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67章 他一直搔扰我【第4更 求月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467章他一直搔扰我第4更求月票

    罗坚事件落幕之后,李大市长因为儿子李盛的问题,继许敬坤之后也被省委弄进了党校。

    谁都知道,李茂才市长再也回不了江陵了,就算问题不大,他的仕途也没前景了,边缘化是肯定的,能捞个闲职就很好了,从他离开的那天起,他就开始被江陵人民渐渐淡忘。

    七月初,高考如火如荼,之前高一高二的学生们已经考完了,他们提前进入了暑假。

    江陵官场也进行了一番变革,至此,唐天则终于底奠了在江陵的政治地位,一呼百应。

    但是有些人知道,唐要走了,国庆之前他离开江陵的可能性极大,眼下就是安排江陵大势,常务副市长华俊明在江陵第n届常委会选举中被选为代市长,同时被省委任命为江陵市委副,关瑾瑜被到了市委宣传部任部长,虽说这只是小小的进步,但后续意义深远,从政府迈入党委,加上她的年轻就能看出她是被培养的重点,党委,是管干部的。

    主要关瑾瑜太年轻,直接推她上常务副市长会被一堆人诟病,所以今年就不考虑了。

    城区区委宁天佑补了关瑾瑜常委副市长的位置,另一个当选副市长的秦韵美,就是那个被唐生踩的很惨的秦天柱的姐姐,她丈夫是建行行长,这一阵子与瑾生罗蔷蔷走的近。

    常务副市长竟然是由林菲的父亲林昌杰接任了,自从林菲成了瑾生执行副总裁之后,其父开始象女儿靠拢,连后母都巴结她,对此,林菲不屑一顾,但有些人脸皮太厚,没办法。

    一直很低调的副周奇正,也给调到了省委某厅任厅长,他心下不无失落,因为他知道唐天则不久的将来要离开,只是自己一直太保守,没能有力的支持他,所以给调出江陵。

    另一个比较以外的安排是白善民给省委任命为江陵副,接了周奇正的专职大权。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善民,极有可能是唐天则离开后的下一任江陵市委。

    这次江陵班子变化最被诟病的一个人物就是常务副市长林昌杰,按理说上常务的应该从常委副市长中选,但是罗坚自杀了,关瑾瑜被唐天则保护了,不着痕迹的移进了党委这边。

    这样的话就从另四位副市长中挑选了,幸运的是林昌杰被选中了,之前江陵班子十二名常委,这次罗坚的死就剩下十一位,市委也没准备补一位,而政府这边就剩下三个常委了。

    宁天佑是直接从正处上升到常委副市长的,按正规迁序的话,他应该先当三两年副市长才有可能进常委的,也就是说宁天佑才有可能成为被诟病的第一个对象,哪知变成了林昌杰。

    日报社的名记安枫就写了一篇文章,指出了市委的一些用心,故意把林昌杰摆上来被人诟病,以减轻宁天佑的压力,宁欣也看到了这篇文章,就给安枫打了电话,他们有私交的。

    “我说你那张破嘴就是没人管是吧?一天就揪这个揪那个的,真想拿鞋底子煽你。”

    “哈……这么写我舒坦啊,你知道我追了你好几年你不正眼瞅我,我心里多么的痛苦?你和王悍马是女人中最残忍的两个,我现在知道了,你们俩陪那个小屁孩儿玩娥皇女英。”

    “安枫,你自己那么滥,我或王静会考虑你吗?有些话可不敢乱说,私下里我们是朋友,但你是得罪了他,我和王静都替你说不上话,我知道你这号人的臭脾气,但要适可而止。”

    “嘿,宁支队,我还象以前那么爱你,你答应和我幽会一次,我以后不提你们的事。”

    “你还敲到我头上了?”宁欣知道他有开玩笑的成份,但他真有这种心思,“安枫,我是水性扬花的女人吗?我知道你心不甘,是老文骚给你出的馊主意吧?咱们认识多年了,我要是那种女人,会等到今天吗?安枫你也三十多岁人了,别瞎折腾了,找个女人过日子吧。”

    “我靠,你能和那个小屁孩儿搞一块去,我比他差啊?就一次,行不?圆圆我的梦。”

    “你脑袋进水了吧?有些梦永远不可能圆的,我当年对你没感觉,现在也一样。”

    “宁欣,看在咱们多年相交的份上,玩一次也不会死,你和他也不是认真的,对吧?”

    “就因为咱们太熟了,所以我们没成为那种关系还保留着友情,玩一次是不会死,但我的贞节就丢了,名臣不事二主,好女不配双夫,你要是还当我是你朋友,就别恶心我。”

    “靠,我不认为男女之间会成为真的朋友,除非才能维持关系,宁欣你不答应我,我会经常搔扰你,哪天可能把你和王静娥皇女英的事迹写出来,嘿,你知道狗急了要跳墙。”

    “好吧,我考虑一下!”宁欣气闷的挂了电话,姓安的比起伍居士更没谱儿,欠收拾。

    她心里是不忍收拾一个多年相交的朋友,可这种搔扰一直伴着她,只是从来不敢和唐生说,王静也一样,只是王静不在乎,她和安枫、伍居士是哥们儿,三几年前她就能举着摄像机给他们拍滥俗的场面,对她来说都是小儿科,只要不超越她的底限,王静都无所谓的。

    可是自己和王静的性格又不同,王静的视角不受传统观念的约束,要不是她的观念执着,她活得要比现在更糜腐,也因为她有这样的坚持,才能和自己成为生死的手帕之交。

    安枫也不止一次的这样搔扰王静,但每次都给王静耍个半死,后来见没希望就转攻自己。

    宁欣是抹不下脸,但这次安枫说要曝光自己和唐生的隐情,她就真的怒了,别怪我哦!

    拔通了唐生的手机,宁欣这样和小情郎说,“唐生,一直有个家伙搔扰我,我都没和你说,今儿居然威胁我了,说再不陪他玩就曝光咱们的隐情,就是那个安枫,你知道他的。”

    “呃,欣啊,这个姓安的可不抵伍居士的修养啊,毛燥的很,太年轻的缘故吗?行啦,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处理,唉,我知道有好多人打你们的主意,可人家只是悄悄的幻想一下,敢亮明态度的求约会的家伙还是值得佩服的,公然调戏我女人,这样不好嘛,很剌激我。”

    “唐生,也别太狠了,必竟也是朋友,就是他那个臭脾气,天不怕地不怕,以为别人不能把他怎么样了,你就看我的面子吧,他怕本性不坏,也居正义感,就是私生活太放纵。”

    “靠,他怎么放纵我倒是无所谓,但不能放纵到我女人这里来,来了我就成全他。”

    宁欣知道这种事是最剌激男人的,怕唐生出手太狠了,就忙给王静去了个电话。

    王静一听怔楞了一下,“我说宁支队,你也够狠的,安枫就是那个臭德性,他嘴里说曝光咱们的事,也就是说说,轻重还是分的,无非是开你的玩笑,你还真的和小坏蛋说了?”

    “唉,悍马姐,我和你不一样,他搔扰的我很烦,我也知道他就那个臭德性,但我忍不了啦,你能忍他是因为你们开惯了玩笑,但他现在比较过份,变本加利了,上次墓地出警,我又通知了他,他到了后和我说一句话你猜是什么?他说前夜梦见入洞房,女主角是我,还说我闷骚什么的,我闷不闷骚关他什么事?做为朋友,开玩笑要掌握尺度,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你是和我不一样,他从来不和我说这些,因为他知道和我说没用的,安枫也是暗恋你太久无果所致,你别怪他了,小坏蛋真把他收拾惨了,你心里就内疚?爱,没罪!”

    “唉,我也知道,但是……算了,不说了,唐生那边你帮着劝一下吧,我不好开口了。”

    这边刚挂了宁欣的手机,王静就接到了唐生的电话,“静美女,帮我约那个安枫出来。”

    王静心里也是大骂安枫,你得罪谁不行啊?非要惹这个二世祖,没得找残废不是?

    “那个啥……安枫啊,好象去、去外地采访了,怎么有事吗?”她还假装呢。

    “嘿,悍马姐,刚刚和宁支队通过电话吧?她找你了吧?我知道她心软,让你来。”

    “汗,小祖宗,这里面有误会,我和安枫认识好多年了,上高中时他就照顾我,但他这个人还是有底限的,也就是拿嘴剌激剌激人,看我面子好不好?我狠狠说说他,行不?”

    唐生嘁了一声,“约他出来吧,有你悍马姐在,我还能弄死他?这个社会是法制的嘛。”

    “他真的不在江陵啊,我今天刚和他联系过,他、他好象去了省城吧……”

    “是吧,我这憋着一口气呐,压积的久了不好,你不想今晚菊花朵朵开,你就看着办。”

    王静翻了个白眼,还想说什么,那边已挂了电话,她心下大骂小不给面子,慌忙拔通安枫的手机,先是破口一通骂,末了道“……你真不知道死活是吧?你说你惹的起谁?”

    “嘿,悍马,我就这德性,我一直在追宁欣的,她没嫁人我就可能追她,她嫁了人我还能勾搭她,我怕个球啊?那个姓唐的能咬我一截?我告诉你,文人的风骨我还是有的,头掉了不就是碗大一块疤吗?我追宁欣时,姓唐的在哪?现在他后来居上了,我不服啊!”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他叫我晚上约你呢,你跑吧……”

    “哈,我跑了你怎么和他交代?我能做没义气的事吗?我还感动了你再和你偷情呢。”

    “偷你啊?老娘压根看不上你那个小球头子,你不跑晚上就来紫夜轩送死吧。”

    “嘿,一定来,丈夫视死如归,我安枫还是有骨头的,爱无罪,他弄不死的,哼!”

    挂了手机的王静有点悲哀,他是弄不死你,但他整人的招儿太多了,活该你倒霉,唉!

    ……

    昨天5更都没求来50张,很打击热情的啊,今儿想码出第五更,可硬是没码出来,再给50票,俺明天再爆发,这些天最少都是4更一万二的,不值得大家支持吗?

    ……ro!~!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