里,螓首窝在他脖子下,半仰着吻他侧颈和耳垂子。

    “我仍记的土丘那次,冰清玉洁的蔷总站着就飞了,隔着衣物就弄湿我的手指……”

    蔷蔷都忍不住羞了,必竟是她最难堪的表现,银牙就轻挫他的耳垂,“你还敢说?”

    “好吧,蔷总,不逗你了,看你也不是能忍住的,一会儿发起疯来反而非礼我就惨了。”唐生不敢逗的她厉害了,必竟他没准备玩什么火车震,“……这次去庆州,你有什么计划?”

    蔷蔷等他手抽离了才松了口气,这家伙居然把湿漉漉的手指放进嘴里去唆了下,害得她又羞又气的翻白眼,“……我陪你去玩的好不?才没有什么计划,你又没让我出掌楚黛。”

    她倒不是吃汪楚晴的醋,只是楚黛那边的事她一直也没有过问过,也不合适涉过去。

    唐生拥着美人儿,屈指敲她明亮光洁的脑门一记,“怎么当老总的?还是我的左膀右臂呢?脑袋里装了浆糊吗?来陪玩的是吧?那好,少爷掏出来让你玩个够,”他做势欲起了。

    “我想、我想,别牲口好不?”蔷蔷慌忙摁住他,杀了我都不和你火车震,丢人啊!

    “嗯,给你三分钟,不然就让你趴到那个小桌子上去……”唐生威胁着这美女。

    蔷蔷香肩崩塌,脑海里迅速运转起来,虽知不会给真的摁趴在小桌子上,但这小坏蛋肯定要用别的招儿拾掇自己,还是动脑子吧,“……那啥,我、我是这么想的,之前你有答应过荣家三舅,要来帮他把庆州的经济带动一下,但是小投资肯定是没多大作用的,大投资呢,你又不想扔在小小的庆州,具体你对庆州这边的发展是什么布局,人家也没听你说过,我也没研究庆州的情况,从一开始就是领碰上汪楚晴来的……再就是庆州的矿务局,江中八局之一嘛,你肯定要来踩踩盘子,但也只是浅接触,必须楚黛的精锐如今全放在江中西部了。”

    “呃,我说蔷总,你糊弄我呢?我让你谈发展计划,不是让你分析我来庆州做什么。”

    蔷蔷苦瓜脸了,俏秀晶致的五官聚成一付可怜状,“人家不知道嘛,能说出什么来?”

    “我靠,你知不知道你在我身边是什么地位啊?左膀右臂是干什么的?看来把你放在江陵荒废了,我是叫你放眼全局的,即便你没有参与近期的大策划,可脑子里也没想想吗?”

    罗蔷蔷那个汗呀,眸光怯怯的不敢接他的眼神了,是啊,有点荒了,“给我几天时间。”

    “给你气死了,”唐生翻了个白眼,“看看表几点了?”没法子,也不能太怪她了。

    蔷蔷吐了吐,借着月光瞅了瞅腕上的表,低低的道“零辰一点,走了三小时了。”

    “整吗?”唐生又跟问了一句,蔷蔷就红了脸,忍不住啐了一口,“火车上不能整。”

    “我靠,我问是不一点整啊?”唐生瞪着眼,蔷蔷快哭了,“一点有点早,两点再整吧。”

    唐生翻白眼了,叹气道“姐姐,你脑子时想什么呢?我是问你时间,是一点整吗?”

    蔷蔷也火儿了,俏眸一瞪,“想整就整吧,我还怕你啊?大不了让他们看看呗!”

    噗,唐生崩溃了,用力捏她胸陀,她大张着嘴喘息,“罗蔷蔷,我服了,秀豆了你?”

    “我秀豆什么了?不是你说的要整吗?两点还不行,非要一点,一点就一点……”

    “姐啊,怪我,怪我不会说话,咱不整了行不?”改唐生快哭了,蔷蔷太可爱了。

    “屁!”蔷蔷来劲儿了,揪开了薄被揪着唐生的领口,“你说整就整,你说不整就不整了?你吭姐啊?好吧,我承认,我巴不得给你整一下呢,裤子吧,大少爷,我先裹哄你。”

    啪,一个巴掌,煽在蔷蔷半翘在他腿上的丰上去,煽的她雪雪呼痛,“怎么了啊?”

    唐生一把揪过她的腕子,看了看表才道“我自己看表好了,我不问你了行不?早看出你想给整了,还假装纯洁不玩火车震?就问你个时间,你就联想到那个事了,什么思想?”

    轮到罗蔷蔷傻眼了,然后反应过来,那叫一个羞愤欲绝啊,咬牙切齿的就扑上来。

    “小混蛋,姐跟你拼了,让你耍我?”她摁着唐生又啃又咬又拧又掐又是暴捶。

    唐生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罗蔷蔷也是笑,太吭姐了啊,整呀不整的,晕死了。

    然后两个人相拥着在窄铺躺下来,意柔情的把四片唇粘在一起,有时候呢不是非要大整,象这样光整整唇舌也是一种回味无穷的享受,被子掩在身上也不怕给路过的人看到,蔷蔷的手熟练的启开他的拉链,三掏两掏就整出了喀秋莎,嗯,也叫你尝尝罗氏拈花指的厉害。

    后来呢就是我们的蔷总惹祸上身,被坏蛋用被子蒙了进去,不裹哄都不行了啊。

    这列车是超慢的,有一个小站都会停一下,然后又堵了车,本应该零辰三点到站,结果天亮才去的,倒是蔷蔷在心上人怀里美美睡了一觉,有他护着自己,蔷蔷根本不担心什么。

    俩人出了车站找了个早餐铺子随便吃了些东西,唐生是一夜未睡,他体质好,象一夜两夜的睡不睡都无所谓,次日照样是生龙活虎的模样,你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疲惫。

    “三舅吗,我是唐生,我到庆州了……”上午九点左右,唐生才给荣三舅打了电话。

    “啊……怎么来之前没说一声啊?搞袭击啊?哈……好好,你直接来市政府吧……”

    …………

    今天是九月的最后一天了,拼搏了整整30天,这个月终于要落幕了,浮沉在章尾唠叼几句吧,这个月单章太多了,我也没脸再开了!

    昨夜一直在熬,一直在敲键盘,结果把老婆吵醒了,其实天天都吵。

    行啦,别写了,明天白天不能写啊?非得半夜熬?

    那啥,我说半夜不是安静吗?没人打扰,干这行的大都是夜猫子。

    老婆说,那也不能天天熬呀,你看看你,俩眼圈都是黑的,一黑夜抽三盒烟,争什么?争什么名次?不要命了?(不争有票吗?唉!)

    我知道老婆是在关心我,我可以不疼我自己,但我管不住老婆心疼我。想想也是,唉,九月,真的累得好象一条狗,居然更新了有49万字!

    可看看订阅,因为8月下旬去了趟成都,导致订阅降了好几百个。

    唉,我一定才有几个订阅啊?居然几百几百的降?

    九月拼命的更新就想把流失的订阅拉回来,但是没见多大成效。

    也许被那部分兄弟们放弃了吧。

    许多事不能想,一想就心酸,生活就是这样(还是书里的世界好啊)。

    不争吧,人气会降,更没人看了,老婆,我还得坚持,为了你和孩子!

    其实这个东西,给是人情,不给是本份,因为谁也没欠我的。

    2011年的9月,可能是浮沉码字这些年来最拼命的一个月。

    以前没达到过这样的数字,以后也难以达到这个数字了。

    这份努力是否会与一份遗憾相伴一生?兄弟们说了算!

    浮沉能做的,基本都做到了。

    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今天,2011年9月30日,不会再有单章了!

    在此,感谢陪我走过这个难忘九月的所有兄弟姊妹们。

    鞠躬,祝好!

    浮沉!

    ……ro!~!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