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44章 VS王彦惇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王彦悍摆出的与质从来都是一派的从容,他有这样的资本,包括唐生在内,知道即便能踩了这个人,也不可能一脚踩死他,老王家背景之深厚仅次于老唐家,想踩死他,很难。

    就拿王彦慎身边的人来说,也不是被你随便踩的,不说那个极深沉剽悍的内卫保镖吧,就是他身边的丁海蓉也绝对不是好惹的女性,此女凌厉的目光中透出精灿灿的色彩,有艺啊!

    的确有艺,丁海蓉本身就是中警系统出身的,她的身手绝不亚于那个内卫保镖。

    唐生眼光精练,只一眼就瞧出丁海蓉的底子,她在王彦慎身边,有如自己身边的陈姐又或宁欣,但她的出身背景决定了她在王彦慎心中的位置,彦慎同学再骄横也只能奉着她。

    望着唐生拖着童颜巨则、美女嫣同学走过来,几个人的目光都盯上了他,他的气质和神态足以与无比出众的王彦慎分庭抗礼,即便是丁海蓉也现出一分讶色,她极少欣赏某男。

    真的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能与彦慎相捋的男子,他还是那年轻,他,会是唐家嫡传?

    在刚刚,彦慎就说起过唐生,怀疑他是唐家系的,但不确定是否是嫡系,知道这一点不多,早年唐老爷子就把唐天则寄在老乡家了,当年许多老萃命都是这么做的,所以有些情况,外人根本不清楚,唐生朝这边来时”彦慎轻捏蓉女柔荑,低声说了一句,“他,就是唐生!”,另外,唐生回京那段期间把丁海军鼻粱骨弄断的事她也不清楚,不然对唐生更恨了。

    现在因为秦光远事什,唐王之间已经有了明显的间隙,蓉女是王彦慎心头肉,自然走向着自己男人的”所以她瞅唐生的时候,就无形中带了敌视的意味,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

    表面上大家还是好客气的,争也好,斗也罢,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的,和王彦慎这个档次的对手较劲最忌怒形于色”谁先失态的话只能说明你的修养欠火候,人家会渺视你的。

    心理上一但失了优势,方寸就要乱,头脑就要懵,行为就会冲动,错误就会出现。

    这不是谁打谁一拳、又或谁踹谁一脚的街头义气之争,这是修养、内涵、毅力、心志、气势等等方面的综合对抗,在两个人的背后都站着无比庞大的盛世家族,牵一发而动全身。

    李盛看着王彦慎和唐生握手”心里有些不服,这小子很拽嘛,…。,他到底什么来头?王彦慎好象很重视他的样子?重视与否能从态度上看不出,而不是非要表现在言语之间。

    然后是唐生与蓉女握手、王彦慎也与嫣同学握手”这是一种尊重式的礼节,我们可以斗到死,但是礼不能失,双方就在沙发上坐下来,李盛也没准备和唐生握手,唐生压根没给他机会”上次就和他崩了,这个自诩的江陵第一公子名不符实,给唐生的感觉很是酒囊饭袋。

    为什么呢?就因为李盛把骄纵狂妄写在脸上”没一点内涵,用最俗的话说”这人没水平。

    他瞧不起谁时就表现在脸上,把自己的脑瓜子仰的很高,用不屑的目光也视你,让你感觉到那种不可跨越的差距,你想和我斗,你先惦惦你的斤量,你够那个资格吗?我渺死你!

    这就是李盛,绝对的盛气凌人,绝对的自大狂妄,的确,在江陵,他是有这个资本。

    但是他并不知道他面前的唐生是什么背景,这个不能怪他,只能说他很无知,如果某一天他获知唐生是京城老唐家的嫡孙,也许他会啊呀一声大叫,浑身发抖的说竟是他啊?

    只是那时候表现的震惊更会显得他不稳重和无能,老唐家怎么了?你不用怕他嘛!

    和李盛一样,他身侧的许铮也不正眼瞧唐生,小装b犯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身边的小美眉不错,好大两个硕灯头,,有机会勾搭勾搭,培养成小奶娘在身边也不错。

    他不知道他这个想法会为他遭来什友样的灾祸,蠢货一般都这样,骨头,想挨踩。

    唐生就坐在玉美的身右,这个时候先拉起玉美的来了个西式的吻礼,“柔荑很香!”

    他故意这么做,就是让王彦悸知道自己和高家女关系不一般,但又不确定有多深。

    王彦慎心里的想法是有,但不会表露出来,他一向深藏不露,倒是李盛和许铮咽了。唾沫,虽说玉美在俱乐部名声不好,很似的,可是一堆公子们有谁占过她的便宜?没有。

    就凭这一点就叫玉美的身价倍升,还有林菲同样也是,昔日风格大胆,t恤里都不戴罩的,殷然,可有谁碰过她?没有,现在人家改邪归正了,越发叫众公子心痒难道耐了。

    此时见唐生吻玉美的纤荑,他们心里泛起无名妒火,盯着唐生的目光迸射出了杀气。

    这时,派对大厅的明灯蓦亮,一个满脸胡须的男子走上了主台,他衣着很随便也很休闲,甚至说有一此邋遢,鹰勾鼻子深凹目,体型高壮,有圆肚子腆子,你会担心系在他肚皮下缘的裤子突然滑落,然后露出两条毛腿,他是谁?就是豪门俱乐部聘养的混血种老流氓威廉。

    “嗯,亲爱的各位男女嘉宾,今夜欢歌不断,今四溢,今夜有缘相聚,今夜我们一起欢度,午夜即将来临,我先祝各位快乐,我也会使大家快乐,在豪门渡过的每一个夜都是快乐的,这一点我从来没怀疑过,你们也没有,是不是这样?我亲爱的朋友们……”,掌声响起来”这群二世祖们居然有吹口哨,堪媲美街头的流氓小混混了,女的有尖叫的。

    “…………下面我们要移到午夜剧场,你们准备好了吗?今天上演《出墙的红杏你无罪》;”,噗,下面一堆人喷了,某公子高声的叫,“老威廉,女主角是你的相好丹碧弗吗?”

    “哈,当然”我就知道你很“荡,你很期待我宝贝儿的表演吧?你要来客串吗?”

    下面轰笑一片,唐生也噙着一丝笑,那边的王彦慎和蓉女的眼里居然隐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主要王彦悸的蓉女心里有数,只是睁只眼闭史眼假做不知吧,丁家与王家的政治联姻基础就在自己二人身上”不为了别的”就从全局利益来讲与彦慎的结合也势在必行。

    然而,千古以来最被世人诟病的就是红杏出墙了,女性的这种行为真的无罪吗?

    蓉女是高门世家小姐,打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出过国、留过学,西式的观念也存在于她的骨髅中,论忠贞也是要的,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平衡”只是从未表现出来,这世界上没有男人能接受女人的不忠,但现实中的不忠太多了,每天新闻媒体曝光的婚外情有多少?

    只有老流氓威廉才能想到编排这种伦理剧来刺激婚圈内外的女人们,用心歹毒啊。

    但是偏偏又暗合某些女人深心中隐藏的想法”丈夫可以花天酒地,妻子就得忠贞守一?这是人性〖道〗德世俗伦理的矛盾与冲突,它紧紧抓住了那些男人背后女人们的心思。

    “这个老家伙不做好事,吹阴风、点鬼火,鼓励着女人们起义怎么着?”,唐生嘟嚷。

    这话叫王彦慎和蓉女也都听见了,王彦慎朝他笑道“小唐公子你担什么心啊?”,“我靠”我当然担心了,对于帅的掉渣拥干十几个女朋友的我来说,这是致命打击。”

    蓉女倒是很欣赏唐生的坦白和直率”王彦慎又道“你对自己也太没信心了吧?”,能从这方面小小打击一下对手,王彦慎是很乐意的”他却不知道唐生正给他设套呢。

    唐生是什么眼光?他能从别人细微的神情变化中推演出后续许多即将发生的状况,刚刚蓉女一闪即逝的兴奋与期待告诉他,她的心没有完全和王彦慎融合在一起,她还有机可乘。

    至少可以判定,他们俩在灵与肉的交融中还没有达到最高层次,王彦悍的情况和自己不一样,他没胆子在丁海蓉面前坦承一切,也正因为这一点,使他们之间产生了一丝缝隙。

    而自己不同,与宁欣、蔷蔷、梅妁,又或王静、玉美、唐瑾、豆豆,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隐匿,我做了就是做了,你们请考虑清楚了,我就是和坏蛋,跟了我就要包容我……

    这是一种很无耻的理论,但它坦荡荡的无私无畏,无耻的叫你蛋颤,也叫你佩服。

    哪怕将来你们一个个都弃我而去都无所谓,我爱过了,付出了,我不后悔,如此而已。

    这一点王彦慎无法与唐生相比,相形之下,他就在女人方面的忌惮更多一些,别看他表面从容,其实心里不笃定,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好似打击了唐生,实则不然,唐生撇了撇嘴。

    然后他转望了一眼蓉女,“丁小姐,你看我象没信心的那种人吗?”,他灼灼的眼神直透蓉女肺腑,倒是让她生出一种赤果果给录光的感觉,剜他一眼道,“你要真有十几个女朋友,估计迟一天要成为泥男,你以为女孩子会傻乎乎守着你?你是神吗?”,“哈哈哈!”,唐生从蓉女眼底又窥见到一丝虚怯,她似乎在掩饰着什么,“,我、不是神,但我、是个很的人,这世界上无论都有一些很的想法,比如女人会想,自己能不能年轻几岁?事事都享受免费?买衣服也不会贵?怎么吃都不增肥?追的男人排了好长一队?今晚红杏出墙男人也不怪罪?男人一天就做梦升个官发个财,拎着酒瓶打打牌,各种的美女来投怀,天天能搂着睡这些想法每个人都有过,梦想不是罪,实现了才无悔!”,王彦慎啪啪的拍巴掌了,表示他的赞赏,却也在掩饰一丝心虚,“小唐公子很有趣!”!~!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