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52章 我弹你啊【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柳云惠又一次来到江陵,距上次国庆来已相隔近两个月了,她不想丈夫和儿子是假的。

    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真不是个事,就说是为了工作和事业吧,可多多少少会影响感情。

    以前柳云惠和唐天则在对待孩子问题上有一定分岐,天天见面天天吵,虽说不怎么影响深厚的夫妻感情吧,可要说没一点影响那就扯蛋了,斗完了嘴就没心情搞夫妻夜斗了嘛。

    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会有心情去做某些事,可是没那些麻烦事扰你时,恩爱劲儿一上来就又想了,这段时间柳云惠和丈夫频频通电话,因为儿子的转变,也造成了他们的和睦。

    话说都四十出头的年龄了,再不恩爱还有另一个四十年吗?该珍惜的一定要珍惜了。

    夜凉如水,在市委宾馆唐书记的房间,夫妇俩十二点了都没睡着呢,漏点过后又谈论儿子的事了,唐天则对唐生这一阶段的表现是极为满意的,“云惠,你别说咱家那个小子很叫人吃惊啊,就他在凤城折腾了二十多天,硬是给拧转乾坤了,近日听闻凤汽集团的考察组都到江陵了,蔷蔷和我说那小子把人家晒一边去了,我估摸着是他和陆如衡的私谊曝光给了凤汽人,不然不会粘的这么紧,政企不分家,权力的影响无所不在,咱家小子懂得利用这些。”

    “我就说过,我的儿子是最优秀的,你一直还不信,现在怎么样?我儿子没丢你脸吧?”

    “没丢没丢,赚面子给他老子了,在江陵折腾也不错,瑾生一蹶而就,震惊世人呐,我都不相信是这个小子在背后主持的,可根据种种痕象表面,除了他没别人,我看不透他了。”

    “你说你怎么当老子的?连自己的儿子都看不透了?”柳云惠这下得意了,反调侃他。

    “不过你也别太得意了,我叫李重峰派人去学校打听过了,你儿子自从来了江陵,已经近四个月时间了,他居然没上过十天学,出来唐天则就苦笑了,念书为什么?也不就是为了做这些事?可他现在全做了。

    唐天则所以看不透儿子了,也是因为这个,你说是罗蔷蔷又或梅妁她们帮他的吧?也不尽然,罗蔷蔷她有多大能耐自己也是清楚的,她做不出这些大事来,就是和唐煜交流了两次,他语言之间也透出了对‘生哥儿’的敬佩,眼里还藏着些东西,唐天则也看的懂,似乎是说是唐书记你授意的吧?唐天则是什么眼力,自然看的懂,心忖,我授意什么了?没有啊

    这边老唐夫妻合合美美的夜聊骄傲的儿子,唐生则在家里也没睡呢,被唐瑾和关关蹂躏。

    “我说不下棋,你们非要下,你说你们这是在下棋啊?象棋有规则的好不好啊?”

    “有个屁,明说了吧,我们喜欢下象棋的原因就在于它能令某些人产生痛快,输就是输了,看看这棋般惨不啊?十六个棋子给人家吃的只剩下一个卒子,你还有什么脸谈规则?”

    “就是哦,不是看你可怜这个卒子都不会给你剩下的,押走剥皮啦,今夜完美收宫。”

    人生就是痛苦伴着快乐,当你被两个只穿着小睡袍的美女左右挟击在时,会感觉幸福吗?肯定会的,兄弟们,一定要象二世祖学校,泡妞儿要泡一对,爽得快也死的快

    话说开始给挟在中间,很快唐瑾到中间了,“不许欺负关关,你这个坏蛋,回你房去。”

    “呃,我怎么敢一个人睡觉呢?我怕鬼啊,昨天半夜去卫生间,还没开灯就瞅见卫生间坐便上坐着一个阴森森的老汉,当时就把我吓的没一点尿意了,怎么这房里还有鬼啊?”

    女孩子们全怕鬼,一听唐生这么说,明知是吓唬她们,也心里直发毛,结果是摁着坏蛋又一顿好打,“你有说没有啊?非要吓唬人,半夜都不敢去卫生间了呢,提你起来去守门。”

    熄灯之前都兴奋的睡不着呢,都是十七八的少男少女,思极重,何况她们之间都有小暖昧了,黑乎乎的,唐瑾把自己的身背缩进唐生怀里了,她和关关面对面,还安慰她呢。

    “关关不怕,姐搂着你啊。”俩美女就相互搂着,呼吸可闻,要说有邪念也都是把心思放在唐生身上的,她们彼此之间可没什么想法,不过唐生邪念可大了,两块肥美点心就睡在身旁啊,谁能睡着才有鬼呢,躺着一个小时都没睡着,倒是唐瑾在躺下半个小时后渐渐入睡了,开始也怀着小心思睡不着,但有关关在一个,纯纯的小邪心也就打消了。

    然而关关的邪心可比她大的多,开始装睡,硬装了一个多小时,装的唐瑾酣声均匀了她却睁开了明眸,她的心思又与唐瑾不同,唐瑾和唐生是名正言顺的恋爱,自己和唐生是偷恋。

    关关搭过唐瑾的手实际上能轻易的摸到唐生,这时候唐瑾睡香了,关关却清醒了,当她的手给唐生轻轻握住时,关关一颗心怦怦的跳,这家伙真大的胆子,她就轻轻抬头看。

    唐生也睁着明亮的眼正瞅过来,两个人隔着唐瑾传递着各自的小邪心思,太剌激了。

    关关指尖轻抠他的掌缘,美眸剜他,似在说你怎么敢胡来呀?好你个大胆的小y贼。

    事实上关关的手臂搁在唐瑾腰肢上,若是手指动作幅度大的话,手臂也会轻微的颤动,很可能把唐瑾给弄醒,话说前半个小时唐瑾还真有点防范他们的小心思,但后来放弃了,又怪自己把关关想的太那个啥了,加上睡意来袭,最终还是进入了沉沉梦香,摇都未必醒呢。

    唐生无声无息的坐起来,朝外面指了指,那意思是咱们出去,关关白了他一眼,又指了指唐瑾,意思是你敢啊?唐生朝她挤挤眼,做手式虚拍前胸,再摇摇头,那意思是我不怕。

    他还真的轻手轻脚下了看书就来最快}}床,赤足蹑声行至床尾,一把就摁住了关关雪洁的玉足,又指外边了,关关哪敢出去,不被坏蛋非礼了才怪?她就摇头表示不会出去,哪知唐生蹲在床尾。

    关关正疑惑这家伙要干什么时,唐生却一次吻上了她的秀足,话说关关秀足太美,纤秀却不失丰盈,晚上洗过的嫩脚趾根根似玉,借着窗帘外透进的微微月光能看到雪秀玉足的柔白光泽,趾甲上不染俗色,纯纯粹粹的原生态之美,之极,唐生给她揉脚那次就憋坏了。

    不敢用力挣扎的关关想抽脚回来都有所不能,话说小睡袍又不长,唐生蹲这个角度都能瞅见下面的景况,她羞的要命呢,偏生脚腕给他大手掐拿着,微挣之际就感觉大脚趾给一团温柔裹进去,她紧张的呼吸都快没了,一颗心跳的就差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他真的敢呀?

    要上说次的足吻只是蜻蜓点水式的,今天可不一样了,触吻之后直接把关关大脚趾唆进嘴去裹哄了,无以言叙的巨大剌激让关关魂飞魄散,唐生一边唆着一边还朝关关盯过来。

    关关羞愤欲绝,胸口剧烈起伏却不敢大声出气,嘴张的老大,只敢轻轻的呼出来。

    唐生从大脚趾一直挪到小脚趾,把关关的魂儿也挪了一个来回,她首遭受这样的剌激,早紧张的忘了自已的一只手还搂着唐瑾呢,也是因为唐瑾在侧致使她更加紧张,结果手臂用力了些都不自知,唐瑾本来睡还不是太久,给她一勒出气都困难,“呃,你搂紧我什么呀?”

    她这一开口把关关和唐生都惊的三魂出窍了,关关假装不知道,给她一推才吱唔一声,那模样似告诉唐瑾,我睡着了,梦里搂的你,装吧,没办法了,脚上的唐生也缩的跑了。

    “呃,唐生那家伙呢?”唐瑾只当是关关做梦搂的自己紧了,也没怀疑什么,可回手一摸唐生也不在了,其实二世祖就趴在床尾的地上,惨喽啊,耳际听着唐瑾自语,“肯定是去卫生间了吧,我赶紧也去,讲什么鬼呀神呀的吓死人了,”她就往床尾过来,伸脚下来就……

    “哇,你做死呀?趴在地上想吓死我啊?”一脚踩到唐生时唐瑾吓的差点没跳起来。

    关关猛的把脸蒙在软枕上,很及时的把喷出来的低笑捂在了枕头里,还好唐瑾吓的够呛都没注意她,下刻关关假装给她吓醒了,也就坐起来,“怎么了瑾瑾,你三更半夜叫唤啥。”

    “是这个坏蛋呀,好好的怎么躺地上了去了,你给起来呀,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唐瑾一腰伸手就捞住了唐生的耳朵,唐生心里叫惨,急中生智道“哪有?我睡不着做俯卧撑。”

    “俯你个头呀,准保没做好事,呆会儿我收拾你啊,关关,走,去卫生间先。”她揪着关关一起下地往卫生间去了,两个人轮着解手,唐瑾就问,“关关,那坏蛋没欺负你吧?”

    关关也很快恢复了状况,即便心还慌着,也故做镇定从容,装迷糊道“我睡着了,应该没有吧?身上的睡袍什么也都没异样,不会是他占你什么便宜吧?反正我没什么感觉。”

    “总是不对劲儿啊,那家伙肯定要做什么坏事,正好我们醒来撞破,拿这条丝袜把他捆了睡才安全些。”亏唐瑾想的出来,从衣架上揪下不知谁的长丝袜,再回来就把唐生双手捆了,上面那头还系在床头上,考虑到血液流通问题,故也捆的比较松,“捆了我咋睡呀?”

    “话说一只色狼睡在身边,我们半夜怎么办?你刚才诡诡崇崇的,想做什么?”

    “没有哦,真的是去在俯卧撑啊,身边突然睡两个美女,不习惯,所以睡不觉嘛。”

    “下面都肿了还不承认?看来不收拾你是不会说实话了,关关把灯熄了,我弹他鸡瓜崩儿。”室内陷入黑暗时唐瑾真的撸下坏蛋的短裤,一手捏住肿物一手开弹,午夜尖叫开幕了。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