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4章 冤家路窄(4)【第3更 求推荐票】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k歌厅中,碧秀馨环臂抱着,没了一点和众人要欢闹的心思,唐生当着关、袁两位的面前要录碧宗元的脸,可见他是在向自己他的不满,可恨的是弟弟真不是个争气的。

    “馨姐,小唐主任很犀利,不过看得出来,他与关副市长、袁副市长之间的关系不错。”

    袁炳祥必竟是一市的高官,而且是常委班子里的一员,是堂堂正正的市领导,可他居然会称呼唐生为“生哥儿”这是一种带着恭敬意味的称谓,其实,袁炳祥并不清楚唐生的真正底子,只是知道他是江陵市委书记唐天则的儿子,又是谨生集团的顾问,再就是救了陆如衡儿子的命,其它的都谈不上什么了,包括陆大书记在内,也不清楚唐家那深厚的背景。

    但因为儿子被唐生救了命,他心存着感激,又因为唐生隐隐掌握着谨生,对凤城松山镇投资,明显是要支持自己在凤城的工作,更因他是关系不错的同僚唐天则的儿子,是以称其为“生哥儿”在这种情况,袁炳祥称唐生,生哥儿,是跟着陆如衡来的,别人却不明白。

    碧秀馨早就看出唐生有一定背景了,即便到今天她也没能确定唐生和唐大书记是什么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对和唐天则有关系,甚至在凤城,他可能有影响陆如衡的能力。

    k歌台上蔷蔷、梅妁、王静、陆深、袁娜他们在唱闹着,欢笑声不时传过来,只要有唐生在的地方,她们就有心思抛开一切去享受欢乐,因为她们知道凡事都可由他去应付,就这种不知不觉中产生的依赖性,她们谁也没有第一时间察觉,总之是有唐生在她们不用操心。

    下面是无比郁闷的碧宗元,一个人不知喝了多少酒,眼珠子血红着,今儿可把人丢到家了,让那个唐生贬的半纹不值,他心中那个恨呀,加上蔷蔷、梅妁、王静她们对他也不理采,这令碧宗元心里尤其是不爽,再听到汪楚睛和姐姐也在讨论唐责,他心中越发的失落了。

    我…。哪比他差?我也很英伟挺拔是不?我也很玉树临风是不?我也很多金多情是不?我也是能肿起来的真男人是不?为什么你们…。都盯着他?他只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屁娃子,老子兆涨起来能把你们全挑死,你们信不信?可他行吗?操,老子不服他,不服!

    突然音乐转变成了令人热血沸腾的的士高,歌台上的蔷蔷她们都开始颠颤起来,王静很疯狂的把丰荡的十分夸张,罗蔷蔷就和她撞啊撞的,梅妁扭摆的幅度较笑,瞅着她们直笑。

    “暖暖暖,王静,别扭的那么夸张好不?下面有人瞪眼殊了,指不定会意u你哦”

    王静不屑的哼一声,“意u是一种虚无缥缈的粗神境界,别说,咱们还真管不了,法律也拘束不了龌龊男人的u思。想,他们也能是幻想一下了,那个姓碧的是有钱,可太没品。”一碧宗元还真是狠狠瞪着王静猛荡的丰呢,话说他这些年真没少玩女人,各式各样舟,青涩的,熟美的,端秀的,的,就没有他没玩过的,可真没玩过象王静这样的大洋马。

    王静的身高一米七九不止,再蹬上高跟鞋的话,好多男人都望之怯步,和她站在一起,简直感觉自己不象个男人,她是大号的肉垫子,凸r翘椰极沾人的眼球,表面上王静作风大胆狂放,每每会喷粗。,做为记者,喷人是她的拿手好活儿,这样一个女人,可以想象把她弄到去会是怎样一番光景?之前碧宗元不是没接触过王静,可这匹悍马不尿他。

    不是碧宗元不够帅,不够有钱,不够有男人味,问题是王悍马的性取向有问题,她在迷恋清隽式的少年,她认为那些腼腆的,情怯的,看见漂亮女人就会脸红的少年才有味道。

    多次接触之后,碧宗元无功而返,开始在背后诽谤王静了,说她是个卖弄骚情的,自以为是,其实骨子里是的,指不准每天夜里都会爬在某个老头子被人家做。

    在王静的笔锋下,碧宗元也给描写成了江陵一个没品味的,关于碧氏家族继承人宗元公子,一向的饥不择食,即便是老母猪向他晃荡,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发肿发涨。

    他们之间的恩怨是公开的,好多江陵人都知道,即便如此,碧宗元心里也没有放弃过要搞了王悍马的心思,终有一天老子要得到你这个,玩腻了把你发落去江陵人的杂那部。

    当然这只是碧宗元很神经质的幻想,直到汪楚睛出现,他真的心动了,他开始关注这个女人,并有一空就去她面前卖殷情,可惜的是汪楚睛越发的风轻云淡,令碧宗元的所有攻势无一记落在实处的,每每在不经意之间就把他很凌厉的攻势消于无形,令碧宗元十分郁闷。

    所有在这个k歌厅中的女人,没有一个重视到碧家公子的,他要是不失落才不正常。

    碧秀馨早就看见弟弟的纠结了,一个人喝着闷酒,眼珠子憋的那么红,可见他是受刺激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亲姐弟,心不疼是假的,又有点恨他不成器,论说他比唐生大了好几岁,社会经验也很丰富了,为什么总是毛毛燥燥的?早告诉他改改脾气他也不听,你能怎么着?

    这时候听汪楚睛谈到唐生,碧秀馨微微一叹,“他是对宗元出任凤汽财务总监不满。”

    汪楚睛能说什么?其实她心里也不满,但是收购凤汽的所有款子都是碧秀馨出的,即便是拆借给汪氏和谨生,也是人家的魄力,抛开碧宗元不论,就碧秀馨的这份胸棋魄力,唐生也极佩服她,这个女人是真正干大事的人物,只是有时候也免不了和你耍耍小心计罢了。

    碧秀馨也知道让弟弟出任凤汽的财务总监不光是谨生不满,连一直在合作的汪氏楚睛也不满,只是她嘴上没说而已,“一会儿和唐生谈一谈,宗元在凤汽采购变速箱问题上和楚雄东意见分歧,这影响到了谨生江齿的利益,其实我也想听听楚睛你的意见,你大胆的讲!”

    汪楚睛笑道“我的观点是择优而取,江齿变速箱质量只要过关就行,反之,谁也不行。”

    汪楚睛保持着中立,她没准备碧氏和谨喜的矛盾中去,一直以来,她都小心翼翼的处理着各方的关系,即便在卢湖项目上碧宗元想强势的压易压罗蔷蔷,汪楚睛也没同意,这不符合汪氏集团的利益投资的本意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斗气,谁和钱过不去,那就了。

    碧秀馨本来想争取汪楚睛能支持一下自己,让弟弟出任凤汽财务总监也是想制约谨生的一种隐晦做法,可问题是弟弟把矛盾给激化了,唉,这点事都办不好,真叫人失望透顶。

    而眼下凤汽还处在管理上的整顿时期,包括生产、销售方面也在进行一些大的调整碧宗元没有把心思放在这里,反而在集团内拉帮结派的打压谨生的代表楚雄东,成事不足啊!

    唐生进来之后在陈姐耳畔说了些什么,他就走到碧秀馨、汪楚睛的对面坐下来,碧宗元就把有点阴森的想要吃人的目光盯上他,这时候美女人晃荡的丰也吸引不了他,可见他对唐生的恨有多深吧,唐生一付悠闲神态,把腿翘上来微微晃悠着,拿起香烟在鼻端闻。

    陈姐过去和梅妁她们说了些话然后她们就和陆深袁娜、陈廉一起出去了,震的人心慌的音乐也止了点歌小姐也被陈姐打发掉了,一下子就清静了,看来唐生要和碧秀馨谈话。

    碧秀馨对唐生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经历了劫杀黛莲妮和五大保镖的事,按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很近了,又签了种子协议,但走过了今年过的似乎一切变的生疏了,问题在哪呢?

    为此碧秀馨想过,问题绝不象表面那样,仅仅停留在凤汽的分歧上,应该有更深内幕。

    只是她一时间想不通罢了,唐生也从来没有点明过,他隐藏的太深,谁也弄不透他。

    唐生拿起酒,给碧秀馨和汪楚睛斟上,汪楚睛算是客气,唐生给她杯里倒酒时,她伸手轻轻扶着杯,这是一种礼貌的举动,表达自己谦逊的态度,汪女风姿秀雅,轻飘飘的,从来不会因为某些事动了火儿,这一点很象柳处长,所以在唐生心里,对汪楚睛还是很欣赏的。

    酒瓶放下了,又一次把碧宗元无视了,没准备给他斟酒的,就不用提碧宗元有多气闷了。

    唐生仅是淡淡瞥了一眼碧宗元,又舒服的靠到了沙发背上去,星眸望着碧秀馨露出笑来。

    碧秀馨何等聪明,哪能不明白唐生的意思,这是让自己的弟弟滚蛋呢,有他在怎么谈?

    “宗元,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碧秀馨也早就想打发回去了,省得丢人现眼。

    碧宗元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喝了个清光,极不甘心的瞥了一眼唐生,再哼一声才起身走了,都没和汪楚睛打招呼,打什么?今儿把脸都丢光了,这美女还能追吗?

    姓唐的,你给我等着,咱俩誓不两立,我曰你的二大爷全家的,总有一天和你算帐。

    门砰的一声关上,碧秀馨这才露出笑容,举起了杯,“来,咱们三个喝一杯吧?”她的雍容大度还是很叫佩服的,即便她的亲弟弟今天真没给她长光,即便唐生当着她的面把她亲弟弟的脸面录了个光,她仍能和唐生谈笑风生,且不论心里是否恨着唐生,面上真过得去。

    唐生正棋危坐,举杯和碧秀馨、汪楚晴碰了,喝掉之前先笑道“馨姐啊,今儿多有得罪了,碧总监颜面有损,只怕把我恨的够哈呀,但是往深的层次看,这样对他是有好处的,话说他比我多吃了几年干米饭,可还是那么浮燥无知加狂妄,我要是他姐姐,我非把他放到最底层受一受笨苦,体验过两年劳苦大众的生活,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肯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我说这些真是不合适,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扯蛋嫌疑,主要是为了馨姐。”

    教训了人家弟弟,还说替人家姐姐操的心,汪楚睛又掩嘴笑了,此少年实在是有趣!

    碧秀馨都哭笑不得了,咬了咬银牙,直接干脆的道“我知道你对宗元很不满,他是有缺点,而且不少,但你很不给我面子,使着劲儿的录呀,还把毛主垩席在延安的讲话搬出来压人,我真是服了你,有你这么打击人的嘛?你叫楚睛来评评理,是不走过份了一些呢?”

    汪楚睛这次捂着嘴笑了,一反平日的清冷素洁端秀之姿,唐生瞅着眼眸一亮,旋而笑道“馨姐,《祖国的花朵》这部作品真是在伟人的关怀下才问世的,我就是讲了讲历史嘛!,碧秀馨和汪楚睛一齐白眼他,你分明是压人好不好?让人没得反驳你,你真够坏的啊。

    “好啦,咱们不说这些,关于凤汽的财务总监人选可以再讨论,宗元本来就是临时的。”

    “这样啊,那我谈谈我的看法,馨姐,汪总,我觉得吧碧宗元这个人才能还是有的,但有候张扬起来,才能容易发挥出圈外,着力点有问题,在凤城,人生地不熟的,他这种脾气容狗垩日的惹祸,远必竟是人家的地头,不是江陵对吧?另外就是他的能力和汪总一比明显差一截嘛,我看这个财务总监由汪总来担当吧,一方面谨生服气,一方面碧宗元也乐意让权!”

    唐生的考虑还是很周道的,这个结果还真是碧氏和谨生都能接受的,包括汪楚睛的小怨气也会消失干净,可谓是一举三得,碧秀馨、汪楚睛暗赞唐生的精明,这家伙就是猾头。

    汪楚睛转注了唐生一眼,对他这个提议还真没防住,但闻听之后一寻索,却觉得真是最好的选择,碧秀馨笑了,“我同意你的看法,楚睛的能力女庸置疑,明天就召开董事会吧。”

    他们才议定了这个事,陈姐就匆匆的进来了,过来就道“碧宗元大该是喝多了,一下楼和别人撞了下,就大打出手,对方挨了打不甘心,叫了局的,把碧宗元给抓走了”

    呃,还真应验了唐生的说法“你说他是惹祸的苗子,话声儿才落,他就在下面揍人了。!~!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