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41章 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第1更】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小虎同荤很,居然是约了个网友去了,哪知碰上治安处有扫黄行动,房检时把两个才十六岁的少男少女堵在宾馆,当时我们小虎的凶器还笔挺着。

    那位女学生也不是什么好鸟”网上的流营,校园的缓交妹,多次网聊早把罗小虎逗的情不自了,就是他没钱,搞一回人家要一百块呐,今儿姐姐给了五百大元,尼玛的,搞死你。

    结果人没搞死,把自己搞进治安处的临时拘留室了,罗蔷蔷和唐生见到他时,这小子可怜的只穿了三角小裤,脸上青一片紫一片的,明显被殴了一顿,右边眼圈还是黑的,真惨!

    罗蔷蔷憋了一肚子气,想煽他两个耳光吧又见他那付可怜相心里也疼,结果气哭了。

    “谁打的?”唐生知道蔷蔷为什么哭,即便是恨弟弟不争气,可也不希望别人揍他呀。

    带他们进来的两个治安处的警垩察都很冷淡,似是有点不屑,尤其唐生问谁打的时,他们更不屑了,揍个学生流氓有什么了不起吗?谁打的?老子打的,你怎么着吧?装丵b呐你?

    蔷蔷一听二世祖口气不善,又见他脸色阴森下来,忙先一把抓住的一各胳膊,这坏蛋一冲动绝对敢揍警垩察,可这里不比江陵,不能让他发飙,而罗小虎垂着头瞅了下警垩察没说话。

    唐生也没多问就和罗蔷蔷转身出来了,俩警垩察也跟看到了外间,“你们是罗小虎家人?”

    “是的,我是他姐姐。”罗蔷蔷抹掉了两颗眼泪,她看出这两个警垩察蛮不屑的态度了。

    “罗小虎这是,那个女学生是这么说的,他自己也承认了,虽然他是学生,但他的行为严重破坏了社会和谐,也对他人的心身造成了很夹伤害,我们决定按照治安处罚某某各某某款给予他如下处分,这是处罚通知书,你们看一看,要是没什么意见,就签个字吧!”

    罗蔷蔷接过那个通知书一瞅傻眼了,罚款三万不说,还要送少管所教育半年,少年犯?

    她手有点抖,把通知书递给了唐生时又落泪了,不是吓的,而是气的来,友气人了。

    唐生看过之后气的笑了,轻轻的将通知书放在了桌子上,又问”“我想知道罗小虎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身上也有伤痕,不会是在他过程中被那个弱女孩儿打的吧?嗯?”

    两个警垩察没准备回答唐生的这个问题,其中一个反问,“你又是什么人?签不签字?”

    看来他们不会说什么了,唐生脸冷了,“什么都没查清,签什么?我告诉你们,罗小虎身上的那些伤肯定要讨个说法的,谁打的他,我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不管那个人是谁!”

    有些人说话时气势就很慑人,就象唐生此刻,他是明着敲打这两个警垩察了,然后不理怔住的他们,掏出手机拔了陈廉的电话,“廉哥,叫上你那个好哥们沈军来一趟治安处,嗯,我在这里”是蔷蔷的弟弟出了点事,给人家打的满脸青紫,谁打的不好说,迫供也有可能。”

    其中一个警垩察突然厉声道“注意你的措词,小心把你也以诬陷诽谤的罪名待起来。”

    唐生收了手机,不屑的渺了那个小警垩察一眼,笑道“你吓唬我啊?来,铮我试试?”

    那警垩察勃然作色,却给另外一个揪了一下,两个人就一起出去了,在门外他们咕嘀了,“你没听见他叫了谁啊?廉哥还有沈军,沈军是沈公子,沈钧鸿副市长的儿子,廉哥,尼玛的,我想起来了,是陈廉,是军公子陈廉吧?不好,赶紧去给副处长汇报,这回没搞对人。”

    俩警垩察慌神儿了,一起拔跑往二楼跑,军公子陈廉太悍了,他做过几件事都震惊凤城的。

    功夫不大,一个胖身材的李姓副处长在两个警垩察的引领下进来见了唐生和罗蔷蔷,乍看这不是个少年吗?谁家的孩子在的喷大气?不过真要能叫来廉公子和沈军的话也不得了啊。

    可是这边已经敲定了的审讯结果也不能轻易改吧?执垩法机关下的结论轻易就推翻了威性何存?但有些人又惹不起,真叫人纠结,李副处长又瞅瞅了罗蔷蔷,这女人漂亮,会是某位大员的小秘?他心里迅速分析着种种可能,嘴上就道“这个罗小虎很顽劣,被查到时还拒绝与警方配合,所以有一些小冲突,另外他也承认了是,他自己摁了手印的嘛!”

    唐生态度明显强硬起来,“李副处长是吧?我不妨告诉你,罗小虎不是随便能被谁诬陷的,这里面是不是有黑幕?我会很快查出来,相信我的能力,我可以叫凤城公垩安局的治安处天翻地覆,你们还有时间给我一个明确的交代,过了这个时间,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你!”

    话罢,唐生伸手拉了罗蔷蔷,“走,蔷蔷姐,不值得和他们生气,咱们随便摆个姿式都能叫凤城抖三抖,你看你还掉两颗泪,也不怕人笑话啊!”这般说着说和蔷蔷先出去了。

    剩下李副处长和两个小警垩察大眼瞪小眼,其中一个呸了声,“,没见过这么狂的。”

    “你闭嘴””李副处长有点紧张了,对方明显是个少年,但语气深沉的叫人心颤,“他们要是真的叫来了廉公子和沈军也不是开玩笑的,这事还不太大,那个女学生现在哪去了?”

    “放了,小刘亲自送走的,这不,把这摊子破事丢给咱们了,李处,万一真顶不住……”

    李副处长一咬牙,“事是小刘扛下的,真顶不住就实话实话,我假装什么也不清楚!”

    “明白了,李处,那就这么办,我看那个小子也是咋唬人,陈廉和沈军不是一般人请得动的,我有个哥们的姐姐就混在圈圈里,她就说过,沈军还好些,那个廉公子很生猛的。

    李副处长自然清楚情况,他也是怕廉公子,这位有军方背景的公子曾领着默又军的军警在市局抢过人,惊动市委不说,后来闹的地方政丵府某领导和驻军部队的首长都吵了起来呢。

    话说廉公子这个人真不能惹,自己一个小小治安处的副处长算什么?有起事来,最后担责任的不是自己吗?被局党委录掉这身皮开除出来都有可能,小刘这个家伙就是个祸根,可人家老子是政垩府副秘书长,又和市局大局长关系不错,按说也是能结交的关系,可是,唉!

    总之一言难尽,这家伙没别的缺点,就是好女色,喜欢搞校园的小——,这不,今儿刚抓了一个,他就看上了,帮着那个——出主意,告罗小虎,然后他领着女学生走了,把这种破事留给别人来处理,包庇他吧心有不甘,不包庇他吧又得罪不起他老子,难啊!

    陈廉接了唐生的电话后也没先动作,他听着唐生的口气不太善,也摸不准自己要做到哪个程度才能叫这位唐小爷满意,寻思了一下就拔了高玉美的手机,把情况就向她叙述了。

    “啊?我没听错吧?尼玛的,这又是谁呀?瞎了眼了不是?往马蜂窝上捅?你还犹豫个什么呀?赶紧表现吧,话说唐生是个剩性子”他就喜欢作风够剩的,想他高看你一眼不?”

    “明白了,姐,我立即出发,训n,话说我也装好人也装了有年余天气了,憋坏了!”

    当十六七辆迷彩越野车到悍的出现在治安处的大楼前时,从窗户下往下瞅的李副处长当时腿就软了,我的妈呀,真是廉公子来了啊,他扭回头就往楼下跑,疯疯颠颠的冲进拘审室,抓起桌子上那个什么通知书就撕的粉碎了,看的俩小警垩察一楞,便问“怎么了这是?李处。”

    “廉公子来了,赶、赶紧找罗小虎的衣服给他穿上,我去给局长打电话,你们先顶着。”

    “啊,李处,我、我们顶得住吗?”俩小警垩察也蛋根抽搐了,刚刚还鄙视唐生的狂妄这一刻飞尽了,刘哥啊刘哥”你害人呐,你搂着小——在哪快活呢?我们俩只是协丵警好不好?连正式编制都没有呢,为什么要替他挡灾啊?去尼玛的吧,谁替他挡灾谁…。是王八旦!

    李处长一边往楼上躲一边给大局长汇报情况,说是刘副秘书长的儿子惹了大祸,廉公子领着军车队伍把治安处给堵上了,市局局长当场怒斥了,“谁惹的事谁去收拾,别找我!”

    李处长就明白了,大局长都一堆六二五不管了,我还不管什么呀?决定给小刘打电话诳他回来,“刘子,你回一趟处里,对方父母来了,你去吧,我一牟副处长不好出面的。”

    “好咧,李处,我一会儿就回去了。”这位刘子刚从女学生身上滑下来,心满意足的拍了拍女学生的小翘n,“不错,还够紧凑,以后你公开卖都没问题,人头税交给我就行了。

    女学生脸上还糊着雪花膏,的一笑,“知道了刘哥,赶明儿我叫来姐妹让你双飞。”

    “哈,真是识情知趣的小可爱,多叫几个来,能骗来纯处的,刘哥反过来包养你都成。”

    十多分钟后这位刘子出现在治安处了,呃,哪来的这么些军车?有部队首长来治安处了?他正纳闷呢,一边下了自己的车就往楼门厅里去,但见楼里楼林立着不少的钢盔军警。

    这阵势有够威风的,我tu。什么时候也这么威风一次啊?现在还不行,连个小队长都没混上呢,话说咱刚分配进来才半年嘛,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摆威风,他心里美滋滋的。

    一入楼门再,就看见两个协丵警给几个军警揪着,这时一眼瞥见步履飘晃的刘子,一齐叫了起来,“就是他、他就是主审罗小虎的刘警官,动手打罗小虎的也是他,我们听他的。”

    刘子突然意识过来了,啊?这军警是来找我的?就在他的脸色还没完全变绿时,陈廉已经把手一挥,几个军警一拥而上就把刘子给拧住了,“你,抓了部队家属,还擅用私刑,准备上军事法庭吧,给我带走!”陈廉更会胡扯,在他嘴里的罗小虎在这时变成军人家属了。

    廉公子威风太盛,算上这次是第四次在市里大闹腾了,一般来说不与地方执垩法机关起冲突不算什么大闹,地方公垩安系统的谁不知道这位陈司令的公子?他轻易不发飙,发了飙就不轻易收场,记得上回那件事市委领导出了面前没什么结果,所以至那以后没人敢再惹他了。

    一起给带出来的还有罗小虎,他看见姐姐依在唐生身侧,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至于眼前这个混乱场面,他都看不懂怎么回事,倒是认识打自己那个刘子,这时候就对唐生说了,“生哥,就、就是他打我的,还、还用电警丵棍电我小jj了,我、我扛不住才承认的。”

    唐生没说话,眼神更阴冷了,罗蔷蔷心都揪的扭曲了,什么?电警丵棍电了小j尸天呐。无法想象的歹毒呀,罗蔷蔷揪着唐生的胳膊收紧了,美眸瞪着那个刘子都喷出三味真火了。

    唐生还是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咱们先领小虎去医院看看,然后回头再去收拾他。”

    出了治安处,戎装笔挺的陈廉过来和唐生小声聊了几句,就带着一大堆人走了,唐生他们也上了店离开,躲在二楼办垩公室的李副处长松了一口气,两个协丵警也给带走了,幸好自己够聪明,让他们顶不住就交代实话,英明啊英明,又想想,也不能得罪了刘副秘书长不是?两头得做好人呀,于是给刘副秘书长拔了电话,婉转而又悲怆的说了一下刘子得罪了谁。

    那边接电话的刘副秘书长震惊了,什么?让陈廉给带走了?完尼玛的了,还活得成不?

    详细问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陈廉和沈军一起过去的,他差点没把手机摔了,慌慌张张的就去沈钧鸿副市长那里求援,好歹不说有沈军做中间人,八成能帮忙说上一句话,小免崽子啊,就知道你不安生,可你也别惹那些惹不起的人呀?你眼瞎了还是没带你的眼珠子啊?

    这边刘副秘书长找到沈钧鸿副市长哭诉求情时,唐生他们也在医院检查的差不多了。

    话说罗小虎身子骨儿还是蛮精壮的,皮外筋骨伤都是毛毛雨,关键说小有没有问题吧,罗蔷蔷在楼道里就绕呀绕的,千万不要给电坏了啊,真没了那玩意儿可就废了,正担心着唐生先出来了,“看把你吓的?没事,功能不受影响,有一点水肿,医生说天就好了。”!~!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