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10章 这是神马享受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拎着那份江齿外迁规划建议上了奥身穿车时,关瑾瑜看了一下腕表,刚好是四点三十分。

    说到汇报工作,似乎应该先向常务副市长华俊明同志汇报,然后是市长李茂才,最后才是市委书记唐天则,但是关瑾瑜现在上车离开了市政府,直接去了市委,她要先找唐书记。

    为什么呢?她知道这份东西递给华俊明后,老华同志肯定是沉默,继而递给李市长,估计他会说“江齿处于变改时期,哪有多余的精力搞这些?我们市里有钱吗?还是放一放吧,所有这些,关瑾瑜已经预料到了,江陵市府班子幕气重重,以市长李茂才为,没人想搅风搅雨了,李大市长是要完善他的晚节,他不想在最后一任上再出什么风头了,以稳求进,是他官路末途时期的战略方针,他不可能陪着年轻有抱负的唐天则唐书记去掀起大风浪了。

    唐天则才四十二岁,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折腾,李茂才呢?五十八了,到下次换届时(2oo7年)就六十一二了,还指望什么呢?百分之一百要退二线了,要稳稳的退下去啊。

    这就是唐天则与李茂才目前存在的最主要矛盾和分岐,唐书记在求进,李市长在求稳,思想肯定统一不到一个高度,关瑾瑜也年轻,也有抱负,但她挟在中间比较难受,直接向唐书记汇报工作,也不算越级唐天则曾在常委会议上讲过,你们有什么建设性的想法可以直接和我汇报,这话是针对常委班子成员的,如果是副市长没挂常委,你也不要过来汇报。

    做为常委会第一把手,唐天则可接受任何一位常委班子成员的直接汇报,只是大多数常委们接受潜规则的约束,不会去越级搞汇报,尤其是在隐形坚冰没有破开之前最忌这个。

    关瑾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一次汇报后如果上常委会研究,那就等于自己站队了,如果只是私下交流也不算什么,自己选择年轻有宏图抱负的唐书记是没错的,我得做点井么,唐生说的对十多年了我正渐渐被官场内的规则潜移默化,被消磨着壮志雄心,没落了!

    迈出这一步对关瑾瑜来说是至关重要,她知道自己的选择,将打破江陵市权力的平衡。

    让暴风雨来的再猛烈一些吧,我还年轻,我有斗志,实现心中理想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做!

    当关瑾瑜在四点五十分迈进唐天则办公室时唐大书记正在和纪委白善民书记说话。

    “是瑾瑜来了,这个点过来肯定是有事吧?”唐天则的目光落到了关瑾瑜的手上。

    “唐书记好,白书记好!”关瑾瑜亲切的向再位领导问候,并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白善民含笑点头,然后就站了起来“天则书记,瑾瑜市长,你们聊吧,我先回去!”

    “坐坐坐!”唐天则摆了摆手,不叫他走,笑笑道“瑾瑜同志来汇报工作你也听听嘛!”

    关瑾瑜和白善民就对望了一眼他摇头苦笑道“我这个老家伙对经济建设给不出好意见的,纠纠不正之风什么的,整顿整顿贪腐行为还行一谈经济我总要头疼,老喽落伍喽!”

    “白书记您是太谦虚了,是我太年轻,还需要您这样的老领导时不时的敲打才行啊!”

    关瑾瑜和白善民以前也没怎么深入交流过,常委们互相之间少有交了心底儿的,都是官面上的话,相互应付着呗,能抛出一片心吗?官场如战场,稍一不慎,就陷身万劫不复。

    唐天则对工作向来不马虎,打开关瑾瑜的那份东西很快就浏览下来,面色神色不变,然后递给了白善民,“善民书记你也看一看,到底是年轻人有魄力啊,敢想,敢大胆的提出来。”

    关瑾瑜心虚了起来,忐忑的厉害,望向唐天则的目光都有点那个啥了,越看越和唐生那个家伙重合了,有这么象的吗?不光形似,神更肖啊,她心里疑惑着,唐生是寄读,他来自哪来?不会真的和眼前的唐大书记有勾挂吧?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哪有这么巧的事呀?

    白善民是真的谦虚了,他大体看完关瑾瑜的规划建议后一拍,“早该这样喽,江齿的各方面污染和对新城市建设制约是十分的明显的,就是我们市里穷啊,大搬迁要钱呐!”

    没想到纪委老白书记会出这样的论调,关瑾瑜一颗紧张的心,顿时就松了几许,又赶紧望向唐天则,他怕意见才至关重要,如果他摇头,那这项规划建议肯定给直接搁置入冷宫。

    就在关瑾瑜紧张的手心都似出了汗的时候,唐天则微敌的回应白善民,“善民书记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吧?”又转头对关瑾瑜道“江齿的确面临大变草,我们助推一把,让它变得彻底一点,让受它折腾了多年的江陵老百姓们也解放解放,瑾瑜,你明天不是要去江齿视察吗?可以和他们谈一谈这个问题,市里面是困难点,但有些事必须去做,这个,我支持你!”

    就这一句话,听在关瑾瑜耳内,有若九天仑音,她当时激动的有点眼红了,强自压碰上着翻涌的心绪,即便茁壮的胸的直度已经暴露出了她内心的激动,“嗯,唐书记”我明白!”

    “哈,瑾瑜市长的魄力我老头子自愧绰如,不过我和天则书记一样,会支持你的!”

    关瑾瑜不知道自己怎么下楼离开的市委,从来了江陵市一直默默无闻,空自己的事非,这口气憋至今”终于要呼出了吗?

    坐在车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关瑾瑜的阴霾心情一扫而空,她想起了唐生。

    而我们的二世祖已经和王静到了江陵商务中心,这幢高十二层的新时候大楼姓唐了。

    在十一层的那半边,眼镜哥倍着唐生视察正在改装的休闲中心,指指点点一路介绍着,这里是桑那、这里是温水浴、这里是健身房、这是茶室、这里酒吧、这里是音影厅……

    整整半边完全辟成了娱乐式的场子,在原有的大基底下重新装饰一番”一百五十万应该够了,先大理厂镜面般的地面不用刨起来重铺,厅内壁饰、墙饰、门饰、窗饰等等不用重校报装饰,这些完意儿是真正费钱的所在,至于其它的用品撤换一新,唐生指示,有些地方可能贴些壁纸什么的”要有暖色调,有要温馨格调,有些地方则要去掉壁纸,要简捷明朗!

    这一圈转悠下来,大约也有半个多时吧,王静就跟着后面,她喜欢跟碰上他的感觉,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我就是他的女人”至少这一世,我王静要彻底的属于他。

    从他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现,男人极有品味和眼光,选择他,一开始就没有错。

    宁欣打来电话时”王静接起来,声的说正和坏蛋逛他的逍遥宫,你有时间也来瞅瞅。

    于是,特警支队的份量越来越重了”这时候宁欣真的在想坏蛋扯出来的什么神凤突击队了,无非是吸收一批女警员”组成一个女子刑侦队,规模不需要多大,六七人即可。

    眼镜哥对宁大政委是敬畏若蛇蝎,望着她的眼神中喷出一丝丝的凉气,即便穿着便装的宁欣是那么窈窕,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味,可是在他眼中宁欣是一尊不可亵渎的神械。

    瑾生的招聘仍在进行中,楚秀云和骖明光忙的死去活来,以致唐生出现也分身乏术顾不上接待他,唐生只是轻轻摆手,就领着宁王二女进到梅妁所在的总经理办公室了,那里没人。

    这两天梅妁和魏兴国也活得够呛,与江晋一些股权在握的中层进行着频繁的接触中。

    宁欣坐在梅妁总经理座位上感受老总的那种优越,纤手左右着办公桌,唐生就在她身畔俯着身子半趴在桌子上接罗蔷蔷打来的手机,王静坐在办公桌另一端,也把硕胸摆在桌子上,探前些身子声和宁欣叙说商贸城债务的事,“这些债务很要命,我一筹莫展呢!”

    “欠倒赔还钱,天经地仪,有什么好愁的?我知道是你老妈手里的债务,但是你不能只接债权不接债务吧?法律不通的,以资抵债的话,你近八千万的资产还能剩下多少?”

    “剩个屁啊,让坏蛋哄走三千多万,现在我凄惨了,就是明天去银行叉,也没人敢上我,价值几千万人民币呐”王静借着向宁欣诉苦的机会吐苦水,其实是说给唐生听。

    唐生正好收了罗蔷蔷的线,放下手机探过身子去勾王静的雪颈,“亲个嘴,我帮你解决。”

    啪,宁欣就在他撅着的坚上煽了一把掌,笑骂道“胆儿越来越肥了,当着我的面也敢勾搭女流氓?”在王胸面前,她丝毫不掩饰自己和唐生的亲关系,煽过后又搂着他的腰。

    王静才不会客气,一下捧住唐生的俊脸就亲过来,啧啧有声,反倒是唐生吱唔起来了。

    唐生慌忙后撤,一跌坐进在宁欣腿上了,干笑道“我就是吓唬她,谁知被非礼了。”

    “哎呀,坏蛋,压死我了”宁欣继续笑骂,即便看到王静亲了唐生的嘴儿,她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心知这两个家伙指不定有了比这更亲的关系,不知为什么,自己特别能容忍唐生,大该一开始就没摆正位置,自己都是偷偷摸摸的,管得了别人吗?就这样堕落了吗?

    想到蚀骨之处,宁欣的心变成柔柔的一团,双臂搂紧着他的腰,用下巴硌他的背。

    坐在宁欣腿上,与王静调侃,这是哪一等级享受?换过是别人的话,会不会死无全尸?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