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05章 还要不要脸?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先送了唐生回江校嘉园,关瑾瑜才和关关开车回市委大院,在路上,她就问关关了。

    比如,唐生是什么家庭状况,在学校表现的如何?怎么会如此的关心城市建设等等。

    关关呢,基本是一问三不知,他父亲啊?没听说过,不知道在哪,只听说他在江陵寄读,学校中的表现,蛮好的啊,也不能说他经常翘课,姨会对坏蛋好感大降的,介个是不能瞎说的,至于他关心城市建设,倒是可以美言一两句,就把卢湖项目罗蔷蔷和瑾生老总梅妁曝光出来,说她们和唐生关系很好的,他也在帮她们出谋划策,其它的,就不太清楚了。

    听了外甥女这番话,关瑾瑜有点恍悟了,居然和罗蔷蔷、梅妁有关?这两个女人目前风头很劲呢,卢湖项目自不待言众瞩目之,瑾生公司,新星耀眼,同样的十分叫人注目

    “音音,你和姨说老实话,有没有和唐生谈恋爱啊?”关瑾瑜最终开门见的问了。

    “啊”关关一下紧张了,俏脸红着,想着已经和唐生生的暖昧,芳心就怦怦的跳啊,虽然明知道唐生和唐瑾是一对,但自己也陷进泥坑了,感觉上好象没觉得唐瑾是一种障碍,为什么呢?怎么三角恋也可以很欢乐的展下去吗?“姨啊,你瞎说什么?怎么可能呢?”

    “行了,你这丫头什么脾性我会不清楚吗?你什么时候对某个男生给个好脸子看啊?”

    “我、”关关也现了这个事实,是哦,我对某个男生这样亲近过吗?可是和唐生不知不觉得就近了啊,这能怪我吗?是他脸皮太厚了非要粘上来的好不好?“反正不关我的事。”

    最纠结的今夜被唐生吻了大脚趾呢,那个太过份了嘛,当时,心房差一点崩溃掉

    “你别不认帐,我可告诉你,音音,疼你的时候我会疼,你要是敢和那个少年早恋什么的,我把你们两个人一起收拾掉,你老妈把你交给我,不是让你来江陵谈恋爱的,嗯?”

    “什么嘛,我又没谈恋爱?只是同学之间的正常友情好不?其实、其实唐生有女朋友”实在没办法,关关只好抛出这个说法来塞住姨的追问了,“是我们班的另一个女生。”

    “果然是个坏种,看他嘴那么溜,就知道他会哄女孩儿开心了,但是,你的立场一定要坚定,我是怕你给他哄了去,明白不?今天短短的接触,我现这子很能感染人。”

    关关撇着嘴道“姨,你自己都承认他能感染人了,能怪我吗?我比你定力强吗?”

    “呸,死丫头片子,信不信回了家我剥你皮啊?都没个羞臊了,给他揉揉脚就叫的嗯嗯啊啊的?怎么以前没现你还有这种出色的表现呢?帅男生帮你揉脚,你特别有感觉吗?”

    “是啊,我是特别有感觉,很爽啊,怎么了?没人给你揉你嫉妒啦?是你自己讨厌男性,但姨你不能代表所有女人的,你性恐惧的观念不要强加给我,我的心理和生理是正常的。”关关暴了,一口气喷出一大堆心里话,喷得关瑾瑜粉面铁青,喷的她把身穿迪车直接刹住。

    啪,一个耳光甩在关关秀脸上去,关瑾瑜阴沉着脸,“你还要不要脸了?你才多大?”

    关关捂着给煽疼的脸落泪了,目光却不敢接触盛怒的姨,我刚才说什么了吗?我好蠢呀,我怎么能剌激姨呢?还揭她的伤疤?明知道她讨厌男人,是独身主义者,我欠煽吗?

    “明天让他睡了你吧,我不怀疑十七岁的男孩儿肿起来能捅破你的处,下溅”

    “姨,是你对男性有偏见,我知道是我不该剌激你,可是我本来和他没什么,你非要逼我说出什么来,我怎么说得出来?睡就睡,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女人迟早要那个啥的。”

    “我煽死呀……”关瑾瑜那个气呀,关关就是这个脾气,你越说她,她也和你越拧

    第二天,唐生没去学校,而是与梅妁去了南汇江陵分行,要拜访那位柳正林柳行长。

    按照辈份论的话,唐生要叫他舅舅的,这人和母亲上平辈,虽是柳氏一族的,但是关系不是特别近,出于礼貌问题还是要叫人家舅舅的,另外,事关三个亿的贷款,必须嘴甜点

    柳正林大约四十多岁,浓眉大眼的,态度十分的和善,他心里也知道唐生是什么人,自然不会慢怠了他,就在他那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招待了唐生和梅妁,介绍之下知道梅妁是瑾生的新任老总,看过了唐生那份申贷的报告,微蹙了下浓眉,三个亿?家伙你好大的口气。

    不过方方面面的资产抵押和理由十分充分,把入资江齿后的美好蓝图勾绘了出来,说的那是天花乱坠,好象你不把这个三亿贷给瑾生,你就是个蠢才,总之,柳正林心下也暗赞。

    “唐生啊,三个亿贷款是要行里开会研究的,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研究出结果的。”

    “这个我知道,林舅,反正这事就拜托给你了,江陵商务中心现在也在升值,不敢说值三个亿也差不多嘛,另外,我个人很看好江齿未来的展,不出一年,绝对会大样的。”

    “嗯,有强势的入资和全新的管理团队管理,以江齿的底子来说,翻身也不是难事”

    柳正林也在注意近期市里的动态和新闻,星火世纪一把大火烧出了三二十条人命,烧出了江齿集团的,借着这次大整顿改制,说不准江齿真的能翻身过来,它必竟是庞然大物,一但注入新的生机,势必唤出强劲的生命力,不言而喻,是有很高的期待度,可以支持

    另外,柳正梦肯给唐生面子,最主要的原因是唐天则在江陵当市委书记,这点才重要,在省城时,也曾听过唐生这个二世祖不务正业,没想到他在江陵居然暗中策划搞实业了。

    最后唐生又说,“林舅,我个人还在上学,不可能事事经手的,梅总完全能代表我,以后有什么事,我让她直接找你,有机会碰见我爸,你别说我来找过你呀,不然他有看法的。”

    “嘿,我知道的,那以后我就和梅总联系吧”柳正林目光巡礼了一下这标志的风情美女,太端秀了,太气质了,早闻唐天则这个宝贝儿子是个花花浪荡子,看来真的不假啊

    如此国色天香的美人儿被年龄的他给泡上手了,真td让人纠结加嫉妒呢。

    这事就等于谈成了一半,剩下的就看柳正林怎么运作了,总之,这个事他得给办,不然柳处长把他弄来江陵做什么?柳正林心里也清楚,自己从南汇总部到了江陵当分行长,是升了官的,来之前就想到柳云惠弄自己来这边有目的,果然,这才没几天,唐生就找上门了。

    梅妁做为女人,观察力也是相当细的,在与柳正林见面谈话这一段时间中,现他的目光几次溜到自己身上,虽然他极力掩饰着对美丽女人的那种欲求,可梅妁还是看了出来。

    回到家里,梅妁和唐生说了自己对柳正林的观感,有一点担心被这种人威胁到什么的。

    恰好罗蔷蔷和王静也回来了,说到柳正林这个人,罗蔷蔷撇着嘴给了中肯的评价,“在省城的时候我就对他有了解,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只是藏的深些,内心的龌龊不比某人差。”

    “呃,请问蔷蔷姐,那个某人、是在指我吗?”唐生剑眉一轩,眼珠子就瞪了起来。

    “没有提你的名吧?你们二位听到了吗?”罗蔷蔷假装回过头来问梅妁和王静,她俩倒是很配合,一齐摇头,王静更笑道“有什么啊?唐生你这么年轻,比他龌龊是正常的嘛”

    噗噗,罗蔷蔷和梅妁一起喷了,双双朝王静竖起了拇指,“王静,我好佩服你的直爽”

    唐生翻了个白眼,没啥好说的了,眼瞅着梅妁道“这么说吧,妁姐,柳正林他还是比较了解我的脾性的,所以我身边的女人,他不敢有任何想法,因为二世祖的打击报复是惨烈无比的,他必须为他的女儿、姐妹、妻子、母亲、奶奶、姥姥这些女性负责,一但惹来我的报复,上至九十九,下至不会走,统、统、干、掉;嗯,不管他服不服,我就这么歹毒”

    噗噗噗罗梅王三个美女一齐喷了,王静夸张的道“唐生,保护我吧,太有安全感了”

    “你老草想喂乳牛啊?也不怕把唐生噎着了?”罗蔷蔷话里有话,趁机调侃王静。

    王静才不吃这一套,嘁声道“罗总,我很嫩的好不好?不信剥出来给你看看?”

    “呃,这是俩女流氓,妁姐,咱们去我屋里谈正事吧。”唐生过来就拉着梅妁的手要走。

    梅妁脸红了,甩了下没甩开他的揪握,“哎呀,有话不能在这说啊?进屋干什么?”

    罗蔷蔷和王静双双嘁声,“梅总,你就去吧,我们不会笑话你呀,是不是?王大记者”

    梅妁更羞涩了,挣开掉唐生的手握,反过来去捶罗蔷蔷,“你怎么不去啊?”

    “我去不是怕你们吃醋吗?好,我去,你和王静去做饭吧,走,唐生,咱们热乎去”罗蔷蔷是真的不在乎呢,十分大方的拉着唐生走了,反倒是唐生一付纠结的表情露出来。

    一进卧室唐生就露出狰狞凶相,搂着蔷蔷先啃一顿,啃的蔷蔷喘气吁吁才做罢。

    双臂就吊着二世祖的脖子,唇与唇还在触碰呢,两具身子贴紧着,“林正林未必给你乖乖办事,他吃的很黑的,正因为他敢吃,柳处长才选了他来,我了解他,是个色鬼呢。”

    “怎么着?难道在省城的时候搔扰过你?”唐生瞪眼了,手臂在收束着蔷蔷的柳腰。

    “是有想法,不过我嫌他老哦,我喜欢你这么嫩的,让眼镜哥随便找个女人应付他吧”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