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13章 新的碰撞(1)【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031第1更

    下午快两点的时候,王湘找来了一个人,一个二十五六的男子,相貌英伟,气质沉凝,他也进来病房看了看堂姐王湘,然后才出来和秦光远照面,两个人低声的交谈了一些话。

    这位是谁?王彦惇(dun),京城老王家的老幺,算二代,而唐生是三代,说起来这个王彦惇和唐天则算一辈儿人,只是年龄小些吧,但是人家的身份是极牛叉的,是重量级角色。

    王彦惇和洪兆刚一样也是这次外放挂职锻练的小干部之一,级别上升了半级,从正科提为副处级,现任省委办公厅督察室副主任(副处级),话说这位王家子弟被疆臣收在身边了。

    细说的话,主政江中的封疆大吏黎天琛可不是王系干部,他算是地方系的,但是上面有人和他打了招呼,对王家小幺王彦惇的照顾是肯定的,把他放在眼皮底下还算踏实一些吧。

    在京城王彦惇也是出了名的公子哥之一,与那个被唐生打断鼻梁骨的丁海军是齐名的。

    但是王彦惇有心计、有一定的修养和素质,他走的政道,是王家力主培养的中坚子弟。

    别看他才二十五六岁,这个人老沉的有点叫人怕,运筹帷幄、谋定后动,十分的厉害,就是秦光远这位副省级的大员也不敢小看这个副处长的堂小舅,对他是十分的礼遇和客气。

    说到秦海洋可能成为植物人,秦光远的眼里也浮现了泪光,亲身儿子遭遇此等祸事,他恨不能以身相代,心痛到何种程度是可想而知的,自然就迁怒到了制造这场车祸的另一方。

    “彦惇,只怕这个事不好办啦,对方的身份太敏感,别说是在江中省,就是放在京城,只怕执法机关也没有去追查人家执行的是任务,中警局啊,除非老爷子肯去过问,我们…”

    王彦惇轻轻摆了下手,“姐夫,眼下的问题不是追究那个‘陈姐’如何如何,我们自己的都没有擦干净,警方这边也压不住那个李某某的指控,这些都对秦海洋不利,他是不是会变成植物人,这个不是我们说了算,也阻止不了,看他自己的命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斩断这个事件的后续影响,周一省常委会上要研究本届省人代会要提名的副省长人选,就怕这个事件影响到姐夫你的提名,黎书记虽然不会轻易表态,但是他不会反对的,就看其它几位常委了,最关键的一个人是新来的窦副书记,他掌着组织人事大权,姐夫你要走动啊”

    秦光远压下悲痛的心绪,也是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话说儿子和那个李某某没少说伤天害李的事,这趟那个姓李的居然全给揭出来了,他被那个开枪的陈姐吓的尿了一裤子,就差把祖宗十八代的家谱也交代清楚了,自己是秦海洋的父亲,又是南丰的市长,难逃包庇嫌疑。

    说到省常委的走动,秦光远也摇头苦笑了,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窦云辉,怎么走动?

    “窦副书记初至江中,在会上倒是碰了几次面,这个人很严谨,很少发言,和谁都不熟,没法走动啊,就是上下级的那种交流勾通也欠奉的,听闻窦家老头子也是当年部委干部。”

    秦光远说这个话,其实就是想让王彦惇给想想办法了,部委的老干部,老王家的老爷子能不相熟?八成窦家老头子也得给王家老爷子的几分颜面吧?必竟王家老头子威望也甚重。

    王彦惇也苦笑,“姐夫,不瞒你说,老窦家在京官系中不算什么的,和咱们家老爷子连话也说不上的,你指望着老爷子在这事上向窦家开口?他怕丢不起那个脸,这事靠自己吧。”说到这里,又道“海洋惹的事有一定的影响,要是追查下去,肯定会影响到姐夫你的,无论是哪方的影响,我们都必须斩截,车祸是一回事,影响是一回,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彦惇基本上把自己的态度亮明了,就是你儿子自己闯的祸,让他自己去承担责任吧,我就算会帮你,也只是帮你消除这个事件的后续影响,必竟秦光远这个副省级也是王家外系的有力份子之一,再往前探一步就是‘中委”那样的话王家实力又增。

    他们正聊着,王湘从病房出来了,这女人一下好象苍老了许多,话说儿子要变成植物人了,当母亲的哪能不伤心欲绝,这个打击对她来说是太大了,“老幺,你给姐姐做主啊。”

    一出来王湘就哭了,抓着王彦惇的手臂一个劲儿的摇,她知道王家老幺做事有分寸,能力也大的可以,他肯真心帮你的话,有些事是可以解决的,只是这个王老幺的心计深,一般没人能看透他,家族中人都对他寄于着殷切的期望,他在家族一些重要聚会上说话也有份量。

    堂姐弟之间关系还是不错的,王彦惇来江中挂职也是因为和堂姐王湘有一份较深亲情,此时他拍了拍王湘的手,道“姐,海洋就转去京城医院治疗吧,你请假去陪着,这边的事我会上心的,咱们姐弟的关系你还怀疑什么?能办的我一定尽力,何况姐夫也不是好惹的。”

    秦光远必竟是南丰市的市长,的确也不是那么好捏的软柿子,联起手来的真不好应付。

    “老幺,姐就指望你了,有些层面上的事,你姐夫这个市长不好出面的,你要帮着他。”

    “嗯,嗯,放心吧,姐,这我心里都有数,先把事件的根源彻底搞清了,我再下决断”

    “行吧,老幺,总之我不会放过那个把我儿子害的这么惨的家伙,我让他十倍偿还。”

    “姐,王家是没那么好欺负的,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口气,老幺替你出”

    在王彦惇脸上闪过了一丝坚卓神情,又安顿了姐姐几句,他就走到一边打电话了,“是蓉姐吗?嗯,我是彦惇,南丰市局这边在查今天车祸引发出的那个案子,你是不是插插本?”

    “我插手?有人走你后门了?你吃了多少回扣?和姐姐也交待了,我才帮你的忙吧。”

    王彦惇有点哭笑不得,“我说蓉姐,我现在都没心思和你说笑,车祸主角是我堂姐王湘的儿子,可能撞成植物人了,另外还连带出一些麻烦,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那种烦心事。”

    “啊?这么严重?你在哪呢?我过去再说吧。”被称蓉姐的女人立即正色了,植物人都出来了,她哪有心情和心上人耍俏?王彦惇告诉她在市一医院,就收了线朝秦光远和王湘道“姐夫,姐,你们也别太愁了,我女朋友是丁家闺女,目前在省厅刑侦局工作的。”

    如果有省公安厅的人出面来搅和那个案子,影响或许能降低些,但有事实也不容抹煞。

    半个小时后,丁海蓉出现在了医院,她和王彦惇相恋有两年了,两个人的事家里人也都知道,只是丁海蓉是丁家第三代,而王彦惇是王家第二代,就这一点小纠结,也无伤大雅。

    这个丁海蓉不是别人,正是断了鼻梁骨那位丁海军的亲姐姐,这遭她也是追着心上人来江中省工作的,话说恋奸情热中,能丢得开才怪呢,在王彦惇的介绍下算是和秦光远王湘夫妻认识了,之前他们听说过王彦惇搞了对象,但一直没敢问是谁,那不是他们该操心的事。

    今儿算清楚了,居然是老丁家的闺女,如果丁王两家联姻,这股子势力可就太大了。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京城的鼻梁骨事件只是丁家暂时咽下了这口气,而不是人家要感谢你的教训,当然,丁海蓉也没想到,会在江中省和弄断弟弟鼻梁骨的那个家伙照面。

    事实上就算让他们照了面,丁海蓉也不认识唐生,唐生也不认识她,但暗潮已然汹涌。

    医院里这边还不光是秦光远他们在筹谋,井明宽的父母也在医院病房陪着他们的儿子。

    井俊安一脸沉郁之色,光是车祸还倒好说,问题是被卷进刑事案中了,指使李某某等一群亡命砍人,光是片儿刀和嫌疑犯就当场抓了六七个之多,那才叫你有嘴难辩呢,头疼啊

    井俊安和妻子曹月娥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个好法子应付,直到秦光远过来看井明宽的伤势,他们才算找到了议事的对象,听闻秦海洋可能成了植物人,两个不由大惊,这么严重?

    于是,秦光远就把井俊安拉上了,帮在一辆战车上也好,这样应付起来,力量会强些。

    至到目前为止,唐生这边还没费什么力呢,单从事件的实际发展来看,曝光出来的案情就把秦海洋与井明宽陷身入了囫囵,不需要唐生这边刻意的推波助澜,他们都穷于应付了。

    唐生和唐瑾从肯德基出来后又钻进了上岛咖啡屋去休闲聊心里话,陈姐赶过来时都下午…半了,她身份特殊,协助警方把一些琐碎事务处理完就能身,警方可不敢滞留她。

    三个人一起喝咖啡时,陈姐把情况说了一下,“姓秦的小子八成变植物人了,医院传来警方的消息是这样的,一半天要转到京城医院去治疗,那些他雇来的凶徒也都指证了,一个个都吓破了胆,就算是翻供,南丰市警方也不敢随便做什么手脚,必竟省公安厅也出面了。”

    唐生点了点头,“帮你的母亲是老王家的人,不知道在江中省有没有老王家的子弟?”

    陈姐摇了摇头,“这些不太清楚,如果有的话,他们可能会浮出水面吧,现在秦光远头疼的是怕这个事件影响他的仕途发展,其它的倒是其要的,秦海洋是不是要残谁也拦不住。”

    唐生冷笑了,“那个小子我比较了解,是个坏的流脓的主儿,他要不残了我真不放心让唐瑾呆在这里,什么强暴轮暴的营生,那个小子真敢做,事实上也做了不少了,要整治他就是往残了整的,一劳永逸,不留后患,突发的车祸倒是为我解决了头疼事,我感觉不错”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