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24章 被逆了【第3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夜幕渐渐深沉,罗家峪坍塌煤窑的营救工作还在急紧进行中,在凉风习习的寒夜,一片人围在塌的一塌糊涂的井口焦灼,矿山救护队的人员施实一套又一套的营救措施,不少闻得消息的矿工家属赶来,又哭又闹又磕头,但被维护秩序的警察们拦在了井口下的小山坡处。

    罗家峪乡离这里大约十余里地,乡里临时充矿工的人们都安排上夜班的,一般来说这种私窑雇佣的矿工多数为外地人,主要是外地人出了事故好处理,不想本地人会纠扯个没完。

    话说罗家峪乡来这里充当临时矿工的乡民都是走了后门的,不然人家根本就不要你。

    现在爽了,感情是走了后门来送死的?哭声戚戚哀哀的,让不少领导心理笼上阴影。

    夜里十点左右,罗坚和罗梅也赶到了罗家峪煤矿,他们没有暴露身份,只是挤在黑暗山坳里重重人围之后,这里至少围着几百号人,路边和一些山头上燃起的火堆就不下数十个,照的满山通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举办什么乡俗活动呢,实际上是出了人命关天的事。

    “要不先回去吧?吉人自有天相,我们除了求神明保佑,还能帮上什么忙吗?”

    罗梅也是叹气,因为罗坚狠煽了他弟弟一个耳光和他那番说话,让她心里好受了不少。

    在心中她还爱着昔日的丈夫,即便他骨子里隐藏着一种自私,但在大局上他都过得去。

    “我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父母如何架得住打击?这个家已经破碎不堪了,唉!”罗梅话里有话,罗坚也面现愧色,不知该怎么答她,只好不说话吧,“那就先回去吧。”

    他们悄然离开罗家峪煤矿的时候,市里驾着x5回到宾馆的陈姐却没找见唐生,小首长哪去了?拔他手机也不接,很反常啊,又拔汪楚晴的手机,也不接,不会吧?在偷情吗?

    不至于啊,以小首长一惯的作风来看,即便是去和汪楚晴去偷情了,也会接自己电话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他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状况,可是庆州这么大,自己又去哪找他呢?

    陈姐在宾馆急的团团转时,唐生却在缉毒处的药理处置室内接受第二次特殊处置。

    这一次主疗的是龚永春,确切的说,被疗的人应该是龚永春,而不是唐生,他是被动的,不过他的确没有尽兴,因为眼给遮着,他都搞不清是谁非礼了自己,孙法医?罗法医?

    现在这个好象是龚永春,怎么回事啊?这里是缉毒处吗?怎么作风完全变味儿了呢?

    老子走到哪都会遭逢这样的际遇吗?一直谨守着不乱食的原则,今儿居然被人家食了。

    龚永春一但瘾头上来,神智会处于一片沸腾激涨中,正常的思维会被排空,眼里、心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曾经的七个月经历把她深深毒害,她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初恋进行特殊交集,那一刻她甚至忘了自己和对方,毒瘾深入骨髓之后就是这种反应。

    罗囍被捕后,她就依靠注射药物缓解症状,有时忍不住也会自已动手,总之除了工作,她活在煎熬的痛苦中,她后悔自己回到庆州,后悔再次见到罗囍,后悔嫁给警官,后悔主动请缨去卧底,后悔一切的一切,但命运之神就是这么安排的,合着该我享受这苦逼命吗?

    案子越查迷雾越浓,越是叫人心惊肉跳,冰山突现一角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撼不动人家。

    反倒是把自己塞进了泥坑里去,开始也傻乎乎的把一些重要材料汇报上去,结果统统石沉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后果她学精了,把一些不重要的汇报上去,重要的自己扣下。

    扣下来悄悄塞给与自己关系极的孙蓉,孙蓉也是个苦逼命,为了事业和理想,放弃了爱和家庭,情感同样受到了创伤,虽然她没有对昔人恋人彻底奉献,但心里的付出一丝不少。

    两个人私下交流,渐渐关系深入,对男人都很失望,对某些黑现象也深感无奈,庆州不大,但对两个小女人来说太大了,她们什么都做不了,她们发现努力的付出都被人家糟塌了。

    “干多少算多少吧,有一天我们的积累会形成一股宏巨的力量,把邪恶的冲破。”

    她们这样鼓励自己,坚持着,默默的忍受和待等着,乌云迟一天会散开,等的到吗?

    自从龚永春捕了罗囍之后,她的身份就暴露了,给缉毒处竖立成了一个典型的缉毒英雄,也是把她摆在了明处吸引那些隐在暗处的毒,贩的目光,有一天她可能牺牲,这很正常嘛。

    龚永春也知道自己处在极度危险中,要说她心里没有潜意识的恐惧是假的,她本身必竟是弱者女性;再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每至寂深之夜,她的情绪都会烦燥不安,无形的黑手一直扼着她的喉咙,它太庞大,自己的能力无法将它扳开,致使龚永春去汹酒麻醉自己的神经,每次酒精作用下她深度渴求和男人去寻欢作乐,但每次都过不了自己的心灵关。

    孙蓉的针是她唯一的安慰,她要求孙蓉在缓解剂中加入镇静的药剂,好让她能睡过去。

    两个女人的关系在表面上只是法医和毒患的关系,龚永春染瘾是工作性质问题,市局备过案的,不予追究,但也在讨论她是否留警继续工作的可能性,罗囍的死,她被扣了帽子。

    这是内部人的诬陷,但她无力为自己辩护,上面也没有对她采取行动,似在观望什么。

    但是警觉的龚永春察觉到自己就是下一个缉毒英模,那个被人家吊唁的牌位都刻好了。

    所有这些压力对她的冲击太强,她想醉生梦死,她想忘掉一切烦忧,但是太难了。

    今夜,她抛开一切,全身心的投入堕落,螓首披散开的秀发把唐生身体中段淹没了,从没狂热的这样去裹哄过男人,包括初恋在内,虽然它随风远逝,但曾经也没有过。

    我终于冲破心灵的枷锁,释放出了我压抑的灵魂,即便明天要死,今夜也要欢畅淋漓。

    大江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当龚永春剥光自己骑上去时,似被唐生的深入撕成了两半。她伸手揭开了唐生的眼罩,迎着他那双灼灼星眸,忍不住泪流满面,哽咽的道“是我强暴你的,对不起,我没能忍住美少年对我的邪恶,我非礼你的理由是要把你拉进这个黑坑,庆州有一张弥天黑网,如果我们不幸双双被害,我给你做鬼妻,小帅哥,看到你第一眼时,我就想上你,现在,用力把我穿透吧,这样的机会不多了,我会尽能力不叫你遭遇危险!”

    她没给唐生说话的机会,就疯狂的吻下来,唆住他的,泪糊了唐生一脸……

    当内间的床轻微震响时,外间的孙蓉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提议和汪楚晴去楼廊透透气。

    汪楚晴倒是没注意里面的动静,因为她没有联想到那些东西,她以为龚要和唐生说话。

    孙蓉故意把磕上门的声音弄的很响,就是告诉龚永春,你可以尽情放纵一次了。

    午夜,有流星划过天空,唐生当时正仰着头粗喘着泄洪,他看见了那流星在天际划过。

    有人说,流星过天,不生即死,是谁要生?是谁要死?暗谙天相的唐生也一时怔住。

    龚永春伏在下面,紧紧裹着他,小帅哥,让我吸吧,也许那个汪楚晴说的没错,你会是我的救星,至少你此刻洒下的甘霖止了我酥麻的骨痒,我怎么感觉浑身是劲儿?呃?

    她把自己幻想成了西游记里的白骨精,手握着,口啜着,不离不弃也不松开……

    早在刚才她就松开了唐生手腕上的皮束,这时候唐生难忍那种腐骨蚀髓的剌激,挺身坐了起来,伸手捧住龚的螓首,“你、够了没有?刚刚有流星过天,庆州有大人物要遭殃了。”

    龚永春一震,站起来搂住他,又盘坐上去,她很妖很缠人,她喜欢给塞满的感觉,“搂紧我,小帅哥,要死的人可能是我吧,大人物怎么死的了?太多小人物会死在他们前面。”

    唐生兜住了她滑腻的底,笑笑道“你看我象龙吗?你沾了龙气,谁碰你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粉身碎骨,我的气场很强悍,但是今儿打了盹儿让你非礼了,是福是祸?”

    “别不知足了,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但我心甘情愿的救治你,你就当e夜情好了。”

    “e夜情?”唐生蹙了下剑眉,“你分明是有过男人的,又怎么和他交待啊?”

    “我有过两个男人,一个是名份男人,一个是情感男人,只是他们全离开这世界了,”

    “呃,这样啊?不好意思……”唐生干笑道“那也要谢谢你今夜对我的救治。”

    唐生不在乎拥和某女发生这事,他在乎的是情份和缘份,一千一万个不嫌多,只有那一缕缘份能把两个人搅到一起,与龚永春的相遇不能说是偶尔,但肯定不是必然,只是际缘!

    古人常说有一种露水缘,也许就是今夜和龚永春这段相遇吧?没有情感,只有欲狂!

    无论是唐生对龚永春又或相反,他们彼此都谈不上吸引对方,最多算是因缘际会吧。

    然后,龚永春附在他耳畔低声说了一些话,末了还道“离开这里你就去孙蓉家拿。”

    “我知道了,那些东西交给我,我可能叫庆州地覆天翻,对了,你为何会找我?”

    “其实我不相信你,我相信那个汪楚晴,她比你纯洁,又名声在外,应该不会骗我。”

    呃?居然是汪楚晴出卖了我啊?想想之前她进来又给吓跑的场面,唐生也觉得好笑。

    十多分钟后,唐生和汪楚晴出了缉毒处,龚永春做为缉毒处的科长,有权力开释他们。!~!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