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78章 萝卜不带泥和土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o178章萝卜不带泥和土第3更3k求月票

    这天中午,梅妁在罗蔷蔷和王静的联合攻势下崩溃了,一开始都没有提5的股权激励,只是摆一些理想啊、梦想啊的,劝梅妁去实现人生的目标,窝在学校太委屈了太冤枉了。

    之前就被唐生说过了,也不仅一次的提起,虽然那偿坏蛋还暗隐着另一层含义,但自己也真是不想呆在学校了,老妈这边是一天三个电话的数落,给你找个好婆家呀,找个好丈夫呀,把梅妁给烦的呀,还不是为自己担心吗?看来我必须做出选择了,人生的重大选择。

    她们吃完饭后一起去了江陵商务中心的瑾生公司,罗蔷蔷很快就拿出了一份公司的聘用合同,也提到了股权激励,梅妁明白股权激励的意思,这是捆绑员工荣辱与共的一种手段。

    具体瑾生公司现在有多少资产,梅妁也不太清楚,好象以前听罗蔷蔷说过,注册资金三百万,如果是三百万的5也不是很多,无非是给自己一种保障吧,必竟瑾生公司现在还,近些时听罗蔷蔷和唐生他们谈话,好象也有提到几千万什么的,但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签署了这份合同,会不会要我立即上班啊?学校那里的事一半天也处理不完的。”

    梅妁很担心这个问题,其实是有些舍不得相处了有段时间的学生们吧,倒不用担心自己离开后会没有老师带高二1班,数学张老师就完全可以接任班主任的,她也早就想接了。

    罗蔷蔷听她这么说,香肩一耸道“咱们私交那么好了,一个星期肯定没问题的。”

    “那就行,唐生会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啊?”梅妁怕唐生插一脚,也知道罗蔷蔷听他的。

    “这个不好说,不过你是他的老师,私交也不错的吧?交往一下,一个月都不成问题。”

    交往一下?这个词很暖昧的,加上罗蔷蔷的表情也有些暖昧,梅妁有些脸红,王静更跟了一句,“唐生那家伙肯定对他的老师有非份之想,不过青少年处于性萌芽态状,能体谅。”

    噗,罗蔷蔷就笑了,一粉拳擂到王静肩头上,“你不是在打击梅妁的信心吧?”

    “没有啊,”王静一付很认真的样子对梅妁道“我还要恭喜你离罪恶深渊呢,有些学生太龌龊了,今年上半年江陵贵族高中生的一个事件比较轰动,我去采访过,美女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下面有个学生意y过度,从裤链那里掏出鸟来撸啊撸,射出来时溅到同桌脸上,同桌的女生吓的尖叫,精神受了剌激,她家长叫学校的麻烦,闹的沸沸扬扬的。”

    梅妁脸儿都绿了,罗蔷蔷更是一份吃了苍蝇的表情,“王静,你不是故意恶心人吧?”

    “真人真事,后来上了报纸没曝光实情而已,学生的家里有钱,摆平了这个事。”

    “哦,”罗蔷蔷夸张的睁大眼盯着梅妁,“你这样的绝色,我能相信下面没人撸管吗?”

    还在犹豫着没下笔签合同的梅妁再也无法容忍了,坚定的下笔,刷刷的把自己名签上。

    “你们少瞎想,江贵的学生素质普通低,和江高的不一样,我相信没人做那种事。”梅妁替自己分辩着,这学校是不能呆了啊,这种行为太打击了人了,学生应该送少管所。

    就这样,梅妁在很大的心理压力下完成了她人生转轨的签字,那一刻,她隐隐感觉心里那个模糊的影子清晰起来,它渐渐的放大,最后幻化成了一张英俊的脸孔,是他,唐生

    罗蔷蔷的电话敲过来时,唐生正一个人往区走,他心里想着魏宏东他们家的事。

    听罗蔷蔷转述她和王静劝梅妁下海的经过,尤其是那段王静曾经的采访,杀伤力太悍猛了,梅妁刷刷就签字了,唐生听的都翻白眼,有这种学生吗?可能有,但肯定不多见。

    挂了罗蔷蔷的电话,唐生就没往区进了,转回身朝学校去,关于魏宏东的事,应该是自己和梅妁两个人去解决,她要接罗蔷蔷的班,暂时掌管瑾生公司,那就必须和老魏接触。

    江齿魏兴国是唐生急欲掌握的一个重要人物,拿下了他,下一步就往江齿内部渗透。

    没有车,真t不方便,用两条腿来回的走啊走,只怕事没办成,跑都跑细了呢。

    一边走就一边给宁欣打电话,问她能不能想办法把自己吊扣的驾照给拿回事?

    上次那个车祸那个之后,英菲尼迪早就修好了,只是唐生没本子,现在车就锁在库里。

    “这种事我不好意思出面的,等我叫李云风帮着去问问吧,对了,卢湖盖子要揭开了,三把刀和三子老三对质了,他也交代了,指示他买凶杀人的是苟某人,可这只是一个电话,另外就是先付的十五万,没有其它的证据了,如果苟某人矢口否认买凶,也没有办法的。”

    “姓苟的只这么点滥事?给三把刀施加压力,汇同那个莉子的证据,搞不死他?”

    “嗯,正在加急突审,下一个目标就能锁定苟某人了,姓郑的会是下下个目标。”

    就在唐生迈进学校的同时,卢湖区委大院进来一辆车,是一辆鲜靓的宝马,一个女人开的,这个女人就是区委郑书记的老婆,罗珂,也就是汪氏地产在江陵分部的新任经理。

    郑某人的办公室里,罗珂进来之后,郑书记就将门紧紧关上了,然后和老婆进了里间。

    “怎么样?查到消息了吗?”昨天夜里他们夫妇万般无奈之后和三把刀联系,让他去威茨堡摆平什么唐眼镜,好把儿子暂时的弄出来,哪知三把刀就在昨夜失踪,再联系不上了。

    一连窜的事件引起了郑某人的深度怀疑,从莉子失踪,到女法官丽春那事没了音信,现在又是三把刀,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顺着这一条条线索摸过来,下一个是谁?苟副区长?

    四十多岁的老郑,一付十分富泰的模样,脸色极其红润,啤酒肚腆的老高,这个玩意儿虽然很影响夫妻交流,但在平时它很高贵,它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没肚,你就别想达。

    罗珂也才四十二岁,风韵犹存,一张脸保养的极润色,不仔细看,都看不到她眼角的鱼尾纹,职业套装下的身材丰腴而,柳叶眉,杏仁儿眼,天生的美人胚子,唯一有一点不尽人意的地方就是嘴唇略薄了一丁点,她的眸色极其锐利,“你说现在怎么办?下一个……”

    “下一个会是苟副区长,这一点毋庸置疑了,然后、就是我,老婆,这只手很歹毒啊”

    “会是谁?我通过堂哥那里也查了一下,可是市局那边没消息,封锁的很紧?又或是我们没找到人?分局长那个猾头,分明得到了一些消息,这个时候他居然闹什么胆结石?”

    老郑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分局长在市局还是有关系的,现在他现问题了,连我的电话也不敢接,分明是有人要搞我,他已经给我们传达了重要信息,一些款子我也转走了,你的帐户上也要干净点,下一目标肯定是苟某人,我们必须当机立断了,老婆你说呢?”

    “你是一家之主,你定,我听你的。”罗珂这时候反倒平静下来,这话说的有点轻松。

    老郑隐隐感觉到有一丝不妥,但无法具体的捕捉这丝感觉的来源,一直以来自己就是罗家的一颗棋子,这一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应该说和罗珂的夫妻关系还说融洽吧,关键的时刻,她难道会不念夫妻旧情的把自己牺牲了去保护罗家的利益?不可能,儿子都那么大了。

    “让我定?那就是让苟某人消失掉,线索自他这里掐断,我就是安全的。”老郑道。

    “那你尽快想法子吧,不然姓苟的肯定连累你,那时候问题就更复杂了。”

    老郑突然冲动的把老婆搂住了,让自己用很深情的目光盯着她,“罗珂,相爱二十多年了,我这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能娶你当老婆,对你的爱,一天也没动摇过,”他的手滑下去捏罗珂的丰,动情的用嘴唇触碰妻子的额头,罗珂轻轻推他,嘴里却流溢出细微。

    “好了老郑,把眼下这件事办好了,咱们再爱吧,你在办公室里搞我都行,现在心烦。”

    “你放心,我会办妥的,你和堂兄说,就算出了问题,也是我一个担,为了你和儿子,我也不会连累罗家的人,”老郑这么说其实是为了稳住老婆的堂哥罗坚,省得他弃卒保帅。

    她堂哥罗坚的手段自己是领教过的,这个和自己同岁的新上任的市委常委,绝不好惹

    两个人秘聊了几句,老郑就拍拍罗珂的丰放她走了,当天下午,郑书记和苟副区长一起坐车去某镇视察工作,哪知在路上与一辆大卡车相撞,当场连司机和秘书等四个人全死了。

    两车相撞后的十分钟,在卢湖边上看湖水波荡的罗珂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搞定了?”

    “嗯,很干净个人当场全死了,车基本上被大卡车撵压在下面,整个压扁了。”

    罗珂挂了手机脸上淌下两行泪,喃喃自语,老郑你还爱我吗?你明天搞几个女人以为我不清楚?女法官、女教师、女警察、女下属、甚至是高三的女学生你都不放过,你走吧,你迟一天会了罗家的大事,堂兄早就对你不满了,你最后再为罗家做点贡献吧,儿子我会照顾。

    这天下午生的事,六点左右,宁欣收到了消息,本来策划好的一切,突然全断了。

    对方好狠,居然让郑某人和苟某人一起消失了,车祸,车祸猛如虎啊,那个司机自了,酒驾,某运输公司的一个普通司机,一切似乎生的很自然,卢湖的盖子揭开了,但根子在这里断裂了,没有后续展,也没有萝卜连带出的泥土,这夜,唐生和梅妁去了魏兴国家。

    ……

    s差1o多票就了,兄弟们,再给力些好吗?今天的目标是95o,能达到这个数,我就加更,我渴望快点突破票大关

    拜托大家了。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