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32章 长山送灵(6)【第3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33第3更

    唐生的这张的脸是有点稚气没尽,但整体上来说还是区别于那些现在的高二学生的。

    和宁欣站在一起时,都要比她高出一点点了,另外唐生身躯壮实,没有少年的瘦削,实际上他是有衣衫的包装,剥出来的话更似一头猛兽般的精壮,如果看他小真是你走眼了。

    从气质上说,唐生更没有少年的拘束和不安,比如在荣丽华和倪燕这样熟美女妇人的盯视下,他不会显出一丝的局促,更是大大方方从从容容的和荣老四握手,“嗯,四舅好”

    荣老四还没到四十岁,正值盛壮英年,浑身散发着男人的阳刚气势,可也没觉得自己比这个很从容淡定的小唐生强多少,尤其他俊脸上溢出的一丝笑容,很能感染别人的情绪。

    荣丽华是越瞅唐生越顺眼,心里又琢磨上怎么把他变成宁家的女婿了,话说他和宁萌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就是现在看他和大女儿宁欣站在一起都班配,“唐生,你就坐下说话吧。”

    宁欣是多少有点心虚,生怕家人看出自己和唐生的那层关系,倒不如小坏蛋那么镇定。

    倪燕是罕见的那种美女,和大姑子荣丽华相较都不逊色的,如今44岁了,可看上去也仅象三十六七的,风姿绰约,要不是近日来有烦事闹心,韵姿还要更靓一些的,难怪她的闺女荣梓紫秀靓的比宁萌还略胜一线,唐生也是心下暗赞,荣老三找的媳妇真是漂亮呐。

    想到刚刚吃了荣梓紫一扫帚把子,心头没来由的一热,初次见面就有了小小暖昧,嘿

    “我呢,其实就等于荣妈半个儿子,就跟欣姐萌姐她们也叫您三舅妈吧,关于三舅的事,我听欣姐说了不少,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底儿,事既然出来,就小心应付着,如果只是陷害又或,都会留下蛛丝蚂迹的,荣家也不是没有翻本的机会,另外就是要相信党和组织,有一些事他们是要查清楚的,不会轻易的给一个副厅级还进了常委的官员下什么结论。”

    听着唐生说话,就好象在听某个领导的训话,荣老四就揉了一下眼,呃,我没看错吧?

    宁欣是早就习惯心上人这种风格了,其实他轻轻柔柔的,还什么也没发挥出来呢,唐生发飙的时候最叫人心情激动,特有血性和男人味,反正自己瞧见时,心里就会特别有感觉。

    荣丽华也仅是听丈夫说唐生如何如何,这还是头一回见他临场发挥,心说,有模有样啊。

    倪燕本人也是副处级的副庭长,经见的世面也不小,但也从小唐生身上瞅出了一种许多人都不具备的气质,他在轻轻淡淡的随和中就流露出了一股慑人的气势,似乎又是错觉?

    唐生继续道“以三舅的官职位置来说,这如果是一次预谋的陷害,遮掩的黑幕肯定小不了,常务副市长,那是一个城市核心权力层毋置庸的第四号权贵,能打压他甚至陷害他的对象极少,两个假想目标,长山一号和二号,三号的专职副书记也没这个力能,三舅妈你告诉我,三舅在官场上的对立方是哪位?一号二号?另外就是,最近长山捅什么经济蒌子了?”

    唐生所有这些说法,都令倪燕听的有些发呆,这是一个十七岁少年的想法和观点吗?

    别说她吃惊,就是荣丽和弟弟荣老四也吃惊,宁欣则不会,唐生不这么表现才怪呢。

    倪燕暂时压下了心头的震惊,道“是、是市委书记黄某,因为自从过年之后,张市长一直还住院疗养着,他是年前动了手术,现在也没有上班,市府工作就是你三舅在主持。而年前暴发了长山机械厂巨贪案,厂家也是在年前携款潜逃出了国外的,长山机械厂在重整优化中,正是你三舅一手抓的,其实张市长没入院之前是他在亲手抓,巨贪案暴发之后,他突然就病倒进医院做手术了,而且不在市里,是在京城的军医院,听说暂时还回不来着呢。”

    “姜是老的辣啊,这个老滑头,关键时刻躲进医院了,看来老张是年老体哀不敢揭这个盖子,让年富力强的三舅上阵了,结果三舅给这个盖子扣了进去,潜逃的这个厂家叫什么?”

    “叫王某某,是年前廿九逃的,大案是大年三十暴发的,张市长初一就去京城住院了。”

    “嗯,排演的不错嘛。”唐生居然笑了,长山果然捂着黑幕的,“那个王厂长卷走多少?”

    “大约有二十多亿吧?够他下半辈子挥霍的了,办的是美国签证,抓不住这个人,机械厂的案子就破不了,我三哥也被市委任命为机械厂大案专组的组长,结果他第一个栽了。”荣国华话替三嫂说,这些情况他也是比较清楚的,“主要是机械厂有黄书记的关系在背后。”

    唐生笑了笑,“应该是这样,不然的话三舅也不会栽进去吧?黄某某有什么家庭成员?”

    “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长山很出名的公子小姐们,大公子黄琦,二公子黄玮,小姐黄玲,其妻陈某,娘家人是长山四大富绅豪门之一,极为显赫,与荣家的竞争很激烈。”

    “嗯,四舅对长山很熟悉啊,有个绰号叫‘二黑’的家伙,四舅有没有听说过他?”

    “二黑?知道的,这家伙就是陈家的族亲,表面上陈家正族不搭理他,可背地里就是他为陈家办事,数次被抓甚至上了法庭,最终都能判成缓期执行,真得佩服这个陈二黑呀”

    唐生这时转过头看了一眼宁欣,宁欣就明白唐生的意思了,估计小情郎要拿这个人开刀。

    “对了,刚才我听三舅妈说,中院纪检组和你谈了话,是不是下一步会对你采取手段?”

    倪燕脸色一变,苦笑道“这个不好说,但是长山有些事我还是清楚的,去年政府有个副秘书长突然成了的典型,他前脚进去,其妻后脚就给最好o刑拘了,刑庭的有同事后来私下来说起那次的事,副秘书长的妻子给用了私刑,有的没的交代了好多,关于她的伤检报告在案后也全部消失了,但有人看见过内容,据说给整的神经都错乱了,想一想都害怕的。”

    荣老四这时接口,面色沉凝的道“黄家在市里各个系统都有铁杆干部支持,办什么事都顺风顺水,去年的那事我也知道,我有个朋友是刑警队的小官,他当时也经手的那案子,后来吓坏了,就装病请了假,总之那女人给整惨了,无所不用其极,执法队伍里有人渣啊”

    人渣哪都不缺,这一点谁心里也有数,关键是上面有人给撑着腰,就象南丰的秦家四虎,极度嚣张,不是有给他们撑腰,他们怎么敢无法无天?所以说,有一个人糜腐了就很危险。

    荣丽华不由纠心了,抓着倪燕的手道“万、万一局子里的人要来带你走怎么办啊?”

    倪燕心里也害怕,她听说过那事的,“我也不知道,但想躲肯定是躲不开的,他们的目的是把国华整翻,让他把那些有的没的全认了帐,拿我开刀不过也是为了达到那个目的。”

    荣老四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了,他站了起来,“绝不能让局子进而的人带走三嫂,花多少钱也要疏通这个关系的,要不、三嫂你先躲躲去,万一给带走了,那、那就什么都完了。”

    倪燕不由也流了泪,“老四,我往哪躲去?身份证什么都给扣留了,不许离开长山的,没把第一时间限制了自由就够不错了,我估摸着他们快下手了,我要有个好歹,梓紫她……”

    说着倪燕软弱的哭倒在了大姑子荣丽华的怀里,荣丽华也不由陪了眼泪,没想到长山的黄家这么厉害?问题是人家手里握着权的,你想反抗?不行,除非老三全认帐,不然人家就会想方设法的从其它地方入手,对你妻女下手也在此不惜,有些人逼急了什么事做不出来?

    宁欣有点义愤填膺了,唐生就给她递眼色,两个人就先出来了,一直走到了院子外面去。

    上午天还阴着,细冷的毛毛雨又开始烦人了,好象荣倪两家人这时候寻阴霾的心情。

    从省城南丰到最西北的长山市,有一条大河叫龙游河,弯延数千里,流经三省数市,在地势低洼长山市这里每年防汛工作是很重要的,必须和部队联手筑建堤防,今年三月又下开雨了,可见污、汛期早至,有些工作就要提前安排,未雨绸缪嘛,也在这两天,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xxxxx军长卫名甫少将亲自下到了长山市,在今天上午,他正在长山市委领导们的陪同下视察江防河堤的防汛前沿,下来时给高宏建打了电话,说顺路回时去江陵。

    昨天夜里高宏建和女儿一起吃饭时说了这事,高玉美是知道唐生去了长山的,就发了个短信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他,只说卫名甫这两天正在长山视察江防,你有空和他多坐坐呗。

    唐生接短信的时候,不由就笑了,我还正愁这边势单力孤呢,居然派来少将助我了?

    他看了手机的短信又装了兜去,宁欣白他一眼,“又和你哪个交流情感呢?”

    “呃,我的欣儿别吃醋好不?我现在还憋着呢,感觉有点沉甸甸的了,荣家碰上这种狗血事,我哪有心情和谁逗戏?敢不为了欣娘娘的事操劳吗?走,我们上车去细细的聊。”

    宁欣微微点头,总之有情郎在身侧,她还算踏实,这小坏蛋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应付。

    陈姐和刘女也在车上,见唐生和宁欣上了后座,也都没说话,总之刘女心情忐忑的很,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跟着些什么人,说过想回家的话,陈姐却告诉她,回了家会有死路一条。

    “欣,看来长山的事件比较大一些,不是咱们三两个人能应付的了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跟我在一起呢,就要不怕天不怕地,明白不?我就是叫你杀人你也得杀,做得到吗?”

    “我还真有点心虚,你不要说的那么吓人好不?必须这是法治社会,再说我没带枪。”

    “没带枪?”唐生撇了下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不带枪呢?那玩意儿得带”

    “我是回来奔丧的,带枪做什么呀?好吧,以后我经常带着。”宁欣也意识到自己现在不光是特警了,还有唐天泗给秘密颁发的另一个身份,虽说自己的身手带不带枪都一样,可是那玩意儿是个身份的识标,用来吓唬人还是极管用的,这时听唐生一说,似要有行动。

    “唐生,万一长山警方真的要来带走我三舅妈,你说怎么只啊?”宁欣纵是艺高人大胆,也没想过去对抗政府和法律,这是做为一名特警的觉悟,即便是有委屈,也可能要承受的。

    然而唐生是不会按牌规出牌的,这是他重生后的最大特色,凡事只看一个结果,至于过程嘛,尽量的不离社会主义法制规范,尽量的合情合理,实在有出格的地方也请原谅吧。

    “不是还没来带人吗?来了再想对策嘛,我这个人非得给人家逼着才会走极端,心肠太善呐,咱们是天生的好人,就干不了坏事,唉,”坏蛋居然尾不知耻的坐在这里夸他自己。

    噗,陈姐和宁欣都忍俊不住了,刘女只是奇怪的看着英俊的少年,她不了解唐生,所以也笑不出来,宁欣在这种劣恶的心情下仍会给小情郎逗的失笑,不由就把粉拳捶了过来。

    “行行行,你是好人行了吧?你是最善良的好人,你说说,咱们准备怎么行动啊?”

    “陈二黑,就那个王八旦,今天晚上咱们就行动,想揭开盖子,他就是第一个目标。”

    他们正聊着,远处过来两辆警车,居然很快就在倪家门前停了下来,跳下来六七个警察,刷刷刷的往倪家里就闯,宁欣都有点傻眼,说曹操,曹操就来了?这个是不是也太快了?

    “我、我进去看一看,”宁欣一慌,第一时间跳下了车就往院子里去,看来应验了。

    唐生没动,却是叹了口气,看来有一些碰撞是免不了的,“陈姐,你下车吧,把门给我堵了,任何人不许带走,谁要是撒野,你看着处理就行了,不过手下留点情,别太狠了。”

    “嗯,我明白。”陈姐应诺就跳下车去了,而唐生却拔通了省军区司令卫名甫的手机。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