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40章 对他们不能仁慈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o14o章对他们不能仁慈第一个3k求月票

    欢乐的场面最终因唐生的挣扎反抗而告终,在唐生的反击中罗蔷蔷和梅妁全跑了,就唐瑾给逮住了,卧室门砰的一声关上,唐瑾还在尖叫,“蔷蔷姐、妁姐你们怎么不管我了?”

    这叫什么揍人出气啊?分明是三个腐女在调戏少年啊,可怜的唐瑾最后没跑掉。

    “唐生,我不敢了啊,蔷蔷姐刚才揍的最狠,你怎么不抓她啊?就会欺负我?”

    “不欺负你欺负谁啊?”唐生把唐瑾就这样压到了去,两个人的身子贴在一起,唐瑾芳心怦怦的跳啊,耳畔却传来了客厅里罗蔷蔷和梅妁笑的打颠儿的娇音,没意气啊

    唐生不是逮不住罗蔷蔷或梅妁,他没抓那两个人,当着唐瑾面抓住她们也没用的,留着机会单独找她们算帐更划算,此时,压着唐瑾,嘿嘿低笑着,“瑾学姐,你自己说,想我揍你几个巴掌?没因没由的拿我当出气筒,我可不会轻易饶了你的,翘过来吧。”

    “我不啊,”唐瑾羞的要命,客厅里还有罗蔷蔷和梅妁呢,她们会怎么想啊?“怎么会没因没由?你裸睡啊,人家早晨来找你撞见丑死的场面,害的人家上课走思,不怪你吗?”

    “呃”唐生闻言有点傻眼,俊脸也有些红,尴尬的笑道“你、你全看见了?”

    “呸。”唐瑾啐他,娇嗔着,“还说不怪你吗?你这个坏蛋,刚才揍你很轻了。”她趁机挣扎起来,现自己还是在他怀里滚,唐生就搂住了她,唐瑾又推不开,双臂挂着他脖子。

    “那个……一回生、两回熟嘛,以后看惯了就好了……这也是经验嘛。”

    “天呐,你要不要脸了啊?”唐瑾气的不行,双手一齐揪着两个耳朵,轻轻的那种。

    这时候其实是唐生叉着腿跪骑在唐瑾腿上,而唐瑾是坐着的,她娇的上身几乎给他纳入怀中,双腿上还要承受唐生坐下来的重量,虽然唐生没把全身重心压上来,也够她受的。

    唐生捧着她晶莹的俏脸,拉近两个人的距离,用更低的声音道“瑾瑾,不怪我的好不?我壮的象牛对不对?每天早晨肯定会生理现象是不是?尤其梦到你的时候,更难受啊”

    唐瑾听着这些话,羞愤的都闭上眼了,搂着他的手臂抖颤着,蚊声道“不要听啊”

    “不听亲死你啊”唐生霸道的把头俯下来,用滚烫的就封住了唐瑾的嘴唇。

    唐瑾如中雷殛,脑际轰然,意识都模糊,天呐,他吻我了,我、我、我的初吻没了神魂飘荡了,神智混沌了,感觉到唐生的舌尖闯进自己唇瓣里,挑扫着,过处似有电流疾窜。

    在唐生这个花丛老手面前,嫩唐瑾根本不堪抵挡他这种充盈着侵略性悍味的攻势,当唐生的一只手摁在她胸前右边的馒头上揉动时,唐瑾崩溃了,颤抖的雪齿张开了,唐生趁机攻入了自己的,唔唔唔的细从唐瑾鼻孔中喷出来,第一次被异性口液入侵,与她融合后产生的那种口液都充盈着两个人浓浓的爱,他们贪婪的着对方,搂紧着对方。

    直到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唐瑾才暴出猛力,将身上的唐生掀翻了,都不清楚她怎么一下哪来的那么大力道,羞愤无比的啐了一口,狠狠在唐腿上掐了一记,她狼狈的逃了。

    唐生都不想从爬起来,苦笑自语,“有没有搞错啊?这个时候敲门,我嘞个去”

    医院,楼门厅处,宁欣看了看腕表,快…了,琢磨着唐生也快来了吧。

    一上午自己和李云风等见个特警就呆在医院了,但一共没见到陈琼十分钟,医生说她的情况已经稳定,可以见人的,可是她的姐姐陈秀把警察们挡在门外,最后实在说不过去才给了十分钟时间,结果呢,十分钟里陈琼一句话也没说,为此,宁欣也很是郁闷的。

    陈秀的言词很犀利,把妹妹这次自杀完全归罪给了警察们,指责警方给了她太大的压力,以致她精神崩溃,才起了自杀的念头,要知道她现在肚子里还怀着胎儿,不是一个人了。

    唐生是罗蔷蔷送来的,车上还有李桂珍,她们下午要去和李重峰见个面,谈卢湖宾馆产权运作的事,把唐生放在医院门口就走了,等唐生步进医务楼大厅,宁欣正接王静的电话。

    功夫不大她收了线,微叹一声朝唐生道“陈秀要一意孤行,她写了稿子指责执法机关,明天可能要见报,王静刚才告诉我的,这个女人很傻,我看是不是要和她进行一次谈话?”

    唐生剑眉挑了起来,“欣姐,她们迫于压力,又不想当官斗中的牺牲品,所以才想方设法的自救,苦衷是可以理解的,我想过了,要是背后还有什么阴谋只怕她们也是替罪羊”

    宁欣美眸凝着一缕精光,望着唐生时也是这样,但却含着情意的,唐生完全感觉的到。

    “唐生,我是执法者,法是法,情是情,法不容情,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的吧?”

    “嗯,我自然很清楚,欣姐,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是我犯了法,你能秉公执法吗?”

    宁欣顿时卡壳了,秀面也荡上了红晕,一瞬间流露出了她独有的那种妩媚和柔美,银牙轻轻挫了挫,眸光就避开了这个坏蛋灼灼的盯视,我能秉公执行他吧?我能才叫怪了。

    她的沉默告诉了唐生,她无法秉公执法把自己的爱人处理掉,这是每一个人骨子里的自私,不能怪宁欣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她也是一个平凡的人,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唐生左右瞅了一下出出入入的人们,声音不高的道“欣姐,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感觉陈氏姐妹这次谋定自杀是迫于无奈的,好象在其它方面她们也承受着压力,你想过没有?”

    宁欣露出思索色,轻轻摸了摸琼鼻左翼,似乎那里有一点搔痒,“压力?能给她们的压力的就是已经进去的刘副市长和现任的区委赵书记,你……你的意思是区委赵书记?”

    唐生点了下头,“欣姐,我是还,但我出身在政治世家,对阴暗的官场勾心斗角还是有一定的认识的,抛开区委赵书记是否在其它方面也有问题不说,简单的从他和你父亲在政治上的对立来讲,我们就可能把他当做对手,那么站在对手的立场上考虑利益,那就简单多了,抓住他暴露出来的问题行致命一击,毕其功于一役,让他把权力和权位都让出来”

    宁欣又似重新认了唐生一般,美眸中流露出讶色,“坏蛋,你这么就懂斗争了?”

    “啊,欣姐,这是先天基因造成的优势,宁大区长在我眼里等同岳父,不帮他帮谁?”

    这句话让宁欣心甜至极,即便和他有了极亲密的那种接触,此时闻听他这么说,秀脸都浮起淡淡红霞,美眸中柔色更重,唐生眼就亮了,好可爱的狮子啊,她乖柔时,至妩无伦

    “讨厌的家伙,就会卖嘴乖……”宁欣轻轻啐着,却不掩饰欢愉神情,“你说怎么办?”

    “就按你说的,可以和陈秀进行谈话了,她不是百般阻挠吗?还把指责执法机关的言词斥诸报端,这也算是一种挑衅了,你们不也查了她吗?应该掌握了相当证据的吧?嗯?”

    宁欣点头,“证据有不少了,足以请她进局子里去开坐谈会的,只是区委赵书记眼下和我爸爸很和谐的样子,我也就压着暂时没动她,唐生,我现我堕落了,我不配执法了。”

    她眼中掠过一丝悲哀,最初走进警校时的宣誓犹在耳畔,可是现实中的自己却就质了。

    唐生能理解宁欣的那种感受,“欣姐,也不能这么说,你只是没有做到铁面无私、秉公执法的完美境界罢了,其实象你这样的执法,还是说得过去的,当法律和人情世故、种种形势交集在一起时,任何人都难以取决的,我们最终的原则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不放走一个坏蛋,做到这一点就够了,至于中间过程中生的一些插曲,不是不可能接受的。”

    “嗯,谢谢你的开导,唐生,我感觉你不象十七岁,那么老成,心机好深的。”

    “呃,欣姐,我对你完全没有保留,这颗心掏出来都是腥红的,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呸,就会哄女孩儿,那唐瑾、罗蔷蔷、梅妁、王静的名字也都趴在你腥红的心上?”

    换成唐生脸红了,尴尬的挠头,避而不答,“嘿……办正事,你打电话给李云风吧”

    宁欣妩媚的剜了他一眼,少年尴尬脸红的神情却是叫自己心动,好喜欢看他着窘之态。这刻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便和他逗趣,就掏出手机给李云风拔了过去,该下手了啊。

    “……云风吗?执行我们的第二套方案吧,提审陈秀,并对区委赵某人暗中调查……我另写一份完整的材料向市局领导汇报,暗查赵某人的事你亲自去,不能走露了风声,他是政府的处区实职干部,要对他进行调查必须拿到市委的批示,我们没权力的,你明白吧?”

    “宁头儿,你放心吧,我跟了三两年,什么不清楚?我会办的妥妥当当的。”

    “嗯,提审陈秀的事要秘密进行,今晚行动吧,不要闹的满城风雨,嗯,就这样”

    宁欣收了线,才柔柔的望着唐生,“你见陈琼的事今天怕是不行了,明天就没人拦了。”

    唐生点了点头,“嗯,我也不是很急着要见她,我来医院其实是想看我的欣姐姐”

    “呸,坏蛋,那你回去吧,我得回队里去写关于赵某人的材料,争取今天报上去”

    “好,我回去睡大觉,晚上咱们找个地方去庆祝,记得打我手机,不然出不来的。”

    ……

    s呼吁一下推荐票,不要老忘了投啊我需要它们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