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18章 新的碰撞(6)【第2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坐在南丰著名的江韵大鼓戏园子里,唐生跷着二郎tui,高玉美和陈姐相陪于左右,他手里还打着节拍,听唱大鼓的听的入i了。

    上午在酒店窝着,下午在这里约了唐瑾,今儿是周日了,明儿个唐瑾要上学,但是唐生还暂时走不了,有些事是要摆平才能走的,尾巴不能留下来,这次他是下决心把秦家打掉。

    哪怕你有京城老王家为后盾,但你触犯了刑法例律,谁也护不住你,有马再兴负责收集有关秦光远的问题材料,可谓事半功倍,他被秦光远打压了一年了,暗地里能没有准备反噬一口?不可能的事,老马只怕早就准备了一堆对付秦光远的材料了,秦家那几个子弟就是突破口,光这一条纵容家族子弟借着他的权势横行不法,就够他秦光远足足的喝上一大壶了。

    唐瑾来到时都2点多了,令唐生没想到的是与她一起来的是自己老妈,吓的二世祖慌忙起身迎接,目光还瞅唐瑾呢,是你告的密吗?唐瑾噘着嘴微微摇头,柳云惠却白了儿子一眼。

    “呃,老妈啊,你、你怎么来了?”唐生干笑着,高玉美和陈姐也急忙起身相迎了。

    “你在江陵翘课逃学,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吧?当你老妈是傻瓜是不?居然敢跑回省城搅风搅雨?今儿上午你大舅打来电话”说你把秦光远的侄子秦海兵给打残了,柳家也受牵累。”

    唐生一脸无辜的摇头,“怎么是我打的呀?我那么的善良,下得了歹手吗?是不陈姐?”

    “是的,唐夫人,打残他们的是我,和小小少爷没关系”,陈姐自然替唐生揽罪了。

    柳云惠认得陈姐,更接到了老爷子从京城打来的电话,说了唐生和陈姐的事,这令柳云惠颇为纠缠,但陈姐必竟救了儿子的“命”,不说她年龄的大小吧,人家付出的是心与身。

    另外老爷子也说了,陈姐做为医卫,以后就让她跟着唐生吧,因为唐生那个症状治不了,身边怕是离不开女人,只能是让陈姐“牺牲,了,老爷子的话语中有感ji,柳云惠听的出来。

    其它柳云惠心说,我儿子身边缺女人吗?看看罗蔷蔷?看看宁欣?再看看高家这个丫头高玉美?一脸的春情,要说她和儿子没一tui,自己也不信,什么年龄不年龄的,罗蔷蔷宁欣也比他大七八岁,可他不是照上不误”高玉美充其量比她们大一半岁,你说你能拦住吗?

    这种事,当老妈的也只能是假装不知道了,不然可尴尬了,而且身份那么特殊,有些事只能是心照不宣,根本不能挑明的,就象眼前的陈姐,明知道她和儿子有不寻常的关系,表面上也要装不知道,你非要表现出你知道那回事也没意义,只会令双方再照面前很尴尬。

    在茶室包厢里坐下,柳云惠也没怪谁的意思,倒是朝陈姐很亲切的笑了笑,然后才玉指点向儿子的额头,“你说你个小混蛋,回了省城也不回家?是不是不想看见你老妈?嗯?”

    “呃,我比窦娥她母亲还冤呐,只是一回来就惹了事,哪敢回家啊?怕给老妈剥了皮。”他说着还拉着老妈的手往自己脖子上绕,“老妈啊,把儿子接一下吧,我夜夜想着被你搂。”

    噗,唐瑾、玉美、陈姐都笑出声了,柳云惠还真把唐生接过来,更捏着他的俊脸蛋笑道“你少气我两回比什么都强,这次的事又闹的不小吧?市委都轰动了,今上午估计省委也知道昨天发生在医院里的事了,陈姐把人伤了”地方上是没权追究她什么,可是闹到上面去,终归要有个说法的,秦光远是王家老头子的侄女婿,也是很被看好的培养对象之一,你说说你,回一趟省城就把秦家搞成了一锅粥,还把你舅舅家人也牵累了?到底怎么回事?说。”

    “我就不说了吧?只怕我说了老妈也不信,搞不好指示谁谁谁来剥我的皮,陈姐说吧。”

    几个女人又笑了,唐瑾掩着嘴的模样很交秀可人的,柳云惠搂紧着儿子,即便在大家面前,她也不掩饰对儿子的溺爱,嘴上说剥皮呀抽筋的都走过过瘾,哪一次有动过真格的?陈姐就把昨天的情况说了一遍,柳云惠听罢就把秀眉蹙了,话说自己大哥也真是的,打来电话怪怨唐生把柳家给拖累了?怎么你不说唐生是为了你闺女柳小茹出头啊?真是的。

    丈大天则在南丰掌权时,柳家人上门还勤呢,尤其是小子弟们姑父姑父叫的那叫一个甜,只是天则这个人比较掌握原则,找他办事是行,可必须得正规,你就别指望投机倒把的。

    渐渐的,柳家认为唐天则胆小啦、怕事啦、没能力啦,然后就来往少了,等唐天则给扔到江陵时,更走的远了些,上门的次数都没有,过年过节的都不来人,最多打个电话问问。

    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这里不是指远方的亲戚,就是住在近处的亲戚,老是不相往来,也等于是远了,真的不如一个邻居呢,柳集云倒是常和二舅有来往,就是工作上他们也免不了接触,算是走的最近的,至于大哥大姐那边,人家现在也不怎么尿你的。

    柳家人是有钱,小子弟们也都继了父业,家族产业很强悍,他们出出入入的都名车,活得是悠闲顺意,官面上也没有花钱办不了的事,所以他们认为离了二姑父照样活的很好的。

    唯独柳老大的小闺女柳小茹志向与其它人不同,她天志追求自己的理想,治病救人家里不是没钱,她也不是不会享受奢逸,但她确实喜爱她的理想和追求,所以窝在医院了。

    她拖丈夫也找同一领域里的优秀人才,算是志同道合的贤伉俪,不料这次祸从天降了。

    就今儿个一上午柳家人去了市局的不再少数,老大柳云长一家子都来了,大儿子柳振明、二儿子柳振兴,三儿子柳振声,老二柳云刚o的儿子柳振华女儿柳小娟也来了老三柳云枫自己来的,他就一个独生女才上高一,今儿没带来,还有家里一堆媳fu们也都来了。

    就这一大家人堆在局也真够看的,话说柳家是大家势尤其在商界极有名气,如今全堆到局了,但是事件比较严重,柳小茹和丈夫周钧飞还是以当事人身份给羁拌在局里。

    时至下午,闹轰轰的秦家人也聚集来了,吼的叫的乱了套,四个子弟给人家打断了四肢,他们能不火吗?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就想冲上去和柳家人再搏一场,但是秦光远有安顿他们喊冤就行了,万不敢再动手了,唐天则的势力在南丰还是不敢小觑的,要谨慎行事。

    市局党委也是一团乱麻,马再兴这个局长也不完全说了算副局长中就有秦系的,自然和他据理力争总之这个事现在很麻烦,但马再兴不着忙,他已经打发人把一年来收集的一些材料给洪兆刚送去了,省纪委那边一动,市局这边就好说了,先把秦光远镇住都好办。现在秦家人喊的凶,是因为秦光远还稳稳坐在市长的位置上,所以他们敢喊敢闹腾。

    秦光远坐的稳吗?其实一点都不稳,他心里知道,市委陈书记就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

    下午三点多,秦光远接到了市委办的电话,说是陈书记通知他去市委开紧急会议。

    等秦光远赶到市委小会议室,这里已经严阵以待了,市委陈子真书记、市纪委张华云书记丶市政法委刘权河书记,他们陪着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男子,一看,这不是新贵洪兆刚吗?

    做为南丰市长,秦光远是见过刚来江中省的这位挂职新贵洪兆刚的,他是省纪委的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省政丵府纠风办主任,你要不是认识他就太。了,秦光远心直往下没。

    与此同时,在江韵大鼓戏园子里的唐生也陪着老妈柳云惠出来,“我们要不要去市局?”

    柳云惠看了眼儿子,苦笑道“你舅舅们对我有怨气,也许他们没见着柳小茹,不清楚什么状况,我不想去了解释什么,但是柳家出了这种事,我为人子女,不去也要给姥爷说的,这样吧,儿子,你替老妈去吧,问的话就说我身子不舒服,我可不想和他们再生什么气。”

    就在唐生动身前往南丰市局时,医院里,王彦敦又一次出现在了那个病房垩中,昨天夜里的事他也听说了,听堂姐说姐夫给召去市委开什么急紧会议了,他心里就有点纳闷了。

    功夫不大王彦敦接了一个电话,脸色就微微变了,王湘看了出来,忙问,“怎么了?”

    王彦敦浓眉拧了起来,他都没想到形势的变化蓦然就异峰突起了,深吸了一口气,朝堂姐王湘沉声道“姐啊,麻烦了,有人把一些关于秦家子弟和姐夫的材料送到省纪委了。”

    王湘的脸色不由失血,“一定是唐天则指使h干的,看来这回他要把你姐大扳倒了?”

    “姐,扳不扳的不是那么回事,总归要拿事实来说话的,姐大要是经得住考验,王家也不会叫他受委屈的,省纪委插了手就不好办了,估计姐夫这次副省长的提名是别指望了。”

    王湘咬牙切齿了,心里念着唐天则的名字,那叫一个恨,“彦敦,能不能让黎书说……………”

    王彦敦微微摇头,“我知道你心里急,有点乱了方寸了吧?黎大书记会在这时表什么态吗?不可能的,省纪委没有确凿的材料证据,也不会随便会查一个人,这事捅到省委了。”

    “那你姐夫去市委开会,难道是……”王湘不敢想了,俏面越发的白了,秦家这是怎么了?一夜之间就变的面目全非了,儿子95以上要成为植物人了,丈夫被省纪委找上了。

    突然王湘感觉天地间的颜色变的灰暗无比,然后在虚无的空际凝幻出一张脸,小唐生!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