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79章 收魏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唐生和梅妁是打出租车来的,罗蔷蔷有应酬,参加仲贤地声高层会议去了,没回来,所以她没来,唐生也不好意思用王静的车或宁欣的车,想开英菲尼迪又没驾照,只好打出租。本来唐生认为黑夜了,可以开英菲出来的,又不会遭遇,但是梅妁不同意,她说那车撞了,是残车了,而且那次车祸还出乎人命,对你来说太不吉利了,开着它,你不会想起那件事吗?所以,这辆车可以处理掉了,就算你不把它卖掉,我也不会叫你再开这车了。在出租车上,唐生悄悄对梅妁说,怎么感觉你好象我老婆啊?结果给梅妁在上拎了一家伙,当时拎的唐生眼泪都溅出来,比起唐瑾的那种歹毒,梅妁是更胜一筹,怎么越温柔的美女,骨子里越呢?在江齿大院下了车,唐生还一瘸一拐的,说要回去告诉唐瑾。

    “你告诉她试试?我要不把你两条变成黑色的,我就跟你姓唐好了。”

    “呃,妁姐,在我心里你可是第一温柔的女性,怎么刚决定不当老师就了啊?”

    梅妁心里还在思忖着今天王静说的那个龌龊事,要说自己班上有一个敢那么做的人,除了唐生还是唐生吧?这小坏蛋绝对不是个好家伙,这段日子和他们一起住,好几次就看到他和唐瑾有各种亲昵动作,当然他和唐瑾在恋爱就不说了,可也看到他和罗蔷蔷的暖味了。

    在健身厅摸过罗蔷蔷的,在厨房里袭过罗蔷蔷的胸,在卫生间堵着罗蔷蔷不让出来。

    如今自己没有了老师身份保护,又和他住在一起,会不会被他变本加利的调戏呢?

    出于这样的考虑,又怀疑他以自己为假想对象撸过管,梅妁就只能用这种手段自保了,她不否认自己和唐生之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暧昧接触,但和一个小自己七岁的少年可能发生点什么”她心理还是有障碍的,必竟相差七岁,少年就是少年,怎么可能和一样呢?

    虽然在家里也经常见到只穿着平角健身裤的他拥有一副极强健的体魄,可那障碍仍在。

    但在夜幕下,此刻的唐生和梅妁走在一起,她却没感觉到唐生小”这家伙很成熟的。

    江齿大院靠南边的是呐年代初的老楼房,只有四层高,魏宏东的家就在这一片住着。

    当年魏兴国当销售科长时,也是很正直的那种人,从来就没靠手中的权利谋过什么私利,可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和许多厂里的中层管理者格格不入,受人家排挤是很正堂的现象。

    结果一排挤就给挤到车间车了,然后一个不留神就把手给绞进去了,差点要了命。

    就这样,曾经挺有名气的,江齿魏,没落了,他老婆本来也是厂里职工,可第一批就下岗了”老魏在工伤之后变成了残废,厂里为照顾他让他去看大门,老魏丢不起那牟脸不去。

    近两年,老婆要闹了心脏病,最近严重了,医生说要开刀的,手术不光费用高,还很危险,医生一并建议”如果有条件的话还是去省医院做这个手术,那里肯定比江陵的条件强。

    可是家里哪有钱?这几年折腾来折腾去,早掏空了,就是儿子魏宏东的学费都紧凑,弄这么个菜摊儿,刚刚够一家人糊口的,单位不景气,以前说给的伤残补助什么的都停发了。魏兴国老婆去厂子里闹过几回,也无济于事,人家没说不给,只说现在困难,等有了钱给你们补,这么大的厂子,还能黑了你几百块补助金?话是说的好听,可就是不给你呀。门被敲响的时候,魏宏东来开的门,他可没想到在门外的是唐生和梅老师,“啊……”

    “啊什么?不欢迎我和梅老师吗?”唐生笑了,他手里还拎着黑塑料袋子的。魏宏东当然感到意外,中午和唐生见过面的,临走时他说了些让自己没听懂的话,下午一直在纳闷,在他心里,爸爸是条硬汉子,虽然他已经残废、已经下岗,但他永远是自己心目中的好爸爸,他也是自己的精神支柱,还是家里的顶粱柱,这个家绝对不能没有他的。

    “爸、是我们学校的梅老师和同学来了,妈、是我们校的梅老师来看你了……”

    当老魏和老婆迎来时,梅妁和唐生已经进家了,这老式的旧楼房有够寒酸的,客厅奇小的说,魏兴国看着上门的学校老师也有些激动,宏东妈妈脸色很不好看,她有病在身的。

    不过他们知道儿子的班主任不姓梅,这个梅老师是代表学校来的吗?有点想不通呀。

    “快快请梅老师里面坐吧,看看这家又乱又小的,我拖着病殃殃的身子都没时间收拾。”

    这时候魏兴国突然发现唐生有些眼熟,好象在哪见过,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唐生笑了,“魏叔叔,您大该不记得我了吧?我去菜市场和您买过菜的,前些时,买了一大堆呢。”

    “哦。嗯起来了,是刚过了中午那个时间你去买的是吧?就是你,你和宏东是同学?”

    这么一寒暄,魏兴国就知道了,都坐下之后,魏宏东给倒水什么的,梅妁就问了厂子里的情况,魏兴国把大致情况讲了讲,末了还道“我看江齿也坚持不了多久了,照目前这种状况再能延续一年就不错了,股份制改草之后,还在延用以前那一套旧管理模式,唉!”

    唐生就问了,“魏叔叔,您说现在那些股东们,有没有愿意转让手中股权的吗?”

    魏兴国冷哧一声“谁买他的呀?眼看单位一步步走向衰败,他们巴不得有人来买他们手里的股权呢,现在报纸媒体都在拿江齿说话,今年又亏损多少多少,职工又下岗多少多少,某个厂领导又贪污多少多少,又挥霍多少多少,股东大会也吵翻了天,总之是一言难尽!”

    说了一堆关于江齿的目前状况”梅妁就认真听着,她听罗蔷蔷说过,瑾生的目标是江齿。

    多少有点想不通,这样一个管理机制腐朽的,内部整体糜烂的企业,弄过来做什么?

    江齿现在还有什么?唐生心里很清楚,江齿拥有的优势还是很强大的”有沉淀下来的丰富技术经验”有多年机淬炼出来的工人,有遍布全国各地的销售脉络,还有……

    总之,它的优势不是现这种顽败能掩饰住的,它缺乏一个有卓越目光的领导者,它缺乏一套先进的现代化管理机制,它缺乏有力的厂规制度和监护执行的人员,它缺很多东西。

    “魏叔叔,说实话吧,我的梅老师其实是瑾生公司的新任总经理,公司的定位发展可能就在齿轮制造这个行业中,您是给大集团搞过销售的人才,梅老师她是来聘请您的。”

    魏兴国惊呆了,他老婆和儿子魏宏东也楞住了,他苦笑道“我就是个残废,我不行!”

    “您不需要妄自菲薄,您的工作走动嘴,而不走动手,梅老师”要不你和魏叔叔谈?”

    早就准备好的一份合同就在唐生提来的黑塑料袋里,这时候给梅妁掏了出来,她递给了魏兴国,“这是瑾生的合同,你看一下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如果没有现在签字就生效。”

    这突如其来的聘雇让魏家三口人有点接受不了,老魏还是沉住气看完了合同,聘任职位是瑾生公司销售部主管,年薪是十五万,“这、这个太叫我吃惊了,年薪十五万啊?”

    梅妁解释道“这今年薪是临时定的,根据瑾生的发展战略来讲,一切步入正轨之后,月薪都有可能达到十五万,年薪是上百万的,当然,这些是后话,听魏宏东说,要做手术,家里拿不出钱,宏东就在学校里和学生们七凑八凑的,大家都想帮帮宏东同学。”

    老魏突然发现,这份合同可能是自己的卖身契,但是为了这个家和老婆孩子,这不算什么的,就是要这条命也可以拿去,他拿过笔就签了字,“我就这么一块废榫,我签了。”

    梅妁接过来看了看,也签了自己的名,这是她代公司签下的第一份聘任合同。

    唐生递给了黑袋子,“魏叔叔,这是预付一年的薪水,瑾生要步入正轨,也可能需要一年时间运作,让您去干活,总不能不解除您的后顾之忧,先给魏妈妈看病,要是钱不够,你找梅总再借,十万八万的肯定没问题,省城那边的医院我也给联系好了,明天你们就去!”

    一夜之间,魏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当时老魏就热泪盈眶了,铁骨铮铮的汉子,手给车床绞进去他都没掉过泪,今天,他落泪了,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哪怕是十块钱的帮助,他都能为之感动,他也能记住你一辈子。

    从江齿出来,梅妁的眼也红红的,突然转头问,“你很会收买人心啊?”

    唐生笑着点点头,“那当然喽,这年头儿想干出一番事业,手底下必须有出色的人才!”

    “我有点想不通,瑾生注册的资金只责三百万,江齿那么庞大,我们能做什么?”

    “公司成立的时候,我的确只有三百万,现在的瑾生也算财大气粗了,经过一系列的投机倒把,我们的瑾生在王静入股之后资金达到一个亿,那么我现在凯觎江齿有资格了吧?”

    梅妁嘴张成了o形,“一个亿?你是说现在瑾生拥有一个亿的资产?”

    “纠正一下,不是资产是资金,一亿资金,资产除了两部车,其它的几乎没有,哈!”

    “那、那给我的5股权是一亿里的?我不能要,太多了,我感觉把自己卖了似的。”

    “迟了,白字黑字写着你的大名,敢违约我起诉你。”唐生笑的很奸,梅妁却心里极暖。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