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58章 招商风云(1)【第4更 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话说这一夜唐生不是那么不好过,蔷蔷和梅妁也没忍心整他,他从浴室出来巨爵示了自已布满青紫瘀痕的身后部位,二女有点傻眼,这是哪个没教养的打的呀?这也太歹毒了吧?

    所以,二世祖还是享受了另一种待遇,蔷蔷叫陈姐给他上了些药的,三个人轮着给他揉了又揉,搓了又搓的,只等第二天睁开眼时,唐生望着出现在床边的一个人,尖叫起来。

    谁呀?关豆豆同学,偶的天呐,你从哪蹦出来的?神兵天降?还是我在做梦呀?

    原来昨夜梅妁给关豆豆发了短信,她就动了来凤城的念头,跑到火车站坐了零辰一点半的车赶往凤城,临明六点四十左右到的凤城,这妞儿一夜未睡,怕坐车过了地儿,所以好象个鬼一样的出现在了唐生面前,其实她有多天没见唐生了,实在也是想的不行了才跑来的。

    “上午哪都不许去,搂着人家睡觉好不好?也不许动手动脚的,”关豆豆就爬了。

    撩开被子一瞅,坏蛋果然是寸缕不着的,关豆豆俏脸微红就钻了进去,之前为了消除疲劳她也在到宾馆之后洗了一澡,并且吃了点早餐,只等蔷蔷和梅妁她们起来,她才进来的。

    “坏蛋,你现在这日子荒y透顶了吧?晚上要搂着两个女人睡觉吗?”关豆豆的手也没闲着,顺着下去就捏住他某个矗着的部位了,“真奇怪了,你是铁打的吗?她们俩也不行?”

    “什么嘛。”唐生搂住有些天没见的豆豆先是吻了下,才道“我黑夜是睡在沙发上的,临明尿了后才混进来找个舒服地儿歇会儿,你可别想歪了,不然的话,我现在能标挺着?”

    两个人接触的状度不同,说话的功夫就进入了更剌激的状度中,关豆豆又只穿了睡裙和小三角裤,洗过澡后上面连罩子也没戴,这时候给唐生上下其手一顿,她浑身发软了。

    尤其她手里捏着的东西给予她的剌激性太大,说话上次给他吻时自己只顾享受了,也是羞的不行,所以没回报他,这趟就不同了,分开这么久,她心里也会有好多好多的想法,也想过下次在一起时我要怎么去做,可真正面对这个场面时,她又慌的厉害,早忘了怎么做了。

    “今儿偏偏是有招商会,我必须赶过去参加的,你小姨也要去的,我不去她会发火。”

    “呃,招商会是政府的事好不?关你什么事呀,不许走啊,就让你搂着我睡觉,小姨可以不尿她的,她又吃不了你,怕什么呀?”关豆豆怎么舍得他走,“你要是不走,我亲你。”

    说着话,俏脸羞的通红,手还故意摇了摇那部位,意思是你留下来我就亲你这里呀。

    唐生嘴唇了,他何尝不想呢?如今都和关豆豆发展到这一步了,回想当初在车棚帮她踹某个校草的景象,好似一场梦般,再看看她那红润润娇艳的樱桃小嘴和注满了激情的美眸,一股热浪翻卷起来,下一刻他呼的就跪了起来,凶器就差一点没戳到关豆豆的俏脸上去。

    关豆豆本来半趴着的,惊呼一声也想起身躲开时,却给唐生双手捧住了螓首不叫她起来,她半趴半跪的身子就直不起来了,这下令她羞极,从没象这一刻紧张的有欲晕厥的感觉。

    “坏蛋啊,不许欺负我!”关豆豆羞愤中透出难言的那种极度兴奋,两个手颤着扶到他的胯上,然后往后摸索过去,摸到唐生两瓣坚丘上用有点尖的指甲抠了抠,“我抠死你啊!”

    “嗯,随你,但你想不亲我是不成了。”唐生坚定的把腹往前挺,关豆豆尖叫,“救命”。

    市委招待所,关瑾瑜吃过早餐后,就给唐生手机拔了电话,接听的是陈姐,“唐生呢?”

    “在洗脸呢,关副市长是要他接电话吗?”陈姐撒着谎,洗什么脸呀,他和你外甥女在卧室里正暖昧着呢,关瑾瑜又不知道关豆豆来了凤城,就哦了一声,“不用叫,让他去松山镇就行了,今天上午九点半凤城的招商会正式揭幕,我这就出发了,你叫他动作快一点。”

    陈姐放下了手机,看了看腕表,还是走过去敲了敲卧室门,“小首长,关市长的电话。”

    里面传出唐生的应声,“哦,好的,我马上就出来了。”他也没法子,误了招商会也不行,蔷蔷、梅妁她们都在整装,要一起去呢,自己能在这和关豆豆瞎胡闹吗?“乖,你睡一觉。”

    松山,南麓山脚下,那个巨大的招商主席台搭在一块平坦的绿草地上,周围已经聚集了不知有多少人,倒是说当地的老百姓不多,主要是市里报社、媒体、电台的人来了不少,当然最大的群集是凤城市十一个区县的在这里摆开的招商现场会,这是一次折腾,因为今天只是开幕式,在松山举办是为了让一些有敏锐目光的投资商来开发这块宝地,用意无它。

    从镇上延伸过来的路两旁,停满了各种轿车、商务车,有如两条长龙,一眼望不到边的规模,全省范围内不少商家都赶来参加这次招商会,瞅瞅有没有发财的机会,省内的占大部分,然后是省外的,有瞥着嘴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有严谨木讷一些的韩国人,有热情扬溢的欧洲人,各色人种,国内、国内商人们也来了不少的,这就是商人们的敏锐嗅觉。

    碧秀馨、汪楚晴两个人赫然也在人群中,主席台前是近五十张客席差不多要坐满,还有好多人都没处坐,只能是站着了,这五十张客席呈扇面形几乎包围了主席台,分成了三列。

    碧秀馨的神色中还隐带着一丝忧虑,自然是为弟弟的伤操着心,又因为唐生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一大步,她有些踌躇了,连自己也把握不准深浅了,似是有一些进退失据的感觉。

    都说情能乱心,爱则乱欲,这话是一点不假的,自己二十七年来从未沾过‘欲’的孤寂生活最终在那个小恶棍颤抖的魔指下终结了,真不知是不是要恨他?然而那无以言叙的却把一个灵魂抛上了九霄云外,甚至让碧秀馨感觉过去两天了,那种爽美还没有完全散尽。

    对她来说那是一次彻彻底底的震撼,是一次人性灵魂的洗礼,人生观也因此发生而转变。

    碧秀馨一向清淡如水,很有一种洗尽铅华重归凡俗的感觉,她不再刻意打扮自己,衣着也十分休闲,和站一起的汪楚晴相比似不那么剌眼,实际上汪女也没那么扎眼,她同样秀丽清俗,很职业的西套,白色的t恤领翻在外面,领口稍微低了些,能看到一截胸肌。

    乍看,汪楚晴似是碧秀馨的助手,但从气质上又能分辩出她并不屈居人下,两个清秀的美绝女人在一起时,肯定能吸引住好多人的目光,尤其近日凤城事件中,汪楚晴更是一举名扬凤城,报端、电视里她的倩影频频的出现,远处的另一拔人堆中,王彦惇在朝她望着。

    这两天王彦惇有点着迷这个王楚晴了,并且通过省城的关系搞来了关于汪楚晴的许多资料,同时碧秀馨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不由使他眼前一亮,心中亦忍不住要惊叹,这趟下来真是下的对了,居然在民间隐匿着这些美人儿,我可不能空荡一圈,至少要斩获她们中的一个。

    在凤城,自然有梁系(梁省长)的干部,不是别人,正是市委组织部的部长楚明忠。

    这堆人中就站着楚明忠,四十七八的样子,精神,身材颇为伟岸,和王彦惇站在一起,倒是老少两个人男人各显独特的雄性气概,今儿来的市领导不少,常委就来了六七个。

    实际上许多人都在猜测与楚部长站在一起的王彦惇是什么人,他侃侃的与楚部长谈话,毫无拘束之感,一派的从容,不由叫人联想到他拥有着很深的背景,不然楚部长能尿他?

    在楚部长的身侧是一个熟美妇人,谁?罗珂,江陵卢湖事件现过一回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江陵副市长罗坚的堂妹,她也是汪氏集团江陵分公司聘用的总经理,月薪不菲哦。

    这次她又出现在了凤城,自告奋勇的向汪楚晴提出要兼凤城分公司的经理,这个女人很本事的,风姿熟美透着一丝浅浅的冶荡,乍看又似一种爽朗的豪放气质,是个多气质女人。

    “看见了吧?罗珂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是凤城市委组织部长,和她关系相当不错的。”

    汪楚晴这样给碧秀馨介绍,碧秀馨轻轻一笑,“我发现那女人瞅楚部长时有某些东西流露,看样子这两个人关系相当的深,难怪她要主动拿下你汪氏在凤城分公司的经理之位。”

    汪楚晴淡然的道“我求的是特别是利益,她能办了事,我不吝啬一个职务和一份薪水。”

    “你怎么就没瞧上那个唐生呢?我认为,在凤城,他的本事更大些,只是他藏的深。”

    “馨姐你还不了解这个唐生吧?我通过省城的关系了解到了他的底子,消息是昨天刚刚传来的,唐生是城省人,江陵的唐天则是他的父亲,他曾是南丰一了名的二世祖……”

    “果然如此?”碧秀馨心里一激动,看来自己的猜测一直就是正确的,在江陵,唐生才是第一公子,只是他从来不显露,现在看来与这家伙的种种合作,最终都是给唐天则做的政绩嫁衣,难怪他不在乎什么合作方式,只要自己肯出钱,在江陵的任何地方投资都无所谓。

    小猾头,你终于曝光了,我以为你能藏一辈子呢,碧秀馨心里开始琢磨一些东西了。

    而唐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招商会场,和他一起的是蔷蔷、梅妁、陈姐,可巧他们经过的地方离的那个王彦惇不远,又让这家伙瞧见了两个美女,大该心里猫挠一样的难受吧?

    不过王家小幺的审女目光的确精道,只两眼就从罗梅陈三女的神情和体态上看出她们是少妇了,再不是什么青涩的纯处少女,倒是那边的碧汪二女还是两个原封货,好多的美女。

    另一堆人中的老外、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朝罗梅陈三女行注目礼,蔷蔷一向打扮惹眼,她才不怕人看呢,从最初不太显眼的秘书变成老总之后,我们的罗蔷蔷越来越剌眼了呢。

    长年瑜伽的锻练把她的细腰盛长腿的曲线无限的夸张强调出来,步履轻盈迈进间,腰扭晃,胸前两陀波浪荡漾,都不知有多少位男同胞在咽唾沫了,罗蔷蔷心里不屑的哼着,你们也瞅一瞅,幻想一下的份了,她转过头轻声对唐生道“嗳,后面不知多少人盯着我瞅呢,我就觉得吧,两个丘上火辣辣的烫,这是多少目光聚焦出来的效果呢?”

    按说今天罗蔷蔷没穿秀的紧身裤,还是较职业的套装,也是为了和梅妁搭配,可仍旧把套裤撑崩的紧紧的,她走路胯部幅动稍大,造成瓣左右跌荡的景象,不沾眼才怪了。

    王彦惇的目光最是锐利,也惹起了唐生的注意,当他们目光交织在一起时,虚空中击起一串无形的火花,另一双更精灼的目光从王彦惇背后罩着唐生,赫然是一个三旬冷峻男子。

    陈姐对如有实质的目光最是敏感,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那个躲在王彦惇背后的冷峻男子,也第一眼从他冷静至极点的气质上判断出了他的身份,与此同时,对方也察觉了陈姐。

    两个人对接目光时,也如唐生和王彦惇那样迸击出了火花,哼,原来也是中警局的人。

    直到唐生他们到了碧秀馨、汪楚晴这桌时,陈姐才有机会和唐生说了一句,“小首长,那边那个就是在省城与你对了一局的王彦惇,他身后那个冷峻男子是中警局的,身上有枪。”

    唐生不经意的又扫了王彦惇他们一眼,发现罗珂时,心中就是微微一动,又见她和另个气质颇佳的中年男人神态很亲近似的,心中就更联想到了什么,他情侣装一撮人在一起?

    那江陵的罗坚,难道是王系干部?就算不是,渐渐的也会部进队吧,罗珂这个女人很能串联关系,何况王彦惇有熟妇嗜好,只怕不用多久就得和罗珂去滚床单了,嗯,应该是这样。

    这时候,几个人走过来,为首者赫然是袁炳祥袁副市长,招商会的总指挥大人到了。!~!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