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53章 又见隐私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o153章又见第1更

    这天晚上罗蔷蔷就和李重峰就通了电话,她把二世祖意思一说,李重峰冒了一头冷汗。

    “罗蔷蔷同志,这个要犯大错误的,我、不能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的。”

    这一次李重峰的态度是坚决的,罗蔷蔷和唐生说了这事被李重峰拒绝了,唐生却笑了。

    “看来李秘书还是有一点原则立场的,这种态度,起码对唐书记是负责的,很好”

    罗蔷蔷听他这么说,倒是怔了一下,“我也认为这么做不妥,咱们是不是想想别的招?”

    “嗯,银行抵押是一方面,另一条路就是把它彻底卖掉,一次性收回款子。”

    “卖掉?谁会卖呢?咱们又定一个什么样的价格?过了年的话,地价肯定涨的更高。”

    “等不到过年了,我们现在就需要资金,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卢湖的产权和这五十亩地一块扔出去?反正都没花一毛钱,倒一倒手就套来了钱,拖到明年?说起来简单,可是实际运作中还是存在困难的,区政府也不会那傻,一年之内不开,三年不营利,人家是要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的,唐煜表面上装轻松,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急,没钱可不行哦”

    半仰在沙上,把一双光脚丫子架在沙前的工艺玻璃茶几上,唐生侃侃而谈,心里在思忖着谁能把自己即将到手的两块地买走?卢湖宾馆是永久产权,五十亩地是三十年使用权,它们加在一起,价格还是能提起来的,卢湖那边不能搞商业,但是能开物业嘛。总之,这块地的价值是可观的,前后运作都巧妙的利用了关系和手段,不能说是投尖取巧,至于唐生不这么认为,卢湖扔在旅游局要继续荒废下去,不如被自己弄出来去实现它潜在的价值。

    这些考虑在一般眼中似乎不被正视,可以涉及到一些干部的私有利益,你想通过正常手法去解决,十年二十年也未必解决得了,官场中利益纠结,那是一张庞大的网,触一而动全身,谁触得动它?也就是唐生能叫李秘书打着大书记的旗号去斩砍这些人私有利益。

    换了任何人想拿下旅游局,只怕要付出十倍于李秘书的努力也未必成行,这就是权力。

    再说城区轴承厂六百亩地的运作,先后牵涉到了刘厂长、刘副市长,最后又扯到区委赵书记身上,这一连串的关系看似简单,真正要扳翻它,可不是一句简单的说话,宁欣是在其中尽了很大力,但最终能达到效果,是因为上面有唐书记在支持,不然你再努力也没用的。

    涉及到官面上的事,就必须借用更强势的权力去达成目的,这一点,唐生有深刻理解。单纯的靠自己和宁欣两个人想做到这些,是不可能的,除了有唐书记在背后为大援,宁区长在一侧助推,加上所有人的努力,才算是把一系列事彻底摆平,说来简单,实则处处凶险。

    商界中的竞争,表面上没涉及多少官场上的利益,其实仅仅是表面,官商无法分割开来,尤其是国民基础支柱产业的房地产,牵涉不到政府的利益才是怪事呢,政府不关心是假的。

    江校商业街的规划,不光区政府极为重视,就是市委市政府也在静静的关注着。

    商业街的兴起它的幅射面很广,对整个城市的经济展能起到相当大的推动作用,它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极强,诱导周边兴起新产业,这睦产业为商业街下游链,为其各种各样的服务,致使一片区域内的经济结构生一系列变化,影响之深刻之广泛可想而知的。

    而这一切都是唐生最初从老唐巷的拆迁开始设计运作出来的结果,他从中谋些利不算什么,和整个城市的经济即将腾飞相比,真是不值一哂,他也不会引以为傲,做这些事更多的是为了父亲,自己弄点钱渐渐壮大,再展自己梦想中的商业帝国,江齿是第一目标。

    前期所有这些积累,只为了切入江齿集团而努力,眼下还是缺钱,至于人脉和关系反而变的次要了,没有雄厚的资金,只是满嘴放空炮,太不切实际了,所以,唐生必须弄到钱。

    他不是没想过让老妈帮着自己去搞些贷款,但是他心里不愿意这样做,他要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即便对这种力量的使用中会有一些不正当,甚至被人鄙视,可在唐生心中有一个坚卓的信念,我必须靠我自己智慧和力量站起来,无论是好主意还坏主意,都是我在决定,这一点很重要,从始至终都在贯彻我的意志,成也是我,败也是我,只为轰轰烈烈干一场。

    看着二世祖半仰着沙上合上了眼,罗蔷蔷摸了摸鼻子,不知说什么好了,她现二世祖越变越深沉了,有时候他流露出来的深邃比他老子唐书记还叫人看不透,他,才十七岁;

    就这样,唐生居然睡着了,罗蔷蔷听到他均匀的酣声时,美眸中掠过一丝柔色,不知道自己跟着他是对是错,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喜欢跟着他,喜欢被他调戏和调戏他,这是一种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复杂感觉,参杂着各种感情在内,剪不断也理不乱,纠结而又迷醉

    七点四十,唐瑾和梅妁回来了,罗蔷蔷刚洗过澡,重新换上了休闲装,准备出去吃饭。

    一直都在唐瑾家混吃喝,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自从梅妁搬来,他们天天下馆子了。

    “下午喝了一些洋酒,估计他的身板儿受不了,所以睡着了,咱们出去吃,带些给他就可了,”罗蔷蔷这样向唐瑾解释,能从唐瑾美眸里看到她注视唐生时的柔柔情丝有万缕。

    “蔷姐,你和妁姐去吃吧,不用管我和唐生的,我一会回家吃,给他弄一些就行了。”

    “哟……瑾,你还没嫁给他呢,就这么关心他了?让他睡吧,咱们去吃咱们的。”

    给罗蔷蔷调侃了句,唐瑾脸红了,又见梅妁掩着嘴笑自己,她就不坚持了,“好吧”

    三个美女刚下楼走掉,唐生就给宁欣的电话叫醒了,“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

    “有,太有了,你在哪?我马上下楼。”唐生跳了起来,用脸和肩头挟着手机,冲进卫生间放水,宁欣说刚好看见罗蔷蔷、唐瑾、梅妁她们开车出去,所以就给你打电话问问。

    唐生唔唔了两声,挂了手机洗了把脸,换上了衣服就冲下楼了,钻进宁欣的车,两个人就一溜烟上了大街去,宁欣似乎松了口气,笑道“我怎么感觉自己拐了人家的男人?”

    “呃,我还没嫁人……哦,不是,我还没娶老婆呢,欣姐,你肯嫁给我吗?”

    “你就别口是心非了,坏蛋……咱们谈正事,我爸给我来了电话,区委赵书记下午给叫去了市委,一直就没回来,好象是出问题了,但是这些事比较敏感,我爸也不能打听。”

    “呃,我给姓李的打个电话问问,你稍等”唐生掏出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然后才朝宁欣道“嗯,是出问题了,确切的说不是市委找他谈话,是市纪委,而且还留下他晚上在纪委的楼睡觉,据说这是一种很高的待遇,党内人士称‘双规’。”

    区委赵书记,一个快退二线的老干部,居然在末班岗上一头栽倒,一世英名付诸水流。

    宁欣沉默了,即便她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此时此刻还是有一些说不清楚的感慨。

    “对了,唐生,王静口口声声说要宰了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了她?”

    唐生就把上午进她卧室浏览了一圈的事讲了讲,正好她打来电话,就趁机调侃她。

    宁欣闻言,俏脸微红,她也被王静拉着看不止一回牛肉碟,此时轻啐,“”

    “呃,欣姐,你和王静关系那么好,说明你们志同道合,你不用忙着撇清吧?”

    “我撇清什么?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才没有她那样的恶趣呢。”

    宁欣才不承认看过什么牛肉碟,太丢人了,说出去都不晓得坏蛋怎么想自己?她怕唐生纠缠这个问题,忙岔开话题道“王静为商贸城的事烦累,想叫个人帮忙,你帮出个招?”

    “可以用以前的一些老人吧?必须他们呆在那里多年了,总比用新人强得多,我认为”

    “你不清楚,商贸城那些人都是王静老人,对她并不感冒,阳奉阴违的多。”

    “先稳住局面最重要,过一段时再整顿内部,一朝天子一朝臣,该换的始终要换。”

    “嗯,也是,想去哪吃饭啊?姐请你。”宁欣在家睡了一天,中午没吃饭,现在真饿了。

    唐生说随便,将近八点半时,他们走入了中西风格的一家馆子,进了双座厅之后坐下,点了菜,突然宁欣现了一个人,呃,王虎?和他一起的那很面善,好象是商贸城的。

    “嗳,那边看见了吗?王虎,和他一起的那个女人好象是商贸城的。”宁欣捅唐生。

    唐生回头一看,果然是矮冬瓜王虎,那女人也见过,王母丧事时,她不止不次出现过,好象叫什么靳虹,“那女的叫靳虹吧?记得她好象是王静老助理兼秘书,身位蛮高的。”

    两个人一边聊一看,王虎和靳虹没注意别处,互相挟着菜,王虎的手居然摸到了靳虹上去,看到这一幕时,宁欣想干呕,她早听王静说过,弟弟搞过商贸城好几个女人了。

    “好恶心啊,你看他那个丑样子,涎着个脸,在这种地方还,靳虹很能忍。”

    唐生笑道“这不是能不能忍的问题,估计靳虹要通过王虎分裂商贸城吧,此女阴毒”

    宁欣美眸一凝,想想也是,靳虹是丈夫的女人,她接近王虎,能图他什么呢?钱呗。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