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33章 宅之隐忧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中午的时候喝了一些酒,所以关瑾瑜的脑袋有一些晕沉,官场中的女人,免不了沾酒。

    等瑾瑜去了她的房间,唐生就溜下了床,去书桌那里把电脑摁开了,这是关豆豆同学的电脑,这一世唐生很少接触这玩意儿,现实中的事太多,都没什么时间坐在那里玩网络。

    不过他知道唐瑾和关豆豆在夜里都会上qq去聊天的,自己也有一个q的,并被唐瑾加进了她建的群,只是极少能看到自己跑到那里去和她们交集,现在分在两地,光聊没意义。

    唐瑾也好,关豆也罢,她们都不乐意在qq上看到坏蛋出现,她们只想见到他的真人。

    唐生上网是查看江陵地方政府网站上的一些动态,这里不会曝光什么有负面影响的消息,但也能看到一些政治上的动向,其实唐生是无聊瞎逛网,翻到地产主页时,却被一则话题吸引,《关于老唐巷工程中的九五豪宅之我见》,呃,九五豪宅?那不是自己的宝宅吗?

    九五之说来自于传世帝王之家,九五豪宅影射帝王之宅,在新世纪的这个时代,这种说法已经没有太多人在意,即便是名流富绅住入帝王格局的宅子,他就能成为真的帝王吗?

    显然没人会去相信这种谬论,富绅追求的也许只是一种享受,而不是实质上的东西。

    这则话题显然是内则人写的,撰稿人江陵居士;他剖析了豪宅的格局暗含尊势。

    中轴线上连座五幢正楼,前后四侧楼拱围,合则为九,九是数之极,隐为尊态。言之凿凿的指出,此宅之主必非凡人,非富即贵,且沾着极尊之气,在商,必成巨富,在官,必为疆吏;这样的说法似是保守一些,但有一些明眼人能看出藏在其中的隐意,此宅不凡啊!

    呃,宅子还没有建起来,说法就流传出去了?唐生有一点郁闷,看来自己要重新考虑把宅子给谁名下了,蔷蔷合适吗?好象不妥,她和唐家人走在太近了,梅妁呢?也不妥,她现在是江中省名人,瑾生资管的老总,瑾生国际的总裁,和蔷蔷同样受各方面的瞩目,不行!

    宁欣呢?好象也不行,她的身份是执法者,其父又是官员,被影射的话更是有口难辩。

    玉美,不行;王静,有点跳,她顶着的话却是有些欠缺,碧秀馨?嗯,是乎可以,但是秀馨骨子里太强势,不服输的性子,倒是说她的财势奇雄,江中无二,在她名下是合适。

    别人还有谁?唐瑾、关豆豆她们根要环在考虑之列,此宅将是天价,她们根本买不起。

    唐生知道,不能小看这个事,一但传出说法,民间老百姓不当回事,可是敏感的政治官场上会给你扣上帽子的,绝不能让它与唐书记有任何的联系,日后网络会更发达,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能炒作的地覆天翻,小心驶的万年船,不敢吊以轻心,稍一不慎就万劫不复。

    唐生剥掉了自己的袜子,光着脚丫子蹲到了椅子上去,这几天在罗梅家帮工,习惯了这个基底土民的蹲姿,双臂放在膝头,要是手里再有一根纸烟,那就更形象了,小农民一个!心目中暂时圈定了两个人选,最理想和最不理想的是碧秀馨,其次就是汪楚晴了。

    庆州之行与汪女的关系突飞猛进,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精神层次上的突破是相当可观的,就唐生二世为人的经验综合对汪楚晴的了解来说,她已经入了自己密布的毂中。

    说要聘请她来瑾生也不是开玩笑的,只是楚晴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唐生正是以开玩笑的口吻把她的一些顾虑打消,实际上楚晴心里也有离家族的想法,她是女儿身,不被家族看为内定的领军人物,最多是个帮衬,因为她迟一天嫁出去,最多是继承她父亲的财产。

    一想到汪家那个未来的领军中坚汪兆军,唐生就轻轻摇头,他太幼嫩了,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对手,根本不具备任何的对抗能力,倒是京城老王家的王彦敦有些能量,此人要重视。

    把汪楚晴培养起来,让她继蔷蔷、梅妁之后,成为自己的第三只手,以她的商业天赋来说,绝对是很厉害的一只手,放在汪家太浪费人才了,他们就不懂的用人,却在勾心斗角。

    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点魂入太虚的缥缈,太出神的缘故吧,以致瑾瑜出现在身后,唐生也不知晓,只是目光盯着电脑荧屏在发怔,这时思绪又转到了那个撰稿人江陵居士这里。

    此人是建筑专家,也应通晓一部分地理堪舆秘术,他似心忧政事,这个人要见一见啊!

    话说此宅格局完全搬照了青竹山别院的格局,在京城,那样的格局建筑不在少数,谈不上谁能住谁不能住,象唐老爷子住在青竹山也只是借居,它早在上世纪的六十年就落成了。

    “腿没事吧?”瑾瑜银牙咬着,恨恨盯着唐生的侧脸,我还是上了这小混蛋的当呀。

    柔柔之语贯入唐生耳内,他很自然的回了一句,“没事……呃,小姨,有、有事……”

    “有你个头啊!”瑾瑜瞪着美眸,手早伸过来拎住他一侧耳朵,唐生一只手覆盖上去。

    “饶命啊,小姨,有、有下情呈禀,腿、腿是真的有伤,只是没那么厉害吧。”

    “裤子我看……”瑾瑜真的怒了,揪着他起来,“我是关心你,你居然耍我?”

    唐生干笑着,英俊的五官挤成一堆,“不、不了吧?太不雅观了,我认错还不行?”

    “不行,你给我,我要看看你的腿伤严重到何种地步?不,掐死你信不?”

    瑾瑜这口气本来没那么足,但是上次遭他强吻也憋着一股气的,只是一直压在心底深处,这次又给戏耍了,二气归一,盛旺的很呐,拎着唐生耳朵的手也自然是用了一些力的。

    “我我,轻点拧啊。”唐生龇牙咧嘴了,早听豆豆同学说过小姨隐含悍性,今久是真的见识了,他双手解了裤腰带,然后一松手,休闲直接滑落到了脚腕那里去,只剩下一惯的平角小裤了,那里夸张的凸着一陀,令瑾瑜很是尴尬,但都被他吻过了,会怕这些吗?

    “伤呢?在哪里啊?”瑾瑜的目光掠过他健硕的,有伤吗?有个屁呀,光溜溜的。“在、在旮旯里啊,真的,没、没骗你……”都到这种地步了,撑也得撑下去嘛。

    “是吧,那再!我看不到它不死心,就是在肉里今天也得翻出来,……”

    唐生崩溃了,手揪着小裤裤苦笑,“小姨,伤现在看不太清了,本来就是给蚊子咬的。”

    蚊子咬的?你个混蛋,蚊子咬的也叫伤啊?还要大补吗?转念一想,四月天有蚊子吗?

    “我让你鬼扯!”瑾瑜拎紧他耳朵开始虐人,上一把、下一把、左一掐、右一拧;唐生围着她上窜下跳,鬼叫连声的讨饶,“……再不敢了,我这不是想小姨了吗,才出此下策。”

    实在是受不了她的拧掐,只得一把将她抱紧在怀里,瑾瑜心头突突的怒搏,此时拥抱太那啥了,他的裤子落在脚腕,形象不堪入目,一贴紧时明显感到他的突涨,手便用力更大。

    “手抱着自己的头,不然扯下你的耳朵来!”这时心软不得,不然一发不可收场。

    唐生吃疼,慌忙松手抱了脑袋,瑾瑜趁机将他推到椅子上去,“穿上衣服给我滚蛋……”

    扔下话她就紧步出去了,唐生松了口气,整装出来时,瑾瑜正抱着胸在沙发上坐着。

    见他出来就狠狠剜他一眼,然后将螓首扭开了,唐生最喜欢看女人生气含嗔的样子,每个人都有一番异样的滋味,没有一个是相同的,平素瑾瑜太典雅,哪有盛怒的时候?你想看她生气的娇模俏样也看不到,能瞅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含威的嗔怒之相,简直是一种享受。

    唐生大方的坐过来,居然还敢挨着她,瑾瑜气不过,再狠捶他虎背一拳,“你什么脸皮?”

    “只比城墙厚了一些而已。”唐生耸耸肩,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刚刚在网上地产页看到一则话题,隐指老唐巷第一豪宅暗含极尊格局,放在民间也没什么,怕是影射了某人。”

    瑾瑜心里并不真的生他的气,刚才掐拧他也没用劲,听他说正经的话,也就蹙眉道“民间说法无关痛痒,那个江陵居士的话题不仅在网上传播,晚报上也有,王静去采访他的,市委市政府不少中层官员也在背后讨论这事,上午爸准备去看那豪宅,我建议他不要过去…”

    唐生点了点头,“嗯,这个事我去处理妥的,对了,前几天罗坚回来后有什么动作吗?”

    “好象没有吧?不过市政府这边有人议论,一直和罗坚关系不错的一个副秘书长给下放到县里了,给了县长的位置,三月中旬的事,现在有人拿出来说,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呃?市政府副秘书长下放任县长,应该是升了嘛,罗坚在江陵要扩展他的枝系。”

    “你不清楚,这个副秘书长是正处级别的,下去了是掌了实权,但却是明升暗降,市县是两个层面,格局不同嘛,何况他给放到了江陵最穷一个县,听说此人心里抱怨不小的。”

    “呃,叫什么来着?有功夫我去和他谈谈心,我比较喜欢干这样的事。”

    瑾瑜白了他一眼,“也没那么简单,利益交集在一起的,人家不会轻易转舵的吧?”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咱们的锄头耍的好,没有墙角刨不倒。”

    “你真是个小坏蛋,万一打草惊蛇了呢?罗坚这个人在政治上一向小心,没什么软肋。”

    “未必吧?嘿,我现在和他老婆关系很好的,我要…哎呀,又拧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