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30章 长山送灵(4)【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33第1更

    作者上一章的标题应该是第0329章,昨天零辰五点时候太瞌睡了,给打的重复了,现在弄了两个0328章,后面那个应该是0329,所幸内容没什么问题,大家不要有任何的疑惑。

    ……正文……

    夜,除了沥沥下个不停的小雨,就是那一盏灵前的灯光,x5停在宁家大院外一处坡上,坐在车里正好能看见稍下方大院里的灵堂,灵彬搭的很大,因为下了雨,棚顶上又覆盖了雨布,下面的灵棚里还有不小空间,能容下十多个人在里面,宁家几个兄弟都坐在那里守灵。

    一般来说守灵是儿子们的事,因为女儿嫁出去后成了别人家的人,所以没她们什么事。

    外面车上,打发了陈姐和刘女去宁欣的美洲豹上休息,也安顿陈姐和刘女交交心,看能挖掘出一点什么新情况不?陈姐自然就明白了,另方面也是要看住这个女,别叫她跑了。

    这边车上就唐生宁欣和王静三个人,谁也睡不着,先是听宁欣讲述宁家相传的那只玄武金龟,“那个玩意儿要说价值,纯以金价论的话也是有限的,只是它真正的价值在于它象征的意义不同,又是宁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从来没人说要把它切割开了分掉的,现在老爷子还活着,家里的伯伯叔叔们,甚至两个姑姑都开始为了它吵上了,弄得兄妹间的感情失和。”

    说起这件事,宁欣颇有点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做为孙女,迟早更是外人,这种事也轮不到她去插嘴,“我爸的态度是支持传长不传幼、传男不传女的祖训,因为这,让我两个姑姑给数落是封建残余思想,儿子女儿都是家里的一份子,最公平的就是瓜分掉它。”

    唐生和王静能说什么呢?必竟这是宁家内部的事,事实上唐生连表态的心思都欠奉。

    “唐生,换了你处在我爸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啊?”她是很想知道心上人的想法。

    “争,怎么不争?当然得争了,弄不个龟尾巴也得掉砍个龟脑袋回来,那可是黄金呐。”

    噗,王静乐了,笑喷出来,听出来了,小坏蛋在嘲讽宁家人呢,宁欣也俏脸微烫,狠狠剜了他一眼,啐道“你就说些风凉话,看我还采不采你?”她假装生气,把螓首扭开了。

    宁大警花着恼时的表情极为精致好看,俏生生的脸儿板着,美眸凝着,即便是装出来的冰冰冷冷,也直泌肺腑的说,唐生本就挽着她的,这时候更紧了紧,“王静,有没有发现,宁政委生气时的表情特别迷人,一付神圣的不可亵渎的美样儿,我瞅着就心尖儿打颤。”

    三个人挤在后座上,唐生坐在中间,可谓是左拥右抱,他们间的关系本就亲,也没什么好避晦的,王静更是半趴在唐生半侧肩背上,把自己丰硕的两团狠狠的压迫蹂躏着他。

    “美,绝对的美,我也是喜欢看宁政瞪眸竖眉的美样儿,所以一天到晚想和她吵嘴。”

    “两个骨头”宁欣再啐,脸上的笑容却有点掩不住了,说实话,在唐生面前,她压根就生不出半点气来,装都装的很失败,尤其给他半拥着,身心都软着的,哪来的气呀?

    唐生这时稍微正色了些,道“欣儿,这种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我也不想碰上。”

    “欣儿?唉哟我的妈呀,麻死了我,唐生你以后不会叫我静儿吧?我会吐出食物的。”

    “敢吐出来也让你再吃进去,没叫你静儿你嫉妒了是不?”宁欣说完自己也掩嘴了。

    唐生也忍不住了,“都给我闭嘴,不是皮痒了吗?我晚上还没吃饭呢,吐什么吐啊?”

    宁欣和王静都吐了,后者还噘着嘴嘟嚷呢,“是宁欣说的好不?我又没说她。”

    “我说静儿,你是不是嘴淡啊?我知道你想啃我了,不过今天不行,对宁老太太不敬。”

    宁欣知道唐生的情况,听到他能这么说也欣慰的很,捧着唐生的脸先嘴了两个,柔声的道“还是塞上她的嘴巴好了,咱们聊话老被她插一句,我讨厌这个家伙,再说你也忍不了。”

    王静的手顺势就搭到唐生裤腰那里了,“是啊,塞上我吧,不然我就惹欣娘娘生气了。”私下里王静调侃宁欣是‘欣娘娘”放在古时代娘娘就是偏房,就是小老婆,她故意气宁欣。

    宁欣伸过手来拧王静晶秀的脸蛋儿,“我好赖不说还是娘娘了,你粗手大脚的,通房丫头都轮不到你来做,”反正这两个人不能放一块,斗嘴是没完没了的,唐生对此感受至深。

    但他还是压住了王静准备拉开裤链的手,“不行不行,在这不能瞎搞,明天进市里再说。”

    说到明天进市里,是要和荣家人接触一下,宁欣说就和小舅荣兴华接触吧,他这个人在长山地界上混的不错,三教九流的没有不认识的,又说我和老妈明天也要去三舅舅看看的。

    “嗯,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得见见你三舅妈,有些情况她应该知道的更清楚一些。”

    “唐生,你有没有把握啊?这里也不比在江陵,官场上就我三舅有人脉,这下也用不上了,你说他都给人家纪委请去了,别人谁还敢沾上他?避之唯恐不及,我妈都快愁死了。”

    唐生道“你三舅必竟是市委常委,他犯了什么事,长山市委也做不出处分决定,省委肯定是要过问的,省纪委也会派人下来主持调查的,我去走走后门,用王静做筹码好了。”

    “嗯,我赞同。”宁欣笑起来,“这北方大洋马,想骑的人不知多少呢,又那么会唆。”

    王静瞪眼了,“你们这对j夫y妇,不拿我开涮会死人啊?老娘没人要了吗?我x你,宁欣。”她把中指竖起来了,然后两个人就扭打起来,幸好中间还隔着唐生,不然得闹翻天。

    最好a~o荣家这两天也笼罩在一团阴云惨雾中,荣国华是副厅干部,按规定,直系亲属中不能在他管辖区域内担任企业法人之类的要职,就是怕你以权为亲戚谋私,其实这种情况缕见不鲜,只是看有没有人搞你吧,搞你的话都是把柄,不搞你的话,也会相安无事,但荣家自身的做法还是不够严谨的,象唐生,他不会自己顶着名去搞瑾生公司,表面上罗蔷蔷和他没关系。

    路上,唐生就和荣妈妈谈了这些,他们一大早就剥下孝装孝束上路往市区了,宁老太太要停柩七天的,这才第二天,没什么大事要做,荣丽华家里出了些事,宁家人也有所耳闻,人家赶回去看看也在情理之中,宁欣驾着美洲豹,载了老妈和妹妹,唐生坐在驾驶席上。

    后面是陈姐开的x5,王静和刘女坐在后座上,听说这是要市里去,刘女就吓的够呛。

    如今荣老三家在市委大院,可自从他给市纪委请去住了市委招待所,这里的家就没人了,他老婆倪燕也临时领着孩子住娘家去了,倪父也曾是市里的退休老干部,女婿能走上仕途,可以说和他这个退下来的老干部岳父有莫大的关系,老倪三个女婿中就属荣国华混的好。

    倪燕在家是老三,上面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倪家就这三女一子,大女婿、二女婿也是官场中人,但各方面都不及荣国华,就是年龄比他大,主要他们家族里没钱。

    荣国华官运亨通,和荣氏财团的支持有不可分割的重要关系,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买官卖官在这年头儿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有些内幕不曝光出来,老百姓们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倪燕本身还是长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庭的副庭长呢,她和荣国华同岁,当年一起读的政法大学,恋爱关系是在那个时候奠定下来的,可谓是感情深厚,彼此间的了解也是极深的,所以倪燕不相信丈夫会做那些龌龊的勾当,他们上高三的女儿荣紫梓也不信老爸是那种人。

    对倪燕来说,丈夫突然出事对她打击太大,今天上午大姑子荣丽华说要看她,她心里一暖,妯娌俩一见面就是抱着流泪,宁欣、宁萌、荣梓紫表姊妹三个也是悲戚的很,宁欣还是坚强的,小坏蛋一直很镇静很从容,他一惯就是那付样子,你都不知他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这个事要是放在江陵,宁欣肯定不会发愁的,她知道自己的小情郎能把江陵的天倾覆。

    可是在长山市就不同了,宁欣也不知前两天唐家父子在省城中环大酒店装大尾巴狼的事,不然她也不会犯愁,偏是唐生什么也没说,他就这样,有时候太嚣张,有时候太轻淡。

    陪着荣丽华他们来的是荣小舅荣兴华,就是最疼宁欣的那荣家老四,和姐姐荣丽华关系最好的荣老四,此时望着姐姐和嫂子抱着流泪的景况,老四的眼眶也发红了,心里疼呐。

    “嫂子,你也别哭,终归是会有办法的,但有用钱的地方,你直管和老四说,百万我拿的出来,就是把公司卖了只要能救出我三哥我也乐意,三哥行的正走的端,没事的。”

    倪老爷子和老太太也都在,大女婿、二女婿也在,闻听荣老四的说话,心下也都感动。

    倪燕也知道丈夫这个兄弟不是说假的,他真能做出来,都说荣老四能折腾,他心胸宽,胆子大,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男子汉,在生意方面也从没给三哥找过烦,小麻烦会有。

    “老四,嫂子知道你的心,可这事不是钱能解决的,你三哥是副厅长干部,又是长山市的常委,估计省纪委很快要派人下来的,就算要双规他也是省纪委的事,市纪委没权力。”

    处级以上都是省管干部,无论是晋升还是处分,意见都要报省委的,市委的形成的初步意见也不敢小觑,也基本能敲定一个人的政治命运,一般来说省委不会驳市委的面子。

    但是长山市委第四号人物的处分,肯定是由省委来决定的,长山市委基本主不了什么。

    副厅级又是进了常委的干部,一但出了问题,那是要细致调查的,不会轻易下定论。

    这一大家子人愁苦自不用说,也都把真正有的大能人唐生扔到了一边,好象没他的事。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