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09章 你不是狗屁副市长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更新出了问题换很麻烦慢了字也错了不少大家将就这看下

    巳经是下午一四点了大空灰暗暗的有一点阴沉,就像关谨瑜的心情一样阴暗。

    她心里在思恃着关关和唐生的事工作上的事多少有点心不在焉了主要是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女关关的脾气很倔越和她那个啥吧她还越和你顶着牛的闹腾就怕她想不开。

    这时秘卝书敲们,喊了声请进秘卝书一进来就道,“关市长您的外甥唐生要见你。”

    唐生力我外甥力这个家伏又胡扯什么了门关瑾瑜明显的一怔“嗯,你叫他进来吧。”

    男秘卝书也有一点诧异来见关瑾瑜的这个唐生小,十七八的样子没听关剩市长说外甥,是知道有个外甥女什么时候又来个外甥门看关副市长的表情好象也有点那个啥。

    官卝场中有不配异卝性秘卝书的隐性规则但是市政卝府这边的秘卝书处没个女的关谨阶就随便挑了一个,如今跟在她身边的秘卝书叫蓉摧十多岁上下文质摧楼的有一股儒雅气。

    唐生在土楼之后就赴副市长们所在的楼而来在楼棒口给秘卝书处的人拦着问他找谁他说是找关臂阶黎术就给喊了过来如此他带着唐生过来还问他有没有和关副市长预约。

    唐生很大方很自信的反问,怎么我见我小卝姨还需要预约吗?是不是有点莫明其妙?

    等店生给秘卝书让进来后他就关严了门离开了关谨瑜才抬起俏粉的脸蛋儿来带着几严肃,几分威势甚至可以说有此冷淡的盯着唐生,“什么时候你成我的外甥了?

    唐生并不畏惧她的威严又或冷淡一怂肩一摊手,我只说我要见小卝姨我可没说我是你外甥是你那个秘卝书误会了而已总不能叫我没礼貌的提名道姓吧?介个,不能怪我。

    只瞅他一付蛮不在乎的模样关瑾瑜就更来气了起身过来你来市政卝府做什么?”

    嘘小卝姨别凶霸霸的好不好?你煽了关关耳光.她迁怒到我我被她打的都不敢去学校了我不来找你找谁啊?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得说你两句啊怎么可以那样对待关关力你是副市长对不对力副市长是有素质的好不好力你再这样我写匿名信去纪卝委告你虐卝待噗关蹲阶紧崩的严肃俏卝脸在唐生一这轮数落中解冻了这家伙的确与众不同敢来和我理论勺怎么关关有打他吗门不过也不好说呢那你说你是不是和关关在乍在早恋力”“早恋心什么叫早恋呀?小卝姨同志说话要负贡任的不能臆训武断更不能污人清白不过我这个人还是比较老实的就和你谈谈学校的情况早恋呢肯定没有眼下在流传的悬角恋其实呢是我在保护两个女孩子省得那此校草们每天写神马情书烦她们唐生越是这样说关谨瑜倒是越信了听关关说过他正和另一个女孩儿在早恋怎么是脚踏两只船勺还是他真的以这个名义在给关关保护门听说你和另一个女孩子在早恋?

    即然已经谈到这个问题了关搏阶就想问清楚真有那回事倒不信关关会喜欢土他。

    此刻唐生做出一付腼腆的不好意思的模样怯声道不算早恋吧门连嘴也没亲过呢这个厚脸皮的少年也会羞涩吗力关避阶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是没看错只是唐生在装。

    这时候忍不住噗哧笑出来也忍不住敲他一个毛粟子在额头土还亲嘴力耍脸不啊?

    扼唐生揉卝着脑门儿,还理直气壮的辩论起来,什么嘛那不亲嘴能算什么恋吗?

    我真是服了你.,心那女孩儿的家长去学校找你麻烦换过是我看会不会揍你?

    小卝姨副市长不能随便打人的对不?咱们要以德服人,以理屈人我这个人向来不崇尚暴卝力或武力征服那样即便征服了人家的肉卝体也征服不了人家的心这点你得承认”你个小孩子就是欠揍罢了长辈管卝教晚辈叫什么征服?放在过去肯定会打的你遍体鳞伤对有此人是可以说服教育对一小人呢必须揍疼他,揍到他怕揍到他腿颤。”

    嘿这么说吧,小卝姨还有一涨人是属绪的记吃不记打,比如我就是其中一个关瑾瑜秆手又抬起来时.唐生就退开了一步哼有本事你别躲开?看我敲不敲你?

    嘿,我现在体会到关关的处境了她就是新卝闻卝联卝播中后十分钟报道的那此生活在水深火卝热的可怜人她和我说过惹翻了你会被吊在门头工打以后有这种享宝我替她宝!”

    关瑾瑜翻白眼了我那么歹卝毒过吗?无非是说一说吓唬她的你真是天生的欠揍货。”

    nd你说对一半我喜欢揍男人同时我喜欢被女人揍,小卝姨要是有什么虐卝待倾向或欲卝望可以冲着我来发卝泄象什么皮鞭啦、鞋底拉、藤条、飞蜡烛啦随便都可以的。

    唐生还在扳着指头数呢关谨阶哭笑不得的土来一把抢了他的耳光,闭嘴,小混蛋。”

    哦哟不带抢耳朵的好不好力介个乍我不得受得了。

    唐生趁机把手覆盖上去假装在扳卝开她的纤指实则趁机占关谨阶的便宜咙手背好柔卝滑细脉呐果然是忏纤之柔羡关瑾瑜真是拿他当个小孩儿在看待,三十三岁比十七岁相差十六岁这就是差距。

    不过唐生的脑海中已经浮现了金庸大师笔下的过儿和姑姑,杨过与小龙女的绝恋。

    一瞬间好象错觉在脑海中闪烁惊现关谨阶的晶秀俏卝脸居然是知此的近在眼前鼻端可嗅到属于她身工的独特体卝香以二世祖的敏感辜质和强悍能力当时他就肿起来了。

    要是关搏阶知道自己变成了唐生心目中的天仙.小龙女不晓得会不介气歪掉鼻子呢力关瑾瑜没有这方面的觉卝悟她另一只手的食指尖就差一丁点指在唐生鼻尖上去,哼声道“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我今儿就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关关起什么歹心我整死你。

    哇连手指都这么有撩人的香气,小卝姨啊。不要再挑卝逗龌龊的我了好不门内卝裤要炸了。

    好吧,小卝姨,我承认我对青涩的少卝女没一点兴趣我更迷恋成熟的象你这样的女性。”

    神使鬼差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关瑾瑜乍闻之下脸骤然红了,这个觉到自己抢着他耳朵的手给他的手掌包鹿着手心与严弊戳紧卝贴着玻此传递着各自的体温这家伙想什么呢力但是关蹲阶还是不认为他有龌龊自己的心思只当他是在开玩笑你幻想过头了吧力她也觉得自己抢着对方耳朵有点不对劲就趁说这句话时松开了他与他的手也分开了。

    唐生嘿嘿一笑,“是小卝姨你不相信我和关关的纯洁嘛为了让你相信我自曝真心呗。”

    要说排斥王卝静给他拉周苛的皮条他此剩却不排斥比周菲更大的关搏阶为什么呢门因为他近距离的嗅到了关蹲轿身上的处子幽香足码的一十岁的老处卝女怎么培养出来的勺都说陈年老酿是酒中的精品极品那么眼前这个三十岁的老处卝女算不算极品力突然发现少年盯着自己的目光变了质他的脾底冒出了火花冒出了一股火卝热的东西关搏阶莫明的心头紧感觉心头压了一块千斤巨石般的沉重呼吸都点不畅了怪了。

    你来找我不光是为了说关关的事吧勺有其它的事就快点说我手头儿还有工作呢。”

    关璟瑜悄悄的深呼吸着并调节着自己心境的变化她生怕给这斤少年瞧出什么来。

    唐北也咬着舌卝尖让自己镇定清明换土清明的神情想嫉目光如炬明察秋毫日前咱们说的话还做数的吧力这是我的驾照口他从兜里掏出驾照给关搏阶递了过去。

    关衅阶接过来看了一眼居然拉开她办公桌的抽屉直接扔了进去..屁孩儿要这叮干什么力没收了她啪的一声把抽屉关土了抬头又道现在没驾照了吧力怎么开车呢力”唐生俩眼珠子怒凸出来随即又泄气了苦笑道“小卝姨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不?

    关瑾瑜已经在她办公桌后坐下来了以手点指对面的座位示意唐生可以坐在那里。

    你这种年龄的.x孩儿不适合土路开车的还嫌现在的马路杀手不够多吗力我怎么可能让你来开车力简直是乱弹琴别人看到会怎么看我勺日前你谈的一此设想我也曾有过考虑但是政治不是儿戏也不是说一两句话的,事你不耍想的那么简单江齿集卝团正面卝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变革这斤时候提出江齿外迁不说集卝团本身有什么反应市里面也会吵起来。”

    嗯你这么年轻这么有魄力就不敢直言一句?

    你当这个官为什么呀门就为了和一堆老官僚坐一块和稀泥呢力你的雄心抱负呢力你的坚定立场呢勺哦我知道了你不过也是被官卝场规则潜移默化掉的另一个女官僚而已神马狗屁视察去装装样子吧力关蹲阶给激怒了猛的站起来身n扬手就煽来一叮耳光唐生反应快先一步把自己的手垫了进去啪,一记耳光就煽在了他的手背工你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数落我?”

    唐生也站了起来瞪着眼道我就数落你了你咬我啊力你狗屁副市长滥芋充数的吧力你执卝政不宝人卝民的监卝督吗力我就是人卝民群众中的一员我代表他们数落你代表江齿几千职工数落你你都不敢做得点正事连句话都不敢说你怕丢官吧门我可以鄙视你吗力关瑾瑜面对唐生的咆哮反而没气了虽然他怕声音并不大但纸沉而有力字字句句砸在自己心里关副市长一屁卝股又坐在椅子里抬起头又看了唐生一眼对不起不该打你。”

    虽然没煽到他脸土但自己愤怒后失控的情绪和做法还是不对的故此先向唐生道歉了。

    唐生也一屁卝股坐下来半斤身卝子趴在桌子上笑道没事的啊你.嫉不知多么幸福关瑾瑜突然笑了白了他一眼发现失态又崩着俏卝脸,“你,怎么敢那样和我说话的?人家生气了嘛,嫉都会失控煽我我失控就更正常了我道歉你不是狗屁副市长噗关瑾瑜哭笑不得气的喷卝出笑来手掩着嘴一瞬间流露卝出了虹万种的妩媚风情。

    在官卝场也混了十多年了头一次被人当面骂的这么惨对方还是.小屁孩,冤不冤啊好吧唐生我承认我这此年变了变的有点找不见自己的方向了谢谢你提醒我。”

    肥,嫉你飞你是在告诉我你准备为那此被江齿英毒的老百卝姓们请奋了吗?”

    嗯当卝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有此事总得人去做再苦再难也要去做。

    啪唐生立身敬礼一脸正色的道“向关小卝姨敬礼你立起的丰卝碑江陵人永世不忘。”

    呸,臭嘴我还没死呢婴不要搞斤永垂不朽啊力关谨阶白了他一眼又道说实话唐生江齿外迁的规划建议我写好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锁在抽屉里这是颗炸卝弹小卝姨我对你的敬佩有多浓烈我不就不比喻了省得恶心到你总之一句话搏生站在你的背后支持你唐生站在你的背后支持你关副市长还会有人支持你的只婴你敢扔下这句话唐生狠狠的搓了叮响指扭头就走关瑾瑜心头一热望着少年那牛犊般壮硕的身背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这削显得好高大他这背影似曾相识在哪见过?

    手搭到门把子土的唐生突然回过了头,嫉明天你视察我不去明晚我请你吃饭关瑾瑜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望着唐生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小卝姨,嫉快点头答应我力不知为什么都生不出拒绝他的念头居然真的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又给堵在嗓子眼了。

    直到唐生出去关上门关蹲轿才深吸了一口气我答应他什么了吗门我要把那份东西拿出来扔进常会委力我怕什么呢力我做的对我怕什么呢勺拿去向唐书卝记汇报汇报怕什么嘛?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