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00章 午夜的蠢贼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夜色好浓好深,寒风嗖嗖的“月隐星淡,都说月黑风高是杀人夜,对王静来说是吃人夜。

    黑色的大奔给她开进了冬日苍凉的江陵公园,这里就是白天都没什么人,到了晚上哪有人?夏天的时候,还会有公园警察巡逻,冬天连个鬼都碰不见,自从公园拆除了栏围,彻底对市民开放之后,每至清晨面八方的锻练人群会蜂涌而至,可是,晚上有锻练吗?

    有,有两个笨贼刚从附近的某物业区钻出来,偷窃不成反给狗咬,没命的跑呀,这不就冲进了开放式的江陵公园嘛,然后他们就瞅见了枯树林围拢的道里停着一辆轿车。

    “嗳,你看,那车好象晃呢?这么冷的天晃个球啊?里面好象有人动弹呢?”

    “废话,没人谁把车开来这的?八成是两个出来的偷情的男女?走,过去敲诈他们!”

    两个民工打扮的家伙都操碰上外地口音,一高一矮,搭配的很不错,高的瘦,矮的肥,他们就猫着腰从枯林道掩过来,是从车的侧后潜伏过来的,这似乎是车内人视线的死角。

    “尼玛的,车哪晃了?怎么我没觉得晃啊?难道是传说中的车震?”高贼这么推测。

    矮贼傻乎乎的问,“车震是个神马玩意儿?我只听说过地震,没听说过车震啊。”

    “尼玛的,地震和车震是一个意思”平时叫你上网你不上,那上面能勾搭上凵u哦!”

    “哦,上次你勾搭那个就弄的?不过,那个丑的和猪一样,你是怎么硬了的?”

    矮贼一直想通这个问题,事后他也曾幻想着那个丑如猪的女人脸孔,试图叫自己肿起来,可是最后胃里翻滚,也没能脾起来”所以他心里一直很佩高贼,看见母猪都起性的强人呐!

    高贼撇嘴了,低声骂曰“你个蠢货懂什么?网上有一句话是这么流传说的,说壁是一样的壁,模样分高低懂不懂啊?搞的时候,把她的脸用枕巾裹住,然后幻想她是某是大明星”马上就肿起来哦,就那个丑货被我搞的爽歪歪了,第二天请我吃饭了呢,让我娶她!”

    “呃,你牛叉”矮的开始嘴唇了,终于学会了一手,“你说车上的会不会丑啊?”

    “丑你老母哦?你看看这是神马车?奔哦,坐这种车的女人会丑吗?掏刀吧”咱们了,一会要硬气点,凶狠一点,只要有机会的话,就把他们逼住了”男的打晕,一起搞女的。”

    “咱们要冲上车吗?能冲上去吗?”矮贼傻乎乎的问,他才不信车门能从外门拉开的。

    “蠢货,车门肯定从里面锁着,我们藏好了,一会他们搞完了会下车的,机会就来了。”

    车内,二世祖正半仰在宽敝的后座上享受着,后脑勺就枕着右边的后座和车壁角框上”一条腿高高架在后座背靠上,另一只脚则弯曲的踩在了两个前座中间的豪华扶手上,王静顶着左侧车门,上身俯下来,今儿是真的吃到了帅锅,太真实了,之前好几次都是偷窥宁欣吃他,心里那个痒啊,终于轮到老娘上场了,宁欣啊,你的蕉技还是我传授的,看我怎么让坏蛋迷恋我的吧………她就从拉链那里把坏蛋的肿货揪出来,大展她自傲的蕉技。

    只是他们俩都没想到车外有一对笨贼在守候着,偶尔车会晃一两下,大多数时候在静止着,高贼就绕到车右,躲在一颗树后偷偷探出头去观察,车内黑乎乎的,就看见后座上好似有两团黑影在蠖动,好象不是在搞啊,怎么神马也看不见?瞅啊瞅的,就是瞅不见东西。

    东西都能王静嘴里呢,她的如云秀再披下来,遮的严严实实的,唐生的瞅不半呢。

    唐生也顾不上瞅,爽的眼珠都吊起来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静姐,你太猛了哦!你是盖世无敌的蕉女王,我怎么感觉要上天了?”全部的很彻底的被她吞下去了,难以置信。

    王静这方面的出色和她被称为悍马的绰号一样,唐生不相信除了她还有第二个吞得了自己,而她的技巧极其细腻,不用担心她的牙齿刮疼了你,她的蕉技绝对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

    “唐生,爽到没有?难怪宁欣每次都会揉腮邦子,你的耐性十足啊,还不暴吗?”

    “王大记者,你在加强一波攻势,我估计就溃不成军了,你不会是也腮酸牙困了吧?”

    “不会才怪,没见过你这的,不过姐姐喜欢,这才具备挑战性,我等你暴。”

    接下来的十分钟是唐生从兴奋期步入颠峰阶段的一个极爽过程,直到背脊骨冒出酥麻的电流,唐生知道自己要进入崩溃的最后阶段了,忍不住用手扶住了王静的螓,似乎怕她逃,这也在传递他要暴的信号,王静上下挫动的螓就快的了幅度,然后喉咙蓦地一涨。

    天地为之绚丽璀璨了,唐生满眼都是星星,吐着深长的呼吸,连脚尖都在用力的崩直。

    尼玛的,爽死了好不好?二世为人后第l次爆在美人儿喉咙深处,只有王静受的了吧?

    以王静精熟的蕉技也在这刻给呛出了眼泪,呃的老娘,这和吃蕉不一样啊,呛死你姐姐了啊,她挣扎着,可螓给唐生摁住,呼吸都几乎停顿了,喉咙滚动着咕噜咕噜的全咽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七八秒,差一点没给噎死的王静泪眼模糊,太干净太彻底了,嘴里都没有,直接全下肚了,我是天下第一蕉女王对不对?还有比老娘更猛的没?来坏蛋这试试?

    咚咚咚车窗给敲响了”高矮两个贼一左一右现身了,天寒地冻的,等不住,操的,现身吧,高贼的匕在车窗划拉着,阴森森的道“赶紧打开门,不然捅烂你们的车轮,打劫!”

    乍现的两个贼人”真把王静吓了一跳,她刚把坏蛋的宝贝儿替他收起来,撞上链还没拉好呢,险情就出现了,她啊的一声尖叫,身背后左边的车窗也给敲响了,这边是矮贼。

    “唐生”咋办啊?是两个蠢贼。”王静必竟是女人”一撞见这种情况肯定心先虚了。

    唐生慢条斯里的拉上裤链,他怎么会把两个土鸡瓦狗放在眼里?“你挪到前面去!”

    一边说着,唐生一边坐了起来,龇出白牙朝外面争相的高贼笑,然后后丰窗就降了下来,高贼一看机会来了,猛然就暴,握着匕的手就捅了进来”唐生就等他往捅手呢。

    后先至的是唐生猛然朝上劈下来的手刀,直接劈在高贼伸进来的臂上去,喀嚓一声,断了,那叫一个干脆痛快”高贼的臂下垫在了还在继续下降的车窗上,玻璃是立着的,如刀一般,所凝的坚度不是它血肉之臂能相比的,唐生下手又猛,直接就废了他的一条手臂。

    嗥的一声鬼叫在夜空划起,估计都能传出一公里远去,王静都看呆眼了,我的妈呀”我的情也忒狠了吧?唐生的度那叫一个快,左手一翻手腕就抢下了高贼臂手上的匕”右手扳开车门猛的一磕,一门就砸的高贼崩塌到地上去了,他就随即下了车,动作奇快无伦。

    右边的矮贼一看情况不对,他还也不惧,绕着过来想捅倒唐生,“尼玛的,找死洋?”

    凶相毕露的矮贼还没冲过来呢,唐生手里的匕就射了出去,闷闷的噗一声,十分给力的近距离飞刀神技乍现,矮贼身子一晃,右肩窝就剧疼,他停步低头望去,匕没根全入。

    呃,我中刀了吗?这孩子会飞刀啊?我、我……意识随即模糊了,然后噗嗵一头栽翻。

    也就一分钟的功夫就把两个蠢贼给放倒了,王静知道坏蛋厉害,也没想到他这么厉害,何况自己刚吸了他的精糙,他居然还是生龙活虎的模样,太强悍了哦,磁有安全感了哦。

    “唐生,姐能说我爱你吗?”王静都不想从后座爬到前面去了,就从后座这边钻出来。

    唐生返回身勾住她才探出来的螓下巴,美人儿俏脸上还蕴蓄着丝丝烫热,俯下头来啄她的红润唇瓣,“王静,我得对你说老实话,你让我当了回神仙,告诉我,你是口皇吗?”

    王静扫了一眼地上两个蠢贼,心中飙起无穷漏点,伸阜绕住他的腰,“我只为你存在!”

    高贼惨哼着,豆大的汗珠滚落着,“少爷,饶了俺俩吧?俺俩是穷民工,不值钱的。”

    “嗯,我知道你们不值钱,可是值钱的人都被你们糟塌了,你不是劫富济贫的义侠,而是荼炭生灵的土兽,我可以放过你们吗?答案是不可以,我替你们叫救护车吧,不然他会死的,我就成了杀人犯。”唐生笑着道,人命关天啊,我不能偷情一回让别人搭上命是不是?

    “唐生,给李云风打电话来处理吧,换成是别人会有不必要的麻烦的。”王静建议。

    唐生拧她的脸蛋,“聪明,和我想的一样,只是云风哥正搂着他老婆在热被窝中,我于心何忍啊?没法子,就当一次扰人清梦的坏蛋吧,这俩货半夜持刀出入,说不准背着大罪。”

    那夜三点以后,王静才和唐生回家的,宁欣早就睡了,她都没给王静打电话,她以为王静是一个人出去的,没跟唐生在一起,哪知唐生和她一起回来,宁欣的脸儿就绿了,坏了。

    于是,后半夜三点二十开始,唐生在宁欣的去哄她,便指天誓,绝对没和王静交尾,宁欣不信他,她知道王静的喜欢是啃蕉,然后就摁着唐生检查,然后就现了肿痕。

    曝光之后,唐生当然就惨了,先是宁欣蹂躏了十分钟,然后他反过来讨好宁美女,一直讨好到五点钟,讨好的精疲力竭,两个人才相拥着去美梦,一切生的很自然,无有融阂。

    多天没去上学了,唐生再出现在学校时,已经是临近十一月底的几天了,班主任张老师告诉他,二班长这个职位已经撤消了,你天天翘课,不如向我递一封退学申请,这样更好。

    于是,唐生用一节课的时间,给风韵犹存的张老师写了一封信,写的是什么呢?是前政教处李副主任的一些材料中的交代,原来,李副主任的秘密就是这位教学风格严谨的张老师,其实唐生知道,张老师是被姓李那个副主任弓虽女干的,她是传统女性,丢不起脸,就忍辱偷生了,又怕丈夫知道和她离婚,她心里苦极了,可她没有一点办法,因为她想活!

    在第二节课后,张老师把唐生请去了,不是在办公室谈话,而是在楼道中,她脸色苍白无比,目光中含着屈辱盯着唐生,盯着这个可能破坏自己眼前一切的少年,“你要怎么样?”。

    看到张老师那个表情,唐生就随闷了,“您别误会,我没恶意,李副主任的事我承认是我干的,我呢,一直就想解救那个被李副主任荼毒的可怜女性,这个事早就解决了,姓李的也给开除了,她没脸再找您了,他等若从您的生活中消失了,没人会翻这个事的,今天,我之所以说出来这个事,其实是我想告诉您,唐生同学是个品质高尚有爱心的好孩子…”

    张老师脸越来越红了,左右瞅了瞅见没人,低声的道“唐生,你要我怎么样都行,我求你别张扬这个事,好不好?我知道姓李的没脸再提这个事,我就是怕有别人知的……,……

    “是的,肯定有别人知道,那个别人就是我,但我不会揭露您,您有幸福的家庭和爱您的丈夫,有可爱的孩子,只是遭受了潜规则的荼毒,那个王八旦不会再搔扰你了,我永远把这个事藏在心里,不过有个事想和您商量,我真的不能退学啊,我爸会敲断我的腿的哦!”

    “我、我不让你退学,我、我就是那么说一说吓唬你,你以后有事请假就行,但是我悄你家长将来找到学校,这个责任迟早还是学校来承担的,所以我才劝你上学的,你看这……”

    “嘿,您放心好了,考试什么的我还参加,也保证不给您拖了后腿,我家长不会来的。”

    “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唐生,我谢谢你,如果你需要我帮什么忙,你就说好吗?”

    “一定的,张老师,您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你的后半生会幸福的,我替您祈祷!”

    张老师流着眼泪跑了,唐生嗟叹了一声,有些女人的命运就这么可悲,只怪她们弱势!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