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5章 冤家路窄(5)【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风城市局治安处,等唐生他们赶到时,都十二点多了,治安处大楼二层的几间办公室还亮着灯的,看来有些案子还在处理中,别说,警垩察们的工作没日没夜,也真够忙活的。

    碧宗元的司机让陈姐把话带上去的,他是匆匆的追着警垩察后面赶到的治安处,也初步向警方了解了情况,这时候陈姐驾车载着碧秀馨、汪楚睛来了,他慌忙跑过来解说情况。

    “碧总,我刚向治安处的警垩察打听清楚,这下可麻烦大了,公子打的两个人是凤城沈副市长和李副市长的儿子,好象是叫什么沈军、李康,他们也喝多了,自己都站不稳,所以给公子突然暴发,一下全放倒了,沈军摔倒时头磕在了壁棱上,开了个口子,好象伤的不轻。,其实碧宗元憋了一肚子火,从楼上下来不小心撞了沈李他们,被人家骂了一句“你…。眼瞎了,他就暴发了,一拳一脚就把两个醉鬼给放倒了,而且自己没站稳也摔了一跤呢。

    大厅保安过来拉开了,功夫不大警垩察就来了,直接就把碧大公子给扭走了,小子你行啊,敢在凤城把“市公子们,?佩服你的勇气,碧宗元来了凤城时间不长,虽然做为凤汽的财务总监,但他摆的架子大,平时连凤汽老总都不带尿的,财权在我手里,尿你个老总做什么?

    碧宗元在短时间内,还没有铺垫开凤城这边的社会关系,也和人家市一级的公子们接触不上,凤汽这个企业是比较牛,但在那些公子哥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人家不正眼瞅你的。

    所以名不见经传的碧总监就给带进治安处的拘审室了,不问青红皂白先给海扁了一顿。

    碧秀馨脸色也变的比较难看,这叫什么事呀?不由嗔怪的瞅了一眼唐生,还不怪你啊?

    那个司机还没讲完呢,他又道“我上去溜了一圈,拘审室里乱糟糟的声响一片,还有公子的惨叫“我怕是公子给人家打了。,他没敢说给打惨了,得罪了市公子能有好果子吃?

    这一事件要是传扬开,在凤城人大政协两会和招商盛会同时召开的期间影响很坏,就算双方都有错,可凤城执法机关的不严谨也必给人家留下恶劣的印象,一场小风暴已开始酝酿。

    唐生叹了口气,这可是没事找事,撞就撞一下呗,你在凤城又没有横行跋扈的资本,忍忍多好,指不定这阵儿都接着美女滚床单了,非要耍个性,给人家扔进拘审室挨揍了吧?

    人走霉运的时候,老天爷都不眷顾你,非得把你整的灰头土脸不可,碧总监,爽了?

    其实大家都懂,社会治安治理和执法严明是一回事,有权有势背后整人是又一回事,换过双方都没背景的话,执法机关可能会比较公平去处理事件,因为这个时候权力没有给执法者施加压力,也没有干涉到司法的公正,一但被权力涉入那就不好说了,何况是市级公子。

    碧秀馨和汪楚睛都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对这些事自然是清楚的,所以碧秀馨蹙眉了。

    你有钱是你钱,可你没权,人家那些公子的人身受到侵袭的时候,也不是给几个钱就能摆平的,首先公子们要是面子,再就是要争一。气,钱在这个时候似乎管不上大用,你真要肯出一百万,他或许想想也值,还不和你动气了,问题是一拳一脚就一百万你舍得出吗?

    反过来说,你也给人家扔进去痛揍了,你的伤谁来买单?所以说呢,这种事比较料结。

    几个人下了丰,碧秀馨就望唐生了,“你也听见了,宗元打的是两个副市长的公子,看来这事还难办了,就算咱们有钱肯把人保出来,但人家也未必卖你的帐,这事还不怪你?,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好叫唐生来帮忙处理,必竟在这里他认识袁副市长,能说上话的。

    “怪我?我可没打人哦。,唐生苦笑了,其实他心里蛮不当回事的,那小子就是个欠揍的脑袋,给拾掇拾掇,对他来说兴许是好事,看你收敛不?居然撤野撒到了凤城?你牛哦!

    汪楚睛也看了一眼唐生,甚至看出他不怎么想帮忙说话的,要说他必竟认识袁副市长。

    唐生这时又道“那个,这事也不是那么好说的,必竟人家两个都是副市长的公子,你们也清楚,副市长们之间难免有一些不格调,据我所知,袁副市长刚挂了常委,另外几个嫉妒呐,我看让他去说话,只会把事件弄的更僵,先观察观察事件的走向?,他这算是借口。

    还观察?碧宗元给扔在里面快打残了吧?弄出点什么内伤或小残疾的,这辈子算完了。

    但是唐生说的也不无道理,袁炳祥还真在面对那种情况,新挂的常委,把好见竞争对手挤掉了,其中就包括沈副市长、李副市长,这时候他去说话,搞不好人家气不顺借题发挥呢。

    碧秀馨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宗元是我亲弟弟,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得管吧?,唐生摸了摸鼻子,瞅着汪楚睛道“汪总,我看上去是不是特别有能耐那种人啊?,这话带点自嘲,也带点挪愉“汪楚晴也只是在今夜才和唐生有了较深的接触,对他的印象不坏,此时就道“碧宗元也是喝多了嘛,再说他的身份也是凤汽财务总监,凤城执法机关这样处理此一事件,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小唐主任实在为难,我们就借助舆论来造势。,“嗯嗯嗯,这个我同意,一定要借助舆论来造大声势,虽说两会期间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但却也为凤城市委市政丵府敲了警钟,也只有这样才能为碧总监讨回公道,馨姐,你说?,碧秀馨脸色有些难看,“不给我公道我叫他们后悔,看我会不会把凤汽搬到江陵去。,“呃,馨姐,意气用事了吧?咱们可都是做大事的人,你这么做固然解了一时之气,但你保证不得罪某些官员吗?现在人家是在凤城,万一将来上了省级层面呢?要往长远看嘛!,“上了省级层面又怎么样?他就是把我撵出中垩国,我也常样会活的很好,所以,别逼我。,人呐,有时候是不能呕气,这话说来容易,可做到的又没几个人,以碧秀馨舟本事,自然不会让人那么欺负还要忍气吞声,离了这里又不是活不成了,主要芳她亲弟弟受了委屈不管碧宗元做了什么,站在姐弟的立场都没可能不替他出头的,人,争的就是一口气!

    唐生其实想的远一些,他考虑的不光是几个公子闹意气的小事,因为一波及开,影响就大了,陆如衡年前才当上一把手,就缺个整顿吏治的借。,袁炳祥也是刚挂常委,下面一片不和谐的声音,如今机会来了,让他们闹腾闹腾老陆再果断出手,把不和谐的声音一举平息。

    尤其市局这个口子,一基以来就和一把手挂勾的,上任书记毕云轩刚走,如今掌着局大权的这位可不是陆如衡这边的人,所有这些,唐生已以考虑到了,所以这事件一发生,他就偷偷笑了,又给陆伯伯来了一个可供发挥和利用的好时机,总得让事件闹腾开才行嘛。

    是以,唐生很赞承汪楚睛的提议,让媒体曝光治安处警垩察的不当执法情况,这样最好。

    站在政治利益的最高诉求角度,这些事在陆如衡主政时发生也不太好,但他刚上来不久,也需要这样的整顿,省委怎么看很难说,好与坏,功与过,现在谁知道?日后自有公论。

    定下了明天向舆论媒体揭露事件真相,只需在凤汽招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即可,很简单。

    问题是谁知道一夜之间碧宗元会给整成什么狗样子?碧秀馨真正的担心在这里,所以美眸又瞅着唐生,“半夜三更的,媒体记者也找不来,总得明天早上,可是宗元怎么办呢?”

    两个女人都在望唐生,在凤城,也只能靠他,权力圈里,凤汽的人中即便能找到副市长头上,说话也低三下四的,好话陪一堆,人家未必尿你,半夜三更了,你也不能早人家。

    远水解不了近渴,惟有唐生能帮点忙,只要他肯和袁副市长说话,保个人出来没问题。

    唐生也在想,不弄出来,一夜给揍成个半残废,那就没有回转余地了,碧秀馨的脾气也倔,真的一气之下把凤汽给你折腾了,无非是败兴点钱,可她要为弟弟出气,未必心疼钱。

    另外就是闹的厉害了也不好收场,差不多就行了,陆如衡那里要的也无非是一个借。,只要媒体舆论给力,把声势造出来就行,再小的伤也能夸大嘛,“嗯,人是要弄出来的!”

    唐生拔了陈廉的手机,他们几个刚走,准备先回宾馆去,不想这边就出了这样的事。

    “廉哥,你们这不是刚走嘛“碧总监下楼时和沈军他们发生了一点小磨擦,打了人家,他给弄治安处了,大该给黑凑了一顿,你来治安处吧,把人先弄来,关一夜给揍残咋办?”

    他没给袁炳祥打电话,没那个必要,再说老袁也没法说这种话,碍于唐生的面子又不得不说,其实很叫他难受的,所以唐生不会麻烦他,也是不想让市里的对立权力先碰撞起来。

    碧秀馨只是看着,倒不关心唐生给谁打电话,只要能弄人出来哪怕叫扫大街的来也行。

    陈廉和梅妁、蔷蔷、王静她们一个车,接了唐生电话后,还是先把梅妁他们送回了宾馆,路上给沈军打了手机,问他伤的重不重,沈军有点莫名其妙,怎么消息传的这么快?我这刚丢了人现了眼,军公子陈廉就得知了情况?我嘞个靠,他就说小伤没事,已经包扎好了。

    陈廉一听笑了,“没事就好,那就去治安处把人放了吧,那个姓碧的和我晚上喝酒的。”

    沈军一听翻白眼了,以为是陈廉关心自己,哪知是来替对方说情的,“廉哥,我和康子都给揍了“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咱们见面再谈,我这就赶去治安处,有你的面子,好说!”

    半夜三更的,治安处楼门厅外站着四五个人,是唐生、碧秀馨、汪楚睛、陈姐和碧宗元的司机,沈军和李康两个给揍了的公子哥先陈廉一步到了,上次他没见唐生,所以不认识。

    但是碧汪陈三个美女都是绝色,倒是让脑袋缠着绷带的沈军眼眸一亮,尤其和碧宗元长的极象的碧秀馨,让沈军食指大动,嘿,那小子和这个女人有关系吧?居然长的都好象。

    想着,沈军就拔高了姿态,即便是有陈廉来讲情,也要看他们是什么关系,要是这女人和陈廉有一腿,那他定然是必保那小子了,要是关系扯蛋,自己还得撩戏撩戏这个美女呢。

    李康也是个花了肠子的公子,话说他们这代人,没几个不花肠子的,夜夜当新郎,天天换新娘,这是夜生活的主旋律,开不开荒倒不重要,关键是天天不重样儿,要保持新鲜嘛。

    两个人也不理楼门厅外的唐生他们,昂着头大步进了治安大楼,碧秀馨自然看出这就是和弟弟冲突的两个人了,因为其中一个脑袋上裹着绷带的,果然是开了个口子,他们也来了?

    一进厅,沈军就拔通了陈廉的手机,“廉哥,对方几个人就在楼下了,你们关系深?”

    “朋友的朋友吧,面子还是要给点的,你也别太过了,差不多就行了,不然我不好说话。”陈廉在晚上k歌厅就看出来了,唐生对碧宗元没好感,这阵儿弄他出来也是迫于情面吧。

    所以他的态度也不坚决,沈军一听有门,嘿嘿笑道“廉哥,有个美女和那小子长的持别象,你和她没关系吧?哦,没关系就好,我撩戏撩戏她,什么?江陵市的女宫豪?那感情好啊,我喜欢有钱的女人,指不定就人才两得了,非常端秀的模样,指不定怎么骚。”

    “军子,那女人有些资本,我朋友都给她几分颜面,我劝你别动歪心思,不然收不了场”

    “嘿,廉哥,我有分寸的,但我的脑袋也缝了街,不给我个说法,我不可放过他的。”

    沈军知道陈廉和对方只是间接关系,心知军公子未必对这事太上心,他的口气也就硬了,如果陈廉口气坚决,他估计二话不说,就把碧宗元给弄出来的,现在看来还有磋商余地。

    十分钟后,陈廉驾车赶了过来,碧秀馨和汪楚睛这时要重新认识这位沉默寡言的男子了,倒是没想到,他在凤城也是一号人物?耳就是这么一号人物,在唐生面前居然那么乖啊?!~!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