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3章 冤家路窄(3)【第2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唐生身上有一种极其特殊的气质,他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往往能呛得别人半死。

    “今天在座的各位中有两个党的干部,他们不走过来我和搞什么坐谈联欢的,他们是为了千千万万老百姓幸福的生活在奔波,为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再登新高而操劳,在座的各位中有民营企业家,有共和国的军人,有新时代的未来接班人“更有党和政丵府的干部,今天我们欢聚一堂,是为了明天的生活更加美好而共商大计,我个人心中一直钦佩那些为老百姓谋幸福的好官,他们礼贤下世,不惜与革根民众打成一片,这首歌谨献给两位操劳的市长!”

    关谨瑜和袁炳祥心中都有一种感动,的确他们来不是为了什么坐谈言欢,面对这些手握巨额资本的民营企业家们,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引导他们去投资,去把家园建设的更美好。

    唐生一句话点到了中心,点到了他们心中,关袁没有失惊和尴尬,有的只是无言的感动。

    优美的旋律响起时巨幅液晶屏上出现了新中垩国成丵立之前炮火隆隆的铁血镜头,转而一变是大干四化的热血建设,继而又是一幢幢摩天大楼的平地拔起,这是国家发展的光辉历程。

    “……妈妈教我一支歌,没有共垩产党就没有新中垩国,这支歌从妈妈心头飞出,这支歌伴随她走遍祖国山河“……这支歌从我的心中飞起,这支歌鼓舞我建设新生活……我教儿女一支歌,没有共垩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支歌飞进幼小心田,这支歌世世代代永不落……”

    这支歌把关谨瑜唱的粉洞双垂,脑海中浮现了父亲的那张脸,这支歌把袁炳祥给唱俩眼珠子发红,是啊,没有共垩产党就没有新中垩国,这支歌把碧秀馨唱的泛起子一种难言的感受。

    这支歌把梅妁、蔷蔷、王静、陈姐唱的美眸含洞,想起了母亲,想起了那个已经逝去的伟人,不管那个伟人晚年犯了什么样的错,都无法抹煞他为这个苦难民族做出的伟大贡献。

    汪楚睛也在听罢这支歌后对唐生嗜了全新的看法,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真能吸引住人呢!

    之前碧秀馨对他就推崇倍至,自己还有些不信,今儿算领教了,不计把碧宗元臊到一边没了话驳,就是他唱了这么一首歌曲能把两位市长感动的一塌糊涂的这幕就足见他的厉害。

    人最怕被引起共鸣,话说两个市长都是有为老百姓和社会做些实事贡献的国家干部,唐生懂得去触激他们心中的抱负,甚至鞭策他们沿着前辈先烈的足迹去追寻共垩产党人的责任。

    连自己这种没当官的生意人都生出了感触,何况是期待老百姓认可他们的政丵府官员呢?

    唐生擅于制造气氛和把握气氛,给他这么一唱,k歌厅里的所有人顿时没有了要唱流行歌曲的想法,还是跟着唐生去唱社会主义好吧,唱什么流行歌曲?说不准又给他鄙视了你。

    碧秀馨暗咬银牙,想不佩服这个小唐主任亦办不到,关谨瑜更是白了他一眼,真是小混蛋,没事干老是骗人家眼洞出来,话说我竟如此不堪?动不动就流洞?我不是很坚强吗?

    唐生坐过来之后袁炳祥也平缓了心绪,袁娜却道“唐生你好厉害,我爸差点给你唱哭。”

    “那是袁副市长心里对老百姓怀着一份责任,那些没心没肝的人除了吃就是喝……”

    偏巧碧宗元正端着一杯洋酒喝,听见这句时噗的一下喷了一杯,呛点没啥的背过气去,他放下杯还咳嗽呢,狼狈万分,但却不能发做出来,不然更没水平了,干笑一声起身出去了。

    碧秀馨脸上那个难堪呀,糯米碎牙挫的吱吱响,汪楚睛都差点笑出来,忙以手掩了嘴。

    梅妁她们几个都看着螓首把憋着的笑轻声舟放出来,不然真要憋坏人的,太过瘾了啊。

    关谨瑜也就看出来了,唐生是在针对那个碧宗元,小混蛋针对谁时,很叫人受不了的。

    只待碧宗元出去,他们的话题转到了这次凤城招商会上,碧秀馨代表凤汽说会去参加,也表达了对松山镇项目的兴趣,当然,她的发言中把谨生也捎带着,因为这个项目是人家先搞的,梅妁也代表谨生向袁副市长谈了观点,总之会支持凤城的经济建设,袁炳忠都点头。

    关谨瑜也不会阻止他们什么,都是嗜雄心壮志要发展的民营大资本,你不可能把人家限定在江陵一市,能把他们的资金更多的用在江陵建设上就不错了,兄弟城市的发展也是发展。

    半个小时后,关谨瑜和袁炳祥一起离开,出了k歌厅后大家都留了步,只唐生和陈姐两个人跟着下楼去送,袁炳祥和关谨瑜各坐自己的车来的,老袁就没打扰他们,先行了一步。

    关谨瑜和唐生在夜色深沉的楼门厅外站着说话,陈姐则走的稍微远一点的阶下去了。

    “怎么你和碧秀馨姐弟有点问题?还搬出井人的讲话打击人,没你这么歹毒的吧?”

    想起这个茬儿,关谨瑜就想笑,望着唐生的目光却是无比柔和,每和他接触多一次,都会被少年身上持有的魅力所感染,真的揭制不了那种感觉,以关谨瑜的修养也抵挡不了。

    “什么嘛,明摆着是碧氏姐弟里在合着伙儿欺负弱小的谨生,我这边倒是人多势众,可还是处在劣势之中,凤汽的财权完全捏在一个酒囊饭袋的手中,指不准把我气的得了癌症。”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瞎胡说什么?,关谨瑜第一时间把毛票子敲到脑门上去。

    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着紧他,因为他的一句胡言乱语而顿时失了清冷和从容。

    唐生唉哟一声,捂着给敲痛的脑门儿苦笑,“那小姨帮我出口气给姓碧的穿穿小鞋?”

    关谨瑜噗睛一笑,“不带这么欺负人的,站在我的立场,碧家企业也是为江陵老百姓做出贡献的,怎么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你们之间的恩怨不要上升到经济建设的高度好吧?”

    “呃,居然打官腔来压我?好吧,我受压,谁让小姨是副市长呢,这超叫我来有指示?”

    “我怎么敢在小唐主任面前谈指示?只是想请给我出谋列策这次招商会来了不少省内省外甚至国际上的投资巨商,能拉一个算一个,没有入宝山而空手返的道理“你说是吧?”

    唐生撇了撇嘴,“介个、还不太好搞啊,必竟这是在凤城的地头儿上嘛,我又没好办”,“怎么你想和我要好处吗?”关谨瑜美眸凝聚起了煞威,只是眼仁儿底仍是一片柔和。

    “是啊,我又没兼市政丵府秘书或助理的职务,白出主意还被请吃毛票子谁比我命歹?”

    关谨瑜秀脸上又渗上了笑意,对他生出的小抱怨,心里颇有一丝得色,“要不我帮你揉插?”这一次她眼里真有一丝靠色了只怕唐生一点头,一个更狠的毛票子会砸过来吧?

    唐生何等的精明,看出了潜伏的危机,干笑道“哪敢哦,有了收获,小姨请我吃饭吧。”

    “你倒是张得开嘴好歹不说我也是个副市长,请你个屁丵民?你多大的脸啊?呸!”

    “唉,我出谋出力的难道还让我贴饭啊?当官的也不能这么榨取屁丵民的血汗吧?”

    关谨瑜摸了摸挺俏的鼻头含笑不语,一付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姿态,很喜欢看唐生被委屈着的神情,唐生有他的招儿,话锋一转道“好吧,我都包了,这样再给小姨加一次足疗!”

    关谨瑜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即便是在夜色掩映下也能看见那娇滴滴触目惊心的羞色。

    小混蛋就是小混蛋,看来和他耍赖是不行的因为这个家伙太坏了,“我请你一顿吧!”

    “这还差不多嘛,不过不要去饭店哦,我要吃小姨自己做的,那才够香,去你家。”

    关谨瑜更是受不了啦,眼神有些的慌了,扭开道“事办好了再讨论这些,我先走了。”

    上了奥迪,关谨瑜的心还有些跳,丰子快驶出大酒店停车场时,她忍不住回头朝后丰窗往酒店门前望去,那里,小唐主任身姿挺拔还屹立着,正扬着手朝奥迪轻轻的摆着,似知关谨瑜一定会回过头看一般,这一下,关谨瑜一颗攻心更悍悍狂跳了,我为什么要回头看呀?

    要说以前没动过什么念头,现在好象变味了,关谨瑜自己也发现了这个很严重的问题,我的情感要错位了吗?有一种爱叫错位的爱,就是不被俗世观念所接受的爱,我怎么办?

    一时间,关谨瑜迷茫了,心疼了,脑海中一幕幕画面掠过,都是接触唐生以来才有的。

    错爱,两今年龄相差十六岁,怎么可能产生情感?不,不可能的,我不是爱了,不是!

    关谨瑜不想承认这种感觉,她也不能承认这种感受,但在驱逐这种感觉的同时,她感到心集针扎刀剜一样的疼,洞水悄悄的溢了一脸,她紧紧咬着牙关,太荒唐了,我如何面对?

    活了三十三岁,关谨瑜第一次发现,自己人生的轨迹正在悄悄变向,未来,茫不可测!

    但,正是因为它的茫不可测“才予人更加心动的,我能忍多久?也许只有天知道!

    唐生的心里同样纠结着,即便他二世为人,面对关小姨这俗世中极奇罕见的绝代红颜也不能无动于衷,关小姨,关豆豆,怎么就交集在一起了呢?宁欣、宁萌,不也交集在一起?

    人这一生要经历多少痛、多少苦、多少累、多少憨、多少悲、多少忧、多少洞、多少爱、

    谁能告诉我,爱一个女人有错吗?喜欢一个女人有错吗?

    谁能告诉我,爱十个又人有错吗?喜欢一堆女人有错吗?

    心里有一个声音突然传来,爱你所爱吧,走别人没走过的路,你才与众不同!!~!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