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08章 蜜爱柔情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这两天宁欣在停职中,也不用去上班的,市里在迎接省纪委的一此同志,这次宁欣事件引发的后续反应牵累到了市里的有关干部,省委也很重视,但是没上副厅级,省纪委也没派下重量级的人物,范错误的干部级别一但达到了副厅级,省委的重视程度自然又不相同。

    张某某被双规了,交待问题中暂时还没牵累到宣传部许敬坤部长,可老许早坐卧不宁了。

    涉及到某些问题,平日一些交往的干部们也都暂时没了动静,谁都只会在一边观望了。

    端木真送来了更新一些的关于罗梅的资料,罗梅的老家也是在庆州,她和罗坚是本家,但是家庭条件要差太多,人家罗坚家势在庆州是首屈一指的大户,可不是本家内所有罗姓的都那么牛b”总要有个远近亲疏的,罗梅当年是本家中出了名的大美人儿,嫁给了罗坚。

    虽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但是罗梅家和罗坚家势相十万八千里,他们能走到一块因为高中时期他们是校友,本来两家算远亲,一个在市里,一个在县乡里,八杆子打不到一块。

    资料这么一调查,就把罗坚一家在庆州的情况也摸清了,比对罗梅家的家人,又不可同日而语,罗坚他们家在庆州的官最高达到了副市长,而罗梅一个堂兄才是副乡长,真汗!

    另外罗家一个长辈是省一级的副职,难怪呢,罗坚多多乒少还是有一点靠头的嘛。

    唐生看罢,伸手弹了弹材料,朝宁欣笑道“庆州的罗家看来也蛮强势的哦?”

    宁欣依偎在他身边,清晨起来也只穿着睡衣裙,连妞妞罩都懒得戴,端木真送来的材料是陈姐给拿过来的,现在也就是陈姐最清楚小首长在哪里她是唐生私人保姆助理兼保镖。

    “庆州罗现在也不及前几年了,罗坚堂叔辈的一位曾任庆州市委书记,后调入省里了。

    “哦,就是那位比较低调的罗副省长吧?”唐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老罗没上升空间了,四年时候肯定回家养老了,“他到年龄了,罗家想再兴的希望估计就放在罗坚身上。”

    坐在沙发上,宁欣把裸露在睡裙下的一双侧盘在丰下面,身子则斜斜绮在情郎怀里很少有这种当娇妻的温馨享受即便陈姐也在,宁欣还是较能放得开,因为陈姐很特殊。

    私下里,宁欣和陈姐关系也很不错的,早在青竹别院里她们就相识了还有罗蔷蔷。

    “罗坚这个人太深沉,也够心狠手辣,政治方面也无可挑剔,这样一个人真有崛起可能,说到家势嘛,还是差了点不然他也不用这么狠的手段来为自己的仕途铺平道路了,对吧?”

    宁欣对官场上的事也懂一些,看法和观点也有一些,但知道在情郎面前只是班门弄斧。

    唐生揽着她的腰肢笑道“他把他自己毁了,即便他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坚志,可这也正是他怕致命弱点,有句话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不透风的墙啊,你说是不是?”

    宁欣点点头,却又想到了自己和唐生的事,“那、咱们的事也迟早要曝光的吧?嗯?”

    闻听此言,唐生也是苦笑了,“咱们不同,是干姐弟的关系,谁能把咱们捉奸在床啊?抓不到实据,我又怎么会承认?再说了我是一介草民身份,抓到又怎么样?怕个蛋!”

    “哦……唐生同学,请别那么自私也不怕陈姐笑话你?你是草民,我也是草民吗?”

    生拍了下脑门哈哈大笑起来,“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宁政委批评的好啊,我虚心的接受错误,哪天咱们的奸情曝光了,你可以向政府哭诉,你是被唐生逼迫威胁的。”

    “才不会,讨厌的家伙,今儿中午罚你给我和陈姐做饭,会煮饭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啊,唐生惨叫了一声,陈姐在一旁抿着嘴笑,他扭曲着五官道“我现在相信那句话了。”

    “什么话啊?”陈姐还真有一点小天真,这正是她性格中的纯真,十分讨人喜欢。

    宁欣娇笑起来”“陈姐,千万不要相信男人说的鬼话,他只会甜言语的哄咱们。”

    陈姐也笑道“可我看宁政委似乎被哄的蛮开心啊?有没有?”反过来取笑了宁欣。

    宁欣脸一红,却是剜了一眼得意的唐生,朝陈姐道“陈姐,我当初是被他骗了呢。”

    “那说明我们小首长的策略很高明,手段也厉害,不然你给骗了还能这么开心?”

    陈姐不时不说话,一开腔就向着唐生,吃谁的向谁啊,宁欣捶唐生一下,“你的好保嫣。”

    “哈……”唐生又得意了,“那是!陈姐是我最贴心的保嫣哦,称也是沾我的光。”

    “小首长快点说你相信了哪句话?我等着听呢!”陈姐现在特爱听唐生与人说话或交流。

    “陈姐,别天真哦,他能有什么好话,八成都是编排我们女人的,敢说一起揍他!s

    宁欣朝唐生嘟着小嘴,晃了晃攥紧的粉拳,话说她这一拳能开碑裂石的,看是揍谁了。

    唐生朝陈姐招招手,让她坐过来,陈姐脸红了下,但不会拂了小首长的意思,就坐了过来,唐生拉了她的柔荑,“我说了不挨揍才怪呢,你先把宁政委的手抓住了,我再说吧。”

    陈姐就伸手把宁欣双手腕子掐住了,稍稍往过一拉,宁欣的上身就横到了唐生腿上去,“哎呀,放开我啊,你们俩个准备收拾我怎么着?”姿式有点尴尬,都爬到唐生腿上了。

    唐生还又帮了宁欣一把,摁着她微微翘起的丰朝前,宁欣想起身亦办不到,最可恨的是坏蛋的手摁着自己丘做怪,一点也不避晦陈姐,即便陈姐的存在很特殊,她也有些羞。

    “哈,这样我就不怕了””唐生大手抚着宁欣隆丘笑道“陈姐,我和你说啊,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吃饱了撑得没事做却会闲扯蛋的女人,这话有没有道理啊?”

    陈姐却松开了宁欣的手,反而把唐生的一只手给捏住了,“这话我不认同,宁欣你看着办。”她在关键时刻反水了,宁欣娇笑一声,弹起娇躯就将唐生摁翻在沙发上,“打死你啊!”

    唐生惨叫着”“陈姐你不是吧?最关键的时刻投敌啊?我求饶行不?我去煮饭行不?”

    说笑归说笑,哪能真的让唐生下厨?她们也不舍得啊,爱一个人就愿意为他做一切。

    “小首长,你慢慢享受宁政委的蹂躏,我去厨房给你们做好吃的。”陈姐笑着去了。

    她还没完全走进厨房呢”宁欣就被唐生反抱在了怀里,胸前一陀遭受龚击时她就手软脚软了,转而双臂盘着他的颈,跨骑在他上,唐生一只臂缠着她的腰,一手只早钻进去捏她左边堆脂积玉的陀峰,只捏揉的宁欣唇瓣张开,呼吸也加紧了,“坏啊”快住手,有事。”

    “你说就走了,我捏我的,互不影响吧?嘿,快赶上蔷蔷的了。”唐生哪舍得放开。

    宁欣俏面红红的,瞥了眼厨房,悄声的对他道“人家觉得比蔷蔷的要一些吧?”

    “是哦,你的韧性更足,尖梨一样还能崩耸起来,极罕见啊,录出来给我嗟嗟吧?”

    “去一边。”宁欣更羞的不堪了”主要是有陈姐在厨房,她可不敢太放纵,光是自己和他的话”怎么着也随他了,俯下螓首啄了啄唐生的唇道“真的有事想和你说,又怕你会有想法,反正我就说说吧,你全当没听见也行”前天回家,老妈和我说三舅要调动了”荣家在长山市的商业影响比较大,他又是市里干部,这些抵触了国家的境定,不追究的时候也没人拿来说事,一但追究起来就是个问题,长山事件我三舅惹了眼,这次不知要调到哪去了。”

    “哦,是担心这个呀。”唐生一谈正事也就收了手,乖乖拿出来改搂宁欣的腰肢了。

    宁欣又俯首亲他一下,“这么乖啊,就亲一下你以示奖励吧。”唐生扭过右脸也索吻。

    “不知足的家伙。”宁欣噗哧笑了,但毫不吝啬的又亲了他右颊,两个人腻在一起时,说不尽的柔情意,真希望这一刻延续到生命的尽头,那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唐生脑子里开始思索这个事,一瞬间好多念头闪过,最终汇集成一个清晰的想法。

    宁欣安然坐在他腿上,只是盯着他俊伟的脸庞”却不打扰他,知道他在想东西。

    “有了,宁政委,咱们抽三两天时间去省城,给三舅跑跑官,顺便看我妈和唐谨。”

    “跑官?省里面有很硬的关系吗?”宁欣知道唐家的背景,省里能没个硬呛的唐系?

    “把关豆豆同学叫上,去走她老爸的门路,她妮子这两天也要翘课””唐生把豆豆同学在学校闹的祸事说了一下,宁欣也是翻白眼,“汗了,豆豆是狠了点,可你和惯她也关。

    唐生无辜的摸摸鼻子,“那妮子也不是太坏,心地是善良的,只是嫉恶如仇,以后我看紧她一点吧,照这么闹腾也不行,那事也得摆平,不然会给关谨瑜造成别人攻许的借口。”

    其实已经给人家抓住痛脚了,不过是常校草耍流氓在先,这事真也不好说,要说对关谨瑜的影响还是有一些的,也就在唐生和宁欣在这边谈这事时,关谨瑜也在家教训关豆豆了。

    “我说你今儿怎么不上学了,原来戳萎子了?你咋那么狠呀?你就不怕把人给捅死?”

    “捅死活该,他掏出脏东西亵渎我,小姨你是不是受得了?哪个女人受得了啊?”

    “什么?”关谨瑜一听脸也变色了,但她怀疑这丫头说话的真垩实性,“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你不信问唐生,他昨天去学校就是为了这事,人家好委屈的。”!~!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